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雀无声
 
2021-02-17 19:15:34   作者:灵魂深处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什么是幸福?
  “来,再喝一杯。”
  窗外无星,无月,无风无雨,更无声。
  房间里,圆桌上摆着一觚酒,两只透明水晶杯里盛着琥珀色的波斯葡萄酒。
  这种从波斯进口来的美酒,入口味道极佳,特别是在这个时候。
  红衣女倚坐在青衣侯大腿上,正在喂他酒,就像是喂鱼那样子的喂。
  “你知道,我已不能再喝。”
  “来,我陪你再喝一杯。”
  “你知道,我这一生最幸福最快乐的时候,就是现在。”
  “是不是因为我已是你的妻子。”红衣女问:“你真的爱我吗?”
  “爱。”
  青衣侯已醉,他的头就醉倒在红衣女那坚挺柔软的胸脯上。
  这个时候青衣侯根本看不见,红衣女脸上那冷冰冰的笑,阴森而恐怖。

×      ×      ×

  破晓,阳关道上,骏马奔驰。
  骑马的人一身红衣,马儿也通体透红,远远望去,人和马似已成为一体,仿佛是一团在空中飘浮着的血云。
  她是要到哪里去?

×      ×      ×

  青衣侯渐已清醒,睁开眼睛却看不到,自己的新婚妻子。
  她人呢?
  “来人。”
  房门外久已候着的侍女,闻声碎步着进入了房间,这碎步的行态已看得出,久经训练。
  “你可曾看到夫人?”
  “不曾看到。”
  “备马。”

×      ×      ×

  青衣侯已穿好衣裳,上身是件锦缎蓝衫,下身搭配着一条暗青色绸裤,脚上穿着一双犀牛皮制成的深筒靴。
  侍卫急冲冲来报,方至门前,便单膝跪地,双手合什。
  “侯爷,您的汗血宝马不见了。”
  青衣侯怔住,又极快恢复如初。
  “夜风性子烈,别人是驾驭不了的,定是夫人骑了去。”青衣侯又说:“再去备马。”
  一个偌大的侯爷府邸又岂能只有一匹马!
  侯府的马厩里有着各式各样的马,有来自云南地域的滇马,蒙古草原上的蒙古战马,关外的汗血宝马,中原的青花聪等等。
  侯爷府不缺马。

×      ×      ×

  唐门,堡主唐青枫。
  唐青枫正在接待着一名地位显赫的贵客,青衣侯。
  “唐青枫,你可见过唐兰?”
  “自从小妹嫁入侯爷府,嫁给侯爷您后,就不曾见她回来。”
  “你最好说的是实话,否则唐门随时都会有灭顶之灾。”
  青衣侯挥袖,丢下一句:“若有她消息,速速来报。”便离开了唐门。

×      ×      ×

  “多谢二哥,这次帮了我。”
  “你为何避他不见?”
  唐兰脸上的神情,依旧冷若冰霜,没有一丝烟尘气。
  “你若忘不掉那个人,又何必嫁给小侯爷。”唐青枫又说:“你真忍心看着唐门从此覆灭?”
  “不会的!”
  唐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唐青枫已经走远,远到听不见她说的这句话。
  “大哥,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唐兰嫣然含笑,这种笑青衣侯见过,就是这种笑,青衣侯才下定决心,娶唐兰。

×      ×      ×

  “先生近来可好?”
  阁楼幽暗处,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负手而立,站在油灯下,不曾回头。
  他淡淡地说:“我以为你忘了,这里还住着一个老不死。”
  “先生于弟子有授业之恩,自是不能忘。”
  “您可是高高在上的侯爷,老夫怕是受不得。”
  “一日为师,终身是父。”
  老者回转身来,看着青衣侯,眼神时而深邃有光时而暗淡枯萎。
  “我让你寻的人,可有消息?”
  “听说去了扶桑,有人曾在那里看见过他。”
  “李神心呢?”
  “暂时还没有查出他的踪迹。”青衣侯接着说:“不过,弟子已有计划。”
  “你做好了这些事,我自会授你更高的武技。”
  “若是先生没有别的吩咐,弟子这便退了。”
  “去吧!”
  青衣侯从没有去问,老者为何要让他去寻找公子白和李神心。
  他知道,他的这位先生性格古怪,很不好伺候。

