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火花
2021-07-10 10:17:53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他身上穿着套青布衣服,本来很新,但现在已满是泥污、汗垢,肘间、膝头已也被磨破。
  他身上也很脏,头发更乱。
  但他远远站在那里,龙啸云都能感觉到一股逼人的杀气!
  他整个人看来就如同那柄插在他腰带上的剑。
  一柄没有鞘的剑!
  是阿飞!
  阿飞毕竟来了。
  世上也许只有阿飞一个人能追踪到这里!
  最狡猾,最会逃避,最会躲藏的动物是狐狸。
  最精明,受过最严格训练的猎犬,也未必能追得着狐狸。
  但阿飞十一岁时就曾经赤手空拳捉住了一条老狐狸。
  这段追踪的路程显然很艰苦,所以他才会这么脏。
  但这才是真正的阿飞。
  只有这样,才能显出他那种慓悍,冷酷,咄咄逼人的野性!
  一种沉静的野性,奇特的野性!
  龙啸云居然很快恢复了镇定,笑道:“原来是阿飞兄,久违久违。”
  阿飞冷冷的瞧着他。
  龙啸云道:“兄台竟真的能追踪到这里,佩服佩服。”
  阿飞还是冷冷的瞧着,他的眼睛明亮、锐利,经过两天的追踪,似乎又恢复了几分昔日那种剑锋般的光芒。
  那和荆无命死灰色的眼睛正是种极强烈的对比。
  龙啸云笑了笑,道:“兄台追踪的手段虽高,只可惜却也被这位荆先生发觉了。”
  阿飞的眼睛望向荆无命。
  荆无命也在瞧着他。”
  两人的目光相遇,就宛如一柄剑刺上了冰冷灰黯的千年岩石。
  谁也猜不出是剑锋锐利?还是岩石坚硬!
  两人虽然都没有说话,但两人的目光间却似已冲激出一串火花!
  龙啸云瞧了瞧荆无命,又瞧了瞧阿飞道:“荆先生虽已发觉了你,却一直没有说出来,你可知道是为了什么?”
  阿飞的目光似已被荆无命吸引,始终未曾移开过片刻。
  龙啸云又笑了笑,慢慢悠然道:“因为荆先生本就希望你来。”
  他转向荆无命,接着笑道:“荆先生,在下猜的不错吧。”
  荆无命的目光似也被阿飞所吸引,也始终没有移动过。
  过了很久,龙啸云又大笑道:“荆先生希望你来,只有一个原因,因为他要杀你!”
  龙小云立刻接着道:“荆先生要杀的人,至今还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的!”
  阿飞的目光这才移向荆无命的剑。
  荆无命的目光几乎也在同一刹那间移向阿飞腰带上插着的剑!

×      ×      ×

  这也许是世上最相同的两柄剑!
  这两柄剑既不是神兵利器,也不是名匠所铸。
  这两柄剑虽然锋利,但太薄,太脆!都很容易被折断!
  剑虽相同,两人插剑的方法却不同。
  阿飞的剑插在腰中央,剑柄是向右的。
  荆无命的剑却插在腰带右边,剑柄向左。
  这两柄剑之间,似乎也有种别人无法了解的奇特吸引力!
  两人的目光一接触到对方的剑,就一步步向对方走过去。但目光还是始终未离开过对方的剑!
  等到两人之间相距仅有五尺时,两人突然一齐停住了脚步!
  然后,两人就像钉子般被钉在地上。
  荆无命穿的是件很短的黄衫,衫角只能掩及膝盖,袖口是紧束着的,手指细而长,但骨节凸出,显得很有力!
  阿飞的衣衫更短,袖口几乎已被完全撕了下来,手背也很细,很长,但却很粗糙,宛如砂石。
  两人都不修边幅,指甲却都很短。
  两人都不愿存有任何东西防碍他们出手拔剑。

×      ×      ×

  这也许是世上最相像的两个人!
  现在两人终于相遇了。
  只有在两人站在一起时,你仔细观察,才能发觉这两人外貌虽相似,但在基本上,气质却是完全不同的。
  荆无命脸上,就像是带着个面具,永远没有任何表情变化。
  阿飞的脸虽也是沉静的,冷酷的,但目光随时都可能像火焰般燃烧起来,就算将自己的生命和灵魂都烧毁也在所不惜。
  而荆无命的整个人却已是一堆死灰。
  也许他生命还未开始时,已被烧成了死灰。
  阿飞可以忍耐,可以等,但却绝不能忍受任何人的委曲。
  荆无命可以为一句话杀人,甚至为了某一种眼色杀人,但到了必要时,却可以忍受任何委曲。
  这两人都很奇特,很可怕。
  谁也猜不透上天为什么要造出这么两个人,又偏偏要他们相遇。

×      ×      ×

  秋已残。
  木叶凋零。
  风不大,但黄叶萧萧而落,难道是被他们的杀气所摧落的?
  天地间的确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萧索凄凉之意。
  两人的剑虽然还都插在腰带上,两人虽然还都连手指都没有动,但龙啸云父子却已紧张得透不过气来。
  突然间,寒光闪动!
  十余道寒光带着尖锐的风声,击向阿飞!
  龙啸云竟先出了手。
  他自然也并不奢望这些暗器能击倒阿飞,但只要阿飞因此而稍有分心,荆无命的剑就可刺他咽喉!

