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日月当空 正文

第十章 任重道远
 
2020-06-27 12:05:14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众帮徒吆喝响应,齐心合力控帆改舷,朝南岸的方向驶去。
  龙鹰第二枝劲箭离弦而去,命中另一船的主桅,不但比平常箭程远上一倍,其精准度更是眼睁睁看着也没法相信。要知敌我双方的船都在高速移动中,并非固定的靶子,要像龙鹰般命中目标,必须将双方不断改变位置的关系计算在内。而那根本不是一般的神箭手能办到的事。
  岂知龙鹰际此背负全船人性命重责的一刻,心神再次晋入魔极至境,并不是用眼去看,而是以直觉去掌握,故能人之所不能。
  三艘敌船改向追来,火箭对他们一时间只能造成微不足道的损害。
  “砰!”
  敌船风帆被火箭燃着,登时狼狈不堪。
  而敌人射来的火箭,最近的也离开他们的船有二、三丈远,构不成威胁。
  郑工等忘情的喝采欢呼,再不介意做的是跑腿般的工作。
  己船往外绕个大弯,到快抵南岸,转向靠岸逆流而上,变成敌船在后侧方追来。
  “砰!砰!砰!”
  敌船所有风帆全告着火焚烧,船速显着减慢。
  龙鹰停止发箭。
  此刻他最想做的事是到敌船上大开杀戒,他最恨连妇人孺子都不肯放过的凶徒,多杀一人可为世间多除一个祸害。还有个他自己也不肯承认的原因,就是这般做可大大满足他的魔性。不用以道心去压抑。
  只恨如此一来,他真正的身分将无可遁形。谁都晓得范轻舟不会如此厉害。
  “范先生!”
  龙鹰别头看去,两个各自有其独特美态的俏道姑来到他身后。两双美目闪耀生光,以崇慕的眼神大胆的瞧他。
  较年长的明惠道:“师尊着我们来,看有没有帮得上忙的地方。”
  明心“噗哧”娇笑,乌溜溜的大眼睛像在说船都远得看不见了,师姐还说要帮忙。
  五人中特别是郑工和詹荣俊都现出神魂颠倒的模样。
  客船再次回到航道,逆流而上。后方的敌船变作三股冲天的火焰,像大江上三个浮动的大烛台。
  王昱偕妻妾兴奋的来到众人后方,大喜道:“没可能的,但偏给范兄办到了。”
  龙鹰提醒道:“记得到成都后该怎么说。还有是我这五位兄弟入城之事,全付托到王大人手上哩!”
  举船欢腾下,悠长的一夜终于过去,成都在个半时辰的船程内。
  龙鹰正和李清辉在船尾说话,小婢奉王昱之命来请他到舱房去。龙鹰向李清辉多交代几句话后,往见王昱。
  王昱单独在房内见他,整个人神采奕奕,像变成另一个人似的,坐下后,道:“不瞒范兄。我今次到成都去,并非正常的调动,而是负有特殊的任务。”
  自知道他是“荡魔团”的智囊之一,龙鹰早晓得他不简单,点头道:“我明白!不过看来已泄露风声。对吗?”
  王昱叹道:“我已尽量低调,想不到仍惹起敌人警觉,幸好有范兄出手,否则早尸沉江底。现在却是因祸得福,有四个活口在手。可见福佑大周。”
  龙鹰心中一动,问道:“王大人是否负有圣上密谕呢?”
  王昱愕然道:“没可能给范兄猜到的。”
  龙鹰心忖有什么难猜的,武曌既要对付大江联,当然要着地方政府做工夫,而王昱有对付魔门的珍贵经验,该是应付大江联背后神秘势力的理想人选。
  岔开话题道:“今次王大人找小弟来,有何指教呢?”
  王昱道:“因为我想到一个精采的计划,但必须有像范兄般高明的人物相助才行得通,否则会弄巧成拙。”
  龙鹰心中叫苦,他范轻舟的身分变成有等于无,若再帮官府办事,更不知如何了局。一时说不出话来。
  王昱还以为龙鹰怪他隐瞒,道:“我对范兄是完全信任,推心置腹,亦有必要向范兄解释清楚,方可借助范兄的智慧武功,以对付眼前企图颠覆我大周的祸患。”
  龙鹰叹道:“王大人有什么可以告诉小弟的呢?”
  王昱正容道:“关键处在我的小妾玉倩身上,她并非一般女子,而是我表妹的贴身宫娥,她由表妹一手训练出来,精通技击。”
  龙鹰大奇道:“宫娥?她竟是来自皇宫吗?王大人的表妹是谁?”
  王昱微笑道:“我的表妹叫上官婉儿,在皇宫有内舍人之称,不论文才武功,均非常有名,本为圣上的贴身侍婢,但十四岁时被免去奴婢身分,自此圣上令她掌管宫中诏命,现在圣上的诏敕多出于她手。今次我的任命,也全赖她推荐。”
