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日月当空 正文

第十八章 携美遨游
 
2020-06-27 12:10:37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寨内的房屋是用片石和黏土砌成的,由三层至五层不等,非常坚固。最下的一层用来饲养牲口,最高的一层堆放粮食杂物,中间则是起居室和灶房,令龙鹰等大开眼界。
  侯希白的老朋友族长仍然健在,年逾九十,仍是老当益壮。招呼他们住进他五层高的楼层,令他们在连日逃亡后,得到栖身的安乐窝。
  刚好是晚饭的时刻,族长在三楼的大厅设宴款待他们,陪席的还有十多个上了年纪的男女,属族长的儿女辈。据族长说,他的孙子、曾孙子达二百多人,若全召来恐怕挤得指头都动不了。
  羌人的服饰自有其特色,人人一件羊皮背心。男女的头发都以青色或白色的头帕包裹,脚蹬布鞋,裹绑腿。女的当然爱装扮,最有特色的是头帕绣有各式花纹图案,再以两根发辫盘压其上。
  众羌人中只老族长懂汉语,然而人人热情好客,纵不能以语言沟通,丝毫不损融洽炽烈的气氛。
  族长家门外聚集了百多个年轻男女,看来是要一睹汉族美女的风采。
  龙鹰等在老族长和家人殷勤招待下,大吃风干了的羊肉片、喝肉骨汤、饮土酒。
  龙鹰深切地体会到那种田园牧歌式的生活,颇有乐不思蜀的感觉。问道:“你们在这里居住了多少年呢?”
  老族长干咳一声,所有人立即肃静下来,听他说话。
  老族长满布皱纹的脸上现出神圣的光辉。像述说远古某一神秘的传说般徐徐道:“由于躲避战祸,我们的祖先白苟率领族人迁到这片丰沃的土地来,以白云石和藤条杆打败了凶狠的戈基人。白苟的七个儿子便在这一带定居,我们是他第五儿的后代。”
  明心天真的道:“难怪寨内到处见到美丽的白石,原来有这么一个典故。”
  老族长对她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道:“今晚我本要举行野火会欢迎你们,但从梦蝶女儿处清楚你们劳累了。我已着人打扫好一个房间,又预备好衣服,让你们好好洗澡休息。明天的事明天再想吧!”
  听得要与诸女共眠一室。龙鹰不由心中一荡,朝在火油灯和酒力下俏脸变得红扑扑的花间美女瞧去。
  岂知梦蝶正在瞧他,目光相触。这位若有情若无情的美女竟避开他的眼神。
  龙鹰立即感到羌寨的夜更美丽了。
  丈半见方的土石室,地上铺满羊毛毯,枕被俱全,在一角几上的油灯映照下,加上三个美人儿,室内春意盎盎。
  土石室位于羌楼的一角,靠外边处对角开窗,窗子不大,像射箭孔多过似窗子,但在夜风拂送下。新鲜的空气流进屋内。
  男女此起彼落的情歌,从山寨内某处传来,使人听得有种窝心的温暖。
  龙鹰挨墙正中而坐,梦蝶坐到一角,明惠和明心则挤坐一旁的窗台下。气氛古怪。
  龙鹰叹道:“大姐不用担心,待会我出去找个地方睡觉。”
  梦蝶淡淡道:“不可以!”
  龙鹰一呆道:“不可以?这是什么意思?”
  梦蝶若无其事道:“因为我告诉老族长,你是我们三人的夫婿,妻子若不能把丈夫留在房里,是很丢脸的事。”
  龙鹰失声道:“你真的这么说了?”
  梦蝶道:“这是权宜之计,不要想歪了。因为我很累,一时想不到让老族长接待你们的理由。”
  龙鹰扮作为难,心则喜之的道:“那今晚我们岂非要睡在一块儿?”
  梦蝶淡然道:“你须靠墙睡,由我隔开你和明惠明心。明白吗?”
  龙鹰终忍不住露出真面目,笑嘻嘻道:“我睡觉时会滚来滚去的,哈!如有冒犯,大姐万勿见怪。”
  明心“噗哧”笑道:“范先生在说谎,我见过你在山顶睡觉,一动不动的。”
  龙鹰笑道:“那怎么同?是荒山野岭呵!这处是舒服的大床,不滚来滚去怎睡得舒服?”
