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祸水
2021-07-16 16:45:08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李寻欢一想到林诗音,他的心又是一阵剧痛。
  但他并不想去找她,因为他知道龙啸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着她——龙啸云虽善变,对林诗音的心却未变。
  只要他对诗音的心不变,别的一切事就全都可原谅。
  此刻龙啸云的心情,真是说不出的愉快。
  再过两三天,他就要坐上金钱帮的第二把交椅,成为当今天下最有势力的人的结拜兄弟。
  就连龙小云的气色看来都像是好得多了。
  唯一令他觉得遗憾的,是他的妻子。
  “她为什么不肯跟我一齐来?为什么不肯分享我的光采?”
  他拒绝再想下去。
  有些人最大的欲望是金钱,有些人最大的欲望是权势,这两种欲望若是能满足,情感上的痛苦就淡了。
  龙小云正凝视着窗外,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龙啸云拍了拍他肩头,道:“你想这次上官金虹会不会亲自来迎接我?”
  龙小云回过头,说道:“当然会,而且仪式一定很隆重。”
  龙啸云也点了点头,道:“我也这么想,我既是他的兄弟,他给我面子,岂非也正如给自己面子。”
  他沉吟了半晌,忽又道:“他来接我时,你想我是该称他帮主?还是该唤他大哥?”
  龙小云道:“当然该称大哥,孩儿今后也要改口,唤他一声伯父了。”
  龙啸云仰面大笑,道:“有这样的伯父,真是你的运气,只怕……”
  他笑声突又停顿,皱眉道:“李寻欢既然未死,他会不会食言反悔?”
  龙小云笑道:“天下英雄都已知道此事,帖子也早就发了出去,他再反悔,岂非自食其言,以后说的话还有谁相信?”
  龙啸云又笑了,道:“不错,武林中人之所以信服他,就因为他令出如山,言出法随,现在他就算想反悔,也来不及了。”

×      ×      ×

  桌上的卷宗非但没有少,反而在一天天加多。
  金钱帮管辖的范围,已越来越广了。
  上官金虹的责任也的确越来越重,因为每件事他都要自己来决定。
  他绝不信任任何人。
  现在,他已工作了五个时辰,几乎完全没有停过手,但他非但不觉得辛苦,反而觉得这是种快乐。
  门开了。
  一个人走了进来。
  上官金虹连头都没有抬,因为能直接走进这屋子的,只有一个人。
  荆无命。
  荆无命还是和往常一样,一走进来,就站到他的身后。
  上官金虹道:“李寻欢呢?”
  荆无命道:“走了。”
  上官金虹猝然回头,瞧了他一眼。
  只瞧了一眼,目光自他断臂上滑落,就又低下头,做自己的事,非但没有再说一句话,脸上也连一点表情都没有。
  荆无命面上也全无表情,死灰色的眼睛茫然凝注着远方。
  一切事仿佛都没有改变。
  既没有责问,也没有安慰。
  荆无命的手断了也好,腿断了也好,却像是和上官金虹全无关系。
  又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拍门,请示。
  又有一大堆卷宗被送了进来。
  淡黄色的卷宗中,只有一封信是粉红色的。
  上官金虹先抽出了这封信,也只瞧了一眼,因为信上只有几个字:“老地方等候,吕凤先也在等你。”
  上官金虹静静的站着,似在沉思,然后就立刻下了决定。
  他慢慢的走了出去。
  荆无命还是像影子般跟在他身后。
  两人走出门,穿过秘道,走出宽阔的院子,穿过一个垂首肃立着的侍党,走到阳光下。
  残秋的阳光就像是迟暮的女人,已不再有动人的热力。
  两人还是一前一后的走着,走着……
  荆无命突然发觉上官金虹脚步的韵律已变了。
  荆无命已无法再与他配合。
  上官金虹也并没有加快,也不知为什么,两人的距离却已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荆无命的脚步渐缓,终于停下。
  上官金虹并没有回头。
  望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荆无命死灰色的眼睛里,渐渐露出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深邃的悲痛……

