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日月当空 正文

第十六章 福祸无门
 
2020-06-27 12:09:23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想起他们的血腥残忍,龙鹰逐舱搜寻,见人便杀,神不知鬼不觉下,解决了舱内近三十个敌人。
  他一直持亘在魔极的境界,不忧不畏,捡得长弓劲箭,攀上舱顶。
  莫问常的船与他的船并排而行,离他二十多丈远。
  龙鹰弯弓搭箭,将船上余下的敌人一一射杀,惨叫声起,终惊动另一船的敌人。
  “砰砰”两声,两个扑上来的敌人被他踢往江水去,再以他独有方式发箭。
  “呼!”
  惨叫声中,立在另一船船桅望远台上的敌人中箭从高处掉下来,重重摔在甲板上。
  莫问常、沈奉真等和十多个大汉从舱房扑出来,个个差点气炸了肺。
  有人大喝道:“放箭!”
  箭矢雨点般飙过来。
  龙鹰移至舱顶边缘,以手上长弓轻松拨开箭矢,呵呵笑道:“我范轻舟从云南打到中原来,又从中原打回云南去,从来没有对手。莫问常你算老几,竟敢来坏我财色兼收的大计,真是活得不耐烦哩!”
  莫问常大怒道:“呸!活得不耐烦的是你,给我逮着你这小子,看我操你个死去活来,敢不敢再口出狂言。”
  龙鹰哈哈笑道:“这个容易,老子立即过来和你亲热,看是你操我还是我操你。”
  一个腾身,落往掌舵的望台,猛扭船舵,帆船立即转向,斜斜往对方的船硬撞过去。
  莫问常狂喝道:“找死!”
  弹上半空。朝龙鹰的船投过来,沈奉真等纷随其后。
  “锵锵!”
  莫问常凌空祭出两把弯月刀,确有魔神降世的霸气。
  岂知龙鹰奔至望台边,双脚往近缘处一撑,炮弹般朝莫问常迎去,同时隔空击拳,魔劲应拳而出。重击莫问常。
  谁想得到他悍勇至此?
  若晓得面对的是新一代邪帝龙鹰,莫问常绝不会在负伤下这么鲁莽行事。
  他也是了得,两把弯月刀作交叉状。硬挡拳劲。
  “轰!”
  莫问常口喷鲜血,借势一个倒翻,从哪里来回到哪里去。
  他后方的沈奉真大吃一惊。变成在空中独自一人应付龙鹰。其他人哪留得住势子,落往另一船上去。
  “砰砰砰!”
  龙鹰和沈奉真凌空过了几招,没人看得清楚胜负,只知两人先后掉进江水里。
  “轰!”
  两船终撞到一块儿去。
  龙鹰横抱沈奉真登上石滩,在一块石上坐下来,就那么让她坐在腿上,感觉着她丰满诱人的肉体,一手搂紧她,另一手托起她的下颚,她的一双美目没有丝毫惧色的盯着他。
  刚才他运功下坠。比她早入水少许,就是这时间的差异决定了胜负。这武功高强的道门叛女早被他凌空连环十多击攻得失去顽抗之力,入水后勉力踢出两脚,均踢在空处,还被他从后制着穴道。生擒活捉。
  龙鹰看着纠缠不休,偏离航道,不住往西岸靠去的两船。微笑道:“老子有两种功法,第一种是可从美人儿你的血脉流动,侦知你是不是说谎,另一种功法是可破你得来不易的内丹。令你武功全失。”
  接着细看她的眼睛,道:“竟不相信吗?老子先让你稍尝破丹散功的少许滋味。”
  言罢一指点在她眉心之间,输入一道魔气,直闯她眉心后的泥丸宫。
  沈奉真立即脸现红晕,双目现出惊骇神色。
  两艘船在月照下变成两个小点,龙鹰几乎肯定它们会撞到岸边的石滩处。在沈奉真的脸蛋重重吻一口,道:“相信了吗?现在老子问一句答一句,否则坏你的修行。”
  接着问道:“你的本名叫什么?”
  沈奉真清秀的玉容现出不解之色,旋见龙鹰双目凶光大盛,忙启香唇低声道:“沈青儿。”
  龙鹰欣然道:“这是真话,故不用惩罚。原来是青儿大姐,这名字很好听嘛,为何要改作奉真呢?言归正传,下一个问题来哩!你上一次和男人欢好是何时?”
  沈奉真抵不住他魔目般闭上美目,以微仅可闻的声音答道:“是三个月前的事了。”
  龙鹰的手重重在她香臀打了两记,道:“说谎!再多说一次谎,老子就破你的内丹。但如果肯说实话,立即放你走,就是那么简单。”
  沈奉真睁开美目,道:“不会伤害我?”
  龙鹰点头道:“绝不损你半根毫毛。”
  沈奉真道:“问吧!”
  龙鹰问道:“到金沙江后,你们在何处落脚?”
  沈奉真双目露出天人交战的神情,然后颓然道:“是金沙府南面的天王寺。”
