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情又何价
2021-07-19 17:00:27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会喝酒的人都知道,一个人若想快醉,最好的法子就是用酒来下酒,用黄酒来下白干。
  只不过这种法子虽然人人都知道,却很少有人用,因为一个人心里若没有很深的痛苦,总希望自己醉得越慢越好。
  白衣人一直在很留意的瞧着。
  他锋利的目光渐渐松弛,甚至还露出种失望之色,但当他目光转向李寻欢时,瞳孔立刻又收缩了起来。
  李寻欢也正在瞧着他,道:“阁下大名是……”
  白衣人道:“吕凤先。”
  这的确是个显赫的名字,足以令人耸然动容。
  但李寻欢却没有觉得意外,只淡淡的笑了笑,道:“果然是银戟温侯吕大侠。”
  吕凤先冷冷道:“银戟温侯十年前就已死了!”
  这次,李寻欢才觉得有些意外。
  但他并没有追问,因为他知道吕凤先这句话必定还有下文。
  吕凤先果然已接着道:“银戟温侯已死了,吕凤先却没有死!”
  李寻欢沉默着,似在探索着这句话的真意。
  吕凤先是个很骄傲的人。
  百晓生在兵器谱上,将他的银戟列名第五,在别人说来已是种光荣,但在他这种人说来,却一定会认为是奇耻大辱。
  他绝不能忍受屈居人下。但他也知道百晓生绝不会看错。
  他一定毁了自己的银戟,练成了另一种更可怕的武功!
  李寻欢慢慢的点了点头,道:“不错,我早该想到银戟温侯已死了。”
  吕凤先盯着他,冷冷道:“吕凤先也已死了十年,如今才复活。”
  李寻欢目光闪动,道:“是什么事令吕大侠复活的?”
  吕凤先慢慢的举起了一只手,右手。
  他将这只手平放在桌上,一字字道:“令我复活的,就是这只手!”
  在别人看来这并不是只很奇特的手。
  手指很长,指甲修剪得很干净,皮肤也很光滑,很细。
  这正很配合吕凤先的身份。
  你若看得很仔细,才会发现这只手的奇特之处。
  这只手的拇指、食指,和中指,肤色竟和别的地方不同。
  这三根手指的皮肤虽也很细很白,却带着很奇特的光采,简直就不像是血肉骨骼组成的,而像是某一种奇怪的金属所铸。
  但这三根手指却又明明是长在他手上的。
  一只有血有肉的手上,怎会突然长出三根金属铸成的指头?
  吕凤先凝注着自己的手,突然长长叹息了一声,道:“只恨百晓生已死了。”
  李寻欢道:“他不死又如何?”
  吕凤先道:“他若不死,我倒想问问他,手,是不是也可算做兵器?”
  李寻欢笑了笑,道:“我今天才听人说过一句很有趣的话。”
  吕凤先道:“说的是什么?”
  李寻欢道:“他说:只有杀人的,才可算做利器。”
  他接着又道:“手,本来不是兵器,但一只能杀人的手,就不但是兵器,而且是利器。”
  吕凤先沉默着,仿佛并没有什么举动。
  但他的拇指,食指和中指,却突然间就没入了桌子里。
  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甚至连杯中盛得很满的酒都没有溢出,他手指插入桌子,就好像用快刀切豆腐那么容易。
  吕凤先悠然道:“这只手若也能算兵器,不知能在兵器谱中排名第几!”
  李寻欢淡淡道:“现在还很难说。”
  吕凤先道:“为什么?”
  李寻欢道:“因为一件兵器要对付的是人,不是桌子。”
  吕凤先忽然笑了。
  他笑得很傲,也很冷酷,道:“在我眼中看来,世人本就和这张桌子差不多。”
  李寻欢道:“哦?”
  吕凤先缓缓道:“其中当然也有几个人是例外的。”
  李寻欢道:“几个人?”
  吕凤先冷冷道:“我本来以为有六个,现在才知道只有四个。”
  他有意扫了阿飞一眼,接着道:“因为郭嵩阳的人已死了,还有一个,虽然活着却也和死了相差无几。”
  阿飞是背对着吕凤先的,根本没有看到他的脸色。
  但就在这一刹那间,他脸色突又发了青。
  他显然已听懂了吕凤先的意思。
  李寻欢突然笑了笑,道:“那人也会复活的,而且用不着十年。”
  吕凤先道:“只怕未必。”
  李寻欢道:“阁下既能复活,别人为什么就不能复活?”
  吕凤先道:“那不同。”
  李寻欢道:“有什么不同?”
  吕凤先冷冷道:“因为我的‘死,并不是死在女人手上的,而且心也一直没有死。”
  “喳”的,阿飞手里的酒杯碎了。
  但他还是静静的坐着,动也没有动。
  吕凤先连瞧都不瞧了,眼睛盯着李寻欢,道:“我这次出来,为的就是要找这四个人,证明我的手能不能算利器,所以我才会在这地方等着你!”
  李寻欢沉默了很久,才缓缓道:“你一定要证明?”
  吕凤先道:“一定。”
  李寻欢道:“你要证明给谁看?”
  吕凤先道:“给我自己。”
  李寻欢突又笑了笑,道:“不错,任何人都可以骗得过,只有自己是永远骗不过的……”
  吕凤先霍然站起来,一字字道:“我就在外面等着你!”

