第十六章 两世为人
2021-06-26 13:43:10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衣橱里又暗,又闷,若是换了别人在李寻欢这种情况下被关在衣橱里,只怕要紧张得发疯。
  来的人显然不怀好意,否则怎会对铃铃如此粗鲁。
  但李寻欢这时反而平静了下来。
  遇着这种无可奈何的事,他总会先想法子使自己保持冷静,因为他知道自己纵然急疯了也没有用。
  这时铃铃已叫了起来,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土匪么?”
  李寻欢心里几乎想发笑。
  他想起自己那天来的时候,铃铃也将他当做强盗,这小姑娘别的本事没学会,装腔说谎的本事倒已真学得和林仙儿差不多了。
  但来的这两人却完全不睬她,在外面两间屋子里走了一圈,似乎在四下搜寻着,然后就走了进来。
  铃铃也冲了进来,大声道:“这是我们家小姐的闺房,你们怎么可以随便往里面闯?”
  到了这时,来的这两人才终于开口了。
  一人道:“我们正是来找你们家小姐的。”
  这声音竟然很温柔,很好听,而且说话时还似带着笑意。
  来的竟是女人!
  李寻欢不禁也觉得很意外,他也想不到居然会有女人到这里来,这就难怪铃铃看到她们时会吃惊发怔了。
  只听铃铃道:“你们是来找我家小姐的?你们认得她!”
  那女子道:“当然认得……不但认得,而且还是好朋友。”
  铃铃笑了,道:“既然如此,两位为何不早说,害得我还将两位当土匪哩。”
  那女子也笑了,道:“我们的样子看来难道很像土匪?”
  铃铃道:“两位这就不知道了,现在的土匪已经跟以前不一样,有的简直比两位还要斯文,还要漂亮,谁也看不出他的身份来。”
  这小姑娘当真是个鬼灵精,骂起人来一个脏字也不带。
  那女子还未说话,已听到另外一个女子的声音道:“你家小姐到哪里去了?请她出来好么?”
  这声音很低,说话的人嗓子似乎有些嘶哑,但也很好听,李寻欢觉得这声音仿佛很熟悉,却想不起她是谁了。
  铃铃笑道:“两位来得真不巧,小姐前几天就出门了,只留我一个人在这里看家,两位有什么事,告诉我也是一样。”
  那女子道:“她什么时候回来?”
  铃铃道:“不知道……小姐没有说,我怎么敢问?”
  另一个女子突然冷笑了一声,道:“我们一来,她就出门了,我们不来,她天天都在这里,难道她知道我们要来,就躲起来不敢见人么?”
  这话说得很不客气,果然像是来找麻烦的。
  难道她们是为了已知道自己的丈夫时常到这里来和林仙儿幽会,所以特地赶来捉奸的么?
  铃铃还是在笑,道:“两位既是小姐的朋友,她要知道两位到了,欢喜还来不及,怎么会躲起来呢?”
  那女子笑道:“有些人什么人都敢见,就是不敢见朋友,你说奇怪不奇怪?”
  另一个女子冷冷道:“这也许是因为她对不起朋友的事做得太多了。”
  铃铃笑道:“两位真会说笑话,这地方这么小,一个大人就算要躲起来,也没地方躲呀。”
  那女子道:“哦,是么?……这地方我虽然不熟,但我若要躲起来,倒说不定可以找得到地方。”
  铃铃道:“那么姑娘除非躲到这衣橱里。”
  她吃吃的笑着,接着道:“但一个人若躲在衣橱里,岂非闷也要被闷死了,那滋味一定不好受。”
  那女人也笑了,道:“不错,你们家小姐金枝玉叶,自然不肯躲到衣橱里去的……”
  两人都笑得很开心,仿佛都觉得这件事滑稽得很。
  笑了很久,那女子才接着道:“只不过,你家小姐既然不肯躲到衣橱里,现在衣橱里这人是谁呢?”
  铃铃道:“谁?……衣橱里有人?怎么连我都不知道?”
  那女子道:“衣橱里若没有人,你为什么一直挡在前面呢?难道怕我们偷你们小姐的衣服吗?”
  铃铃道:“没有呀?……我哪里挡在前面……”
  那女子柔声道:“小妹妹,你虽然很聪明,很会说话,只可惜年纪还是太小了些,要想骗过我们这两个老狐狸,恐怕还要再等几年。”
  李寻欢虽然看不到铃铃的脸,但也可想见铃铃此刻面上的表情一定难看得很,他自己心里当然也并不好受。
  一个大男人,被人发现躲在衣橱里,那实在不是件很愉快的事,他想不出这两个女子会将他看成怎么样一个人。
  他也猜不出她们究竟是怎么样的人。
  这女子轻言细语,脾气仿佛温柔极了,但每句话说出来,话里都带着刺,显见得必定是个极深沉,又厉害的角色。
  另一个女子话虽说得不多,但一开口就是在找麻烦,似乎对林仙儿很不满,一心想来找林仙儿算账的。
  听她们的脚步声,武功都不弱,并不在林仙儿之下。
  李寻欢只希望此刻躲在衣橱里的真是林仙儿,也好让这两人教训教训她,她对付男人虽很有办法,但对付女人的本事就不会有那么大了。
  怎奈此刻躲在衣橱里的偏偏不是林仙儿,而是李寻欢自己,老天竟偏偏要他来做林仙儿的替死鬼。
  只听铃铃一声轻呼,衣橱的门已被拉开了。
  李寻欢闭上眼睛,只希望这两个女子千万莫要认识他。

