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花环织就怜新好 竹马骑来忆旧情
2022-03-07 11:45:28   作者:梁羽生   来源:梁羽生家园   评论:0   点击:

  天高云淡,骏马嘶鸣。一个晴朗的秋日,伏牛山下,出现了一人一骑,仆仆风尘,匆匆赶路。
  伏牛山脉像一条蜿蜒数百里的长蛇,在河南中州的黄土平原上,自西向东,迤逦而来,而这一人一骑,则是自东向西,疾驰而去。
  这人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人正英年,马是骏马,天是晴天,但可惜他的心情却是落寞之极,眉宇之间隐有重忧,掩盖了他本来的英气,和这晴朗的天气也极不谐和。伏牛山千峰万壑,在山下远远的望上去只见雾气迷漫,但在这少年的心中,却似看见了万马千军,在山谷之中骤驰。
  五年前,在这伏牛山上,曾有天下英豪聚会,推举了铁摩勒做绿林盟主。当年这少年还是个无知的童子,但也曾随父母参与了这次盛会。五年的时间,不算太长,也不算太短,但对伏牛山与这少年来说,已是经历了太多的变化。伏牛山上的英雄早已风流云散,而这少年亦已是父母双亡了!
  这少年几次想拨转马头,上山探望,但终于还是欲行又止。他翘首云山,心中叹气,暗想道:“铁叔叔不知是否还在山上?那次大会之后,惊动朝廷,曾派中州、平卢两节度使的兵马围袭,听说各路英豪都已分散了。但这山上本来还有个山寨,根基巩固,官军退后,他们不会回来吗?嗯,铁叔叔对我极好,我路过此山,理应去探望他的消息,唉,可是,可是——”他蓦地想起母亲临终的吩咐:“我不准你为我报仇,你对别人,只能说我是病死的。铁摩勒是绿林盟主,是我和你爹爹最好的朋友,但这件事情,你可千万别想去倚仗他!我要你遵守我的吩咐,对他也不例外!你最好过了几年,再去见他。”
  那少年想至此处,眼泪潸然而下,心中则是大惑不解。他母亲叮嘱了他之后,已是一瞑不视,他根本就来不及问原因。可是尽管他心中疑惑,他母亲临死的叮咛,他又岂敢不从?“唉,即使铁叔叔是在山上,我既不想向他说谎,那也就无谓去见他。”
  这少年正自心烦意乱,忽听得马铃声响,对面也有两骑马跑来,骑者乃是一男一女,男的大约和他差不多年纪,也是十六七岁模样;女的更是年轻,看来只有十四五岁,稚气未消,梳着两条辫子,结上红绳,马跑得快,她那两条辫子随风摇摆,晃呀晃的,也似流星般飞快,十分有趣,把这小姑娘也衬得更为俏丽婀娜。
  这少年呆了一呆,一双眼睛跟着这个小姑娘,看得出了神。说时迟,那时快,这两匹坐骑已是从他身旁驰过。那小姑娘发现了他的神态,似乎很不高兴,噘起小嘴,向他白了一眼。
  这少年瞿然一省,那两骑马已过去了十数丈之遥,隐隐听得那小姑娘道:“哥哥,你的脾气倒好。哼,要是碰上了我的师父,不把他的眼珠剜掉才怪!”
  做哥哥的道:“你师父脾气也并不坏呀。”
  那小姑娘道:“不坏,你知道她少年时候的故事么?”两兄妹刚说到这里,只听得蹄声得得,却原来是这少年拨转马头,又向着他们追来了。
  那小姑娘柳眉一竖,蓦地勒住坐骑,喝道:“你这人是干什么的?”那少年道:“我,我……哦,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赶路的。”那小姑娘道:“赶路的?哼,那你为什么又跑回来?”那少年道:“这个,这个,我、我是……”不知他是被这小姑娘的神气吓着了还是别有心事,期期艾艾,竟是好半天说不出一个道理。少女的哥哥也觉得这少年行动荒唐,前言不对后语。
  那小姑娘冷笑道:“赶路的?你分明是想跟踪我们,一定是个坏人!你当我们是好欺负的么?快滚!”