×      ×      ×

  幽暗的房间里,只有一盏陈旧古老的羽纹铜凤灯,是西汉时期的制品。
  灯光微动,仿佛像是神鸟嘴里喷出的火焰。
  青衣侯坐在中堂的主席紫檀四脚凳上,目视着垂首而立的黑衣人。
  “你速去江南飞虹镇,打听一下李神心的行迹。”
  “是。”
  “若是查不出他的行踪,你设法查出李府所有人员的信息和动态。”
  “是。”
  “若有消息,随时飞鸽来报。”青衣侯接着又说:“你即刻出发。”
  “属下告退。”
  黑衣人已消失在黑暗里,青衣侯随手拾起一本武功秘籍,翻阅起来。
  “有趣,华山派这套碎花掌,讲究灵巧多变,以唐兰身轻如燕的底子,练习这套掌法再合适不过。”
  青衣侯仿佛忘了一件事,唐兰早已离开侯府。

×      ×      ×

  唐兰正在去往江南的路上,她要到太姥山去。
  因为,太姥山的这次论剑,会集结到江湖中一众高手,公子白更是高手中的高手。
  他会不会也去参加这场盛会呢?
  唐兰并不知道,在她四处打听无果的情况下,她只能去太姥山碰碰运气。
  就算公子白不去太姥山参加论剑,也无妨!
  或许在那里,有人会有他的消息呢!
  唐兰相信,自己还能再见到公子白。
  她是绝不会放弃的。

×      ×      ×

  马车依旧行驶在还算平稳的官道上,阴暗下的天空下起了雨。
  雨水洗去了丛丛绿叶上积淀的灰尘,仿佛是上天特地要为大自然换上一件崭新的衣裳。
  唐兰掀起车窗布帘,望着一路的春色,车道旁的树木向后急驰。
  她望的,或许不是这一路春色!她的心早就飞到了太姥山,早就在那里开始寻找起公子白的身影。

×      ×      ×

  马车急驰,春雨更细。
  只听两人对话,车内是哪番景色天地,从外面完全看不到,完全不所知的。
  “还有多久,才能到太姥山。”
  “还需半日。”
  “论剑定在几时举行?”
  “三月初三。”青衣侯又说:“先生只管放心。”
  青衣侯从袖口里取出一张纸笺,呈给了老者,是很恭敬地用双手奉上。
  “这是,此次参加论剑的,人员名单。”
  “很好。”
  老者并没有立即,去看自己手里的纸笺,反而用一种很欣慰的神情,看着青衣侯。
  青衣侯办事,向来甚合老者之意,深得老者欢心。
  “你派出去的探子,还挺能办事的。”
  “在先生的教导下,弟子也时常告诫他们!”
  “能教出小侯爷这样的弟子,也是老夫之福。”
  ——为师者自是希望青出于蓝;教出来的学生精明能干,心里或多或少总会有点欣慰与自豪。
  青衣侯神情微变,也不知,是惊,是喜!
  “先生肯教导弟子,实属弟子三生之幸。”
  老者回眸低视着手中纸笺!
  纸笺上的内容,并没有让老者很意外,仿佛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

×      ×      ×

  滚滚千山入马蹄,手拂藤萝步石梯。
  三十六峰青缥缈,香风吹落木樨花。
  真爱来时石焕颜,轰然一抱续因缘。
  销风铄雨情多少?胜似洪荒绮梦前!
  ——太姥山,挺立于东海之滨,三面临海,一面背山。北望雁荡山,西眺武夷山,三者成鼎足之势。

×      ×      ×

  三月初三,晴。
  无风。
  灵峰寺,亦唤兰溪寺。
  这时,寺里已开始了论剑,论剑分上下两场,现在正是上场,煮茶论道。
  论道主题,什么是幸福!
  “江湖太平,便是幸福。”
  有人会觉得,说这句话的人,假仁假义。
  但,这句话出自南海神僧之口,便没有人会觉得,他是假仁假义。
  南海神僧德高望重,心怀天下,所以他认为世道太平就是众生之福。
  “太平之下,便无苦?”
  ——众生皆苦,半点不由人。
  茶,煮着。
  道,论着。
  每个人的幸福有所不同,李神心的幸福是家人平安。
  诸葛雷是无极剑法有所悟并将它发扬光大。
  唐青枫是追逐权力并得到唐门的绝对控制对。
  峨嵋老道清风子觉得知足放下便是幸福。

