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生死之间
2021-01-27 13:36:39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李寻欢在雕着木头。
  那穿红衣服的小姑娘一直在旁边痴痴的瞧着他,忽然问道:“你究竟在雕什么?”
  李寻欢笑了笑,道:“你看不出?”
  小姑娘道:“我看你好像是想雕一个人的像,但为什么你每次都不完成它呢?也好让我看看你雕的这人漂不漂亮。”
  李寻欢的笑容消失了,不停的咳嗽起来。
  他就因为不愿被人看到他雕的是谁,所以每次都没有将雕像完成,虽然他也可以雕另外一个人的像,但他的手却已仿佛不听他的话,就算他雕的不是她,雕出来的轮廓也像是她!
  因为他无法不想她。
  窗外的天色已渐渐黯了。
  小姑娘燃起了灯,忽然笑道:“今天你直到现在还没有喝酒?”
  李寻欢道:“嗯。”
  小姑娘道:“你不想喝酒?”
  李寻欢淡淡笑道:“偶然清醒一天,也没什么不好。”
  小姑娘眨着眼,笑道:“我看你还是喝些酒的好,一天不喝酒,你的手就在发抖。”
  李寻欢的笑容突又消失了,慢慢的抬起手,手里的刀锋在灯光下散发着淡淡的青光,光芒在闪动着。
  “难道我的手真在发抖?”
  李寻欢的心渐渐往下沉,他就怕有这么一天,不喝酒手就会抖,一只颤抖着的手怎能发得出致人死命的飞刀?
  他用力握着刀柄,指节都已因用力而发白。
  但刀锋上的青光仍在不停的闪动着。
  李寻欢突然觉得这只手比铅还重,连抬都抬不起了。
  他慢慢的垂下手,望着窗外的天色,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小姑娘道:“九月三十了,明天就是初一。”
  李寻欢缓缓闭起眼睛,过了半晌,又张开,道:“郭先生呢?”
  小姑娘道:“他说他要到镇上去走走。”
  她嫣然一笑,接着道:“你若想喝酒,为什么一定要等他?我难道就不能陪你喝酒吗?”
  李寻欢勉强笑了笑,道:“你现在就开始喝酒,未免还太早了些。”
  小姑娘笑道:“既然迟早总是要喝的,还不如早些喝的好。”
  李寻欢垂首望着自己手里的刀锋,忽然用力刻下了一刀。
  他刻得很快,本已将变成的人像,很快就完成了,那清秀的轮廓,挺直的鼻子,看来还是那么年轻。
  但人呢?人已老了。
  人在忧愁中,总是老得特别快的。
  李寻欢痴痴的望着这人像,目光再也舍不得移开,因为他知道从今后,已再也见不着她。
  突听一人道:“这人像好美,是谁呀?是你的情人?”
  小姑娘已回来了,手里托着个盘子,不知何时已到了他身后。
  李寻欢勉强笑了笑,将人像藏入了衣袖,道:“我也不知道她是谁,也许是天上的仙女吧……”
  小姑娘眨着眼,摇着头道:“你骗我,天上的仙女都很快活,她看来却是那么忧伤……”
  李寻欢道:“地上既然有许多快活的人,天上为什么不能有忧伤的仙子?”
  小姑娘道:“可是你却并不快活,因为你喜欢她,却得不到她,我猜得对不对?”
  李寻欢的脸色变了,一颗心也沉了下去。
  小姑娘笑道:“你用不着再瞒我,看你的脸色,我就知道猜的不错。”
  李寻欢苦笑道:“那已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小姑娘道:“既然是很久以前的事,你为何直到现在还忘不了她?”
  李寻欢沉默了很久黯然道:“等你活到我这样的年纪,你就会知道你最想忘记的人,也正是你最忘不了的……”
  小姑娘慢慢的点了点头,慢慢的咀嚼着他这两句话中的滋味,似也有些痴了,连手里托着的盘子都忘记放下。
  过了很久,她才幽幽的叹息了一声,道:“别人都说你又冷酷,又无情,但你却不是那样的人呀。”
  李寻欢道:“你看我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小姑娘道:“我看你既多愁,又善感,正是个不折不扣的多情种子,你若真的喜欢上一个女人,可真是那女人的福气。”
  李寻欢笑了笑,道:“这也许是因为我还未喝酒,我喝了酒后,就会变得麻木了。”
  小姑娘也笑了笑,道:“那么我还是赶快喝些酒吧,我也想变得麻木些,也免得苦恼。”
  她忽然拿起盘子上的酒壶,将半壶酒喝了下去。

