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日月当空 正文

第十六章 瓮中捉鳖
 
2020-06-27 11:58:04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众人兴高采烈在上阳宫外的码头登岸,岂知刑捕房的陆石夫竟在恭候他们的大驾。
  令羽着小马等先返飞骑营署,然后到一旁说话。
  陆石夫道:“两个时辰前,石夫接到公主密令,说有强徒阴谋不轨,意图在鹰爷回宫的归途上行刺鹰爷,我一听晓得事关重大,立即飞报李多祚大将军,大将军一面禀上圣上,一面调集兵马,将怀疑区域重重包围。”
  两人吓了一跳,想不到会弄出如此大阵仗,还惊动武曌。
  龙鹰则别有滋味,晓得太平公主口虽说得决绝,事实上不但掉下情泪,并以行动来向自己表示悔意,至乎向武曌表态,不愧是武曌的女儿。
  令羽问道:“出动了多少人?”
  陆石夫压低声音道:“李大将军开始时只打算调动五千羽林军,后求圣上下旨增兵,最后动员的兵力超过三万人,加入了禁卫军和城备军。嘿!圣上还密令,凡意图逃走者格杀勿论,最古怪的是,如逮着自称来自净念禅院的和尚,又说不出到该区去的原因,一律带返皇城,斩首处决。”
  龙鹰和令羽你眼望我眼,为武曌的果断狠辣咋舌。
  龙鹰吁出一口气道:“结果如何?”
  陆石夫若无其事般道:“结果意图逃走的和尚达五、六十人,全被当场格杀,想鱼目混珠杂在平民游人里逃走者,被抓到的和尚近三百人,其中五十二人查明是外来的僧侣或本地的寺僧,当场放人。其他人不但来自净念禅院,又说不出到城内来的原因,已全部被斩首。真好胆,竟敢不理圣上的警告,私下为薛怀义报复,法明今次肯定大祸临头。最妙的是当场发现百多把弃下的弩弓,数百弩箭,还有刀、剑和禅杖等兵器,我会从这批凶器追查来源,绝不让背后指使者逍遥法外。”
  两人听得倒抽一口凉气,如果恃强硬撼,没命的该是他们。不过听陆石夫的口气,便知没有像羊舌冷那类身份地位的人落网,只是些武功较次,没法逃出包围网的人。
  不过武曌此着充分表现出她强硬的手段,利用这个机会把整个形势扭转过来,狠狠削弱法明的实力,最厉害是留下后着,随时可名正言顺地挥兵攻打净念禅院。
  杀薛怀义是武曌向法明给的第一个下马威,现在是第二个,法明该深深领教到武曌的手段,甚至为惹她的爱女而悔不当初。
  令羽道:“我们有死伤吗?”
  陆石夫道:“伤了六、七十人,搜索仍于全城进行。竟敢视我大周军如无人,是吃错了豹子胆哩!”
  龙鹰道:“圣上有否召我去见?”
  陆石夫道:“没有指示,鹰爷不如先返甘汤院好好休息。”
  令羽心惊胆战问道:“圣上有没有责怪我们?”
  陆石夫笑道:“你伺候圣上这么多年,还不清楚圣意吗?放心吧!肯定不但无过且是立功,多么难得可引蛇出洞,一举宰掉三百多个目中无人、横行霸道的假和尚。以后我办起事来,再不用诸多顾忌。”
  龙鹰哈哈一笑,道别后搭着令羽肩头返上阳宫去也。

×      ×      ×

  甘汤院。
  浴池。
  热气腾升里,三女悉心伺候,为他洗刷,向他展示鲜花盛放般的娇嫩胴体。龙鹰闭上眼睛感受着皮肤异乎常人的敏锐和因此而带来的曼妙感受,听三女轻语浅笑因他回来的欢欣雀跃。
  令羽他们该是各自带着甜梦,进入睡乡。万仞雨更不用说,聂芳华确是动人至极的美女,最难得的是她的蕙质兰心,有机会定要听听她弹琴唱曲。而法明即使肯去睡也睡不安寝。自己当然是像昨晚般欢愉。
  人雅伏到他身上,凑到他耳边轻柔地道:“不准你闭上眼睛!”
  龙鹰睁目笑道:“想我看你的身体吗?”
  人雅娇羞地点头,又把粉脸埋入他颈项处,丽丽正举起他的手细心清洁,娇笑道:“我们夫君大人那双眼有魔力似的,看人家哪处,哪处会热起来。”
  秀清吃吃娇笑。
  龙鹰哪还不知三女春情荡漾,皱眉道:“还要多忍一会儿,半个时辰内如果圣上不召见我,我们才可放心玩乐。”
  人雅道:“这么晚哩!圣上早上龙床睡觉了。”
  龙鹰心中一动,道:“有两件事须告诉你们。首先是吐蕃使节送了个金发美人儿给为夫。”
  丽丽惊喜道:“我们听过哩!听说她长得非常美丽。”
  龙鹰心忖李多祚说得对,宫内消息传递之快,确是外人没法想象的。
  人雅雀跃道:“为何不见她被送到甘汤院来呢?”
  龙鹰没想过她们不但没有不高兴,没有丝毫妒意,还表现得非常兴奋。旋又想到是风气使然,主人广纳姬妾,只属平常事。像美修娜芙对横空牧野着自己在他的美姬群里挑两人作妾,没有一点异样的神色。
  龙鹰道:“三年后她才可以来和你们做姐妹,她是个没有心机率真坦白的人,该可和你们相处得很好。”
  人雅道:“第二件事呢?”
  龙鹰道:“这两天我可能会到南方去为圣上进行秘密任务,说不定来不及回来向你们道别。你们乖乖地等待本夫君大人回来,不用担心,快则一月,迟则三月,为夫必会无恙归来。”
  三女大叫不依。
  此时李公公焦急地在门外嚷道:“圣上急召鹰爷,飞骑卫在正门处候驾。”

