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日月当空 正文

第十八章 成败得失
 
2020-06-28 18:42:16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龙鹰和法明伏在瓦脊处,目光落在隔着庭园、游廊和另一座堂阁的殿院。最主要的原因,是当东宫后院的三进院落近三十座大小建筑全是乌灯黑火之际,它却大放光明,完全吻合有关李显睡觉习惯的传言,院落间有照明的设备,集中在连接殿阁楼台的廊道。际此月黑风高、刚过四更的时分,殿楼外不见人踪,即使“李显所在”的灯光火着处,亦不见把守的亲卫,似乎人人上床就寝,外围的防御已足教东宫的人放心安眠。
  秋风呼呼啸叫里,龙鹰沉声道:“怎样才算是如其他人般正常睡觉?”
  法明一脸凝重之色,似有所觉,狠盯着今夜从表象看来,该是李显宿处的单层院舍,道:“肯定不会点燃逾十盏宫灯方可入睡。”
  龙鹰道:“眼前的是个陷阱,因今早李显亲口告诉本老怪,十多年来,他昨夜才能首次像正常人般安眠,睁眼即天明。”
  法明双目杀机大盛,沉着的道:“我们的确低估了对方,唯一不解处,是对方怎能如眼前一副未卜先知的样子?我感应到埋伏。照常理,不论有多少人手,也没可能晚晚都是这般的守株待兔。”
  龙鹰道:“晓得我们两大妖人会干甚么的,只有胖公公和千黛,没有第四个人知道,阎皇方面情况如何?”
  法明道:“昨晚与你分手后,本阎皇没接触过任何人。既然如此,肯定没泄漏风声,可是眼前却是铁一般事实。你的魔种有感应吗?”
  龙鹰目光落往左方坐落于第二进的文风轩,昨早在轩内的外厅见李显夫妇,显然是李显宿处。道:“对方的伏兵,大部分埋伏于陷阱四周的宅院,可是真正的主力,却在文风轩附近。”指出文风轩所在后,续道:“在那处,称得上是高手的有十多人,但有四至五人,我只能有若有如无的模糊感应,可知此数人是可与我们相捋的高手,即使在平常状态,亦能避过我的魔种。”
  法明没有丝毫惧意,淡淡道:“就看谁拦得住我们。唯一令人难解处,是对方似是肯定我们今晚会来,如此阵仗,绝不可能夜以继日的坚持下去。”
  龙鹰道:“势在必行,但兵家之要,在乎知彼知己,白道何来像妲玛般高明的人物?且有数个之多。”
  法明道:“没时间去考虑了。分开走,还是一起溜?”
  龙鹰道:“我们千万不要分开,共进共退,由本老怪打头阵,一击得手,远飙千里。”
  法明道:“圣门能否重振声威,还看今夜,老怪请领路。”
  龙鹰和法明仿如两道轻烟,以迅疾无伦的身法,鬼魅般在东宫林立的亭、台、楼、阁间飙闪,即使明岗暗哨密布,龙鹰凭其灵应,亦可见缝插针的游刃于其间隙,神鬼不觉,何况此刻如似入无人之境。龙鹰的灵应全面开展,每过一座院阁,里面有多少人正熟睡,也瞒不过他。他的天地,再不被肉身局限,受困于一时一地,而是沿时空扩展,愈接近文风轩,危险的感觉愈趋强烈,有点像那次在库姆塔格沙漠遇上突厥人和吐蕃伏兵的感觉。分别在那次是一意逃生,今回却是明知如此,仍要投进去。
  对方怎可能如斯地以令他们不敢相信的强大阵容,布下天罗地网般等他们上钩?又何来这么多顶尖级的高手?纵然处于魔变之极,类似的问题仍像厉魂凶魄般缠萦脑海。
  龙鹰先翻过文风轩的院墙,可怕的事发生了。
  “当!”从文风轩内,传来一下敲钟的清音,如暮鼓晨钟般远传八方,在原本沉寂如死的东宫回荡鸣震,显然是有人以特别手法、配以内功,故营造出如此效应。
