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两种不同的悲剧
2021-07-21 18:34:32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秋林,枯林。
  穿过枯林,就是条很僻静的小路。
  阿飞遥指着小路尽头处的一点孤灯,道:“那就是我的家。”
  家。
  这个字听在李寻欢耳里,竟是那么遥远,那么陌生……
  阿飞的目光还在遥视着那点灯火,接着道:“灯亮着,她大概还没睡。”
  小屋中,一灯莹然,一个布衣粗裙,蛾眉淡扫的绝代佳人,正在灯下补缀着衣衫,等候自己最亲近的人归来……
  这是一幅多么美丽的图画。
  只要想到这里,阿飞心里就充满了甜蜜和温暖,那双锐利的眼睛也立刻变得温柔了起来。
  他本是孤独而寂寞的人,但现在,他却知道有人在等着他……他最心爱的人在等着他。
  这种感觉的确是幸福的,世上绝没有任何事能比拟,也没有任何事能代替。
  李寻欢的心沉了下去。
  看到阿飞那充满了幸福光辉的脸,他忽然有种负罪之感。
  他本不忍令阿飞失望。
  他宁可自己去背负一切痛苦,也不愿阿飞失望。
  但现在,他却必须要使阿飞失望。
  他无法想像阿飞回去发现林仙儿已不在时,会变成什么模样?
  虽然他这样只是为了要阿飞好,好好的活下去,堂堂正正的活下去,活得像是个男子汉。
  但他还是觉得有些对不起阿飞。
  “长痛不如短痛。”
  他只希望阿飞能很快的摆脱痛苦,很快的忘记她。
  她既不值得爱,更不值得思念。
  不幸的是,一个人往往会偏偏去爱一个不值得爱的人,因为情感本就如一匹脱缰的野马,谁也无法控制,谁都无可奈何。
  这本也是人类最深邃的悲哀之一。
  也正因如此,所以人世间永远不断有悲剧演出。

