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母亲
2021-10-03 11:14:31   作者:艾萨克·阿西莫夫   译者:王丽亚    来源:艾萨克·阿西莫夫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可是你能肯定吗?你能肯定一个专业历史学家一定能区分什么是胜利什么是失败吗?”
  古斯塔夫·斯坦向自己这样问道,脸上露出一丝嘲笑,一手移开早已喝干了的酒杯,一手摸了摸灰白的胡须,显出一副自嘲的样子。他自己并不是历史学家,而是生理学家。
  而他的搭档倒是位历史学家,这位朋友听了古斯塔夫的话,笑而不语。
  斯坦的套房,用地球人的眼光来看,已是相当豪华。当然,它没有外星球上的那种空旷感;从房间的窗外望去,你可以看到一幅只有地球上才有的景象——大都市面貌。一个大都市,到处是人;走路时,人挨着人,散发出一股混合而成的汗臭味……
  斯坦的房间里既没有装备自身的发电系统,也没有其它的实用设备。连最起码的正电子机器人都没有。总而言之,他的房间太缺乏一种自给自足的庄严感,另外,它像地球上所有的东西一样,只是社会的一个组成部分,一个群体里的附属物,一伙乌合之众的一员。
  然而,斯坦是个土生土长的地球人,对于这一切也习以为常了。况且,就地球上的水准而言,他的套房还是挺阔气的。
  从窗口能看到城市风景的同时,也可以望见星星和外星球。在那些星球上不存在什么城市,只有花园;那儿的花园里,草坪如祖母绿宝石,人人都像是皇帝。为此,地球人真诚地渴望有朝一日能去那儿,但希望又常常落空。
  但是,像古斯塔夫·斯坦这样的人却是十例外。
  每星期五晚上和爱德华·菲尔德聚谈一番成了一种惯例。这种习惯随着年龄的增长与生活的安宁愈加如此。对于他们两个上了年纪的单身汉来说,这无疑会使整个星期显得轻松愉快些,也为各自提供了借口来大谈雪利酒和外星球。闲聊可使他们从枯燥的生活中得到些解脱,但最重要的是聊天本身的乐趣。
  ,菲尔德是一名教师,也是个学者。他收入不高,说话时常常爱引用几句诗文。
  “我现在等着最后一章。”他说,“完了以后,我就把它命名为《帝国兴亡史》,拿出去出版。”
  “那你肯定希望最后一章的内容快点出现喽?”
  “从某种意义上讲,已经出现了。我最好还是再等等,以求这一内容得到确证。你知道,一个帝国,一个经济体制或是一种社会机构在解体时,要经历3个阶段。你是个怀疑论者——”
  菲尔德收住话头,等待效果,等着斯坦问:“哪3个阶段?”
  “首先,”菲尔德弹起右手食指,“是当只有稍稍显示出些问题时,这些显示出来的问题会导向不可抗拒的终结。但在定局出现之前,这是个看不见的阶段,也觉察不到。”
  “那你现在觉察得到吗?”
  “我想我能,因为我已有一个半世纪的事后总结。当曙光星球首次得到地球中央政府的允许,介绍地球人在地球上使用正电子机器人时,问题就出现了。显然,用机器人取代人力劳动以达到全自动化的道路是可行的。但也就是这个机械化问题已成为外星球与地球之争的关键因素。”
  “是吗?”生理学家轻声说,“你们历史学家可真聪明。那么,帝国瓦解的第二时期又是什么?在什么地方?”
  “第二阶段,”菲尔德伸起右手中指,“是十分明显的;而且已经过去了,也就是地球向外星球移民的时候。地球人发觉自己已无法解决人口问题,其呼救声之高,有耳皆闻,那已是50年前的事了。”
  “越说越妙。那么,第三阶段昵?”
  “第三阶段?”他竖起了无名指,“那是最不重要的一个。也就是当指引的路标消失,眼前是一堵墙,上面写着巨大的‘终点’两字之时。想知道这一刻的到来,既然不需好的视觉方法,也不要进行专门训练,只要收看电视新闻就知道了。”
  “那么,我的理解应该是,现在第三阶段还没到来。”
  “当然还没有,否则,你就不会问了。但是,很快就要到了,比如说,发生一场大战。”
  “你觉得有这个可能吗?”
  菲尔德不作正面回答。“时世动荡不定,移民问题就使地球人为之伤透脑筋。一旦发生战争,地球将很快被打败,虽然战争会持续一阵子。如果那样,末日就来了。”
  “你能肯定吗?你能肯定一个专业历史学家一定能区分什么是胜利,什么是失败?”
  菲尔德微笑了。他说:“你可能已知道了一些事,而我还蒙在鼓里。比如,有人在谈论一个叫做‘太平洋计划’的东西。”
  “我可从没听说过。”斯坦重新斟满两个酒杯,“我们别谈这些吧。”
  他举起酒杯,走到窗口,遥远的星星倒映在杯中玫瑰色的液体中。“为了地球上的麻烦顺利解决干杯!”