×      ×      ×

  饺子店里的客人,不知何时都已走得干干净净。
  铃铃咬着嘴唇,似已吓呆了。
  李寻欢慢慢的站了起来。
  铃铃忽然拉住他衣角,悄悄道:“你……你一定要出去?”
  李寻欢笑得很辛酸,道:“人生中有些事,你只要遇着,就永远再也无法逃避。”
  他目光转向阿飞。
  阿飞没有回头。
  吕凤先已将走出了门。
  阿飞突然道:“慢着。”
  吕凤先脚步停下,也没有转身,冷笑道:“你也有话要说?”
  阿飞道:“不错,我也想证明一件事。”
  吕凤先道:“你想证明什么?”
  阿飞的手紧握着酒杯的碎片。
  鲜血,正一滴滴自他手中滴落。
  他一字字缓缓道:“我只想证明我究竟是活着的?还是已死了!”
  吕凤先霍然转身。
  他像是这才第一次看到了阿飞这个人。
  然后,他瞳孔又渐渐收缩,嘴角却露出了一丝冷酷的笑道:“好,我也等着你!”

×      ×      ×

  坟墓。
  江湖中每天都有决斗,各式各样的人,为了各种不同的原因以各式各样不同的方式决斗。
  但决斗的地方只有几种。
  荒野,山林,坟墓……
  若真是不死不休的决斗,十次中必有九次是选在这种地方的——仿佛这种地方的本身,就带着种“死”的气息。
  夜已渐深,有雾。
  吕凤先白衣如雪,静静的站在灰色的坟碑前,在凄迷的夜雾中看来,正就好像来自地狱的使者,要将“死”的信息带给世人。
  铃铃依偎在李寻欢身旁,似在颤抖。
  是冷?还是怕?
  阿飞突然道:“你走开!”
  铃铃的身子又往后缩了缩,道:“我……”
  阿飞道:“你。”
  铃铃咬着嘴唇,抬头去望李寻欢。
  李寻欢的目光仿佛很遥远。
  是他的心已远?还是雾太浓?
  铃铃垂下头,嗫嚅着道:“你们要说的话,我不能听么?”
  阿飞道:“你不能听,任何人都不能听。”
  李寻欢轻轻叹息了一声,柔声道:“人家陪了你很多天,你至少也该去陪陪他。”
  铃铃垂着头,呆了半晌,突然跺着脚,大声道:“我根本不想留在这里,根本不想来的,你们这些人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杀……你杀我,我杀你,究竟是为了什么,连你们自己都不知道……假如要这样才算英雄,最好天下的英雄都一齐死光!”
  李寻欢,阿飞,吕凤先,都只是静静的听着。
  然后再静静的瞧着她飞奔出去。
  阿飞甚至连瞧都没有瞧,等她脚步声远,才抬头面对李寻欢,道:“我从未求过你什么事,是吗?”
  李寻欢道:“你从未求过任何人。”
  阿飞道:“现在,我却有事要求你。”
  李寻欢道:“你说。”
  阿飞咬着牙,道:“这一次,你无论如何再也不能阻拦我,一定要让我去!你若抢着出手,我……我就死!”
  李寻欢神色显得很痛苦,黯然道:“可是,你根本用不着这么做。”
  阿飞道:“我一定要这么样做,因为……”
  他神情更痛苦,惨然接着道:“因为吕凤先说的实在不错,再这样下去,我活着,也和死了差不多,我绝不能放过这机会。”
