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人心不足蛇吞象
2022-11-29 20:14:07   作者:陈文清   来源:陈文清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古往今来,多少人为名为利,乐此不疲地终日追逐。
  钱!人人都爱,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如果取之无道,不是声败名裂,锒铛入狱,就是死于非命。
  民间流行着两句话:“儿孙比我强(指父母),要钱干什么?儿孙不如我,要钱干什么?”
  粗看这两句话似欠不通,但你细细思量,倒蛮有道理的!
  先说说有钱有势的后代们,靠着祖先的余荫,老头过世后,留下了大批的钱财,他、她们生在贵族的家庭,从小娇生惯养,挥金如土,养成了好逸恶劳的习性。
  等长大后,手不能提,肩不能挑,无法自力更生,于是靠着典当变卖祖业渡日,坐吃山空,最后老头子辛苦了一辈子,所留下来的财产,全由不孝子孙们挥霍一空,试问:要钱干什么?
  反而那些出生在贫苦家庭的子弟们,从小就养成了刻苦自励,奋发向上的习性,平日数米为炊,勤俭成家,到头来,这些人不是大董事长,就是总经理!这不是应验了前面两句俗谚吗?

×      ×      ×

  在佛家来说,绝在多数的人都犯了一个“贫”字,所谓:“人心不足,蛇吞象。”以致往往不能落到一个善终!
  当年,李坤山夫妇两人,不是为了贪图功夫,窃取“武林秘笈”,也不会被“情海断肠人褚云奇”活活逼死,而李坤山的妻子也不会被杀伤,跌落百丈悬岩之下,于是造成冤冤相报,打打杀杀,江湖上永无宁日。
  总而言之,莽莽红尘,芸芸众生,真能了无牵挂,摆脱尘缘的纷扰,超生极乐世界的,竟能有几人?

×      ×      ×

  在一个朝霞满天,明朗而凉爽的清晨。
  只见一少年在悬崖边的古坪上,面向朝阳,盘膝而坐。
  头上淡雾笼罩,额上微微见汗,鼻孔中似有两条尺余长银蛇,一伸一缩,在朝阳下反映出五彩斑烂的光辉,蔚为奇观。
  顷刻,他抬头睁眼,两眼神光暴射,这太令人惊奇了!
  这个孩子真是天生异禀,如此年龄,有如此眼神,其内功火候之简直叹为观止。
  他两眼炯炯神光,倏然内敛,收发由心,这简直更是奇迹。
  然后,他张口猛然长吸,真元凝聚,清气上升,又闭目养元,天人一致,瞬间似乎又进入物我两忘之境。
  渐渐,头上淡雾更浓,鼻中银蛇吞吐更快,额上汗珠涔然,显然是在练一种极高深的内功,已经到了极不易到达之境,如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就能到达炉火纯青,登峰造极之境,其功力就不可限量了!
  他慢慢恢复常态,鼻息均匀,面带重忧,两眼徐徐睁开,长叹一口气,泪珠奔眶而出,摇摇头,面现疑难之色,显然隐含心中的痛苦。
  志航年方十五,但看起来较之同年龄的孩子稍为高大,生得玉面朱唇,皓齿俊目,英气逼人,只是在眉梢眼角上,隐隐泛着阵阵煞气,眉心印堂间透着阵阵恨意!
  他擦擦汗,起身在石坪上慢慢游走,伸伸拳,踢踢腿,藉此活动活动筋骨,他挫身微点,“嗖”的一声,跃上树梢,兴之所至,奔腾起伏于青翠柔韧的树梢之间。
  先还看得清他的身法,好似“盘龙十八转”,瞬间,但见一抹青色光影,矫若游龙,快似鹰隼,在树梢上划出了一道柔和的弧线,衫着五彩缤纷的朝霞,美丽极了!
  倏地,一声苍劲而慈祥的声音道:“徒儿!回来。”
  他倏然收势,一式“倒翻云纵”,轻松而美妙的又落回石坪,翻身拜倒,道:“弟子叩见师父。”
  公孙神陀坐下道:“徒儿,坐下来,我有话同你讲。”
  志航正襟危声道:“弟子恭聆师父指教。”
  公孙神陀道:“徒儿,这几月来,你拼命练习武功,简直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诚然,练武功本来是好的,但是以仇恨为出发点,则非侠义之士所可取!”
  “师父,我……”
  “是的,谁无父母?可是你可会知道,几百年来,武林中冤冤相报,互相仇杀,已经面临末日,难道我们还要杀下去吗?”
  志航已经泪痕狼藉,悲忿填胸,痛哭出声。
  公孙神陀道:“何况,练武一道,欲速则不达,有很多事情更是可遇而不可求,你如果一味求快,一旦走火入魔,则更加遗憾终身,一定要按步就班,循序渐进,才能进入至善至佳之境。”
  早上,志航急运真元,始终无法冲破子午玄关,接通天地之桥,他听师父所这段话后,始深悟师父所说绝非虚语,乃诚心诚意道:“谢谢师父教诲。”
  公孙神陀乃十分高兴地笑道:“你确是练武奇材,师父决不辜负上天赐于你的禀赋,我将倾其所有造就你成为武林奇才,为江湖上做番轰轰烈烈的事业,你千万要记着为师的话,不要为武林造下无边的杀孽。”
  “从明天起,我将至峨嵋、昆仑等地去寻找药材,多则半年,少则三月,必然返回,你闲时到你爸爸坟前祭扫外,不要远离洞室,后山绝不可以前去。”
  志航唯唯谨谨答道:“志航知道,师父请放心前去。”
  龙须医叟公孙神陀此次为了替志航配制练武丸药,不得不长途跋涉一程。