×      ×      ×

  茶已凉,论道结束。
  参加论剑的人,都已到通天洞,洞穴里设有演武台,台上宽和长皆有十步,已足够大。
  特别是在通天洞里,演武台给人的感觉仿佛比实际空间大上一倍。
  演武台,自然是为了下半场,武林英雄展示自己武艺所设。
  开端,第一位便由南海神僧归一大师,展示了他自创的七步断魂剑。
  七步断魂剑。
  七步之内,剑影无所不在,剑到之处,无不断魂。
  众人无不叫好称绝。
  第二位,李神心展示的,是他自创的忘我无心剑。
  忘我无心剑。
  顾名思义,忘我即无我,置死地而后生,人处绝地便是生。
  剑无情,更无心,人却有情。
  第三位,峨嵋老道清风子展示的,是他自创的三七二十一手清风回柳剑。
  清风回柳剑。
  剑法轻灵,游走如蛇,三招七式,共计二十一种变化。
  一招利剑无锋,变化无穷,诡秘异常,杀人于无形的剑气之下。
  第四位,先天无极诸葛雷,展示的是,师传无极剑法。
  无极剑法。
  攻守兼备,进可攻退可守。
  更具以一敌十之势。
  适于混战、群战,是一套不可多得的无双剑法。
  接下来便是后起之秀展露身手环节,其中不乏出色俊年。
  这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才是江湖的希望与未来。
  现在,或许他们不算出名,也会犯错,可谁又不是从年轻时走来,谁又不曾年轻过!
  毕竟,每个人的出生不同,起跑线也有天壤之别。
  好在,这个时代,只要你肯努力下功夫,总是有机会的。
  ——现在,是一个很好的时代,年轻人有希望。

×      ×      ×

  唐兰呢?
  她是一个还不到三十岁的女人,却有着十八岁的容颜,她算不算是年轻人!
  她希望在这太姥山的论剑活动中,见到公子白。
  公子白却没有来。
  她希望在这里打听到公子白的消息,却没有半点他的消息。
  别人都有希望,她却失望了,可是她仍觉着是自己不够努力,没有用心,否则怎会一点消息都没有!
  唐兰没有放弃,她相信,自己能见到公子白的!

×      ×      ×

  论剑已近尾声。
  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什么样的意外呢?
  通天洞洞口外,竟然出现了大批武林高手,据传这些高手早加入了通天教,在江湖上很少有他们的行踪。
  他们出现在太姥山,并将通天洞的洞口围住,里面的人未经允许是绝对出不来的。
  通天洞这时已变成了囚牢,通天教围截一众武林高手,究竟是为了什么?

×      ×      ×

  论剑圆满结束。
  一众武林人士也准备着离开通天洞,等他们走到洞口时,才发现洞口被围。
  只听洞口外有人在说:“守好洞门,一个人也不能放出来,若他们强行突围,格杀勿论。”
  “这是怎么回事?”唐青枫接着又说:“外面是些什么人?”
  诸葛雷却问:“归一大师,论剑由你发起,如今我们一众武林人士被困在这里,你是不是应该给大家一个解释!”
  未等南海神僧说话,后起一代的俊年中,有一个点苍弟子在说:“难道是他与洞口外的那些人早就设计好的,这次论剑设在太姥山,就是为了请君入瓮,好将我等一网打尽。”
  “难道众英雄还不知老纳为人,老纳又岂能与贼人为伍,再者老纳又有何动机如此做!”
  “事情究竟是怎样!我们并不清楚,又何必起内哄。”峨嵋老道清风子又说:“危机就在眼前,众英雄应齐心合力同仇敌忾,想法突围才是!”
  “对,道长说得是。”唐青枫说:“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我们强行冲出去,方能有一线生机,否则就只能被困在此。”
  李神心说:“如此甚好,诸位英雄快运气调息,我们杀出去。”
  就在众人调息运气时,适才发现自己中毒,已全无战斗之力。
  中毒!
  怎么中的毒?什么时候中的毒?谁下的毒?中的是什么毒?
  难道有内鬼?
  很快众人便想到了唐青枫,只有他才精通下毒之术。
  “唐堡主,原来是你!”诸葛雷道。
  唐青枫也觉得奇怪,有谁能在自己眼皮下,行下毒之事。
  唐青枫很无奈,真是百口莫辩,好在自己也中毒。
  “唐青枫,快交出解药,否则你休想活着离开。”
  在众人逼迫下,所有矛头都指向唐青枫时。
  唐青枫不得为自己辩解道:“我也中了毒,诸位英雄不妨想一想,若是我下的毒,我又怎会中毒。”
  “也许你事先服了解药。”
  “我若事先服了解药,这时不应有中毒迹象,全身乏力。”
  这时众人才发现,和唐青枫一道来的南宫琳不见了,难道是她下的毒?
  唐青枫又说:“这时就算众英雄没有中毒,恐怕也出不去了。”
  因为众人都已看见,洞口外摆放着九张弓弩,三张诸葛连弩,六张仿制春秋战国时韩国军用脚踏连弩。
  排列阵势,三张一排,三张一列,呈方形。
  每张连弩上都架满了矢箭。