  梦蝶没好气道:“亏你还有心情胡言乱语,明天我们必须尽早离开,免得惹来敌人,祸及老族长和他的族人。”
  明惠失望的道:“在这里多住几天不成吗?”
  龙鹰差点说出明惠你定是爱和我龙鹰同室共睡,幸好忍得住。三女现在穿的是羌族妇女的贴身内服,露出小臂小腿,线条尽显,惹人遐思。道:“大姐说得对。丹清子前辈不是说过莫问常是追踪的高手吗?又可利用猎犬的灵鼻追踪我们,如果气味止于山寨,定会全力来攻,此正是大姐担心的情况。”
  梦蝶道:“我们之所以能侥幸逃至此处,皆因莫问常一伤再伤,没法亲自出手对付我们。不过有这十多天时间疗养,凭他深厚的武功,该已好得十之八九了,我们则是愈接近静斋,愈入险境,且陷于被动,只能随机应变。”
  龙鹰冷哼道:“我是不会被他牵着鼻子走的。对山野我肯定比他熟悉,自有方法在某处摆脱他冤魂不散般的缠扰,那时主动将入我们之手。明心敢杀人吗?”
  明心肯定的点头。
  梦蝶道:“夜了!睡吧!”
  指着一边墙壁,有点忍不住笑的道:“你须面壁而睡,若敢转过身来,我会杀掉你。”
  龙鹰伸个懒腰,挥手以掌劲弄熄油灯,扮作无奈的道:“面壁便面壁吧!幸好小弟想象力丰富,只要嗅吸大姐的体香,已足够在脑袋里幻想大姐曼妙的睡姿。”
  明惠和明心忍不住笑起来,一点不介意他轻薄梦蝶的言词。
  花间美人儿气得要命,道:“你是不是想逼我不准你呼吸?”
  明惠和明心笑得更厉害了。
  梦蝶气道:“你两个傻丫头,他可以嗅我,也可嗅你们的气息,给他调戏了仍懵然不觉。”
  明心娇笑道:“我们有什么法子哩!除非将他的鼻子塞着。”
  梦蝶大喜道:“好主意!”
  吓得龙鹰忙爬到墙边,面壁卧下,投降道:“夜哩!大家快睡觉。”
  三女笑个气绝。
  翌日清晨天尚未亮,龙鹰等告别离寨,恳辞了老族长送给他们的健马,但营账却怎都推不掉,只好由龙鹰背在背上,也接受了干粮食水一类的必需品,还有长弓和箭矢。
  他们依老族长指示,朝西南的方向走,沿途景色极美,他们开始有游山玩水的感觉。梦蝶和龙鹰的话题也多起来,有时龙鹰对她挨挨碰碰,她亦不以为意。
  到黄昏时分,一个小湖出现前方,在斜阳下,湖水反射彩虹般的芒光,若如仙家胜地,令他们生出在湖旁度夜之心。
  四人并排坐在斜坡顶,看着坡底的美丽小湖,均感心迷神醉。万籁俱寂下,惟只徐徐春风轻拂湖面,金波起伏。湖水清可鉴发,山峦与湖边苍松低映水中,灵山秀水长相护,龙鹰等明知有敌人追在后方,仍没法剧然离开这大自然展露魔法似的世外桃源。
  龙鹰起立,解下背后帐篷,道:“让小子来立营。”
  三女兴高采烈的跳起来,抢着帮手。他们此时穿的是羌族年轻男女的服饰,头扎白帕巾,感觉更能投入周遭有如画卷的绝美环境。
  在四人推敲努力下,营账竖立湖旁。整个世界就像只剩下他们,尘世发生的事,在这个时候与他们没有半丝关系。
  明惠道:“这个营账很大,但若要睡四个人,却稍嫌挤一点。”
  龙鹰微笑道:“明惠不用担心,依大姐订立的睡觉规矩,只是她和我挤在一块儿睡吧!”