×      ×      ×

  灯亮着,门却是虚掩着的。
  灯光自隙间照出,照在门外的小径上。
  昨夜仿佛有雨,路是湿的,灯光下可以看出路上有很多很零乱的脚印。
  男人的脚印。
  “是谁来过了?”
  阿飞皱了皱眉,但立刻又开朗。
  他一向很信任林仙儿,他确信她绝不会做任何对不起他的事。
  李寻欢远远的跟在后面,仿佛不敢踏入这小屋。
  阿飞回头笑道:“我希望她今天炖的汤里没有放笋子,你也可以喝一点,才会知道她做菜的本事比使用刀还好。”
  李寻欢也笑了。
  又有谁知道他笑得是多么酸楚?
  那大碗的排骨汤里若没有放笋子,李寻欢也许还不能完全发现林仙儿的秘密,那么,今天发生的事也许就会完全不同了。
  李寻欢简直无法想像一个女人,怎能用如此残酷的手段来欺骗一个如此深爱着她的男人。
  “但我又何尝不是在欺骗他?”
  “我为什么不敢告诉他,林仙儿已‘不在,了,而且完全是我的意思?”
  李寻欢弯下腰,剧烈的咳嗽起来。
  阿飞道:“你若肯在我这里多住些时候,咳嗽也许就会好些,因为这里只有汤,没有酒。”
  他永远不会知道,“汤”对他的伤害,远比酒还严重得多。
  门里没有人声。
  阿飞又道:“她一定在厨房里,没有听到我们说话,否则她一定早就迎出来了。”
  李寻欢一直没有开口,因为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门,终于被推开。
  小小的客厅里,还是那么干净。
  桌上的油灯并不亮,但却有种温暖宁静的感觉。
  阿飞长长吐出口气。
  他终于回到家了,平平安安的回到家了。
  他毕竟没有令林仙儿失望。
  但她的人呢?在哪里?
  厨房里根本连灯光都没有,更没有菜汤的香气。
  林仙儿住的那间屋子,门也是关着的。
  阿飞回头向站在门口的李寻欢笑了笑,道:“她也许已睡了……她一向睡得早。”
  李寻欢正想笑一笑,面上的肌肉已僵硬。
  他已听到一阵阵的呻吟声,女人的呻吟声。
  是垂死的呻吟!
  呻吟声正是从林仙儿的那间屋子里传出来的。
  阿飞的脸色立刻也变了,一步冲过去,用力拍门,大声道:“你怎么样了,请开门。”
  没有回应,甚至连呻吟都停止。
  她显然是想回答,想呼唤,却已发不出声音。
  阿飞的额上已沁出了冷汗,用力以肩头撞开了门。
  李寻欢黯然闭上了眼睛。
  他不敢去看阿飞此刻面上的表情——一个人见到自己心上的人正在作垂死的挣扎,会有什么的表情?
  李寻欢非但不敢看,不忍看,简直连想都不敢去想。
  但门被撞开后,就再没有别的声音。
  阿飞难道受不了这可怕的打击,难道已晕了过去?
  李寻欢张开眼,阿飞还怔在门口。
  奇怪的是,他脸上的表情竟只有惊异,却没有悲戚。
  那屋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怕李寻欢永远想不到的。
  血。
  李寻欢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血。
  然后,他就看到倒卧在血泊中的人。
  但他永远也想不到这倒卧血泊中,作垂死挣扎的人竟是铃铃!
  李寻欢的血已冻结,心已下沉。
  阿飞静静的瞧着他,面上的表情很奇特。
  他是不是已猜出什么?
  他并没有问:“这小姑娘是怎会到这里来的?”
  他只是冷冷问道:“这一次,她是不是也在这里等你?”
  李寻欢的心似被割裂,扑过去,抱起了血泊中的铃铃,试探她的脉搏和呼吸——他只希望还能救治她的一条命。
  他已绝望。
  铃铃终于张开了眼睛,看到了李寻欢。
  她眼睛立刻涌出了泪,是悲哀的泪,也是欢喜的泪。
  她临死前毕竟还是见到了李寻欢。
  李寻欢也已泪水盈眶,柔声道:“振作些,你还年轻,绝不会死。”
  铃铃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他这句话,只是断续着道:“这件事,你错了。”
  李寻欢惨然道:“是我错了。”
  铃铃道:“你该知道,世上本没有一个男人能忍心杀她。”
  李寻欢的声音已嘶哑,一字字道:“是我害了你,我对不起你。”
  铃铃突然用力抓住了他的手,道:“你一直对我好,害我的不是你,是他。”
  李寻欢道:“他。”
  铃铃泪落如雨,道:“他骗了我,我……我却骗了你。”
  李寻欢道:“你没有……”
  铃铃的指甲,已刺入李寻欢的肉里,道:“我骗了你……我早已失身给他,在等你的时候……我只恨自己为什么一直没有勇气告诉你。”
  她话声忽然清楚了起来,仿佛已有了生机。
  但李寻欢却知道那只不过是回光反照而已——铃铃若非还如此年轻,一定无法活到现在。
  铃铃凄然道:“我一直不肯死,挣扎着活到现在,为的就是要告诉你这些话,只要你能了解,我死也甘心。”
  李寻欢黯然道:“本就是我不好,我本该好好保护你的……”
  铃铃忽然点了点头,道:“他虽然骗了我,我并不恨他,因为我知道他一定也会得到报应,比我要惨十倍的报应。”
  李寻欢道:“是,他……”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阿飞突然用力推开了他。
  阿飞瞪着铃铃,一字字道:“你带吕凤先到这里来了?”
  铃铃咬着嘴唇。
  阿飞道:“是他要你带吕凤先到这里来的?”
  铃铃忽然用尽最后一分力气,大叫了起来,道:“不错,是他,但你可知道他为的什么?你可知道他曾经为你做过什么事?为了你,他不惜……”
  说到这里,她声音突然嘶裂。
  她呼吸已停顿。

相关热词搜索:铁胆大侠魂

下一篇:第四十五章 苦血
上一篇:
第四十三章 荆无命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