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日月当空 正文

第十五章 许君为妾
 
2020-06-27 11:30:36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马车离开后,大雨变成毛毛雨粉,龙鹰向恭候御书房外的荣公公道:“麻烦公公设法找副统领来,告诉他筹银两一事,终于有着落。”
  荣公公道:“能为鹰爷办事,是小人的荣幸。”
  龙鹰愕然望他。
  荣公公压低声音道:“鹰爷杀了那贼秃,大快人心。贼秃一向于宫内横行作恶,我们当内侍的被他打死打伤有好几十人,遭他淫虐至死的宫娥更难以计数,得知鹰爷昨晚大展神威,斩下贼秃首级,我们人人如放下心头大石,只差未像宫外的百姓般燃炮竹庆祝。”
  龙鹰心忖竟有此事,自己想不变成名人怕是没可能了。拍拍荣公公肩头,进入御书房。
  人雅俏生生地立在几旁磨墨,见龙鹰来到,喜动颜色地下跪施礼,然后哀求道:“圣上随时驾到,人雅不敢坐着来磨墨呵!”
  龙鹰到几子坐下,笑道:“不要怪我迟来,因为我要去赚钱回来养我的俏人雅,让她丰衣足食,一世无忧。”
  人雅神色一黯,凄然道:“鹰爷不要说笑好吗?人雅命薄,没有福气。”
  龙鹰边提笔疾书,边讶道:“人雅怎会有这种想法,只要圣上点头便成。”
  人雅道:“圣上绝不会答应你的。”
  龙鹰笑道:“为何人雅会这么想?”
  人雅欲言又止。
  龙鹰拍胸保证道:“放心说出来,我不会告诉任何人。”
  人雅瞥他多情又幽怨的一眼,轻轻道:“圣上有时望人雅的眼光很古怪,看得人雅心惊胆跳,然后她自言自语,什么永远不会再让你离开那类令人不解的话。”
  龙鹰心忖武曌对人雅确异乎寻常,宁开罪薛怀义亦不肯将她送出去。想起有关武曌的一则传闻,登时毛骨悚然。不过若武曌真的对人雅好,将人雅许给自己,反是顺理成章。
  微笑道:“真实的情况往往出人料外,圣驾到后自见分明。最重要是人雅愿不愿从我?”
  人雅显露少女娇态,嗔怪地横他一眼,不依地道:“鹰爷呵!这还要问?”
  龙鹰大乐,问道:“人雅懂唱曲吗?”
  人雅害羞点头,仍是难解忧色,轻轻道:“人雅还受过音律舞技的训练。”
  龙鹰心花怒放,意动神驰,若有这么个可人儿只为他一人在家中表演歌舞,夫复何求。真想挟起她远走高飞,永远不回来。
  人雅忽然以蚊蚋般的声音道:“荣公公下达指示,若鹰爷要人雅侍寝,人雅不可拒绝。”
  龙鹰心中一荡,问道:“人雅会拒绝吗?”
  人雅早玉颊霞烧,踩足不依道:“人雅在提醒鹰爷呵!”说罢羞得不知该躲到哪里去。
  害羞的美人恩重至此,龙鹰差点不相信耳朵。
  “当!当!当!”
  人雅“心中有鬼”,吓得魂飞魄散,扑跪地上,娇躯颤抖。
  中门大开,“圣上驾到”声中武曌从屏风后转出来,没有瞥两人半眼,笔直走到龙桌坐下,四个太监俯身高举两个织有凤凰纹的筐子,一个满载卷宗文件,另一个竟是空的,以近乎舞踏的步法,直至把筐子安置在龙桌左右两端,然后躬身而退,三步一跪,九步一叩地至消失在屏风外,大门关上。
  武曌沉吟片刻,柔声道:“人雅平身,到朕这里来,让朕看看你。”
  人雅吓得又一阵颤抖,勉力站起来,摇摇晃晃的,龙鹰已做好一切准备,可在她跌倒前扶她。
  人雅垂头直抵龙桌前九步许的距离。
  武曌轻轻道:“抬起头来。”
  人雅勉力抬头,与武曌目光一触,立即吓得跪倒地上,颤声道:“奴婢该死!”
  武曌不悦道:“以后不准在朕前提‘死’这个字。”
  人雅吓得脸无人色。
  武曌目光终投往离她逾十丈的龙鹰,微笑道:“朕将先生昨天录写的入道第一看过五遍,谢眺果是不世出的武道天才和思想大家,令朕大有得益,亦可见先生确是尽心尽力办事,没有错漏一字。”
  龙鹰心叫厉害,似是捧他,其实是表示以后若有错漏,绝瞒不过她的法眼,着他好自为之。微笑道:“大法文精意确,一字不能易,圣上放心。”
  武曌显然心情极佳,欣然道:“有先生为朕办事,朕怎会不放心?先生双目神光比之昨天更内敛,可喜可贺。”
  接着目光投往人雅,道:“人雅可知你的鹰爷为你开杀戒,在千万人围睹下,于皇城怒斩薛怀义。此事轰动神都,城中处处闻鞭炮之声,令朕欣喜莫名。”
  人雅发出一声轻呼。
  武曌接着道:“由此刻开始,人雅你再不是朕的贴身婢女,而是龙先生的小妾,荣公公正在中院等你,人雅随公公返仙居院收拾衣物,并可在朕的贴身婢女中挑选两个与你最合得来的姐妹作陪嫁,便当是朕给你的嫁妆。其他公公自有安排。”
  “谢主隆恩!”
  人雅欢天喜地去后,武曌平和地道:“直至先生离开神都之日,人雅将居于上阳宫通仙门内的甘汤院,院内有天然温泉。得朕保护人雅,先生将无后顾之忧。至于神池的丽绮阁,可看先生的意思保留或取消。”
  龙鹰慌忙道谢。表面看,武曌对自己恩宠极隆,无微不至。事实上他却变成另一类的囚徒,给绑死在这里。如要开溜,只人雅一个已教他头痛,何况多了两个娇滴滴的美娇娘。武曌真绝,兵不血刃地困着他。
  时间点点滴滴地过去。
  两人再没有说话,各自埋头工作,一个是女魔帝,一个是邪帝,确是离奇诡异。
  不知过了多久,武曌忽然道:“这里有个奏章,令朕很感为难,先生可为朕分忧吗?”
  龙鹰继续书写,点头道:“能为圣上分忧,是小民的荣幸。”
  心忖如此和她朝夕相对,潜移默化下,真不知最后自己会变成什么东西。