  龙鹰心忖竟有此女。旋又想到自己在皇宫时日尚短,活动的范围又限于上阳宫,不认识武曌的女官毫不稀奇。
  但自己真的没见过她吗?问道:“她长得美丽吗?”话出口方晓得失了礼节,哪有这般去问王昱的?
  王昱倒没什么,欣然道:“正因为她长得异常漂亮,方会被圣上看中。”
  龙鹰心中一动,已知自己曾见过她。
  那晚斩杀薛怀义,太平公主坐马车随武曌出来收拾残局,为太平公主驾车的美丽御者,该就是她。而自那晚后,再没见过她,可知她非是一般御者,而是临时充当此责。对此女他仍是印象深刻。
  王昱道:“我们的敌人,极可能是长江最大的帮会大江联。”
  接着将大江联的来龙去脉解释一番,迫得龙鹰须耐着性子将自己已晓得的事再听一遍。王昱又说及成都目前的情况。然后道:“现在肆虐成都的采花盗,照我猜测该是大江联弄出来的把戏,目的是转移视线,方便他们进行控制地方帮会的行动。”
  龙鹰道:“王大人没想过池上楼是大江联的人吗?”
  王昱苦笑道:“不但想过,还派人调查过他,只是他的出身来历无懈可击,教我们找不到任何破绽。”
  龙鹰道:“王大人尚未说出你的大计。”
  王昱道:“我的计划就是要诱擒采花盗。”
  龙鹰拍案叫绝道:“好!果然好计。”
  王昱愕然道:“我尚未说出来,范兄竟已晓得是行得通的妙计?”
  龙鹰笑道:“王大人早告诉了我,关键处在你的小妾身上,对吗?”
  王昱像对他重新估计似的打量好一会,道:“我本有七个小妾,但由于不想张扬,今趟没有让她们随行,但都及不上玉倩的姿色。事实上她是奉表妹之命来当我的护卫。哈!不瞒范兄,男人就是男人,第一天我已忍不住和她欢好,并正认真考虑收她作妾。”
  龙鹰笑道:“换了小弟也会那么办。”
  说起女人,两人间的距离像忽然拉近了。
  王昱压低声音道:“待会我们下船,玉倩会特别打扮,我们则巧妙安排,务要令她惹人注目,只要采花盗以她为目标,我们的计划就成功了一半,另一半则要看范兄。”
  龙鹰还有什么话好说的,他可以拒绝吗?如果玉倩或另一个美女被采,他肯定自己以后都快乐不起来。
  两人商议了行事的细节后,玉倩敲门来报,丹清子想见龙鹰。
  丹清子睁开眼睛,看着龙鹰道:“种魔大法,果然神通广大,异乎其技,老身能在离世前亲眼目睹,是还了心头大愿。无上智师曾说过,始祖地尼亲口告诉她,种魔大法是没可能练成功的,但其理法则是完美无瑕,想不到先有向雨田,现在又有你龙鹰。始祖对种魔大法,的确是看错了。难怪当年谢眺对佛法不屑一顾。”
  明惠和明心两女分坐丹清子两旁,满有兴趣听他们说话。
  龙鹰道:“小子只是运道好吧!”
  丹清子道:“你的相格非常特别,可见奇人奇运。老身已撑得非常疲倦,恐怕捱不过十日之数,幸好遇上先生。抵成都后,我会带她们两人到青城山道友的上清观暂住,先生必须在十日内来领她们走,否则若老身不在,会祸及道友,千万切记。”
  龙鹰断然道:“前辈放心,小子定会送两位……嘿……两位道姐到慈航静斋去。”
  明心“噗哧”笑道:“道姐?说得真好听。”
  明惠也抿嘴浅笑。
  龙鹰看得大惑不解,她们的师尊仙去在即,两女不但没有丝毫悲戚,还开开心心的,确是古怪。不过怎都比她们哭哭啼啼好上百倍。
  丹清子现出笑容,道:“我们道门信奉的是老庄之道,漠视生死,先生勿要见怪。明惠有少许行走江湖的经验,可以照顾明心。先生和她们不用讲求世俗之礼,事事顺心而行,反对她们有益无害。现在她们两人,已成了上智观最后的希望。”
  龙鹰皱眉道:“前辈的话暗含玄机,小子不明白。”
  丹清子道:“终有一天先生会明白。”
  稍顿续道:“法明对明心是志在必得,先生千万别存侥幸之心。”
  龙鹰道:“法明现在与武曌激烈对抗,该没法离开净念禅院。”
  丹清子道:“先生可听过一个叫莫问常的人吗?”
  龙鹰摇头表示未听过。

相关热词搜索:日月当空

上一篇:第九章 行动时刻
下一篇:第十一章 全力缉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