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日月当空 正文

第七章 僧王法明
 
2020-06-27 11:51:19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回城后,万仞雨先领龙鹰到南市的贞观钱庄,一两金换了六百多个开元通宝,每个通宝重一钱,十钱为一两,因此一串十个通宝为一两银,六百个通宝是六十两,算是一笔小财富。
  自唐高祖武德四年发行开元通宝,结束了汉武帝以五铢钱一统天下的局面,逐渐取代以绢帛和谷物作实物钱币的情况,加上商品经济的发展,两税法的推行,特别在商业繁荣的城市,钱币全面流通。像贞观钱庄这种接受私人或商号钱贯存放和发放信用贷款的钱号,也是俗称为飞钱的生意,遂应运而生。
  龙鹰腰囊肿胀,意气风发,坚持作东道,和万仞雨随便找家面铺,每人叫了碗大麦面,开怀大嚼。
  万仞雨道:“假如井中月没有在我手上迸放黄芒,龙兄怎么办呢?”
  龙鹰边吃面,含糊不清地答道:“很简单,立即一连数刀杀得万兄跪地求饶,然后收回宝刀。”
  两人对望一眼,同时放声大笑,令人侧目。
  万仞雨喘着气道:“很久没这么开心过,不但因得刀,更为交到你这个奇人。他奶奶的!若有人告诉我天下间有人可随手将井中月送出去,万某人第一个不相信。”
  龙鹰问道:“吃完面,万兄到哪里去?”
  万仞雨将捧起的面汤喝至一滴不剩,放下大碗,以衣袖抹嘴道:“去下棋!”
  龙鹰愕然道:“你昨天不是刚下棋吗?肯定输到鸡毛鸭血,今天竟又去自取其辱。”
  万仞雨笑道:“今天仍是去下昨天的棋,因为昨天下到一半,已当当当报时钟鸣,人家夫人回家睡觉。今盘极可能是我输得最少的一次,怎可半途而废?嘿!横竖付了十两银,不如由你代我去下棋如何?”
  龙鹰想起胖公公,摇头道:“小弟还有些事。”
  万仞雨道:“你说小魔女美吗?”
  龙鹰道:“只要不是瞽子。都该晓得她是人间绝色,不过太爱耍花样,想起她便头痛。这和下棋有什么关系?”
  万仞雨欣然道:“当然大有关系。小魔女是艳盖洛阳,梦蝶夫人则是艳绝天下。想想吧!你不想亲眼一看其中的分别吗?”
  龙鹰骂道:“好家伙!竟敢以美色来引诱我。”
  又心痒难熬地道:“明天行吗?”
  万仞雨道:“当然行,棋会连续举行三天,只要我今天不去碰棋盘,明天便可完成未了之局。”
  龙鹰道:“赢了又如何?”
  今次轮到万仞雨笑骂道:“赢了可拿回十两钱,你还想怎样?难道可用十两银去博大美人的一夜缠绵吗?”
  龙鹰举手投降,约定明天的时间地点,各自分头去了。