×      ×      ×

  剑光暴起!
  一连串“叮叮”声音后,满天寒光如星雨般堕了下来。
  荆无命的剑已出手,剑锋就在阿飞耳畔。
  阿飞的手已握着剑柄,但剑尖还未完全离开腰带。
  暗器竟是被荆无命击落的。
  龙啸云父子的脸色都变了。
  荆无命和阿飞目光互相凝注着,面上却仍然全无丝毫表情。
  然后,荆无命慢慢的将剑插回腰带。
  阿飞的手也垂下。
  又不知过了多久,荆无命突然道:“你已看出我的剑是击暗器,而非刺你?”
  阿飞道:“是。”
  荆无命道:“你还是很镇定!”
  暗器击来荆无命的刺出,阿飞除了伸手拔剑,绝未慌张闪避。
  荆无命没有等阿飞答那句话,接着又道:“但你反应已慢了……”
  阿飞沉默了很久,目中露出了一丝沉痛凄凉之色,终于道:“是!”
  荆无命道:“我能杀你!”
  阿飞想也不想道:“是!”
  听到这里,龙啸云父子交换了个眼色,暗中都不禁松了口气。
  荆无命突又道:“但我不杀你!”
  龙啸云父子脸色又都变了。
  阿飞凝视着荆无命死灰色的眼色,过了很久,才缓缓道:“你不杀我?”
  荆无命道:“我不杀你,只因你是阿飞!”
  他死灰色的眼睛中突又露出了一种无法形容的痛苦之色,这种眼色甚至比阿飞现在的眼色还沉痛。
  他遥注着远方,仿佛远处站着一个人。
  一个仙子与魔鬼混合成的人。
  又过了很久,他才缓缓接着道:“我若是你,今日你就能杀我。”
  这句话也许连阿飞都听不懂,只有荆无命自己心里明白。
  无论任何人,若是过了两年阿飞那种生活,反应都会变得迟钝的,何况,他每天晚上都被人麻醉。
  无论任何一种有麻醉催眠的药物,都可令人反应迟钝。
  荆无命不杀阿飞,绝不会动了同情恻隐之心,只不过因为他很了解阿飞的痛苦,因为他自己也和阿飞有同样的痛苦。
  他要阿飞活着,也许只是要阿飞陪着他受苦。
  ——失恋的人知道有别人也被遗弃,痛苦就会减轻些,输钱的人看到有别人比他输得更多,心里也会舒服些。
  阿飞木立,似乎还在咀嚼着他方才的两句话。
  荆无命道:“你可以走了。”
  阿飞霍然抬头,断然道:“我不走。”
  荆无命道:“你不走?要我杀你?”
  阿飞道:“是!”
  荆无命沉默了很久,缓缓道:“你为的是李寻欢?”
  阿飞道:“是,只要我活着,就不能让他死在你手里。”
  龙小云忽然大声道:“林仙儿呢?你难道忍心让她为你痛苦?”
  阿飞心上宛如突然被人刺了一针,胸口似已突然痉挛。
  荆无命再也不瞧他一眼,转身走向龙啸云,一字字道:“我喜欢杀人,我喜欢自己杀,你明白么?”
  龙啸云勉强笑道:“我明白。”
  荆无命道:“你最好明白,否则我就杀你。”
  他也不再瞧龙啸云,又转过身,道:“李寻欢在哪里?带我去!”
  龙啸云偷偷瞟了阿飞一眼,道:“可是他……”
  荆无命冷冷道:“我随时都可杀他!”

×      ×      ×

  阿飞只觉胃也在痉挛、收缩,突然弯下腰呕吐起来。
  他吐的是苦水,只有苦水。
  因为这一两天来,他根本就没有吃什么。
  “你一定要答应我,你一定要回来,我永远都在等着你……”
  这是他最心爱的人说的话。
  为了这句话,无论如何他也不能死。
  可是李寻欢……
  李寻欢不但是他最好的朋友,也是他平生所见,人格最伟大的人,他能站在这里,看着别人去杀李寻欢么?
  他继续呕吐。
  现在,他吐的是血。

相关热词搜索:铁胆大侠魂

下一篇:第二十八章 英雄
上一篇:
第二十六章 出鞘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