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勇气
2021-07-10 10:53:43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这世上有很多种事很奇妙。
  譬如说:越丑的女人越喜欢作怪,越穷的人越喜欢请客。
  请客的确也比被请愉快得多,只可惜这种愉快并不是人人都懂得享受。
  饺子铺里的生意并不太好,因为生意大半已被外面的摊子抢走了,所以现在虽然正是吃晚饭的时候,店里也只有四五桌客人。
  角落里的桌子上,坐着个白衣人。
  李寻欢第一眼就瞧见了他。
  阿飞第一眼瞧见的也是他。
  无论任何人走进来,目光首先就会被他所吸引。
  虽然坐在这种烟熏油腻的小店里,但这人全身上下仍是一尘不染,那件雪白的衣服就像是刚往熨斗下拿出来的。
  他穿得虽简单,却很华贵。
  但这些都不是他吸引人的地方——吸引人的,是他的气质。
  一种无法形容的傲气。
  他旁边的几张桌子都是空着的,因为无论谁和他坐在一起,都会觉得自惭形秽,有他在这里,别人的声音都小了些。
  这正是那天在屋檐下,以一小锭银子击断青衣大汉扁担的人,也正是手指宛如利剪,将卖卜瞎子银棍剪断的人。
  他为什么还留在这里?难道也在等人。
  他本来正在举杯,李寻欢一走进来,他的动作也立刻停止,目光也立刻瞬也不瞬的盯在李寻欢脸上。
  他对面还坐着个人,是个身穿红衣裳的小姑娘,辫子很长。
  她随着他的目光回过头,才发现李寻欢,立刻雀跃着冲了过来,紧紧拉住了李寻欢的手娇笑着道:“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我知道你一定不会忘记我。”
  铃铃果然还在这里等着。
  李寻欢也有些激动,反握住她的手,道:“你……你一直都在这里等?”
  铃铃点了点头,眼眶已红了,咬着嘴唇道:“你为什么来得这么迟,人家都快等得急死了……”
  阿飞突然道:“你真的是在等他?”
  铃铃这才看到阿飞,神情立刻变得有些异样——她当然是认得阿飞的,阿飞却不认得她。
  他非但未上过那小楼,甚至连做梦都未想到过。
  铃铃眨了眨眼,终于道:“若不是等他,我在这里干什么?”
  阿飞冷冷道:“不等人,也有很多事情可以做,若是等人,眼睛总是看着门的,无论谁在等人,都不会背对着门的。”
  李寻欢从未想到他会说这句话。
  他平时本来一向不愿刺伤人,现在却忽然变得很尖锐,尖锐得可怕。
  因为他不能忍受别人欺骗他的朋友。
  李寻欢心里在叹息。
  阿飞的看法不但尖锐,而且和任何人都不同,对大多数事他都看得比别人透彻,比别人清楚。
  在林仙儿面前他为什么就会变成瞎子呢?
  铃铃眼圈又红了,眼泪已快流了下来,凄然道:“你若也在同一个地方等人等了十几天,你就会知道我为什么要背对着门了。”
  她悄悄拭了拭泪痕,幽幽的接着道:“开始的时候,每个人走进来,我的心都会跳,总以为是他来了,后来我才知道,你等的人若不来,就算将眼睛看着也没有用的,用眼睛盯着门,只有令你等得更心焦,若再不转过身,我简直要发疯。”
  阿飞没有再说什么。
  他发觉自己说得太多了。
  铃铃头垂得更低,道:“若不是那位吕……吕大哥好心陪着我,只怕我也会发疯。”
  李寻欢目光一转过去,就立刻和那白衣人的目光相遇。
  李寻欢微笑着走过去,道:“多谢……”
  白衣人忽然打断了他的话,淡淡道:“你用不着替她谢我,因为我留在这地方,并不是为了陪她,而是为了等你。”
  李寻欢道:“等我?”
  白衣人道:“不错,是等你。”
  他笑了笑,笑容中也带着种逼人的傲气,缓缓接着道:“世上只有少数几个人值得我等,小李探花就是其中之一。”
  李寻欢还未表示出惊异,铃铃已抢着道:“我并没有告诉你我等的是什么人,你怎会认得他的?”
  白衣人淡淡道:“你若想在江湖中走动,若想活得长些,就有几个人是你非认识不可的,小李探花也正是其中之一。”
  阿飞突然道:“还有其他几个人是谁?”
  白衣人眼睛盯着他,道:“别的人不说,至少还有我和你!”
  阿飞瞧了瞧自己的手,目中突然露出一种说不出的凄凉萧索之意,缓缓转过身,在旁边的桌上坐下,道:“酒,白干。”
  店伙陪着笑,道:“客官要什么菜下酒?”
  阿飞道:“酒,黄酒。”