  菲尔德也举起酒杯:“为了‘太平洋计划’!”
  斯坦慢慢呷了口酒说:“我们的祝酒词太不一样了。”
  “是吗?”
  要向地球人描述任何一个外星球的情景都是非常困难的。外星球——大约50个的外星球,起先是殖民地,后来成了一个个管辖区,再后来又成了一个个国家——地理环境方面各自差异很大。
  有个星球叫奥罗拉,距地球1O光年远。那是太阳系以外的第一个地球人移居地,因为它代表了星球间往来的开始,由此得名为“曙光星球”。
  那儿有空气,也有水,但跟地球相比,那儿仍是乱石如山,一片荒芜。那儿的植物依赖一种与叶绿素根本无关的黄绿素生长。动物都是些单细胞的生命。几乎跟细菌差不多。在化学物质上,曙光星球上的生物体系与地球上的截然不同。
  渐渐地,曙光星球成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混杂物。先是从地球上引种了谷物和果树;接着是灌木丛、花卉以及牧草;接锺而至的是一群群家畜。后来,仿佛是为了要有别于地球母亲,曙光星球上开始使用正电子机器人来建造房屋,开辟土地,安装发电站。总而言之,做这一切是为了把星球变成绿色世界、人类区域。
  那儿既有了新大陆的气派,也有取之不竭的矿藏;有难以数计的新核电基地,而其中投入使用的只有几千个,数亿个核电站仍处于闲置状态;还有兴旺发达的物理科学,可以在别的星球上得到充分应用。
  就拿富兰克林、梅纳德的家园来说吧,他和妻子、3个孩子,还有27个机器人住着一片广大的领地;他的住宅与最近的邻居之间相隔40英里。但,只要他高兴,便可以使用共生波和星球上的7500万人进行联系,也可以全家出动,去他们中的任何一家住上一段日子,在朋友家一人各住一间屋子。
  梅纳德非常熟悉河谷的每一寸土地。他知道河谷的尽头在哪儿,哪儿地势陡峭,哪儿是岩崖峭壁,哪儿的斜坡上种着当地的荆豆。
  梅纳德离不开这个河谷,他是凯瑟琳市的代理市长,也是外国代理商委员会的成员,而实际上,他着手处理的事务很多,但处理过程十分简单,只要借助共生波就行了,无须自己露面,绝对不妨碍自己的私生活。这点,地球上的人是永远无法理解的。
  眼下的这桩事就可以通过共生波进行联系了。那个和他一起坐在客厅里的人叫查尔斯·希杰克曼,但实际上,希杰克曼是坐在自己房间的客厅里。他的房子是在一个人工湖的岛上,湖里放养了50种地球上的鱼类;他的家离梅纳德的家有2500英里。此刻真是咫尺天涯,如果梅纳德伸出一只手,触摸到的只是一团空气,就连眼前显现希杰克曼人像的那堵无形之墙也是一种幻觉,对此怪象,他的那些机器人早已习惯了。所以,当希杰克曼伸出手要一支雪茄烟时,梅纳德的机器人一动不动,毫无上前服务的意思;半分钟后,希杰克曼自己的机器人递给了他1支烟。
  他们俩人说话对都习惯用省略句,所以,听起来语调生硬,像外星人的语言,但其中又不乏友好之意。
  梅纳德说:“很久了,我一直盼着与您私下联络,希杰克曼。可我在凯瑟琳的职责,今年——”
  “是的,我懂。当然,很欢迎您。事实上,自从我了解到您那儿优越的地理条件以及自然环境后,我更深感如此。您的那些牛仍要靠进口牧草进行饲养,这是真的吗?”
  “我想,这是言过其实。事实情况是,那些最优良的奶牛在生仔期间吃的草料确是从地球上进口的,但那样做也实在是太贵了,如果所有的牛都这么吃,我只能不养了。然而,那些奶牛的产奶量可真不小。能否赏光允许我给您送些牛奶去尝尝?”
  “您真太客气了!”希杰克曼低了低头以示感激,脸上却表情严肃,一本正经,“但您得允许我送您些大马哈鱼。”
  在地球人的眼里,这俩人的长相相差不大。两人都是高个子,这在曙光星球上的人当中是相当普遍的,那儿的成年男子平均身高是6。5英尺。两人都长着黄头发,全身肌肉结实,五官端正。尽管实际年龄都不满40岁,但都已步入中年。
  两人寒暄几句后,梅纳德直入正题。
  他说:“你知道,那个委员会,现在正在对付摩里奴及他的保守派。我们打算对他们采取强硬态度,也就是说我们站在独立派—边。为了干得漂亮、稳健,我想在动手之前先请教你几个问避。”
  “为什么要问我呢?”
