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钟
2020-04-16 15:52:56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钟声停了,余音犹在。
  傅红雪已到了天龙古刹的大门外。
  暗灰色的古老建筑虽已陈旧,却依稀仍可想见昔日的庄严宏大。
  院子里一座巨大的千斤鼎上铜绿斑斑,石阶上也长满青苔,虽然显得有些凄凉冷落,可是雄伟的大殿仍然屹立如山,廊间的庭柱也壮如虎腰。
  这已历尽沧桑的古刹,怎么会突然倒塌?
  “疯和尚说的当然是疯话。”
  大殿里供奉的神祗,久已未享人间肉食香火,却还是高高在上,俯视着人类的悲痛和愚昧。
  殿角已结起蛛网,破旧的神幔在风中飘荡,听不见人声,也看不见人影。
  那敲钟的人呢?
  傅红雪默默地站在神像前,心里忽然有了种奇怪的感觉,忽然想跪下去,跪在这镀金已剥落的佛像前,祈求平安。
  为卓玉贞和她的孩子们祈求平安。
  这是他生平第一次变得如此虔诚,可是他并没有跪下去。
  因为就在这时,大殿外突然传来“咔哧”一声响。
  他转过头,就看见外面有一道惊虹厉电般的刀光飞舞闪动。
  刀光过处,那粗如虎腰的庭柱立刻被砍断,只听“咔哧、咔哧”之声不绝于耳,山岳般屹立的大殿突然开始摇动。
  他抬起头,立刻又发现殿上那巨大的梁木已往下倾斜。
  那疯和尚说的并不是疯话。飞舞的刀光绕着大殿闪过,这屹立千年的古刹竟真的已将倒塌!
  那究竟是柄什么样的刀?竟有如此可怕的威力!
  傅红雪紧紧握着他的刀!
  这柄刀本是天下无双的利器,可是这柄刀也决没有如此可怕的威力!
  “轰”的一声震动,大殿已倒塌了一角。
  可是傅红雪并没有倒下去。
  山可崩,地可裂,有些人却永远不倒的。

×      ×      ×

  大殿又倒塌了一角,瓦砾尘土纷飞,梁上的燕子早已飞了出去。
  傅红雪却还是动也不动地站着!
  外面不但有那柄足以令神怒鬼怨的天王斩鬼刀在等着他,还不知有多少令人无法预测的杀机!
  他忽然冷笑。
  “苗斩鬼,你的刀是把好刀,你这人却是个鼠辈。你为什么不敢和我正面相对,决一死战,却只敢在背后弄鬼?”
  刀光消失,大殿外却有人也在冷笑:“只要你不死,到后院来见我。”
  这斩鬼的天王笑声竟如鬼哭,一字字接着道:“我一定等着你!”

  (二)

  “我一定等着你。”
  同样的一句话,同样的六个字,从不同的人嘴里说出来,就有了完全不同的意义!
  此时此刻,傅红雪竟忽然想起了那个戴着茉莉花的女人,想起了她倒在地上,那种充满了痛苦、悲伤和绝望的眼色。
  她也是人。
  无论什么样的人,都不会自己愿意受那种污辱的。
  她这一生,岂非永远都像是处于一所摇摇欲倒的屋子里,前面无路可进,后面也无路可退,只有等着瓦砾尘土压下来,压在她身上。
  傅红雪的手紧握,忽然开始向外走。他走得很慢,走路的姿态看来还是那么痛苦丑恶。
  可是他既然开始往外走了,就决不会停下来。

×      ×      ×

  门户已倒塌。
  飞扬的尘土,遮住了他的眼睛,他从断木瓦砾间慢慢地走了过去。
  又是天崩地裂般一声震动,大殿的中央已塌落了下来。
  瓦砾碎木,急箭般打在他背后。
  他没有回头。
  他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眨。
  这不但要有惊人的镇定之力,还得要有绝对处变不惊的勇气!
  就因为他能镇定,就因为他有勇气,所以他避开了第一次杀机。
  他刚刚一脚跨出大殿的门槛,外面就至少有五十件暗器闪电般打了过来。
  如果他吃惊回头,如果他精神崩溃,他就要倒下去。
  像这座雄伟的殿堂一样倒下去。
  ——勇气和信心,就是人的柱子,支持着人类长存。
  ——只要这两根柱子不断,人类就永远不会灭亡的!

×      ×      ×

  暗器刚刚被击落,就有两道寒光惊虹般交剪飞来,是——柄剑、一把钩!
  傅红雪的刀已出鞘,刀光斜削,他人已窜出。
  他不敢停步回头,他不知道那里还有多少致命的埋伏。
  院子里的铜鼎犹在,他瘦削的身子就像是标枪般飞出,落在铜鼎后。
  一阵风吹来,他觉得冷如刀割,割在他肩头。低下头,才发现肩上已被割破条四寸长的伤口。那一剑一钩来势之迅急凶险,若非身历其境,绝对没有人能想像。
  他肩上在流血,刀锋也在流血。刀锋上的血是谁的?
  那把钩,当然是公孙屠的鹰喙,剑却决不是杨无忌的松纹古剑。
  这柄剑远比杨无忌更快、更准、更可怕,何况杨无忌握剑的手已被砍断了。
  傅红雪肩上的伤是剑伤,他的刀伤了谁?
  大殿几乎已完全倒塌,他转身去看时,已看不见人影。
  一击不中,全身而退!这不但是星宿海的规矩,也是老江湖们遵守不渝的原则!
  可是那把天王斩鬼刀为什么不再出现了呢?
  他第一击腰斩奔马,第二击摧毁了大殿,他为什么不向傅红雪出手?
  他是不是真的会在后院等着傅红雪?

相关热词搜索:天涯 明月

下一篇:绝望
上一篇:
天龙古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