  这少年也有点着恼,说道:“这条路又不是你的,我喜欢回来便回来,难道一定要告诉你什么原因么?”心里想道:“这小姑娘怎的这样凶?只怕我当真是认错人了。”
  话犹未了,那小姑娘蓦地把手一扬,一口光闪闪的匕首已是向他飞来,喝道:“我叫你滚,你就要滚!”
  这少年一个蹬里藏身,唰的一鞭便卷过去,只听得“嚓”的一声,匕首擦着马鞍飞过,立即给这少年的马鞭打落。但这少年看了飞刀的来势,也已知道那小姑娘不在伤人,而在吓他。
  那小姑娘十分好胜,飞刀给他打落,更是生气,怒道:“好呀,我就与你较量,较量!”一扬手,这次是三柄匕首同时发出,既要伤人又要伤马了!
  这少年不怕飞刀,却怕伤了坐骑,小姑娘的飞刀来得快,他的反应也是灵敏之极,那一边飞刀出手,这一边身子离鞍,只听得一片断金戛玉之声,飞刀尚在半空,这少年已跳起来,挡在前头把飞刀打落了!他纵身离鞍,拔剑削刀,翻身落地,几个动作一气呵成,那小姑娘的哥哥也不禁赞了一个“好”字。
  那小姑娘跳下马来,冷笑说道:“你要在我面前炫耀剑法?好,我就与你比比剑法!”少年心里想道:“你用飞刀打来,我岂能不拔剑抵御?怎说得上是炫耀了?”可是那小姑娘明晃晃的剑锋已刺了到来,根本就不容他争辩。
  这少年受了委屈,也不禁有点生气,心道:“看你是个黄毛丫头,我不能与你一般见识。但你意态太骄,却也不能不让你知道一点厉害。”当下横剑一封,力透剑尖,意欲将那小姑娘的兵刃削断。
  岂知那小姑娘的剑法奇诡绝伦,她本来是平胸刺来的,剑到中途,突然一变,倏地就从这少年意料不到的方位,指向他的“空门”。少年吃了一惊,百忙中一个“盘龙绕步”,长剑圈了一道圆弧,护着空门,这才解了小姑娘的那一招。
  那小姑娘得理不饶人,攻势一发,登时有如抽丝剥茧,连绵不断。剑法是阴柔一路,但柔中带刚,虚虚实实,分外难防。
  少年倒抽了一口冷气,这才知道那小姑娘的厉害,心道:“我只道以我家传的武功,已足以与江湖高手角逐,哪知一个小姑娘也这么厉害!嗯,我若是连一个小姑娘也打不过,还说什么闯荡江湖?”到了此时,他哪里还敢有丝毫轻敌之心,只好打起精神,把那小姑娘当作平等的对手看待,认真对付了。
  饶是如此,他也是只有招架之功。论功力他是比那小姑娘高强,但那小姑娘的剑招完全不依常轨,瞬息百变。那些招数,这少年连见也没见过,对方又是比他年小的女孩子,胜之不武,不胜为笑,因此,就难免有点心慌。
  激战中,那小姑娘喝声:“撒剑!”指东打西,唰的一剑刺他手腕,少年一甩手腕,“嗤”的一声,衣袖削去了一截,但总算他还躲闪得快,剑并没有脱手。
  少年吃了大亏,满面通红,蓦地也喝声:“撒剑!”身形倏起,俨如巨鹰扑兔,向那小姑娘凌空抓下。小姑娘也未曾见过如此厉害的掌法,大吃一惊,陡然间,只觉手腕一麻,青钢剑已给那少年打落。
  那少女的哥哥叫道:“手下留情!”身形一起,捷如飞鸟,“砰”的与那少年对了一掌,那少年接连退了四五步才站立得稳。那少女的哥哥却只是退了三步。
  少年大吃一惊,不但是因为这少女的哥哥武功比他高强,而且因为对方那雄浑的掌力似是他从前见过的一种功夫,一惊之下,失声叫道:“你,你是——”
  那少女的哥哥已抢先说道:“你可是展大哥?小弟铁铮。”
  那少年又惊又喜,连忙说道:“我正是展伯承。这位想必是令妹铁凝了?哎呀,我冒犯了你们兄妹,真是不好意思!”