×      ×      ×

  龙鹰登上御卫为他牵来的空骑,随他们催马疾驰,片刻后抵达上阳宫西面那座设有接河水闸的建筑物,满脑疑惑地甩蹬下马。
  一会后他随御卫重临泊艇大池,武曌的倩影映入眼帘,正临池而立,一脸肃杀之气,凤目寒芒闪烁。白色劲装武士服,外披垂地黑袍,头扎英雄矮髻,令人见之心颤。
  她身后高高矮矮站着十八个换上夜行衣,佩着各式兵器弓矢的汉子,龙鹰一眼扫过去,不由暗吃一惊。
  他肯定从未见过他们任何一个人,可是从其沉凝的气度,双目显现的精芒,拿任何一个出去,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可与自己有一拼之力。这才是武曌真正的护驾班底。
  武曌道:“起行!龙先生为朕撑艇。”
  十八高手轰然应诺,眨几眼工夫全体登上快艇。
  水闸升起,快艇鱼贯开出。
  龙鹰一头雾水登艇,待武曌坐好,追在队尾进入谷水,快艇群形成阵式,将他们的艇子护在中间,望南而去。
  今次武曌面向他而坐,颜容舒缓下来,蛮有兴趣地打量他,柔声道:“为何不问朕要到哪里去呢?”
  龙鹰苦笑道:“敢问圣上,现在我们到哪里去?”
  武曌仰望星光点点的壮丽夜空,轻吁一口气,淡然道:“净念禅院!”
  龙鹰大吃一惊,虽以置信地道:“什么?”
  武曌仍在欣赏美丽的星空,一弯眉月在东面显现仙踪,与星夜配合得天衣无缝,谁都夺不去对方的光辉,柔情似水地道:“龙鹰!晓得朕凭什么看破胖公公和你已联成一气吗?”
  龙鹰暗叹一口气,武曌永远是那么难以捉摸,行事出人意表,说的话更是令人防不胜防,难以招架。道:“圣上指点。”
  武曌凤目回到他脸上,温和地道:“因为朕曾亲自检视被女刺客重创的每一个伤者,找到不死印法的蛛丝马迹,又知道当时胖公公曾与她交手。唉!他是故意放她走的,对吗?”
  龙鹰无言以对。
  武曌目光落在河面,凄然道:“朕没有丝毫怪责公公之意,他的心事朕是明白的。圣门开创之初,确是有理想、抱负和远见的门派,可是后来愈趋偏激,且逐渐腐朽变质,最后除有限几个超卓人物,其他都变成自私自利、行为邪恶的人。看看杜傲和你一众同门,该明白朕在说什么。”
  龙鹰仍不知如何回应她。
  武曌目光移回他身上,美目充满难以排遣的落寞和惆怅,缓缓道:“很多事朕并不想那么做,却不得不那么做,这些人根本不配作圣门传人,若让他们保有圣门典籍,只会祸害苍生。朕是清理门户,公公当然绝不接受,只好瞒着他去做。三十多年来,这是朕首次对胖公公有所隐瞒。”
  又道:“明空欠他太多哩!请龙先生为朕转告公公,朕只愿公公长留朕旁,安享晚福,朕再不会做任何令他不高兴的事,这是朕肺腑之言,没有他,朕不会有今天。”
  龙鹰苦笑道:“希望他相信吧!”
  武曌不以为忤,道:“龙鹰你相信吗?”
  龙鹰颓然道:“我真的不知道。”
  武曌幽幽叹了一口气,默然片刻,柔声道:“终有一天,公公会明白朕对他的心意。”
  龙鹰道:“小民会将圣上这番话一字不漏地转告公公。”
  武曌欣然道:“说出这番话后,朕的心舒服多了。龙鹰呵!你真不愧我圣门自向雨田和石之轩外最卓绝一时的人物,只从太平说漏了嘴的一句话,若如目睹的将整个情况推断出来,最妙的是避而不战,令朕能以封闭整个洛河区和加强城防之法,来个瓮中捉鳖,将阴谋不轨的强徒几乎一网打尽。你可知被斩首者内,其中一个竟是那个小佛爷。”
  又冷哼道:“有些人真是活得不耐烦,竟敢到朕的京城来生事。”
  龙鹰见武曌像对着“自家人”说话般向自己诉心声,真不知该惊还是该喜,道:“圣上见过太平公主哩!”
  武曌轻点螓首,柔声道:“来前朕见过她,和她谈了逾一个时辰,自她与法明搭上后,朕很少和她这么说话,全赖你令她迷途知返,悬崖勒马,还立功赎罪。待会返回皇宫,龙先生可代朕去见她吗?只有龙先生可使她再度开颜。”
  龙鹰还有什么好说的,答道:“圣上放心,小民会哄得她开开心心的。”
  武曌大有深意地微笑道:“龙先生明早若不能来办事,朕绝不会怪责龙先生。”
  龙鹰心忖这个“圣旨”确香艳,暗示他去和女儿欢好,可怜自己今夜肯定没有时间睡觉。
  左岸远方出现点点火把光。
  龙鹰大奇道:“那是什么?”
  武曌不看一眼,若无其事地道:“是朕军队的两个万人团,他们会在离净念禅院十里处的山头,设立坚固的营寨。”
  忽然岔开道:“龙鹰你先后为朕立下四个大功,朕是有错必罚,有功必赏。告诉朕,你想朕怎样赏赐你。”
  龙鹰心中一动,道:“小民希望圣上将丽绮阁的七个小宫娥,赏赐给我。”
  武曌娇笑道:“真想不到呵!龙鹰你虽予人风流倜傥,到处留情的印象,事实上你克制得令人难以相信。今天朕陪横空牧野到神都苑游玩,他便告诉朕你先后两次婉拒他送赠的美女,只在推无可推下接纳金发美人儿。又倦勤斋有四女侍浴,你竟可不占她们半点便宜。现在竟然要朕赠你丽绮阁的宫娥,告诉朕是怎么一回事。”
  龙鹰苦笑道:“小民可以不答吗?”
  武曌没有丝毫不悦,欣然道:“赐你七女是微不足道的事,就如此作实。你说不说出来没有关系,朕还猜不到吗?若其他圣门之徒像你般心胸气魄,朕便不用令胖公公那么怨恨朕了。”
  别首前望,声音转寒,道:“到哩!”