×      ×      ×

  公孙神陀走了七八天,志航除照常练功外,他每天都到爸爸坟前哭奠一番。
  他想:爸爸惨死,妈妈生死不明,父母之仇岂能不报?
  “我违背了爸爸的遗志,爸爸虽死九泉,又焉能暝目?”
  不以仁义待人的人,为什么还要以仁义待他?
  杀人的人,为什么不应该被杀?
  这人间难道就是如此残酷?这世界难道就是如此不公平……
  他彷徨、他迷惘,他矛盾的心情,只有发泄成满腔悲愤,哭泣于爸爸坟前!
  除此以外,他每天还萦回在脑子里—个悬而不决的问题:“十几年了,师父为何从来不让我去后山呢?”
  小的时候,他总以为那里有毒蛇猛兽,如今大了,毒蛇猛兽于他何惧之有,为何还不让他去呢?
  人是最喜欢好奇,越是不叫他去的地方,他越想去,他几次三番想去后山一玩,但师父难达,他终于又决定不去。

×      ×      ×

  这天黄昏,他在山顶观看日落,日薄崦嵫,晚霞满天,日落比日出更使人有一种依恋不舍的美。
  以前师父在时,都是黄昏以前就入洞做功课,从来没有机会看这日落美景,他今天一看,兴之所至,当落日渐渐为山顶树木遮掩时,仍不由地穿过树林,坐在草地上观看这落日余晖。
  当落日从金光耀眼,变成彩霞满天时,他猛然想起:师父不许我到后山,那我从这山顶看看后山,总不能算是违背师命吧!
  于是,在荆棘中志航小心前进,行不数里,下临绝壁,无法前进。
  原来山顶与后山无路可通,志航乃立于悬崖边向下观看。
  暮色濛濛中,悬崖下已经为灰白渐浓的雾色掩住,只见景物模糊,深不可测。
  他正欲转身返回,倏然奇景出现。
  在薄雾中,只见五彩光华一闪,带着一匹银色白练,突然向上飞升,还未看清是什么东西,即急泻而没。
  倏然,又似彩虹飞舞,五彩斑烂,耀眼生花,轰然一声巨响,声势更是惊人。
  五彩斑烂的东西,飞舞之速,根本无法看清是何物,在巨响声中,带起银色水柱,晶莹雪亮,直起直落,散放出阵阵刺骨阴寒之气。
  站立在山顶的志航,亦被刺骨阴寒之气逼得一连打了两个冷战。
  五彩飞舞,银柱晶莹,令人目眩神迷,惊涛起落,声震天地,谁会见过这令人难以置信的天地奇观,与这惊人的怪事?
  这奇景令志航既迷惑又惊疑,观看久之,不忍离去。
  未久,薄雾渐散,月明如水,景色迷人。
  原来崖高数十丈,崖下是一山谷,环谷皆山,绝壁如削,插翅亦难上下。
  谷底有一潭,潭径约二三十丈,潭水在月光下,显得澄碧如镜,鳞波闪闪,非常美观。
  潭约占谷的三分之二,另三分之一怪石嶙峋,花草缤纷,怪石似天成,似人为,位置形状俱非常奇特,在奇花异草衫托之下,又显得非常美丽。
  谷底向后山的一面,看来似有一石门可通,真是一个奇异而美丽的山谷,志航心想往之,但想到师命难达,乃怏怏而返。

相关热词搜索:无极狂魔

下一篇:第二章 万里寻母赤子心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