  原来铁铮、铁凝正是铁摩勒的子女,展伯承的父亲是展元修,母亲是王燕羽,他的父母和铁摩勒是最要好的朋友。展伯承十二岁那年,随父母第一次来到伏牛山谒见铁摩勒,恰巧碰上绿林大会,铁摩勒就是在那次绿林大会中被推为盟主的。
  展伯承第二次上伏牛山,是随父母来喝段克邪的喜酒,先后两次,他在山寨住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与铁铮兄妹作伴,每日练习武功。段克邪的婚事过后,铁摩勒要他的一子一女,各自拜段克邪的师兄空空儿、师嫂辛芷姑为师,空空儿夫妇带了徒弟云游四海,自此之后,他们就再没有见过面。
  铁铮比展伯承小一岁,今年十六;铁凝则比他小三岁,今年只有十四。
  一别五年,当年的小孩子都长大了。少年时期,发育得快,身材体态和五年前差异极大,尤其铁凝,五年前是个蹦蹦跳跳的小女孩,比展伯承矮一个头有多,如今已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小姑娘,比展伯承也矮不了多少了。所以展伯承刚才与他们相遇,虽然觉得似曾相识,却是不敢相认。
  不过,他们当年曾一同练过武功,到了展伯承用家传的“五禽掌法”夺铁凝宝剑的时候,铁铮就知道是他了。铁铮也就用出当年与他练过的铁家“飞龙掌”与他对了一掌。但铁凝与他交手的时候,用的却是辛芷姑所授的剑法,那是展伯承所未见过的。
  青梅竹马的朋友意外相逢,大家都是十分欢喜。铁凝颇有父风,是一个豪爽的小姑娘,听了展伯承的话,便笑起来道:“这不怪你,你想必已有几分怀疑是我,想认又不敢认,这才跟上来的。我才真是不好意思呢!我以为你是个轻薄少年,盯我的梢的。嘿嘿,哈哈,你不怪我么?”
  铁凝的年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还不怎么懂得害羞。她的师父辛芷姑本是个落拓不羁的女子,她跟了师父五年,颇受影响,心直口快,一口把展伯承的心思道破,倒把展伯承羞得个满面通红。
  铁铮带笑斥道:“女孩儿家,怎的这么口没遮拦?”铁凝道:“展家哥哥又不是外人,怕什么?”
  铁铮道:“虽然不是外人,你也要懂得一点礼数才对。”铁凝装模作样,对展伯承裣衽一礼,说道:“请问展哥哥是不是正在回家?我的爹爹可在山上么?”
  铁铮忍俊不禁,说道:“淘气的小丫头,我叫你有礼貌,却也不必这样做作。展大哥当然是回家的,还用问么?咱们正好可以一同回去。嗯,五年不见,你的武功一定大大增进了,这次你无论如何要在山寨多留几天,咱们也好切磋切磋。”
  原来在五年之前,展家是在伏牛山的前山居住的,不过伏牛山绵延数百里,从前山到铁摩勒的山寨,也还有两三天路程。铁摩勒本来在金鸡岭,后来才搬到伏牛山的,一年之后,展家却又搬走了。所以展伯承不过到过山寨两次。
  展伯承黯然说道:“我的家已经没有了,我们也早已离开了伏牛山。这次我是去投奔一位世叔祖的,请恕我不能陪你们上山了。”
  铁凝叫道:“什么,你们早已搬走了?我听妈说,你的爹娘和我的爹爹最是要好,我以为你们会留在山寨,帮忙我爹爹的。为什么搬走呢?这,这——”她本想说:“这不是不够义气吗?”但想到不能对长辈无礼,话到口边,吞了回去。
  展伯承摇摇头,叹口气道:“我不知道。唉,要是我们不搬,靠近山寨,也,也不至于……”说到这里,他突然想到母亲临终的吩咐,不愿把家中遭遇的横祸说出来,话语也就突然中断了。
  这几个大孩子都不知道,展伯承的母亲王燕羽,少年时候,曾与铁摩勒有过一段情孽牵连,后来彼此结了婚,虽说铁摩勒、展元修都是胸襟磊落,但王燕羽却总不能不有点芥蒂于怀,也总有点提防丈夫多心,因此待过了绿林大会,又喝了段克邪的喜酒之后,她就坚持要搬离伏牛山了。
  铁铮比较细心,听得展伯承话中有话,吃了一惊,连忙问道:“展大哥,你说什么,你的家怎么没有了?”展伯承道:“我的爹娘都已死了,只留下我一个人,还成什么家?”说了这几句话,眼泪夺眶而出。
  铁铮吃了一惊,道:“什么?伯父伯母全都死了!怎么死的?”铁凝也道:“你我的爹娘都是上下年纪,不过四十来岁。伯父伯母的身体不也是一向很好的吗?怎的一下子就死了?”