×      ×      ×

  太姥山脚下,秦屿镇。
  秦屿客栈。
  青衣侯也入住在此,派出去的探子传来情报。
  “禀侯爷,派出去的探子传来消息。”
  单膝跪地的探子首领,说完这句话后,便静默地候着青衣侯的命令。
  他能做到首领的位置,除了有较强的能力外,更与他懂得揣测上峰心里有着很大关系。
  “念。”
  探子首领打开传竹筒取出小纸条,卷裹着的纸条已在他手里展开。
  “通天教天罡四煞之一,血雀南宫琳已将李神心等一众武林人士围困在通天洞中,洞中的一众江湖客似已中毒;另查出,夫人唐兰也在其中。”
  气定神闲的青衣侯听到唐兰名字时,神色骤变,手指一紧,酒杯便碎了。
  “速调五百家兵,随我上太姥山救人。”青衣侯又说:“命冷血十三鹰先行,定要保证夫人安全。”

×      ×      ×

  灵峰寺。
  寺庙里的众僧早已被血雀南宫琳控制,她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通天教绝不会轻易出手,既已出手,想必其中自有深意。
  如此天衣无缝的计划,简直完美极了,南宫琳对自己的部署很满意,她笑得很得意,如似春天里的一缕新风。
  青衣侯这次走得很急,连告知他的老师这件事也是命人前去,这时青衣侯率领私兵已到达灵峰寺不远处,只有半里。
  侦查敌情的探子已派了出去。

×      ×      ×

  通天洞情形如呢?
  一众武林人士依旧无法运气调息,一点办法也没有。
  “上峰传话,众英雄里若有人肯加入通天教的,即可获得自由。”这人又说:“若是有人自恃清高不愿入会,那便饿死他。”
  这被困的一众江湖客,将会如何决择呢?
  入会,生。
  否则,死。
  在生与死的决择面前,总会有很多变化。
  每个人心里是怎么想的,只要不说出来,别人永远不知道。
  当然,也有一些话不用说,只需行动即可。
  暂时,还没有人入会。
  可,这才是开始,往后谁又能保证,一直不变。

×      ×      ×

  血雀南宫琳难道是想困死这些不肯加入通天教的人?

×      ×      ×

  唐青枫脸色最为难看,他的情人南宫琳竟会对自己下毒,他久久不愿相信这已发生的事实。
  本来像唐青枫这种心狠手辣的人,一心只追求权力,怎会那么信任南宫琳呢!
  是因为,什么?
  是南宫琳太会伪装!还是什么?
  唐青枫自己也没有想明白,但绝不会是因为,南宫琳是他的情人,这层关系。

×      ×      ×

  唐兰,在想什么呢?
  她为何一直沉默不语,甚至脸上也没有一点表情。
  但有一点,她和别人一样,被困在洞里,同样许久没有进食了,同样很饿。
  她并没有瞧见,也不知道,洞外隐藏着的冷血十三鹰,正在暗中观察着这里的事态。
  确保唐兰安全,是青衣侯亲自下达的命令,容不得有半点闪失。
  若是唐兰有事,冷血十三鹰都得下地狱。
  这一点,他们向来很清楚。
  不过这会儿只有十二人,还有一个人呢?
  双钩郭实为何不在?
  那是因为,郭实去了灵峰寺,他得把通天洞的情况向青衣侯回禀。