×      ×      ×

  那女子显然也未想到衣橱里躲着的是个男人,也怔住了。
  怔了半晌,才听她吃吃笑道:“小妹妹,这人是谁呀,睡着了么?”
  铃铃道:“他……他是我的表哥。”
  那女子笑道:“有趣有趣,有趣极了,我小的时候也常常将我的情人藏在衣橱里,有一次被人发现了,我也说他是我的表哥。”
  她接着又道:“为什么天下的女孩子都喜欢说自己的情人是表哥呢,难道就不能换个新花样说说么?”
  铃铃道:“这还是我第一次……下次我就知道换花样了。”
  那女子笑道:“这位小妹妹倒真是‘年轻有为’,看样子连我们都比她差多了,这才真叫做后生可畏。”
  另一个女子沉默了很久,才缓缓道:“林仙儿既然不在这里,我们走吧。”
  那女子道:“急什么?我们既然来了,多坐坐又何妨?”
  衣橱的门一开,李寻欢就闻到一股很诱人的香气,现在这香气更近了,那女子好像已走到他面前。
  过了半晌,她又笑着道:“小妹妹,你年纪虽小,选择男人的眼光倒真不错。”
  铃铃居然也在笑,道:“这地方的男人不多,好的都被小姐挑走了,我也只好将就些。”
  那女子道:“这样的男人你还不满意么?你看他既不胖,也不瘦,脸长得也不讨人厌,而且看样子对女人很有经验。”
  铃铃笑道:“他别的倒也还不错,就是太喜欢睡觉,一睡着就不醒。”
  那女子吃吃笑道:“这也许是因为他太累了……遇着你这样的小狐狸精,他怎么会不累?”
  铃铃道:“他年纪也太大了些。”
  那女人道:“嗯,不错,他配你的确嫌太大了些,配我倒刚好。”
  银铃般地笑着接道:“小妹妹,你若不中意,就把他让给我吧,过两天,我一定找个年轻的来陪你。”
  这女子本来还好像蛮文静,蛮温柔的,但一见了男人,就完全变了,嘴里说着话,居然已将李寻欢抱了起来。
  到了这里,李寻欢想不张开眼睛也不行了。
  一张开眼,他又吓了一跳。