  展伯承忍着心中绞痛,说道:“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我爹娘患了急症,一晚之间,便双双去了!”
  铁铮道:“大哥,你刚才说,如果你们一直是留在山寨,你也许不至于父母双亡,是不是这个意思?这么说,伯父伯母之死,是不是,是不是其中……”他年纪较大,比较会用思想,想到刚才展伯承冲口而出的那一句话,不觉起了一点疑心。
  展伯承强抑悲痛,说道:“其中并无隐情,只是如果我们仍在山寨,有杜公公同在一起,我爹娘患了急症,有他医治,未必便死得了。可怜我们住在穷村僻壤,有事之时,连一个草头医生都找不到。”
  展伯承所说的“杜公公”乃是“金剑青囊”杜百英,此人是段克邪父亲段珪璋生前的好友,比铁摩勒长一辈,在剑术和医术上都有精湛造诣,一向辅助铁摩勒料理绿林之事。展伯承记着母亲临终的吩咐,不愿对铁家兄妹说出他父母被害的真相,想起此人,遂临时找来了这个藉口。但他说的当时无人相助,也是实情。不过他口中说的是“医生”,用来掩饰罢了。他说到伤心之处,不觉又流下眼泪。
  铁凝道:“展大哥不用悲伤,你没了家,就到山寨来吧。你我两家乃是至交,我们的家也就是你的家了。”铁铮也道:“是呀,你的爹爹和我的爹爹是最要好的朋友,你我也是如同兄弟一般,你不要到别处了,就和我们同住吧。”
  展伯承道:“多谢你们兄妹俩的好意。但我父母临终遗言,要我投奔一位世叔祖。我先到那儿住些时候,以后再来探访你们。”
  铁铮道:“你这位世叔祖是——”展伯承道:“就是那位以前和我们在前山同住的褚公公。”铁铮道:“哦,原来是褚遂、褚老前辈。他也搬了家吗?”
  展伯承道:“他本来不是住在伏牛山的,因为那次绿林大会在此召开,他是绿林的老前辈,故而在大会之前半年,就上山来住,协助你的爹爹。会散之后,他又搬回故里了。他住在山东靠近盘龙谷的一个山村,离此还有一千多里呢。我就是要赶到他那儿去的。”
  铁铮纳罕道:“怎的你爹娘要你投奔他?你们和他的交情胜过我的爹爹吗?”
  展伯承道:“话不是这么说。这位褚公公是我外公生前的八拜之交。听我妈说,三十年前,我的外公也曾作过绿林盟主的,这位褚公公既是他的义弟,又是他的副寨主,他们的交情也就可想而知了。
  “这位褚公公一向把我妈当作他的女儿,也把我当作他的孙儿看待。我妈临终言道,这位褚公公和我们是上一代的交情,咱们的爹娘是这一代的交情。妈又说,铁叔叔年壮力强,褚公公则已经衰老,恐怕在世之日也无多了。所以妈要我先去看褚公公,侍奉他百年归老。咱们后一辈的,相聚的日子还长呢!”