  李寻欢道:“机会?”
  阿飞道:“我若想复活,若想新生,这就是我最后的机会。”
  李寻欢道:“以后难道就没有机会了么?”
  阿飞摇了摇头,道:“以后纵然还有机会,可是我……今天我若失去了这勇气,以后就永远不会再有勇气振作!”
  一个人受的打击若太大,就会变得消沉,若是消沉得太久,无论多坚强的人,也会变得软弱,勇气也必定会消失。
  李寻欢沉默了很久,才叹息着道:“你的意思,我明白,可是……”
  阿飞打断了他的话,道:“我知道我出手已慢了,因为这两年来,我也已感觉到自己的反应渐渐迟钝,甚至已有些麻木。”
  李寻欢柔声道:“只要你有决心,一切都会恢复的,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阿飞道:“现在正是时候!”
  李寻欢道:“现在?为什么?”
  阿飞慢慢的摊开手掌。
  鲜血已染红了他的手,酒杯的碎片还嵌在肉里。
  阿飞道:“因为现在我忽然发现,肉体上的痛苦不但可以减轻心里的苦恼,而且还可以使人精进,振作,也可以使人敏锐。”
  他说的不错。
  痛苦本就可刺激人的神经,令人的反应敏锐,也可以激发人的潜力——就算是一匹马,当你鞭打它,令它觉得痛苦时,它也会跑得快些。负了伤的野兽也通常都比平时更可怕!
  李寻欢沉思着,道:“你有信心?”
  阿飞道:“你对我没有信心?”
  李寻欢突然笑了,用力拍了拍他肩头,道:“好,你去吧!”
  阿飞却还在沉吟着,终于忍不住道:“方才那小姑娘……她是谁?”
  李寻欢道:“她叫铃铃,也很可怜。”
  阿飞道:“我只知道她很会说谎。”
  李寻欢道:“哦?”
  阿飞道:“她并不是真的在等你——她等你,也许还有别的原因。”
  李寻欢道:“哦?”
  阿飞道:“她若真的在等你,自然一定对你很关心。”
  李寻欢道:“也许……”
  阿飞抢着道:“你现在的样子,谁都看得出你必定受了很多罪,可是她却根本没有问你是怎么会变成这种样子的。”
  李寻欢淡淡道:“也许她还没有机会问。”
  阿飞道:“女孩子若是真的关心一个人,绝不会等什么机会。”
  李寻欢沉默了半晌,突又笑了,道:“你难道怕我会上她的当?”
  阿飞道:“我只知道她说的不是真话。”
  李寻欢微笑道:“你若想活得愉快些,就千万莫希望女人对你说真话。”
  阿飞道:“你认为每个女人都会说谎?”
  李寻欢显然不愿正面回答他这句话,道:“你若是个聪明人,以后也千万莫要当面揭穿女人的谎话,因为你就算揭穿了,她也会有很好的解释,你就算不相信她的解释,她还是绝不会承认自己说谎。”
  他笑了笑,接着道:“所以,你若遇见了一个会说谎的女人,最好的法子,是故意装作完全相信她,否则你就是在自找苦吃。”
  阿飞凝注着李寻欢,良久良久。
  李寻欢道:“你是不是还有话要说?”
  阿飞突也笑了笑,道:“就算有,也不必说了,因为我要说的你都已知道。”

