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日月当空 正文

第十八章 天作之合
 
2020-06-27 11:58:58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御书房外令羽和风过庭在说话,后者见到他,走过来抓住龙鹰臂膀,道:“等我!”说罢进御书房见武曌去。
  龙鹰和令羽移至主门楼外说话。
  龙鹰恭喜道:“以后怎么称呼你呢?”
  令羽道:“现在是正统领,上面还有大统领。以前不知打了多少场仗,积功升至副统领,岂知到一趟青楼,竟可破关升级。要从副统升作正统殊不容易,现在小徐升上我原先的职位,其他兄弟则从一等飞骑御卫升上将弁,非常风光。只恨以后再难像以前般大伙儿一起到芳华阁风流快活。”
  龙鹰道:“没有事是不可能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圣上竟似对我们去青楼一事的来龙去脉了若指掌?”
  令羽呼出一口凉气道:“昨晚我们回来后,被推事院的人分隔盘问,由于没有串过口供,只好从实招来,还以为大祸临头,整晚没觉好睡,怎知今早全体被召去见圣上。哈!不要看小马平时嘴皮子那么硬,脚子最软的正是他,脸青唇白不似人形。哈!结果圣上不单没有责怪我们,还大赞一番,说与鹰爷配合得天衣无缝,连立三个大功,当场颁谕擢升,虽被吓出一身冷汗,当然是值得的。圣上又示意,以后鹰爷有什么用得着我们的地方,我们不用请示可私下为鹰爷效力。哈!最好笑的是其他手下人人怪我没挑他们伺候鹰爷,使我穷于应付。”
  龙鹰道:“你的美人儿举举又如何?”
  令羽心迷神醉道:“大恩不言谢,举举约了我今天休勤后和她去划艇,真想不到我令羽竟有今天这一日,梦想成真。举举确是难得的好女子,如她肯从我,令羽绝不会负她。”
  龙鹰大喜,道:“其他兄弟又如何?”
  令羽道:“我算是最幸运的一个。小徐与咏芳还似有点眉目,其他人则要看老天爷的安排,幸好昨夜保留实力,仍可让各兄弟个别到芳华阁会佳人,可再加点狠劲。现在军职不同,该有较好条件去追求她们。”
  此时风过庭出来了,两人与令羽欣然话别,朝正门楼方向举步。
  龙鹰道:“风公子没骑马吗?”
  风过庭道:“闲着无事,用两条腿走路是一种享受。”
  龙鹰道:“想不到公子和令羽这么稔熟。”
  风过庭道:“令羽是圣上的心腹爱将,赢过几场非常漂亮的仗,又专责收集情报,过庭和他合作过一次。”
  龙鹰心忖原来如此,武曌每一着棋,背后总有一定的思量。
  风过庭道:“明天早朝后,圣上在宫城贞观殿的议政厅见我们三个,龙兄负责约那小子,记紧嘱他不要胡言乱语,令我们为难。”
  龙鹰道:“放心!这小子比以前任何一刻更珍惜小命。”
  风过庭没有在意,或许是不关心万仞雨的私事。道:“过庭昨天见过闵玄清,此女对你非常感兴趣,着过庭找机会让她和你见个面,不要以为她是随便的女子,没多少人她看得入眼,不过真的是敢爱敢恨。也不用担心她缠你,风流女冠的身份永不会因任何人改变,不愧神都奇女子。”
  龙鹰笑道:“风公子是否和她有一手,她可看不上任何人,但怎可错过你呢?”
  风过庭笑道:“何处高楼无可醉,谁家红袖不多情?我们生活在刀锋口的武人,闲来不好好享受生命,是对不起自己。不过过庭不惯答这种问题,留点想象空间不是更美妙吗?龙兄现在到哪里去?”
  龙鹰道:“小弟现奉有圣谕,须去找胖公公说话。”
  风过庭道:“明午我们和闵玄清共膳如何?”
  龙鹰喜道:“当然求之不得,就这么决定,风公子很卖力哩!”
  风过庭笑道:“有美相伴,且是风流雅事,又与龙兄有关,怎敢不卖力?”
  此时抵达皇城,分手后各自去了。