  “因为你是曙光星球上最重要的物理学家。”
  谦虚是一种非自然的态度,要教会孩子懂得谦虚也是件不容易的事。然而,在一个强调个性的社会里,谦虚是件毫无用处的装饰品,而希杰克曼对此更是不以为然,听了梅纳德的赞赏之词,他以一种客观的态度,朝他点点头。
  “除此之外,”梅纳德继续说,“你和我一样,都是独立派。”
  “我只不过是独立派的一员,尽职尽力,但不太积极。”
  “然而你很可靠。对了,告诉我,你有没有听说过‘太平洋计划’?”
  “‘太平洋计划’?”
  “那是地球上正在发生的一件什么事。太平洋是地球上的一个海洋,名词本身不含任何特殊的意义。”
  “我从没听说过。”
  “这我不感到奇怪。即便在地球上,这事也仍然鲜为人知。
  我们私下谈的,也是绝密,不要外传。”
  “我懂。”
  “不管‘太平洋计划’是讲什么——我们的情报人员还没掌握确切内容——很可能是个具有很强威胁力的东西。因为,地球上以科学家身份出现的人物都与之有关。另外,地球上那些激进、愚蠢的政客们也与这事密切相关。”
  “呣——呣——。曾经有过一个叫做曼哈顿计划的——”
  “是的,”梅纳德连忙追问,“是什么内容?”
  “噢,那已是老皇历了。我想起此事,只是因为两者的名称十分相似。曼哈顿计划是发生在地球人向太空旅行之前的事。
  在那个科学不发达的时代,地球上发生了一次小小的战争。曼哈顿计划这一名称是为了纪念一批研究原子能的科学家们。”
  “啊,”梅纳德的一只手握成了拳头,“那么你觉得这次的‘太平洋计划’又是为了什么?”
  希杰克曼想了一会儿后,轻声说:“你觉得地球上的人会不会是在策划战争?”
  梅纳德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种厌恶的表情。“60亿人口的地球。被同一体制压抑得快发作的60亿类人猿,而我们只有两亿人口,一场总体战。你难道不觉得我们的情况危险?”
  “噢,数字,数字算得了什么?”
  “那好,人数少,我们安全吗?你告诉我。我只是个行政官员,而你是物理学家。无论从哪方面看,地球会打败我们吗?”
  希杰克曼坐在椅子里,神情严肃,细细思量。然后,他说:“我们来分析一下。一个人或是一个集团要想逆流而上,达到自己的目的,有3种方法。从更细微的层次上,可分为物理的、生物的和心理的。
  “现在,我们可以排除物理方法。地球上不具备强大的工业背景。地球人对技术一窍不通,他们那儿自然资源极有限,连一位杰出的物理学家也没有。在银河系其它星球上都已有各种各样的物理化学形式,并已应用在实践中;而地球人对此却闻所未闻。如果地球人是一厢情愿地发动战争,那么,我想外星球中没有一个星球上的人愿意与地球为盟跟我们作对。”
  对于希杰克曼的论述,梅纳德连连说:“不、不、不,不可能的,别想这个了。”
  “那么,应用常规武器进行战争就更不可能了,再谈就没意思了。”
  “那你说的第二种方法,生物类,指什么?”
  希杰克曼缓缓抬起视线:“对此我就不那么有把握了。据说,地球上,有些生物学家的确精明能干。当然,我自己只是个物理学家,没有资格对此妄加评论。但是,我还是相信,在某些特定方面,他们仍是专家。比如在农业科学领域,就是个显而易见的例子。还有,在细菌学科里。呣——”
  “对,谈谈细菌战术。”
  “你想哪儿去了?不、不,简直异想天开。地球上人口密集,像这样一个星球想用微生物来对付50个人口稀少的星球,它付不起这个代价。地球上的人比我们更容易染上流行病,也就是说我们可以以牙还牙。而事实上,凭曙光星球以及其它星球上的生活环境,流行病流行不起来。梅纳德,你可以找个微生物专家再问一问,我想他也会这么说。”
  梅纳德问:“那还有第三种呢?”
  “你说心理方法?这个真是难以预测。但是,外星球上的人聪明,而且有健康的群体,对于一般的宣传是有抵御能力的,也能抵制不健康的情感意识宣传。嗯——我想——”
  “什么?”
  “如果‘太平洋计划’采取的就是这第三种战术,该怎么办?我的意思是:他们采取一种强大的威慑力量和方法让我们失去心理平衡。这个计划肯定是绝密的,但他们会故意地,适当地泄漏些内容。这样,其它星球也许为了安全起见,在立场上就稍稍倒向地球人一方。”
  两人之间出现了长时间的执默。
  “这不可能!”梅纳德愤怒地叫了起来。
  “你对此态度上的反应恰好说明你内心动摇。但我不是认真地在向你灌输我的个人解释。这只是我自己的点滴想法。”

相关热词搜索:中短篇集

下一篇:钥匙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