  这番话说得入情入理,感人肺腑,铁铮听了,也有点心酸,说道:“既然如此,我就不强留你了。不过,你既然已经到了伏牛山上,也不差再耽搁这么三天两天,你总要见一见我的爹爹吧?我爹爹也还未知道你父母双亡之事吧?”
  展伯承道:“论理我该给你爹爹报丧,但我妈临终吩咐,要我尽快先去见褚公公。既然今日在此巧遇贤弟,就请贤弟代我禀报你的爹爹,请他恕我过门不入之罪。”
  铁凝忽道:“哦,我想起来了。这位褚公公有个孙女,和你差不多年纪的。哦,对啦,她叫做褚葆龄,是不是?我记得你第一次到山寨拜见我爹爹之时,就是和这位褚姐姐一同来的。嗯,我明白啦——”
  铁铮道:“你明白什么?”铁凝道:“你爹娘想必是遗憾未能见你成亲,要你——”展伯承满面通红,说道:“凝妹别开玩笑。”铁凝极是机灵,看他神态,已知所料不差,甚是得意,本来还要取笑几句,蓦地想到人家是在孝中,也就不忍再取笑了。
  铁铮道:“既然如此,我不拦阻你了。我们这次回家,在山上大约要住半年。但盼你见过褚老前辈之后,能赶来和我们相聚几日。”
  展伯承道:“我尽可能抽身来会你们就是。后会有期,请恕小弟要走了。”
  三人挥手道别,展伯承策马独自前行,隐隐听得铁凝在背后说道:“他见了那位褚姐姐,即使并未忘记咱们,只怕那位褚姐姐也不肯让他马上又回到咱们这里来。”
  展伯承心中一片茫然,脸上隐隐发热。原来铁凝所料不差,他母亲遗命,确是要他去和褚葆龄早早定下婚事的。
  展伯承心上泛出一个小姑娘的影子,五年前的往事如在眼前,那时他只有十二岁,褚葆龄比他大一岁,也只是十三岁,比现在的铁凝也还要小些。
  他们两小无猜,在山上采摘野花,上树捉还未会飞的小鸟,有一次还一同冒险去看有毒的“桃花瘴”,救了一个异国少女,后来才知道那个少女名叫宇文虹霓,是一位著名的少年游侠楚平原的情人。
  展伯承心道:“隔了五年,不知她还认识我吗?她虽是比我长一岁,但那时我已和她一样高了。现在她大约也长成了一位漂亮的姑娘了。嗯,小时候的事情我样样记得,就不知她是不是还记得?”他又想起了小时候曾与褚葆龄玩过“娶新娘”的把戏,脸庞越发烧得红了。
  展伯承又再想道:“听说褚公公早也有意将龄姐配与我的。只因当时我和她都还年小,未曾提亲。唉,要是当时早把亲事定妥,那就好了。现在要我自去求婚,这却如何开口?不过好在褚公公尚还健在,也许不必我亲自开口,他就会替我作主的。”
  展伯承心里怀着父母双亡的悲痛,又怀着与小时女友相见的喜悦与尴尬,心情十分复杂,一路怅怅惘惘,马不停蹄地赶往褚家。
  幸得一路平安无事,但他在忧伤之中,连日赶路,待得马蹄踏进盘龙谷之时,他也早已是形容憔悴,肤色黝黑,临河自照,也不禁有点自惭形秽了。
  他外祖父当绿林盟主之时,曾在盘龙谷经营宅第,建造园林,但后来经过了一场大厮杀,烧了三天三夜,当年的园林宅第,十之八九已成瓦砾,放眼望去,但见一片蔓草荒烟。
  不过这都是上两代的事情了,小时候他听母亲说及,也只是当作一个古老的故事来听,对盘龙谷的沧桑变化,他并没有特殊感触。他只记得母亲曾说,褚公公是在未烧毁的废园一角,重修了一幢房子,他现在就是要找这幢房子。

相关热词搜索:慧剑心魔

下一篇:第二回 铁盾银钩惊恶梦 白云苍狗说前因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