×      ×      ×

  抱着他的这个女子年纪并不太大,最多也不过只有二十五六,长得也的确不难看,白生生的皮肤,水汪汪的眼睛,一张菱角小嘴,笑起来一边一个笑涡,若将她一个人分成三个,当真是个美人。
  只可惜她下巴有三个,腰像水桶,身上的肉比普通三个人加起来还多,李寻欢被她抱在怀里,简直就好像睡在一堆棉花上。
  他再也想不到说话那么温柔,笑声那么好听的一个女子,竟肥得如此可怕,简直肥得不像话了。
  各式各样的女人他都见过不少,但像这么肥的女人,他真还从未见过,一个男人被这种女人抱着,还不如去跳河的好。
  更令李寻欢吃惊的,还是另一个女子。
  这女子很美,也很媚,水蛇般的细腰,穿着一套很合身的蓝衣服,衣袖却很宽,就算站着不动,也有种飘飘欲仙之态。
  这女人赫然竟是被李寻欢折断一只手腕的蓝蝎子!
  李寻欢暗中叹了口气,知道今天要倒霉了。
  奇怪的是,蓝蝎子居然似乎已不认得他,脸上一点特别的表情也没有,甚至连看都没有多看他一眼。
  那肥女人还在笑着,笑得全身的肉都在发抖,她一笑起来,李寻欢就觉得好像在地震一样。
  铃铃已有些发慌了,道:“这人脏得很,常常几个月不洗澡,姑娘千万莫要抱他,他身子不但有跳蚤还有臭虫。”
  那胖女人道:“脏?谁说他脏?何况他身上就算有臭虫也没关系,男人身上的臭虫,一定也有男人的味道。”她娇笑着又道:“只要有男人味道的东西,我都喜欢。”
  铃铃道:“可是……可是他非但又脏又懒,而且还是个酒鬼。”
  那胖女人道:“酒鬼更好,酒量好的男人,才有男子汉气概。”
  她忽然像是已开心得忍不住了,竟伸手去摸了摸李寻欢的脸,吃吃的笑着,接着又道:“你若喜欢喝酒,我就陪你喝酒,有些事喝了酒之后再做更有趣。”
  铃铃实在笑不出了,忍不住道:“有种男人,平时道貌岸然,一本正经,但一见到女人,骨头就轻了,这种男人别人都叫他‘色鬼’,却不知这种女人该叫做什么呢?”
  那胖女人也不生气,笑嘻嘻道:“这种女人也叫做‘色鬼’我正是不折不扣的一个女色鬼,只要见到好看的男人,就没法子不动心。”
  铃铃冷笑道:“却不知男人见了你会不会动心?”
  那胖女人道:“我虽然胖了些,但懂事的男人都知道,胖女人不但温柔体贴,冬暖夏凉,而且还有种好处。”
  她眼睛瞟着李寻欢嫣然一笑,轻轻的接着道:“好处在哪里,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铃铃突又笑了起来,笑得弯下了腰。
  那胖女人瞪眼道:“你笑什么?”
  铃铃道:“我笑你真是色胆包天,连他的脑筋你都敢动。”
  那胖女人道:“我为什么不能动他的脑筋?”
  铃铃道:“你可知道他是谁么?”
  那胖女人道:“你可知道我是谁么?”
  铃铃道:“你总不是他的表妹吧。”
  那胖女人道:“你可听说过‘大欢喜女菩萨’这名字?我就是女菩萨座下的‘至尊宝’,只要是男人我就统吃。”
  铃铃道:“你若敢吃他,小心吃下去鲠着喉咙,吐不出来。”
  至尊宝道:“我吃人从来也不吐骨头的。”
  她已板起了脸,接着又道:“小妹妹,我劝你还是闭上嘴吧,要不是因为我办事前从不愿杀人,免得煞风景,你现在早就连眼睛都闭上了。”
  铃铃眨了眨眼,道:“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他是谁吗?”
  至尊宝道:“我若想知道,我自己会问他,用不着你操心,何况……我只要他是个男人就够了。”
  她转过头向蓝蝎子一笑,道:“拜托你,帮帮我的忙,把这小丫头弄出去,这地方还不错,我想暂时借用一下,你可不准偷看。”
  李寻欢全身的肉都麻了,想吐也吐不出,想死也死不了,只希望蓝蝎子来找他报仇,快些给他一刀。
  怎奈蓝蝎子却像是完全不认得他了,一直冷冷的站在那里,连看都不看他一眼,此刻忽然一字字道:“这男人我也要。”
  至尊宝的面色骤然变了,大声道:“什么?你说什么?”
  蓝蝎子面无表情,还是一字字道:“这男人我也要!”
  至尊宝瞪她,眼睛里露出了凶光,厉声道:“你敢跟我抢?”
  蓝蝎子冷冷的瞪着她,道:“抢定了。”
  至尊宝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忽又笑道:“你若真想要他,我们姐妹俩的事总好商量。”
  蓝蝎子冷冷道:“我不是要他的人,我是要他的命!”
  至尊宝展颜笑道:“这就更好办了,等我要过他的人,你再要他的命也不迟呀。”
  蓝蝎子道:“等我要过他的命,你再要他的人吧。”
  至尊宝目中虽已又有了怒意,还是勉强笑道:“我虽然很喜欢男人,但对死人却没什么兴趣。”
  蓝蝎子道:“他现在岂非和死人差不多。”
  至尊宝笑道:“他现在不能动,只不过是因为被人点了穴道,我自然有法子要他动的。”
  蓝蝎子冷冷道:“等他能动的时候,我再想要他的命就已迟了。”
  铃铃悠然笑道:“不错,等他能动的时候,只要他的手一动,你们就再见了!”
  至尊宝动容道:“你说他是谁?”
  铃铃道:“他就是小李飞刀!”

相关热词搜索:铁胆大侠魂

下一篇:第十七章 英雄与枭雄
上一篇:
第十五章 生死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