  武曌道:“这是太宗时爵封武连县公李君羡后人诣阙称冤的奏章。事情要从太宗贞观二十二年说起,当时太白星不止一次在白天出现,太史局认为是女主昌之兆,当时亦有‘唐三世之后,则女主武王代有天下’的流言,令太宗睡不安寝。他最怀疑的就是左武卫将军李君羡,其小名又是女姓化的‘五娘子’,心忖莫非‘女主武王代有天下’应验在此人身上。遂免其兵权,又借口他与妖人往来将其处死。现在李君羡的后人希望朕为他平反,朕该如何做呢?”
  龙鹰整个头在发麻,若是如此,而事实确摆在眼前,否则何来喊冤的奏章,那武曌正是天命所归的皇帝,试问一众凡人怎斗得过她。把心一横道:“圣上当然须平反此案。”
  武曌兴致盎然地道:“愿闻其详!”
  一直以来,不要说龙鹰,杜傲等人亦从没有认真思索武曌从垂帘听政、亲自主政到登基所面对的阻力,只知她心狠手辣,凡阻挡在她登上皇帝宝座道路上的障碍,包括自己的儿子,均一律清除。其凶残恶毒可谓史无先例,事实上反对她的力量亦是“史无先例”,换过实力和意志力稍差者,早倒下去。
  到今天龙鹰置身大周皇朝的核心位置,与武曌多次接触,始设身处地感受到武曌达致的成就背后的意义。
  自春秋战国以来,一直是男尊女卑的社会,到汉武帝独尊儒学,更被道德化了,女性仅是男性的附庸,垂帘听政可说是容许女性干政的极限。到大唐开国,家天下一姓化的儒家理念进一步巩固深化,天下只可以是李姓有皇族血缘者的天下,其他均不具合法地位。以李世民的英明神武,闻得将有女主代唐,毫不犹疑诛除可疑的目标,认为一切理所当然,皆因女主本身已是大逆不道的事情。
  魔门一向反儒学反礼教,为首的阴癸派且是女尊男卑,历代派主均由女性出任。武曌出身阴癸派而窃李唐的皇帝宝座,正代表魔门在历时数百年的斗争中取得翻天覆地的彻底胜利。击败的不独是李唐宗室及其支持者,还有儒家男尊女卑根深蒂固的观念。
  现在的李显和李旦,虽是武曌亲生骨肉,却是李唐宗室最后两座仍未倒下的堡垒,一切斗争,“传统”和“革新”的角力,均环绕这两座最后的堡垒进行。而武曌正占尽上风。
  如果武承嗣不是如此不争气,恐怕李显、李旦早死无葬身之地。
  这些念头以电光石火的高速掠过龙鹰心头,道:“小民想不出什么大道理,只觉若平反此案,可让人晓得李世民并不是那么英明神武,且会滥杀无辜。其次是可重新提醒敢与圣上作对者,圣上实承天之命的真主,反对圣上最后势将徒劳无功。哈!不过既是如此,圣上反不用严厉对付他们,不如施之以恩,服之以德,大家和和气气,而最后的结果仍不会改变,皆因天命不可改也。”
  武曌露出深思的神色。
  想象中和现实里的武曌有微妙的分别。以前在龙鹰的想象中,武曌是个专横拒听、动辄杀人的暴君。但眼前的武曌,却是个高瞻远瞩的明君,先定下目标,凡有利于迈向目标的,她方会做,凡不利于迈向目标者,她会下手铲除。所以昔日薛怀义有利于她,可得她放纵,有如今天的自己,至乎可和她平起平坐。但有一天他龙鹰变成障碍,将会如薛怀义般横死。这个理解非常重要,事实上自被擒后,他和武曌的斗争立告展开,互相把握对方的优点和弱项。薛怀义正因错估她,故落得如此下场。
  武曌在奏章上批几句后,将奏章放入左方筐子,朝他道:“龙先生陪朕用午膳吧!”
  这是个没人敢拒绝的邀请。
  龙鹰道:“小民尚要出宫去了却一件心事,圣上盛意心领了。”
  武曌像早猜到他会拒绝般,若无其事地道:“朕可以知道吗?”
  换过别人,只要答句“不可以”,立招诛家灭族的大祸。
  龙鹰道:“小民须将昨晚赢来的赌注,分一半给小民的担保人端木仙子。”
  武曌现出莫测高深的一抹笑意,淡然道:“端木菱的师尊师妃暄,一言一语,一举一动,莫不暗合慈航剑典之旨,故虽一人一剑,其威力胜比千军万马,若不是有她奔走斡旋,李世民焉能开出大唐盛世?端木菱被遣踏入江湖,实力绝不在当年的师妃暄之下,恐怕犹有过之。现在不论朕怎么说,先生当听不入耳,昨晚她肯作你保人,自有深意,非是义助那么简单,很快先生会明白这番话。”
  龙鹰愕然道:“小民确没对此作深思,圣上认为我该否见她呢?或是只着人为我送金子去了事?”
  武曌对他的反应大感满意,道:“先生和她终须一见,就由此事开始,这是命中注定的,你和她都逃不了。”
  又随口问道:“薛怀义的尸身,隐有被硬物命中遗痕,先生可以告诉朕是怎么回事吗?”
  龙鹰心叫厉害,答道:“胖公公使人送来杜伏威的袖里乾坤,让小民暗藏袖内,此奇兵小民已请公主交还公公。胖公公真的对我很好,令我有点受宠若惊。”
  武曌双目射出复杂神色,感慨地道:“或许先生触及他心内某一种情绪,先生可放心信任他。在宫内,他是朕唯一可以谈心事的人,可是近两年大家很少说话。告诉公公,他为朕做过的事,朕是不会忘记的。”
  龙鹰大懔,晓得她如此坦白,是表明看穿自己和胖公公的真正关系,不过一天她未杀自己,绝不会动胖公公,否则武曌和他龙鹰间将没转圜余地。
  武曌处理妥最后一道奏章,右方的筐从满载变为空空如也,欣然起立,道:“这么多年来,在书房伺候朕的人很多,但和朕一起办公的惟先生一人。”
  龙鹰忙起立躬身送行。
  武曌举步移至龙鹰前,微笑道:“朕还是首次自己拉开宗卷批阅,过往有内供奉代劳,但朕不想他们影响先生的专注,所以禁止他们到御书房来,如果先生想人雅到书房来伴你,绝没问题,朕还喜欢见到她。”
  龙鹰恭敬道:“谢主隆恩。”
  武曌默然片刻,欲言又止,终于离开。