×      ×      ×

  望着阿飞的背影,李寻欢心里忽然觉得说不出的愉快。
  这倔强的少年毕竟没有倒下去。
  而且,这一次,他说了很多话,居然全没有提起林仙儿。
  爱情,毕竟不能占有一个男子汉的全部生命。
  阿飞毕竟是个男子汉!
  男子汉若是觉得自己活着已是件羞辱时,他就宁可永不再见他所爱的女人,宁可去天涯流浪,宁可死!
  因为他觉得已无颜见她。
  但阿飞真能胜得了吕凤先么?
  这次他若又败了,吕凤先纵不杀他,他还能再活得下去么?
  李寻欢弯下腰,剧烈地咳嗽起来。
  他又咳出了血。

×      ×      ×

  吕凤先还在那里等着,没有说过一句话。
  这人的确很沉得住气。
  只有能沉得住气的敌人,才是可怕的对手。
  阿飞突然一把扯下了衣衫,用那只已被鲜血染红了的手在身上揉着。
  酒杯的碎片又刺入他肉里。
  血,即使在如此凄迷的夜雾中,看来还是鲜红的!
  只有鲜血才能激发人原始的兽性——情欲和仇恨,别的东西或许也能,但却绝没有鲜血如此直接。
  阿飞仿佛又回到了原野中。
  “你若要生存,就得要你的敌人死!”
  吕凤先望着他渐渐走近,突然觉得一种无法形容的压力。
  他忽然觉得走过来的简直不是个人,而是只野兽。
  负了伤的野兽!
  “仇敌与朋友间的分别,就正如生与死之间的分别。”
  “若有人想要你死,你就得要他死,这其间绝无选择的余地!”
  这是原野上的法则!也是生存的法则。
  “宽恕”这两个字,在某些地方是完全不实际的。
  血在流,不停的流。
  阿飞身上的每根肌肉都已因痛苦而颤抖,但他的手,却越来越坚定。
  他的目光也越来越冷酷。
  吕凤先永远无法了解这少年怎会在忽然间变了。
  但他却很了解阿飞的剑法。
  阿飞剑法的可怕之处并不在“快”与“狠”,而是“稳”与“准”。
  他一出手就要置人于死命,至少也得有七成把握,他才会出手。
  所以他必须“等”!
  等对方露出破绽,露出弱点,等对方给他机会——他比世上大多数人都能等得更久。
  但现在,吕凤先似已决心不给他这机会。
  吕凤先看来虽然只是随随便便的站在那里,全身上下每一处看来仿佛都是空门,阿飞的剑仿佛可以随便刺入他身上任何部位。
  但空门太多,反而变成了没有空门。
  他整个人似已变成了一片空灵。
  这“空灵”二字,也正是武学中最高的境界。
  李寻欢远远的瞧着,目中充满了忧虑。
  吕凤先的确值得自傲。
  李寻欢实未想到他的武功竟如此高,也看不出阿飞有任何希望能胜得了他——因为阿飞简直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夜更深。
  荒坟间忽然有碧光闪动,是鬼火!
  吹的是西风,吕凤先的脸,正是朝西的。
  有风吹过,一点鬼火随风飘到了吕凤先面前。
  吕凤先镇静的眼神突然眨了眨,左手也动了动,像是要拂去这点鬼火,却又立刻忍住。
  在生死决斗中,任何不必要的动作,都可能带来致命的危险。
  只不过他的手虽没有动,但左臂至肩的肌肉已因这“要动的念头”而紧张起来,已不能再保持那种“空灵”的境界。
  这当然不能算是个好机会,但再坏的机会,也比没有机会好。
  只要有机会,阿飞就绝不会错过。
  他的剑已出手!

