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日月当空 正文

第二章 仙魔之战
 
2020-06-27 12:01:03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龙鹰默默聆听,因知尚有下文。
  端木菱道:“五僧于圆寂之前,写下当时与法明对决的过程心得,汇成一集,使人送上敝斋予师尊过目。她思索三天后,将汇集交给我,说当我看出眉目,感到有把握,便入世修行,不须有任何特定的目标,一切见机而行,如若无力挽狂澜于既倒,则随缘而安。佛法无边,世间事自有其背后孽力的牵引,勉强不来。龙兄还可以补充小女子对法明的认识吗?愿闻其详。”
  龙鹰沉声道:“他就是另外一个石之轩,野心和邪恶有过之而无不及。”
  端木菱毫不动容,淡淡道:“还有呢?”
  龙鹰道:“他是婠婠一手培养出来对付你们的秘密武器。”
  端木菱终告动容,道:“竟有此事龙兄是凭什么知道呢?”
  龙鹰哈哈笑道:“过了今天小弟才告诉你,仙子请赐招,对我俩间的爱情游戏,小弟是迫不及待哩”
  “铮”
  桌上古剑像得到生命般弹跳起来,在连龙鹰也差点看不到的极速里,端木菱一手握鞘,另一手拔剑出鞘,横斩龙鹰脖子,剑式全无花巧,却是大巧若拙,令龙鹰深感威胁的先天剑气紧锁他的心神。
  终于领教到静斋仙子的厉害。
  龙鹰双掌猛推,本该是坚木的桌子寸寸破碎,化为尘屑般洒往地面,原来桌子早于端木菱挥剑斩来前,被她先一步以惊人的先天真气摧成碎屑。令龙鹰推了个空。
  龙鹰哪想得到她如此了得,更知因低估她的剑心通明,不单惨被她占夺先机,更吃了用错魔劲的哑巴亏。
  端木菱比他更神通广大。
  龙鹰人急智生,先连人带椅往后翻倒,接着双脚连环高速轻踢,五个随桌落下的金锭。立即应脚朝仙子的香怀、纤手、面门、小腿和剑锋激射而去,还来得及大笑道:“仙子请收欠金。”
  端木菱娇叱一声,拔身而起。直上室顶两丈许的高处,一个翻腾,爆作漫空剑芒。迎头照面的洒下来。
  以龙鹰魔目的锐利,仍要被眩目的剑影剑气撩至目眩神迷,幸好纯凭感觉,仍能掌握虚实,往后继续翻滚,同时震破椅子,其中两椅脚变作暗器,朝静斋美女疾射而去,余下两椅脚分握左右手里,“砰”的一声背撞后方墙上。土壁破裂。
  两支木箭被挑得横飞开去,竟不能阻延仙子的攻势分毫。
  龙鹰破墙来到室外的花园时,端木菱已如影附形的从破洞直追而至。
  “叮叮当当”,金子掉往地面的声音接连响起。
  龙鹰不退反进,迎往端木菱。两支尺许长的椅脚竟缩入袖内,变成另一双袖里的乾坤,强攻入仙子如惊涛骇浪的剑势去。
  双手变化万千,或指或掌,或劈或拍。护臂吞吐,招招宛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不以目视,只以神遇,龙鹰使倦身解数,全力应付心爱美人儿长江大河般滔滔不绝,一波接一波的剑法。
  劲气爆破的声音像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响彻庵堂本该是清静无为的空间。
  一盏热茶的工夫,两人名副其实的大战三百回合。
  剑芒忽然消去。
  气机牵引下,龙鹰想也不想,欺身而前,一拳朝仙子心窝轰去。拳未到,魔劲早疾吐而出,不过他非常有分寸,绝不会伤对方经脉,只会将仙子震得倒跌开去。
  交手以来,他是首次抢得主动先手。
  岂知仙子右手剑斜指地面,左手竖掌胸前,俏脸现出神圣的光辉,双目彩芒烁闪,整个人像到了另一个空间层次,下一刹那龙鹰的拳劲已被她的竖掌以一种他完全不明白的方式彻底没收,实招立变虚招,对仙子再构不成威胁。
  如此奇招,龙鹰做梦仍没想过,心知糟糕,又不得不退,两支护臂来到手里,一个旋身,旋往丈许外,离庵堂外墙不到半丈。
  当他再次面对端木菱,后者的古剑照着他划出一个似依循着某一天地至理的圆圈。
  龙鹰直觉感到美人儿在虚空完成的圈子绝对完美无瑕,不论那是多么没有可能,而此虚空之圈本身已足以慑服他的心神。
  剑气压体而至。
  龙鹰自出道以来,首次感到生命直接受到威胁,明白到仙子确有杀死自己的实力,大祸正迫在眉睫。