×      ×      ×

  龙鹰以最快速度,到未时末完成今天的工作,离开御书房时,令羽足足等了个半时辰,两人边走边说。此时雨早停了,但天空仍是层云迭迭,不见阳光。
  龙鹰在怀囊掏出两锭黄金,塞进他手里,道:“这是到芳华阁的花费,剩下的可使各兄弟买套光鲜衣服,到青楼去显气派。”
  令羽哗然道:“我的娘!竟然是金锭,足够去十次。”
  龙鹰心忖今晚当然陪人雅,明天是太平公主,遂道:“就定下后晚到芳华阁去,叫大家做好准备,若有兄弟不想去寻花问柳,由他好了。”
  令羽笑道:“小将还未见过不想到青楼的男儿汉,除了那些读坏书的穷酸。鹰爷放心,没有人不奉陪的,鹰爷现在的名字比谁都要响,小将可否以鹰爷的名字去订房,说不定可订得最好的庭院式厢房。”
  龙鹰道:“没有问题,现在我必须入城走一转,你们可诈作护送我,我去见人时你们乘机脱身。”
  令羽大喜道:“鹰爷想得周到,大统领早有命令,鹰爷何时要我们,我们何时作鹰爷护驾,大伙正候命,一召便至。”
  又道:“鹰爷昨夜大显神威,到今早大伙儿的话题全离不开昨夜之战。鹰爷要到城内哪里去?”
  龙鹰道:“我要到国老的府第,你们送我到门口,然后分头办事。”
  令羽连奔带跑地去准备一切。
  龙鹰熟门熟路,穿院越落悠然朝正门楼举步。现时家有人雅,他早失去在外拈花惹草的情怀,今趟到青楼去,一方面确想见识洛阳首屈一指的青楼,最主要是陪大家兄弟一起高兴。他亦不认为拈花惹草不妥当,皆因他成长于离经叛道、漠视道德礼法的魔门之内,而他和众师兄们的分别,在于他纯净无瑕的道心。
  待会见到美赛天仙的端木菱,会是怎样的光景呢?

相关热词搜索:日月当空

上一篇:第十四章 恐吓勒索
下一篇:第十六章 游龙戏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