  龙鹰首先着地,尚未立稳,已知不妙,他需要的只是一个可目击李显的机会,就是这般的一线之差,机会在指尖前溜走。此响钟声,拿捏时间的精准,彻底摧毁了他们今夜的刺杀行动,能否脱身,仍是未知之数。
  一道人影穿窗而出,快似没有重量的魅影,着地后爆起漫空剑点,如盛放的烟花般往龙鹰洒至,人便像消失在剑点里,更可怕处,首当其冲的龙鹰,如陷身由剑气和剑啸形成的龙卷风暴中,敌人的气机将他锁紧锁死,不论他避往何方,对方会天然追击,不容他有喘息的空间。如此凌厉怪异的剑术,龙鹰尚是首次碰上。
  今夜能否活离,就瞧此刻。
  同一时间,兵器破风声从四面八方响起,大部分声音传入龙鹰耳内,他都立即分辨出是哪类型的兵器,但只有“嗤嗤”之声、似鞭非鞭,却使他猜不到是甚么奇兵异器。
  再没有隐藏的必要,龙鹰以康老怪的性情凶态,发出震耳怪笑,手下却不闲着,毒刀一挥,人刀合一的向剑点至强处投去。
  “当!”刀剑交击,火花迸溅,剑影稍敛后再次爆开,对方只退一步,龙鹰则乘势后飘,如再次被缠上,明年今夜此刻,就是他和法明的忌辰。他不但认出对方,还猜到发出“嗤嗤”声的怪兵器,是一枝拂尘。
  杨清仁!
  龙鹰终于明白过来,为何对方能未卜先知似的待他们来投网?因是“卜而后知”。事实上杨清仁的确是能凭星象占卜把握未来的奇人异士,也是软弱的李显最崇拜的一类人,能打进李显的东宫集团,毫不稀奇。
  墙外传来激烈的打斗声,法明发出啸叫,通知他形势不妙,必须立即突围逃走。在看到杨清仁的刹那,龙鹰早猜到法明陷身险境,因攻击他者,包括了洞玄子和妲玛。大江联渗透李显集团的计划,取得空前的成就。
  杨清仁仍是那副从容写意的模样,但难掩眼中惊异之色,显是没想到“康道升”临急的一刀,竟能破去他蓄势已久的必杀剑招。
  两道人影从文风轩的瓦脊上往龙鹰投来,一个是须眉俱白的老和尚,另一是宁采霜,前者使的是齐眉棍,后者用剑,与杨清仁配合得天衣无缝,就是当杨清仁的剑影再次缠上龙鹰,两人将从左右攻至。
  龙鹰后方是院墙,除非以背撞破厚达两尺以砖石铺砌的厚壁,否则会被困死此处,直至三人将他分尸。往前闯或许是唯一生路,但等若置法明的生死于不顾,虽然看不见,但却听到有一墙之隔的法明,正被十多高手围攻,辨认出的有妲玛、洞玄子、宇文破、宗楚客、叶静能,还有个最想不到的,就是羽林军大头子、自己的老朋友李多祚,以此实力,法明的“不碎金刚”也吃不消,换过其他人,早报销了十多次,但肯定没法脱身。
  喊叫、马蹄、奔跑各类声音,混杂而成一面无所不包的音网,铺天罩地而来,情况紧急至极,生死见于一发。
  杨清仁厉喝一声,道:“妖人纳命来。”
  剑雨洒至,龙鹰一双眼睛受细碎如针的剑气影响,几是睁目如盲,幸好他闭着眼睛,仍可明察秋毫。法明此时传来一声闷哼,显然吃了大亏,否则以他的性格,绝不会发出声音,让自己知道,亦提醒他,如没法开溜,将永远离不开这里。龙鹰心中感激,想不到法明这么有义气,以他的功架眼力,于敌人攻至前的一刻,肯定有逃跑的机会,但却为了他龙鹰,白白错过,死守墙后,让龙鹰没有后顾之忧。
  龙鹰一声长啸,施展弹射,拔身而起,连环两脚,一脚从漫空剑影里,命中杨清仁的剑锋,接着另一脚往下踩中他变招攻来的左拳,借势增添上腾的速度,忽然化为闪电般的禅杖,从离他三丈处的老和尚手上脱手笔直飞来,不带半点破风声,取点虽在头上丈许处,却是他下一刻的位置,这老和尚武功之高,不会差杨清仁多少,而龙鹰已无法改变硬捱一杖的命运。
  同一时间,宁采霜不约而同,向他激射手中宝剑。七、八道人影,纷纷从前方瓦面跃下。
  龙鹰长笑道:“天助我也!”说到“天”这个字,特别加重语气。