×      ×      ×

  长桌上摆满山珍海味,龙鹰到时,出名能吃的胖公公正伏案大嚼。
  加入后,边吃边喝,龙鹰一五一十把过去两天的事巨细无遗地说出来。
  胖公公听罢闭上细眼,好一会后睁开道:“武曌警告法明后,向我发出另一警告。”
  龙鹰愕然道:“不似吧。她说及你时的确情恳意切,字字出自肺腑。”
  胖公公微笑道:“世上有两处地方的女人最厉害,你道是哪两处呢?”
  龙鹰说不出话来,只能猜到其中之一。
  胖公公道:“就是皇宫和青楼,事实上两者没太大分别,皇宫的女人争的是权位,青楼女子谋的是你的钱囊。先帝的王皇后够厉害吧!竟给武曌骗得帖帖服服,结果不但后座不保,命都掉了。小子你现在的命运如出一辙,被骗的价值不相伯仲。告诉我,你对武曌的价值在哪里?”
  龙鹰道:“须分几方面来说,复杂得自己也有点糊里糊涂的。”
  胖公公道:“先说这几天的事。杀薛怀义,令法明和她间失去缓冲,最妙的一着是武曌趁机将白马寺的千多个假和尚发配远方,连根拔起法明在神都的势力,否则昨晚被斩首的,便是薛怀义的人而不是来自净念禅院的蠢材。”
  龙鹰点头道:“确是如此。”
  胖公公道:“可见你这个不断精进的邪帝对她价值之大。这是一种微妙的心态,你为她执行任务等于她御驾亲征,带给她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和痛快,所以对你恩宠有加,因为你是不能被替代的。”
  龙鹰道:“小子倒没想及此点。”
  胖公公道:“其次是道心种魔大法。杜傲为培植你这个活炉鼎,下了多少苦心落了多少工夫?”
  龙鹰沉吟道:“这个很难作出估计。”
  胖公公哂道:“有什么难估计的,至少是二十年的工夫。你说武曌有耐性去花二十年培植另一个龙鹰吗?何况你的根骨资质百年难遇。所以武曌能否永生不死,关键处全在你这小子身上。你已成为她最珍贵的私产。而你们的关系,不是由她决定,而是由如何从你身上得到她所需东西的过程和方式来决定。如果必须杀死你,她会毫不犹豫。明白吗?”
  龙鹰呆瞪他。
  他终于明白为何当他告诉狄仁杰和张柬之,胖公公是站在他的一方,两人表现得这么兴奋。胖公公的智慧绝不在武曌之下,且是老谋深算,若纯和武曌斗智,鹿死谁手,尚未可知。胖公公最可怕处,是不会感情用事。
  龙鹰苦笑道:“她为何要警告你?”
  胖公公颓然道:“她警告我不要离开她,还暗示只要我肯长伴她身旁,绝不害我。唉!她有一点是不明白我的,不是有你龙鹰,我大概已服毒自尽,对生命和眼前的一切,公公有种说不出来的厌倦。世事岂能尽如人意,婠婠的理想是以武曌建立武氏皇朝,法明则一统江湖。看看现在的法明变成怎么一副样子,才情及不上石之轩,狠毒邪恶则有过之无不及。”
  龙鹰不解道:“武曌昨夜因何不杀他?”
  胖公公道:“破他的不死金刚岂是容易,他至不济也可落荒而逃,武曌难道可舍神都不理,千山万水去追杀他吗?故此只可把希望寄托在你这货真价实的邪帝身上,一天她不对付你,绝不会对付我,情况仍没有改变。其次是张氏兄弟的关系,他们对武曌的重要性清楚明白,如果法明被杀,张氏兄弟将活在惶恐之中,若你是他们,除了逃亡外还有没有别的选择呢?”
  龙鹰道:“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胖公公欣然道:“所以我说你是公公最后的希望,一切看邪帝老兄你的情况。告诉公公,你的种魔大法有何发展?”
  龙鹰思索道:“我现在肯定处于第九重成魔的阶段,成魔之最就是魔极,据向雨田自述,他从成魔登上魔极,是自然而然,过程达七年之久。不过向雨田深信必有奇方妙法,可令这个过程加速,例如连场血战,只恨他想找个走得上十招的人都找不着,而那时宁道奇刚出道,他又不想在宁道奇道功未成前摧毁他,磨着磨着就蹉跎了七年光阴。”
  胖公公道:“成魔和魔极有什么分别?”
  龙鹰道:“魔极就是能永远保持在成魔最巅峰的状态下,不用刻意为之,不用提聚功力,平常的状态永恒地是最佳的状态。”
  胖公公一震道:“我的娘!天下竟有如此可怕的功法?”
  双目一转,道:“你现在是不是去找静斋仙子?”
  龙鹰点头应是。
  胖公公笑道:“你并没有向雨田难寻对手的烦恼。去见她吧!肯定她会给你一个大惊喜。她的仙胎既是魔种最大的敌手,亦是魔种最天作之合的伴侣。”