×      ×      ×

  越是年青的人,酒喝得越快,因为喝酒也需要勇气。
  越有勇气的人,醉得自然也越快。
  小姑娘的脸已红如桃花,忽然瞪着李寻欢道:“我知道你叫李寻欢,你可知道我叫什么?”
  李寻欢道:“你没有说,我怎会知道!”
  小姑娘道:“你没有问我,我为何要说?”
  她咬着嘴唇,慢慢的接着道:“你不但没有问我的名字,也没有问我是什么人,怎会一个人留在这里?别的人到哪里去了?……你什么都不问,是不是觉得你已快死了,所以什么事都不想知道。”
  李寻欢笑了笑,道:“你醉了,女孩子喝醉了,最好赶快去睡觉。”
  小姑娘道:“你不想听,是不是,我偏要告诉你,我没有爹,也没有娘,所以也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五年前小姐把我买下来了,所以我就姓林,小姐喜欢叫我‘铃铃’,所以我就叫做林铃铃……”
  她吃吃的笑着,接着道:“林铃铃,你说这名字好不好?就像是个铃,别人摇一摇,我就‘林铃铃’的响,别人不摇,我就不能响。”
  李寻欢叹了口气,这才知道这小姑娘也有段辛酸的往事,并不如她表面看来那么开心。
  “为什么我总是遇不着一个真正快乐的人呢?”
  铃铃道:“你可知道我为什么一个人留在这里,告诉你也没关系,小姐叫我留在这里,就是要我看着你,每天想法子让你喝酒,让你的手发抖,她说只要你的手一开始发抖,你就活不长了。”
  她瞪着李寻欢,像是在等着他发脾气。
  但李寻欢却只是淡淡的一笑,道:“十年前就已有人说我快死了,但我却还是活到现在,你说奇怪不奇怪?”
  铃铃瞪着眼,道:“我已告诉你,我是在害你,你为什么不骂我?”
  李寻欢道:“我为什么要骂你,你只不过是个小铃铛而已。”
  他长叹着接着道:“每个人活在世上,都难免要做别人的铃铛,你是别人的铃铛,我又何尝不是,那摇铃的人自己身上说不定也有根绳子被别人拎在手里。”
  铃铃瞪着眼,瞧了他很久,突也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道:“我现在才发觉你这人真不错,小姐为什么偏偏想要你死呢?”
  李寻欢淡淡笑道:“一心想别人死的人,自己也迟早要死的。”
  铃铃道:“但有些人死了,大家反而会觉得很开心,有些人死了,大家却都难免要流泪……”
  她垂下头,幽幽的接着道:“你若死了,我说不定也会流泪的。”
  李寻欢笑道:“因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至少我们已认识了许多天。”
  铃铃摇头道:“那倒不见得,我认识那位郭先生比你久得多,他若死了,我就绝不会流一滴眼泪!”
  她自己笑了笑,又补充着道:“因为我若死了,他也绝不会流泪。”
  李寻欢道:“你认为他的心肠很硬?”
  铃铃撇了撇嘴,道:“他也许根本就没有心肠。”
  李寻欢道:“你若真的这么想,你就错了,有些人表面看来虽然很冷酷,其实却是个有血性,够义气的朋友,越是不肯轻易将真情流露出来的人,他的情感往往就越真挚。”
  他心中像是有很多感触,竟未发觉郭嵩阳站在门外已很久——他的确不是个很容易动情感的人。
  此刻他还是静静的站在门后,面上连一点表情也没有。

相关热词搜索:铁胆大侠魂

下一篇:第十六章 两世为人
上一篇:
第十四章 恶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