×      ×      ×

  龙鹰算是机灵,到宫城后先查询门卫,如他所料,胖公公到了上阳宫去打点今晚于观风殿举行的国宴。
  返回上阳宫,入目的情况吓他一跳,观风广场上泊了数百辆运载各式物资的骡车,数以千计的太监宫女不住进出宫殿,忙个不休,找人一问,胖公公刚刚离开,不知去向。
  龙鹰心中一动,忙赶回甘汤院去,果然胖公公在大厅等候他。
  他先把这两天的事详述一遍,当他说出人雅极可能被武曌认定是轮回转世的女儿,而武曌已看破他们的关系,胖公公仍保持一贯的气定神闲,但到他说出羊舌冷清理门户,胖公公反色变动容,令他百思不得其解,问道:“此事如此关系重大吗?”
  胖公公道:“继续说下去。”
  龙鹰遂把向张柬之查询有关燕飞一事的前因后果和盘托出,道:“假设边荒传奇确有其事,那向雨田至少活了近二百年,这是没有可能的。”
  胖公公吁出一口气,道:“现时情况的复杂,远超乎你想象之外,武曌的江山并不是我们想象般的稳如盘石,内里充满暗涌激流。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令人意想不到。”
  龙鹰大奇道:“公公何有此说?”
  胖公公道:“羊舌冷干掉小佛爷,你不当是一回事,皆因不明白僧王法明这个人,也不明白他和武曌的关系。”
  龙鹰全神聆听,愈清楚情况,愈可明白自己的处境。
  胖公公续道:“法明的冒起是一个传奇,他自动剃度入净念禅院为僧,天资过人,二十岁已以佛法精湛,称冠禅院,二十五岁禅功大成,禅功佛法,直逼当时的住持度戒大师。当度戒圆寂,法明以三十三岁的年纪当上净念禅院的住持,成为禅院史上最年轻的住持,荣登天下僧侣之首。”
  龙鹰讶道:“净念禅院这么有地位吗?”
  胖公公道:“净念禅院一向与慈航静斋并称天下佛门两大胜地,当年‘散真人’宁道奇和‘天刀’宋缺之战,挑在禅院举行,此战主导了唐初政局以后的发展。佛家向来组织松散,净念禅院虽然地位崇高,却只有象征意义而没有实质影响,且方外人不问尘世事,佛门的影响力虽广被天下,从来不会干涉朝政,这情况在法明和武曌的携手合作下,彻底扭转过来。”
  胖公公忽然道:“你有什么联想?”
  龙鹰倒抽一口凉气,道:“难道……难道法明竟是魔门中人?”
  胖公公苦笑道:“我不知道,但这个可能性极大,我一直在怀疑,但不敢肯定,到法明下令羊舌冷处死小佛爷,我始如梦初醒,法明和武曌的关系,就是我和武曌的关系。”
  龙鹰道:“我仍不明白。”
  胖公公道:“因为你不明白法明在武曌登基一事上起的作用。法明升任净念禅院的住持后,于佛诞之日,到洛阳东魏国寺说法,当时包括武曌在内,朝中的重臣大将和唐室皇族全体在座,听这位大德名僧说他第一场法。”
  龙鹰拍案叫绝道:“明白哩!这是为武曌的登基鸣锣开道。”
  胖公公显然是其中一个听法者,脸上现出回忆的神情,徐徐道:“法明说的是《大方等无想大云经》中的一段:尔时众中,有一天女,名曰净光。佛告净光天女言:‘汝于彼佛暂得一闻《大涅盘经》。以是因缘,今得天身。值我出世,复闻深义。舍是天形,即以女身,当王国土,得转轮王所统领处四分之一。汝于尔时,实为菩萨。为化众生,现爱女身。’尔时诸臣即奉此女以继王嗣。女既承正,威伏天下。阎浮提中,所有国土,悉来承奉,无拒违者。如是女王,未来之世,当得作佛。”
  龙鹰想起李君羡的冤案,立时头皮发麻,道:“经中真有这么一个故事?”
  胖公公道:“当然是确有其事,由于武曌和法明一向没有往来,所以这场说法就像掷千斤巨石于波平如镜的水池,轰动神都上下。武曌此时已集权于一身,躬亲政事,名义上的皇帝李旦被投闲置散。法明使人向武曌献上《大云经》四卷,武曌乘势赐封法明为僧王,统领天下众僧,又颁敕规定两京和诸州各建大云寺一所,藏大云经,并命高僧为此经作疏,讲解此经,为她异日登基造势。”
  龙鹰叹道:“这一招真绝,与魔门作对的,向以儒佛道三家为主力,现在三家中得其一,再以荡魔檄将正道武林收归旗下,天下哪还有足以颉颃的力量?”