  龙鹰往她的樱唇狠狠吻一口,笑道:“青儿真乖。”
  又在她身上轻拍十多下,道:“幸好老子今晚没空,否则美人儿肯定保不住贞操,真令人想不到呵!大名鼎鼎的道门美女,竟仍是处子之躯。”
  沈奉真一脸娇嗔,晓得被龙鹰诓得以为他真有侦知她是否说谎的功法,而事实上他是看破自己仍是未经人道的纯净道体,遂故意问她上一次何时和男人欢好,从而判断出她是否说实话。
  龙鹰又将她拦腰抱起,道:“记着我们虽然尚未真个销魂,但已有肌肤之亲,下次见面最好不要动刀动枪,否则再入我手,你休想可像今夜般保持完璧。”
  说罢大力一抛,沈奉真身不由己的往江水投去,在空中她的穴道逐一解开,但已没法逆转抛势。
  龙鹰移往水边的大石,蹲下看着沈奉真从水里冒出来,笑嘻嘻道:“大姐你最好不要回到莫问常旁,否则若天王寺忽然被老子挑了,大姐将负上最大的嫌疑。你现在还要诚心上禀三清,求他们保佑老子将莫问常干掉。对吗?”
  沈奉真娇笑道:“终有一天,奴家会教你后悔今天放掉我。”
  龙鹰哈哈一笑,转身去了。
  龙鹰沿江奔驰,逢山过山,遇岭越岭,途中得偿所愿见到莫问常的两艘船搁浅在石滩上,真想游过去再施奇袭,也知此为匹夫之勇,论实力对方仍远在自己之上,遂继续赶路。
  直追至天色大明,方见到己船的帆影,幸好逆流下船速缓慢,否则恐怕要多追一天一夜才成。
  三女和道人们见到他追来,忙把船靠近江岸,让他跃登船上。
  龙鹰换过干衣,在房内吃早点,并将昨晚的情况加油添醋的说出来,至于杀人的事当然轻描淡写,胡混带过,更不要说占沈奉真便宜的经过。
  明心喜孜孜的道:“范先生真好本领,一个人独力把恶人打垮。”
  明惠道:“范先生是否真的要去挑天王寺?”
  龙鹰微笑道:“天王寺大有可能是法明在金沙江的重要地盘,敌况不明下去胡搞或会自讨苦吃,是智者所不为。”
  对他态度大有改变的梦蝶道:“然则智者有什么大计呢?”
  龙鹰道:“现在我们已将莫问常甩在后方,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莫问常再没有法子像以前般掌握我们的行踪,直至抵达雨蒙山。”
  梦蝶道:“他仍可以赶上我们吗?”
  龙鹰道:“这个是肯定的,当天下大乱时,巴蜀是必争之地,莫问常既能仓卒间发动逾千人攻打青城山,可知他在巴蜀必有秘密的基地,与金沙江的天王寺遥相呼应,而在两者之间,该设有规模较小如驿站、码头一类的处所,方便联络和行军。而我们则是人生路不熟,对方则只是落后半天的路程,追过我们是早晚间事。”
  听到他有条不紊的分析,梦蝶秀眸闪过惊异之色,徐徐道:“如我们再遭拦截,莫问常将不敢对你掉以轻心,恐怕很难过关。”
  龙鹰伸个懒腰,道:“先让小弟好好睡一觉,睡醒再告诉大姐我杀莫问常的手段。”
  梦蝶大嗔道:“你敢不立即说出来!”
  龙鹰乘机伸手过去拍拍她的脸蛋,花间美人儿本想避开,但最终仍是任他放肆。
  龙鹰心神皆醉,晓得她拒绝自己的力量正不断被他龙鹰不顾自身的英勇行为削弱。道:“很简单,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们对莫问常的实力,了如指掌,又知在一段时间内他们会沿江追来,直至下一个县镇。所以只有我们伏击他们的分儿,他们却是被动挨揍。哈!不用我教你,大姐也知该怎么做吧!”
  明惠道:“我们也要参与。”
  龙鹰失声道:“什么?”
  梦蝶眉头大皱,道:“你们明白对手是谁吗?”
  明心道:“师姐的剑术在敝观除师尊外就要数她。师尊在青城山的三清殿内,已将上智观的掌门衣钵授予她。”
  两人登时对明惠刮目相看,不过仍看不出她的高明处。
  明惠解释道:“敝观的丹法与别不同,故又称道门别传,融合了《道心种魔大法》和道门的精髓,另辟蹊径。无上智法共分九重丹法,就是养气、还丹、胎息、符火、接药、炼神、面壁、出神和飞升。我的内丹已臻至第六重功法炼神,所以功敛内收,难从表面看出来。”
  接着俏脸微红道:“我十七岁时曾随先师叔入世修行两年,有过几次与人动手的经验。”

相关热词搜索:日月当空

上一篇:第十五章 江上逞威
下一篇:第十七章 声东逃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