×      ×      ×

  “暮鼓晨钟惊醒世间名利客;
  经声佛号唤回苦海梦迷人。”
  武曌偕龙鹰和一众高手来到刻上“净念禅院”的山门前,石阶在他们前方延往山上,远近静悄无声,后方是深可及膝的积雪上他们一路走来的足印,其中却没有武曌留下的任何痕迹。
  石阶旁的树木仍结着银白晶莹的冰挂,长风拂来雪花从树上飘落,在星亮月照下蔚成奇景。
  龙鹰心想自己虽不信佛,可是见这般的灵山胜地被邪恶之徙霸占,心中也很不舒服。
  武曌道:“你们给朕留在这里,没有朕的讯号,不准上来。龙鹰随朕来。”
  展开脚法,仿如脚不沾地的幽灵般,掠上长阶。龙鹰忙追在她身后,颇有中土女帝为他打头阵的感觉。
  喝两三口热茶的工夫,石阶已尽。
  “来者何人!”
  暴喝声在上方响起。
  武曌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两支禅杖迎头横扫而来,带起劲风,功力十足。
  武曌看也不看,化为往左右横闪的魅影,禅杖竟全击了个空,骨碎声起,禅杖脱手,两人横抛开去,“砰砰”两声掉在禅院广场入门处,当场毙命。
  龙鹰心呼厉害,以他的魔眼,仍没法完全掌握武曌的动作。
  六、七道人影从钟楼方向奔来。
  武曌忽然加速,像不花任何时间便越过二十多丈的距离,切入来敌中间,惊嘶惨哼爆竹般响起,拦截者东歪西倒,竟没有人是她一招之敌,也没有一人可以活命。
  武曌回复从容,手负身后,悠然举步。
  龙鹰头皮发麻地追在似缓实快,动了真怒的女帝身后。
  金光灿然的铜殿出现前方,似嵌入了壮丽的星夜里。武曌登上围以白石雕栏的平台广场,于广场正中骑金毛狮的文殊菩萨像前五丈许处止步,文殊菩萨左右伴着药师和释迦塑像。
  五百金铜罗汉,平均分布平台广场四方。
  武曌向立于身后的龙鹰道:“七十五年前,宋缺和宁道奇就是在这白石平台上进行决战,结果两败俱伤,天下亦因此改变了命运。”
  接着轻柔地道:“法明你给朕滚出来!”

相关热词搜索:日月当空

上一篇:第十五章 危机四伏
下一篇:第十七章 大发天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