×      ×      ×

  这一剑的关系实在太大。
  阿飞今后一生的命运,都将因这一剑的得失而改变。
  这一剑若得手,阿飞就会从此振作,洗清上一次失败的羞辱。
  这一剑若失手,他势必从此消沉,甚至堕落,那么他就算还能活着,也会变得如吕凤先说的那样——生不如死。
  这一剑实在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
  但这一剑真能得手么?

×      ×      ×

  剑光一闪,停顿!
  “呛”,剑已折!
  阿飞后退,手里已只剩下了半柄断剑。
  另半柄剑被挟在吕凤先的手指里,但剑尖却刺入了他肩头。
  他虽然挟住了阿飞的剑,但出手显然还是慢了些。
  鲜血正从他肩头流落。
  这一剑毕竟得手了!
  阿飞脸上仿佛突然露出了一种奇异的光辉——胜利的光辉!
  吕凤先脸上却连一丝表情也没有,只是冷冷的瞧着阿飞,断剑犹在他肩头,他也没有拔出来。
  阿飞也只是静静的站着,并没有再出手的意思。
  他的积郁和苦闷已因这一剑而发泄。
  他要的只是“胜利”,并不是别人的“生命”。
  吕凤先似乎还在等着他出手,等了很久,突然道:“好,很好!”
  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能从他这种人嘴里听到这句话,就已是令人觉得振奋,觉得骄傲。
  但他在临走前,却又突然加了句!
  “李寻欢果然没有说错,也没有看错你。”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李寻欢曾经对他说过什么?

×      ×      ×

  吕凤先的身影终于在夜色中消失。
  李寻欢的笑脸已出现在眼前。
  他用力拍着阿飞的肩头,笑道:“你还是你,我早就知道那点打击决不会令你泄气的,世上本就没有常胜的将军,连神都有败的时候,何况人?”
  他笑得更开朗,接着又道:“可是从现在开始,我对你更有信心了……”
  阿飞突然打断了他的话,道:“你认为我从此不会再败?”
  李寻欢笑道:“吕凤先的武功,已绝不在任何人之下,若连他也躲不过你的剑,只怕世上就没有别人能躲得过?”
  阿飞道:“可是……我却觉得这一次胜得有些勉强。”
  李寻欢道:“勉强?”
  阿飞道:“我出手已不如以前快了。”
  李寻欢道:“谁说的?”
  阿飞道:“用不着别人说,我自己也能感觉得出……”
  他目光还停留在吕凤先身影消失处,缓缓接着道:“我觉得他本可胜我的,他出手绝不该比我慢。”
  李寻欢道:“他武功的确很高,甚至也许比你还高,但你却把握住了最好的机会,这才是别人绝对比不上你的地方,所以你才能胜!”
  他笑了笑接着道:“所以吕凤先虽败了,也并没有不服,连他这种人都对你服了,你自己对自己难道还没有信心?”
  阿飞终于笑了。
  对一个受过打击的人说来,世上还有什么比朋友的鼓励更珍贵?
  李寻欢笑道:“无论如何,这件事都该庆祝……你喜欢用什么来庆祝?”
  阿飞笑道:“酒,当然是酒,除了酒还能有什么别的?”
  李寻欢大笑道:“不错,当然是酒,庆祝时若没有酒,岂非就好像炒菜时不放盐……”
  阿飞笑道:“那简直比炒菜时不放盐还要淡而无味。”

相关热词搜索:铁胆大侠魂

下一篇:第四十二章 交易
上一篇:
第四十章 英雄何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