  “砰!”龙鹰一个旋身,功聚左肩,硬撼至少蕴含一甲子空门玄功的禅杖,全身有如触电,喉头喷血,但借势成功,不单避过宁美人的明器,还一把抓着剑柄,凭其势道横移墙外,以鹰眼的角度,看到法明被十多人逼在墙边,攻击者无一不是高手,此攻彼撤,向法明展开一波又一波,如惊涛裂岸的强攻猛击。以百计的兵卫,正从各游廊通道涌至。
  龙鹰竭尽所能,以无上魔气压下脏腑的翻腾,右刀左剑,往下疾掷,分取洞玄子和妲玛两个最能威胁法明的人。
  法明早从他“天助我也”这句全场没有人听得懂的话,知他意之所指,忙拔身而起,还旋身拍掌,趁洞玄子和妲玛自顾不暇之际,击得宗楚客、李多祚、宇文破、叶静能等东倒西歪,不过人人看出龙鹰和法明只是在垂死挣扎,他们落回地面的一刻,将是他们授首之时。
  龙鹰在众人头顶上横过,机栝声响,竟回身射出飞天神遁,直射向升抵同样高度的法明,法明知机的接着。
  较远处的兵卫忙弯弓搭箭,要来个凌空击落。洞玄子等已知不妥当,但又弄不通龙鹰此着的妙处,故无从防范。
  杨清仁跃往墙头,脱手掷剑,笔直插往法明背脊。此招乃他全身功力所聚,足可洞穿十个法明。但已迟却一步。
  魔劲透过天丝,传至法明手上,且是横挥的劲道。法明长笑道:“还是康老怪了得,懂偷天之法。”
  龙鹰变成核心,法明化为旋转的陀螺,横来而去。
  法明听着杨清仁的长剑以毫厘之差在左肩尺许处擦身而过,两手并不闲着,将毒烟弹以满天花雨的手法往下投掷,当飞天神遁力尽时,大力反扯,令正投往如狼似虎的敌人去的龙鹰,投往他的方向。地上冒起一股股浓黑的毒烟,将附近方圆数百丈的区域吞噬。
  龙鹰咯出第三口鲜血,喘着气笑道:“阎皇你是怎么弄的,所谓‘不碎金刚’就是这么多料子,笑死我哩!”
  两人在离神都有十多里远大运河的南岸,藏于林木茂密处调息疗伤,太阳在个半时辰前在东边现身。
  法明辛苦的道:“不碎并不等于不坏,吐几口血有何出奇?别忘记离城前有一小截路,是本阎皇抱着你来跑的。”
  龙鹰道:“甚么抱着来跑,老子有那么窝囊吗?顶多是拉了两把!他奶奶的,不杀杨清仁,未来不会有好日子过,给他不住的合指一算,天才晓得他会干甚么。”
  法明仰躺地上,哪还有半分“僧王”或“阎皇”的风范?夜行衣血迹斑斑,触目惊心。
  龙鹰好不了他多少,道:“终于学会像老子般躺下来哩!哈!最堪慰的事,是想杀半个人都办不到。哈!真爽!天注定我要做好蛋,老哥想偕我去杀人放火,故老天爷对我们来个小惩大戒。噢!我的娘!肯定要躺足三天三夜。”
  法明道:“记着勿沾女色。你这小子,今次比房州之行更糟糕,且是第二次吃亏在大江联手上。”
  龙鹰坐起来,道:“老子的船来了!”
  法明道:“去吧!我仍要躺一会,记紧活着回来,看看杨清仁的时运低,还是那打了本阎皇一掌的洞玄子时运低,不杀此两人,我方渐离三字倒转来写。哎!肯定有骨移了位。”
  龙鹰探手过去,法明一把握着。
  龙鹰道:“谁说圣门内没有兄弟情义?”
  法明紧握他一下,闭上眼睛,道:“去吧!”放开他的手。
  龙鹰悄悄离开密林,在阳光普照下,投进冰寒的运河水里,迎向正驶来的楼船。
  当他回来,神都将非是以前的神都,亦永远不能回复之前的形势。大周会被大唐再次取代,武曌的皇权,已到了日落西山的时刻。

   黄易《日月当空》全书完,点击继续阅读“盛唐三部曲”之二《龙战在野》

相关热词搜索:日月当空

上一篇:第十七章 神鬼不知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