×      ×      ×

  龙鹰离开皇城,想起搭顺风船之法,朝天津桥走去。
  天上忽又下起毛毛雨雪。
  不知是否因武曌的关系,又或是因御书房内那幅雪景,他对雪生出感情,在雨雪中漫步,感觉非常写意享受。
  由皇城至洛南之间的洛河河段,洛水开岔为三道水流,黄道桥、天津桥和星津桥自北而南雄跨三道水流之上,形成三桥连珠之局,其中以天津桥最宏伟壮观。三桥各有名称,但神都人统称之为天津桥。
  蹄声自后而至。
  龙鹰只用鼻子嗅嗅,已知来者何人,心中奇怪,小魔女大姐每次出巡,总是前呼后拥,为何今天会落单?
  “可恶小子!”
  龙鹰装作听不见。
  “死龙鹰!”
  龙鹰哈哈一笑,转过身来,俏丽无伦的娇美少女早甩蹬下马,手牵马儿迎面而至,一副大兴问罪之师的声势。
  待她来至身旁,龙鹰与她并肩步上天津桥,道:“藕仙小姐的跟班到哪里去了?”
  狄藕仙没好气道:“一个两个全是没用鬼,十来招不是刀崩便是剑折,真不知他们凭什么行走江湖,有什么资格跟着我?”
  接着兴奋道:“你现在有没有空,找个地方让我好好教训你。”
  龙鹰好整以暇道:“高手过招,怎可以随便,当然须约期决战,而不是说打就打,对吗?”
  狄藕仙皱眉道:“这算哪门子的规矩?人家现在手痒嘛!”
  龙鹰忙道:“临急临忙怎去张罗神兵利器,大姐也不好意思要小弟空手对你的神山之星吧。不如这样……噢!到了。”
  此时两人来至天津桥的最高点,两边洛河尽陷茫茫雨雪中,兼之行人疏落,嗅吸着她迷人的体香,看着她绝世娇容,与她不用脑袋地东拉西扯,确是迷人至极。
  狄藕仙大奇道:“到了什么?”
  龙鹰恭敬道:“禀上小魔女大姐,是到了小弟赴约的起点。”
  狄藕仙一头雾水道:“难道你因本姑娘找你试剑吓疯了你。哼!不理这么多,快说出决战的时间地点,否则绝不轻饶。”
  龙鹰大感与她调笑其乐无穷,道:“换言之,假若本可恶小子不说出时间地点,大姐的下半辈子将会和我没完没了的。哈!真爽!”
  小魔女狄藕仙粉脸升起两朵令龙鹰惊心动魄的红晕,踩足大嗔道:“你说不说!”
  龙鹰深明对这俏秀美人儿适可而止的策略,忙道:“说!说!人约黄昏后,明天我们先找个可看到日没的好地方,吃顿便饭,当然由龙某请客。”
  狄藕仙耳朵烧红起来,咬着香唇狠狠道:“谁陪你去吃饭,你只是给本姑娘试剑用的。”
  龙鹰大乐道:“大姐有所不知,试剑前不吃饭何来气力挡大姐的剑,所以是必需的。”
  狄藕仙踩足道:“算你有道理,然后到哪里试剑?”说毕连玉颈都被红霞征服了。
  龙鹰见她一副发热发亮,香喷喷的诱人模样,登时忘掉一切,试探道:“怎可以这么急,刚吃饱便去打生打死,岂是养生之道?靠近点,让我告诉你一个好地方。”
  狄藕仙一脸怀疑地靠近少许,戒备地道:“不要耍花样,若你再令我中招,今次我会去向圣上告发你。”
  龙鹰凑到她小耳旁,以微仅可闻的声音道:“我们先到上阳宫洛滨的曲折长廊手拉手漫步,来回一匝,然后到宫内的御园决一生死,包保精彩好玩。”
  狄藕仙担心道:“惊动了圣上怎么办?”
  龙鹰见她一点不计较两手相牵这最关键的环节,乐不可支地道:“没问题,小弟早上见圣上时先向她申请批准的圣旨。哎哟!”
  狄藕仙收回重击他小腹的香拳,笑得美目睁不开来,活像个迷死人的小妖精,开怀道:“还不真的中招,你当本姑娘像你般愚蠢吗?你那些第十八流的哄无知少女伎俩,竟敢用在本姑娘身上,卷铺盖去睡街吧!亲了人还不心足,又要来拉手拉脚的。我警告你,你若不肯乖乖给我试剑,本姑娘就去告诉爹,让他知道女儿给人轻薄了。”
  龙鹰掩肚呻吟道:“既然如此,老子一不做二不休,索性自己去找你爹,告诉他我不但亲了他女儿的小嘴,还侮辱了她,所以她已是本小子的人,不嫁我便嫁不出去。”
  两人对望一眼,都忍不住放声大笑。
  狄藕仙喘着气道:“侮辱?亏你说得出口。”
  龙鹰笑得泪水呛了几滴出来,辛苦地道:“你既不肯守我们两人间的秘密,我便来个小事化大,看吃亏的是谁。老子没时间哩!快说,究竟有没有胆子接受决战的时间地点和方式?”
  狄藕仙喜翻了心儿地扭腰道:“怕你吗?与你这种低手决战不需任何胆量,本姑娘知道哪个地方可边用膳边看日落,明天酉时末我就在这里等你,若见不到你张罗的兵器,我会砍掉你的臭头……”
  龙鹰接下去道:“让你以后亲不到人家香喷喷的小嘴,虽然最大的损失是本姑娘。”
  狄藕仙噗哧笑道:“真给你活生生气死,臭美!”
  又道:“站在这里成什么体统,走下去呵!”
  龙鹰一个倒翻,跃离桥顶,落到下方经过的大船去,抱拳道:“后会有期。”
  狄藕仙呆瞪着他,瞧着他随船远去,始终说不出半句话来。

相关热词搜索:日月当空

上一篇:第十七章 大发天威
下一篇:第三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