×      ×      ×

  密林,松林。
  松林常青,阳光终年都照不进这松林。
  林间虽黝黯,却不潮湿,风中也带着松木的清香。
  林仙儿斜倚在树上,紧握着吕凤先的手,始终没有放开,那无比温柔的眼波,也始终没有离开过吕凤先的脸。
  吕凤先的脸更苍白,眼角的皱纹也像是多了些。
  秋风入了林,也变得温柔起来。
  林仙儿柔声道:“你不后悔么?”
  吕凤先点了点头,道:“后悔?我为什么要后悔?有了你,任何男人都不会觉得后悔。”
  林仙儿“嘤咛”一声,倒入他怀里,轻轻道:“我真的那么好?”
  吕凤先搂着她的腰肢,笑道:“你当然好,比我想像中还好,比任何人想像中都要好……”
  他的手向上移动,又向下……
  林仙儿的呼吸开始急促,娇喘着道:“现在不行……”
  吕凤先道:“为什么?”
  林仙儿咬着嘴角,道:“你……你还要留着力气对付上官金虹。”
  她身子巧妙的扭动着,仿佛在闪避,又仿佛在迎凑……
  吕凤先的手停了停,却又开始移动,带着笑道:“我对付了你,还可以再对付他。”
  林仙儿道:“你千万莫要看轻了他,他绝不如你想像中那么好对付。”
  吕凤先冷笑道:“你认为我不如他强?”
  林仙儿道:“我不是这意思,只不过……”
  她轻咬着吕凤先的耳朵,柔声道:“你只要杀了上官金虹,天下就都是我们的了,以后我们的日子还长着哩,你现在何必着急。”
  亲蜜的耳语,在清风中似已化作歌曲。
  吕凤先的心已软了,手却搂得更紧,柔声道:“想不到你真的这么关心,我——”
  他语声突的停顿。
  林仙儿也突然离开了他的怀抱。
  密林中已传来一阵奇特的脚步声——其实这脚步声也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但也不知为了什么,却令人听来每一步都像是踏在自己心上。

×      ×      ×

  脚步声已停顿。
  上官金虹就站在那边一株松树的阴影下,静静的站着,动也不动,看来就像是一座冰山。
  高不可攀的冰山。
  吕凤先的呼吸突然停顿了一下,一字字问道:“上官金虹?”
  上官金虹还是戴着顶大竹笠,压住了眉目,道:“吕凤先?”
  他非但没有回答,而且还反问。
  吕凤先道:“是。”
  他终于回答了。
  他回答了之后,就立刻后悔,因为他自觉在气势上已弱了一分,上官金虹人已占取了主动!
  上官金虹似乎笑了笑,冷冷道:“很好,吕凤先总算还值得我出手。”
  吕凤先冷笑道:“你若非上官金虹,我也不屑杀你!”
  他说了这句话,又后悔。
  这句话虽也充满了冷傲之意,但听来却像是跟上官金虹学的。
  上官金虹沉默了很久,目光突然自笠檐下射出扫向林仙儿。
  林仙儿还倚着那棵树,温柔的眼波已渐渐变得炽热——
  她知道很快就要看到血。
  她喜欢看男人们为她流血!
  上官金虹突然道:“你过来。”
  林仙儿仿佛怔了怔,瞧了吕凤先一眼,目光移向上官金虹。
  吕凤先冷笑道:“她绝不会过去。”
  林仙儿又瞧了他一眼,目光又移向上官金虹。
  她知道现在已必须在两人之间作一个选择。
  这就像是在押宝,这一注她必须要押在胜的那一面。
  但胜的会是谁呢?
  上官金虹还是静静的站着,仿佛充满了自信。
  吕凤先的呼吸却已有些不匀,似乎已有些不安。
  林仙儿突然向他笑了笑。
  他刚在暗中吐了口气,林仙儿却已燕子般投向上官金虹!
  她终于作了选择。
  她相信自己绝不会选错!
  吕凤先的瞳孔在收缩,心也在收缩。
  生平第一次,他忽然尝到了羞侮的滋味,也忽然尝到了失败的滋味——这是双重的痛苦!
  这也是双重的打击,他的“自尊”和“自信”都已被打得粉碎。
  他的手似已在发抖。
  上官金虹冷冷的瞧着他,忽然道:“你已败了!”
  吕凤先的手抖得更剧烈。
  上官金虹冷冷道:“我不杀你,因为你已不值得我出手!”
  他忽然转身,大步走出松林。
  林仙儿跟在他身后,走了几步,忽然回眸向吕凤先一笑,柔声道:“我劝你不如还是死了的好。”
  这一战吕凤先还未出手,就已败了。
  他心里先已承认自己败了。
  这一战他虽未流血,但整个生命与灵魂却已全被摧毁,信心和勇气也已被摧毁。
  望着上官金虹走出松林,他竟没有勇气追出去。
  上官金虹虽未出手,却已无异夺去了他的生命。
  “我劝你不如还是死了的好。”
  活着,的确已很无趣了。
  吕凤先突然扑倒在地上,失声痛哭了起来。

相关热词搜索:铁胆大侠魂

下一篇:第三十五章 利用
上一篇:
第三十三章 断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