  胖公公道:“自东汉佛教传入,经魏晋南北朝的发展,佛教愈趋昌盛,深入人心,于每个阶层均有大批信众,所以法明的支持,对武曌的登基起了关键性的作用。在武曌的旨意下,法明这位新扎僧王进行全国性的巡回说法,亦令他的影响力与日俱增,惹得佛门五个被称为圣僧的老和尚,携手反击,要迫法明舍僧王封号,返净念禅院思过,结果演变为佛门最高层次的一场决战,过程无人知晓,只知五大圣僧返归本寺后,全于百日之内圆寂,可知法明此役大获全胜,亦将他推上佛门第一高手的宝座,自此佛门再没有敢公然反对他的人。”
  续道:“从此法明对武曌的支持由暗转明,不但派出四大法驾弟子加入荡魔团,又上表指出武曌这位太后乃弥勒佛降生,当代唐为阎浮提主,等于代表佛门请她登基做皇帝。唉!婠婠真的了不起,只有她的智慧和气魄,才能构思出如此女帝夺权的鸿图伟略,完美无瑕,教人叫绝。”
  龙鹰失声道:“武曌的师父竟是婠婠!”
  婠婠属魔门神话级的人物,当年与寇仲和徐子陵斗来斗去,从未落在下风,最后虽是功亏一篑,但魔门全赖她得以保存元气,未致全军覆没,可谓输也输得漂漂亮亮。
  胖公公道:“我是婠婠布在宫内的棋子,法明则是布于佛门的棋子。武曌杀我是举手之劳,要杀法明绝不容易,尤其法明身兼魔佛两家之长,武曌或可胜他一筹,杀他却是难之又难,且在法明处心积虑下,手下能人众多,武曌又不能挥军攻打净念禅院,所以两人虽然暗中角力,表面仍是融融洽洽,互为声援。”
  龙鹰道:“两人如何角力?”
  胖公公道:“他们的角力始于法明以僧王的法权,任命假和尚薛怀义为白马寺住持,迫得武曌不得不在事后同意任命,个中微妙处可以想见。佛门此时反对法明的势力几被完全肃清,没人敢吭一声,现在慈航静斋只好派端木菱出来,看看能否回天有术,而此正为法明任命薛怀义的本意。法明此人魅力非凡,如能收伏端木菱,作他修欢喜禅的对象,不但可在禅功上作突破,慈航静斋势必声誉扫地,白道武林在痛失精神领袖下,或因而一蹶不振。法明此人野心之大,不在武曌之下。”
  龙鹰再倒抽一口凉气,终明白武曌容许他将井中月转赠万仞雨背后的原因,因为武曌的燃眉之急,再不是皇嗣继承人的问题,甚至不是远水难救近火的《道心种魔大法》,而是应付法明的威胁。可以想象若天下出岔子,例如武承嗣代李旦为太子,法明揭竿而起,因此而来的变数是没有人可以预估的。
  胖公公欣然道:“你这小子是适逢其会,你的出现打破了武曌和法明间势力对峙的平衡。”
  龙鹰苦笑道:“我竟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胖公公道:“试想想吧!假如武曌和法明中间多了个向雨田出来,会是怎么样的局面?换了我是任何一方,定竭力争取你过去,法明既干不掉你,只好施缓兵之计,杀人灭口,让你没法从小佛爷身上追溯他主谋的身份。若有一天你能除去法明,你要武曌把太平公主嫁给你也不会是问题。”
  龙鹰叹道:“这个恕小弟无福消受。”
  胖公公道:“法明现在可说无人能制,包括武曌在内,而你则成为她的奇兵,亦直接令我受益。所以她把人雅许给你,正是要你没有异心。整个形势错综复杂,唯一办法是见步行步,摸着石头过河,随机应变。如果你站稳武曌的阵线,李唐的天下尚有一线生机,如被法明取武曌代之,天下将会变成另一个样子。”
  龙鹰颓然道:“如让法明揭破我邪帝的身份,根本不用打已可收拾我。”
  胖公公没好气道:“千万勿要妄自菲薄,当年谁不晓得向雨田是邪帝,可是他活足二百岁仍是风风光光的,又不见白道武林敢去惹他,宁道奇等谁见到他不是客客气气,只要武曌不发动朝廷的力量对付你,你本身又无劣行,天下谁有奈何你的资格?法明如用此招对付你,肯定是末路穷途,不得不出此下策。”
  又道:“我还要赶回观风殿看看手下儿郎有没有出岔子,明天有机会再找你说话。白天大部分时间我该在尚食厨,晚上则在大宫监院。记着人雅是人人欲得之物,须好好保护她。”
  说罢离开。