  就在此生死悬于一发的当儿,他整体的精气神以电光石火的高速往上提升,险险掌握到静斋美女施展的仙法。
  木护臂朝前左右斜冲,形成一股往外扩展的魔劲,破入对方无形而有实以最精致先天真气凝练而成的剑圈去。
  “轰”
  两支护臂化为碎粉,龙鹰吃不住剑气冲击,往后抛跌,重重撞在外院墙处,“哗”的一声喷出鲜血。
  端木菱往后飘退寻丈,又若无其事的朝龙鹰再次杀来,古剑爆起漫空剑芒,狂风暴雨似的迎头照面的往他洒过去。
  龙鹰闭上眼睛,一丝不误掌握到端木菱虚实难分的剑招底下暗藏的杀着,更感应到古剑蕴含的奇异真气。那是一束高度凝练源自仙胎的生气,只要让对方刺破肌肤,此束“仙气”会贯体而入,长驻他的魔体之内,那时他的魔种将患上永不能驱除的“绝症”,种魔势必完蛋大吉。
  仙子非是虚言唬吓,而是确有破他魔种的仙方妙法。
  龙鹰左手划圆右手成方,然后圆方合一,形成连他自己也感到古怪,聚集全身魔功的惊人气劲,直撞进对方的剑影里去。
  “轰”
  百千剑影化回一剑,被龙鹰以精妙绝伦的双掌夹住剑锋。
  端木菱首次现出惊异之色。
  龙鹰猛喷另一口鲜血,照头照脸向美丽的仙子洒喷过去。
  端木菱知他喷出的鲜血暗含真劲,不得不抽剑后退时,龙鹰斜冲往半空,再连续几个空翻,远遁去了。
  龙鹰不辨方向的亡命窜逃,否则若让心爱的仙子回过气来,他将麻烦透顶。朝前跃下低崖,落到一棵松树伸出的横干上,积雪溅洒,霜挂断裂,就借枝干的弹力,斜冲往上,落往十多丈外另一横干。
  现在最不智是寻路返洛阳。公主因他爽约而大发娇嗔是意料中事。搂着公主在香洁温暖的被窝内睡觉确是众多梦想的其中之一,不过人生总多这类事与愿违的情况。
  太阳沉没西山,月儿爬上了天空,本该是有美作伴在陶光园晚膳的时刻,他却要为自己的性命狂奔。月照下漫漫林海在眼下无限地扩展着,他是踏树浪而行,完全没有接触大地。愈展开身法,魔功愈运行,愈是不费气力,且逐渐忘掉身体的创伤。大地、林海、夜空、星辰和明月以他为核心翩翩起舞,一切都像为他而设。最后他忘掉一切,再无他物。
  如果端木菱晓得他现在的情况,说不定会立即弃剑认输,乖乖承认奈何不了他的魔种。
  原来端木菱连续三招两次重创龙鹰,杀得他落荒而逃的剑招,来自地尼所创的“彼岸剑诀”。
  剑诀本有三十式,经历代斋主苦心钻研,到师妃暄手上凝练为“彼岸九式”,此九式乃《慈航剑典》剑法的精萃,须臻达“心有灵犀”方能施展。
  端木菱扭转整个战况,以右手剑锋指地,左手竖掌胸前的奇招,是彼岸剑诀的起手式“普惠众生”,包天容地,剑法无边。接着是第二式“圆具自足”,击得龙鹰抛掷往外墙,重创了他。第三式“佛踪乍现”,本以为十拿九稳,可解决掉魔种的问题,岂知竟被龙鹰于那一刻攀上魔极之境,将她的剑招看通看透,并以临时自创的奇技破之,虽再度重创龙鹰,却被他凭余力脱出她的剑气,逃之夭夭。
  如果她能乘胜追击,肯定龙鹰在劫难逃。不过连施三式,令她的先天真气几近油尽灯枯,必须就地调息,恢复仙功。
  她仍是胸有成竹,认为龙鹰百里之内定会伤势发作,那时她可凭仙胎和魔种的感应轻易找到他。不知龙鹰再攀上魔极之境,连她来自仙胎的先天真气也不畏惧,致错失收拾龙鹰的千载良机。
  龙鹰终于落往地面,滚倒一丛草树之间,五体投地,嗅吸着泥土草树的气味。他的呼吸慢长细,以魔心倾听周遭风过叶动的声音,与广阔的山林野地融为一片。
  就在此刻,他感应到端木菱的仙胎,那是非常奇异和美丽的感觉,若如宇宙间只有她和他两个才是真实的个体,其他一切尽为幻影。
  不知如何,他想到了死亡。
  无论人们如何淡化或美化死亡,死亡始终是挥之不去的恐惧,也令人永远地孤独。自种魔以来,他一直是无所畏惧,可是端木菱的绝世剑法,却令他首次生出惧意,对他来说是个新的考验,一天他不能克服此一心境,终有一天会臣服于她剑下。
  龙鹰跳将起来,身上的伤势已不翼而飞,改变继续逃窜的念头,奔上附近一座小山之顶,等待伊人仙驾。
  他必须这么做。

相关热词搜索:日月当空

上一篇:第一章 爱情赌约
下一篇:第三章 因缘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