×      ×      ×

  灵峰寺半里处。
  双钩郭实正在向青衣侯禀告通天洞的情况,唐兰暂时安全。
  这时,派出去侦查情报的探子,已回来,走路很急,却没有发出多大动静,最起码不会被敌人发现。
  急冲冲的探子在距离青衣侯几步之外,便单膝跪地,双手合什。
  “禀侯爷,灵峰寺的情况已查明。”探子接着说:“寺外守卫二十人,寺内十人。”
  郭实接过探子的话,说:“去往通天洞须先解决掉灵峰寺的守卫,否则定会惊动通天洞的人。”
  “如此说来,通天教这次出动了五十一人。”青衣侯接下来又问:“血雀南宫琳在何处?”
  探子回道:“她正在去通天洞的路上,据估算,此时她应已到了通天洞。”
  青衣侯果断部署着,他的计划。
  “郭实你速度回通天洞,传我令,哨箭一响,你等十三人用最快速度控制住洞门外的通天教守卫,和弓弩手,绝不能让洞里的人陷入困境。”青衣侯又特别强调:“夫人唐兰若有半分损失,你自知后果。”
  “是,属下明白。”
  “去吧。”
  “属下告退。”
  郭实转身一跃,消失在春风里,他的人随着春风去了通天洞。
  如此轻功,不愧是青衣侯的王牌杀手,在江湖上令人闻声丧胆的冷血十三鹰,早是声名在外。
  青衣侯接着部署。
  他命令,三百私兵在最快的时间里拿下灵峰寺,另外二百私兵等灵峰寺被拿下后,速度通过灵峰寺去通天洞设伏,等待哨箭信号,发起进攻。

×      ×      ×

  青衣侯一声令下。
  “开始行动。”
  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家兵们,闻听青衣侯号令而发起进攻。
  无论速度上,还是行动中家兵身体里都散发着一种噬血魔性,仿佛此刻就是一只扑向猎物的狼。
  三百家兵分为三路,左右两侧各一百人,协同中路作战。
  在人数倍高于敌方的优势下,对战中只有极少的伤亡,便已拿下灵峰寺已,另外二百家兵这时也正在通过灵峰寺,赶赴通天洞。
  灵峰寺的通天教人员都已被控制,青衣侯审问着为首的一人,但被审问的人却咬舌自尽,尸体已被抬离青衣侯的视线范围。
  这时一名负责解救僧员的家兵来报。
  “启禀侯爷,属下解救众僧时得知一个情报线索。”
  “说。”
  “属下方才解救众僧时,听一僧人说,他发现从武夷山进来的大红袍茶叶有问题,似乎被人调了包。”他接着说:“这个僧人发现茶叶有问题,就准备前往通天洞,把这一消息告诉南海神僧,可等他从后院走到前院时,他才发现寺院已被控制。”
  青衣侯似乎明白了些什么,据他估算,这个时候赶赴通天洞的人员已经到达那里。
  他目光转向另一人,说道:“即刻发响哨箭,你再带一百人去通天洞协同作战。”

×      ×      ×

  青衣侯处理好灵峰寺的事情后,便赶往通天洞,等他到时,通天洞已被拿下。
  他一到通天洞便急冲冲地朝唐兰位置奔去,他已到唐兰根前,他只说了一句话。
  “夫人,受累了。”
  唐兰没有说话,眼睛里却有了热泪,还未夺眶而出。
  青衣侯很少在外人面前失态,这一次,他的眼睛里只有唐兰,这是他的全部。
  他的幸福里全是唐兰,可唐兰的幸福又是什么呢?
  唐兰的幸福里有没有青衣侯的位置。

×      ×      ×

  青衣侯见唐兰状态已好很多的时候,他这才回转身来处理其他的事。
  “血雀南宫琳呢?”
  “属下无能,没能捉住她,让她给跑了。”郭实接着又补充地说道:“属下已命聂非兄弟等十二人,前去追捕。”
  “不用再追,她的阴谋已被我们摧毁。”青衣侯接着说:“她的结局已经注定,通天教自会惩罚她。”
  郭实请示青衣侯,这些已被控制的通天教成员如何处理。
  青衣侯只说了一句:“一律就地格杀。”

×      ×      ×

  青衣侯陪着唐兰下山,到夫妻峰的时候,唐兰突然说了一句话,让青衣侯很意外,又很惊喜的话。
  “我们回家。”
  回家。
  是青衣侯的侯爷府,还是唐兰的唐家堡?
  答案是,他们共同的家侯爷府。

 
  后记

  唐兰为什么放弃了,寻找公子白?
  或许是因为,她已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秦屿镇。
  李神心和青衣侯的老师终于见面,可是他们之间发什么了?
  没有人知道。

  (全文完)

  结言:一种尝试

  篇名:血雀无声(太姥山论剑)

  注:相关人物已出现在江湖儿女系列里,公子白、虹霞剑、烈火神君传(创作中)

  作者:灵魂深处

  注:2020年已完结江湖儿女系列短篇有公子白,狼山七剑,虹霞剑,冷风中的刀,血雀无声。

相关热词搜索:血雀无声

上一篇:不是刀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