×      ×      ×

  娇笑声起,三女终忍俊不禁,笑弯了小蛮腰,以俏人雅笑得最厉害。
  龙鹰尴尬道:“很难看吗?”
  丽丽娇喘道:“不是难看,而是丑怪,令我们的夫君大人像变成个玩杂耍的人似的。”
  秀清道:“是不自然,不过没法子哩!这套出席国宴的盛服是司礼着人送来的,只得一套。”
  人雅笑着踩足道:“丽姐清姐呵!我们怎可让夫君大人当众出丑,快想办法吧!”
  见人雅情急之状,龙鹰收摄心神,已明其故。
  这套礼服本身并不难看,属亲王及三品以上的廷宴服,一袭绫罗紫色袍衫,鹿皮制成的廷冠,曲领方心,绛纱蔽膝,鸟皮履,革带金钩子鲽。
  问题出在他身上。
  当他面对诸女,立即变回他的无赖样,色迷迷的大讨便宜,到穿起庄严肃穆的官服,不是沐猴而冠还有什么较贴切的形容句子?
  龙鹰举起食指道:“三位娇妻不用担心,山人自有妙计。”
  人雅嗔道:“亏你还有心情说笑,人家急死了。”
  丽丽和秀清一面不相信的神色。
  龙鹰微笑道:“我会变戏法。”
  缓缓转过身去,深吸一口气,魔功运转一周天,再转回去面对三女。
  人雅首先“呵”的一声叫起来。
  丽丽和秀清看得目瞪口呆。
  事实上她们从未见过龙鹰这个模样,双目魔芒闪闪,深邃不可测度,整个人像长高了,睥睨天下的派势里又隐带说不出来洒脱放任的奇气,活像成了另一个人,使她们根本没暇去理会他是否衣不称体。
  龙鹰嘴角飘出一丝似是能洞悉一切,傲视天下众生的笑意,喝道:“三个小妮子给老子滚过来,让老子可在你们身上取乐。”
  刚说毕立即变回原先的无赖。
  三女仍在呆瞪,不相信刚出现在龙鹰身上的变化。
  人雅纵体入怀,不依道:“鹰爷哪还有取乐的时间,偏来惹人家。”
  丽丽和秀清大叫不依。
  龙鹰赔罪道:“是我不好,表达得过火了。哈!长夜漫漫,明天可迟些到御书房开工,保证三位夫人满意,个个开心。”
  人雅这才肯放开他。
  龙鹰道:“今晚谁伺候……本爷沐浴更衣?”
  人雅指指鼻尖,向他扮个可爱的小鬼脸。
  龙鹰心叫厉害,她自然而然一个天真的神态,已胜太平公主的媚术不止一筹。
  逐一亲热后,振起坚强的斗志,离开甘汤院,朝举行国宴的观风殿进发。
  夕阳首次在大雪后现身黄昏的霞彩里,照得殿宇楼房的积雪闪闪生辉,不知是不是心情开朗的关系,上阳宫美至不可方物,而他与武曌的关系,迈上全新的阶段。

相关热词搜索:日月当空

上一篇:第六章 义赠灵刀
下一篇:第八章 大周国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