×      ×      ×

  会喝酒的人都知道,一个人若想快醉,最好的法子就是用酒来下酒,用黄酒来下白干。
  只不过这种法子虽然人人都知道,却很少有人用,因为一个人心里若没有很深的痛苦,总希望自己醉得越慢越好。
  白衣人一直在很留意的瞧着。
  他锋利的目光渐渐松弛,甚至还露出种失望之色,但当他目光转向李寻欢时,瞳孔立刻又收缩了起来。
  李寻欢也正在瞧着他,道:“阁下大名是……”
  白衣人道:“吕凤先。”
  这的确是个显赫的名字,足以令人耸然动容。
  但李寻欢却没有觉得意外,只淡淡的笑了笑,道:“果然是银戟温侯吕大侠。”
  吕凤先冷冷道:“银戟温侯十年前就已死了!”
  这次,李寻欢才觉得有些意外。
  但他并没有追问,因为他知道吕凤先这句话必定还有下文。
  吕凤先果然已接着道:“银戟温侯已死了,吕凤先却没有死!”
  李寻欢沉默着,似在探索着这句话的真意。
  吕凤先是个很骄傲的人。
  百晓生在兵器谱上,将他的银戟列名第五,在别人说来已是种光荣,但在他这种人说来,却一定会认为是奇耻大辱。
  他绝不能忍受屈居人下。但他也知道百晓生绝不会看错。
  他一定毁了自己的银戟,练成了另一种更可怕的武功!
  李寻欢慢慢的点了点头,道:“不错,我早该想到银戟温侯已死了。”
  吕凤先盯着他,冷冷道:“吕凤先也已死了十年,如今才复活。”
  李寻欢目光闪动,道:“是什么事令吕大侠复活的?”
  吕凤先慢慢的举起了一只手,右手。
  他将这只手平放在桌上,一字字道:“令我复活的,就是这只手!”
  在别人看来这并不是只很奇特的手。
  手指很长,指甲修剪得很干净,皮肤也很光滑,很细。
  这正很配合吕凤先的身份。
  你若看得很仔细,才会发现这只手的奇特之处。
  这只手的拇指、食指,和中指,肤色竟和别的地方不同。
  这三根手指的皮肤虽也很细很白,却带着很奇特的光采,简直就不像是血肉骨骼组成的,而像是某一种奇怪的金属所铸。
  但这三根手指却又明明是长在他手上的。
  一只有血有肉的手上,怎会突然长出三根金属铸成的指头?
  吕凤先凝注着自己的手,突然长长叹息了一声,道:“只恨百晓生已死了。”
  李寻欢道:“他不死又如何?”
  吕凤先道:“他若不死,我倒想问问他,手,是不是也可算做兵器?”
  李寻欢笑了笑,道:“我今天才听人说过一句很有趣的话。”
  吕凤先道:“说的是什么?”
  李寻欢道:“他说:只有杀人的,才可算做利器。”
  他接着又道:“手,本来不是兵器,但一只能杀人的手,就不但是兵器,而且是利器。”
  吕凤先沉默着,仿佛并没有什么举动。
  但他的拇指,食指和中指,却突然间就没入了桌子里。
  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甚至连杯中盛得很满的酒都没有溢出,他手指插入桌子,就好像用快刀切豆腐那么容易。
  吕凤先悠然道:“这只手若也能算兵器,不知能在兵器谱中排名第几!”
  李寻欢淡淡道:“现在还很难说。”
  吕凤先道:“为什么?”
  李寻欢道:“因为一件兵器要对付的是人,不是桌子。”
  吕凤先忽然笑了。
  他笑得很傲,也很冷酷,道:“在我眼中看来,世人本就和这张桌子差不多。”
  李寻欢道:“哦?”
  吕凤先缓缓道:“其中当然也有几个人是例外的。”
  李寻欢道:“几个人?”
  吕凤先冷冷道:“我本来以为有六个,现在才知道只有四个。”
  他有意扫了阿飞一眼,接着道:“因为郭嵩阳的人已死了,还有一个,虽然活着却也和死了相差无几。”
  阿飞是背对着吕凤先的,根本没有看到他的脸色。
  但就在这一刹那间,他脸色突又发了青。
  他显然已听懂了吕凤先的意思。
  李寻欢突然笑了笑,道:“那人也会复活的,而且用不着十年。”
  吕凤先道:“只怕未必。”
  李寻欢道:“阁下既能复活,别人为什么就不能复活?”
  吕凤先道:“那不同。”
  李寻欢道:“有什么不同?”
  吕凤先冷冷道:“因为我的‘死’并不是死在女人手上的,而且心也一直没有死。”
  “喳”的,阿飞手里的酒杯碎了。
  但他还是静静的坐着,动也没有动。
  吕凤先连瞧都不瞧了,眼睛盯着李寻欢,道:“我这次出来,为的就是要找这四个人,证明我的手能不能算利器,所以我才会在这地方等着你!”
  李寻欢沉默了很久,才缓缓道:“你一定要证明?”
  吕凤先道:“一定。”
  李寻欢道:“你要证明给谁看?”
  吕凤先道:“给我自己。”
  李寻欢突又笑了笑,道:“不错,任何人都可以骗得过,只有自己是永远骗不过的……”
  吕凤先霍然站起来,一字字道:“我就在外面等着你!”

×      ×      ×

  饺子店里的客人,不知何时都已走得干干净净。
  铃铃咬着嘴唇,似已吓呆了。
  李寻欢慢慢的站了起来。
  铃铃忽然拉住他衣角,悄悄道:“你……你一定要出去?”
  李寻欢笑得很辛酸,道:“人生中有些事,你只要遇着,就永远再也无法逃避。”
  他目光转向阿飞。
  阿飞没有回头。
  吕凤先已将走出了门。
  阿飞突然道:“慢着。”
  吕凤先脚步停下,也没有转身,冷笑道:“你也有话要说?”
  阿飞道:“不错,我也想证明一件事。”
  吕凤先道:“你想证明什么?”
  阿飞的手紧握着酒杯的碎片。
  鲜血,正一滴滴自他手中滴落。
  他一字字缓缓道:“我只想证明我究竟是活着的?还是已死了!”
  吕凤先霍然转身。
  他像是这才第一次看到了阿飞这个人。
  然后,他瞳孔又渐渐收缩,嘴角却露出了一丝冷酷的笑道:“好,我也等着你!”

相关热词搜索:铁胆大侠魂

下一篇:第三十章 友情
上一篇:
第二十八章 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