  梦蝶笑道:“今次我退位让贤,明心和明惠陪你睡好了。”
  龙鹰笑嘻嘻道:“大家一场夫妻,大姐不陪我睡,小弟会很没脸的。”
  梦蝶没好气道:“去你的没脸,你这小子懂得廉耻吗?快去给本夫人把风,我要到美丽的小湖沐浴。”
  三人知她有爱洁的习惯,不感意外。
  明心请缨道:“我也为大姐把风。”
  梦蝶道:“个个都要到湖内洗澡,否则不准入账。”
  龙鹰喜出望外道:“我可以入账睡吗?”
  梦蝶苦忍着笑道:“当然可以,我和你轮流守夜,我守上半晚,你守下半晚。”
  龙鹰悲叹道:“早晓得大姐不会这般便宜我。凭我的灵觉,如有敌潜来,怎瞒得过我?就算我搂着大姐睡,仍可守足全夜。”
  梦蝶道:“若来的是狼群,你感应得到吗?”
  明惠打个寒噤,吃惊道:“附近有狼吗?”
  龙鹰屈服道:“你们三个大美人睡帐内,由我在外守夜,恶狼攻击小弟时,你们不用出来,任我让野狼吃掉算了。”
  梦蝶道:“小气鬼!快去把风。”
  龙鹰苦着脸去了。
  龙鹰坐在斜坡顶,心忖若在帐内的是人雅、丽丽、秀清和美修娜芙诸女,今晚肯定爽透!不由思念起她们。
  唉!自己离开这么久,两地相思的滋味,定折磨得她们很惨,只恨身不由己,且没有归期,做人有时真的很痛苦。
  梦蝶揭帐而出,走上斜坡,到他身旁坐下,仰望星空。
  龙鹰道:“睡不着吗?”
  梦蝶轻轻道:“师尊因性格所限,始终没法练成不死印。”
  这还是她首次在龙鹰面前说及侯希白的死亡,以前即使龙鹰问她,梦蝶仍是顾左右而言他。
  梦蝶续道:“我本以为永远不会对任何人说及师尊的事,那是我内心的秘密,现在终于对你说了,你明白为甚么我肯告诉你吗?”
  龙鹰摇头表示不明白。
  梦蝶朝他望来,抿嘴笑道:“因为人家开始有点与你相依为命的感觉。”
  龙鹰大喜道:“真的吗?”
  梦蝶送他一个可迷死任何男人的笑容,道:“骗你的!我没有半点这种感觉。不过也不用失望,至少和你在一起既刺激又有趣,甚至喜欢和你闹着玩儿,不过只是朋友的感觉。但你须知人家从来只有对手没有朋友。”
  龙鹰哂道:“还不是似有情若无情那一套,老子根本不放在眼内。老子的耐性愈来愈小,说不定会强亲大姐的嘴儿,看你是真无情还是假无情。”
  梦蝶笑得花枝乱颤,托着下颚含笑道:“你现在的样子真好看,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似的。甚么时候剃掉你的肮脏胡子?你以前的样子已够难看,现在更是难看死了。”
  龙鹰拿她没办法,长身而起道:“轮到你守夜了,老子要好好睡一觉。”
  梦蝶道:“想偷香窃玉才真。我还有话要说,给我乖乖的坐下来。”
  龙鹰哈哈一笑,坐回坡顶去,挤紧她坐下,肩股相贴。说有多亲密就有多亲密。
  梦蝶白他一眼道:“我不是要和你亲热,而是有正事和你说。”
  龙鹰一脸陶醉的道:“两件事不可以同时进行吗?”
  梦蝶淡淡道:“看在你过去十多天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让你得点甜头又如何?我想提醒你,千万不要因为我而视杀死莫问常为首要之务,最重要的是将她们两个送抵慈航静斋,其他的事将来再算。”
  龙鹰感觉着她动人的血肉,嗅吸着她的发香体香。还带着湖水的气味,心醉神迷的道:“大姐怎么说怎么好。”
  梦蝶抵受不住他的明犯,嗔道:“还不快滚。想我对你下毒手吗?”
  龙鹰知机的离开。
  龙鹰给人声、车轮和马蹄骡蹄的声音惊醒过来,但却不愿起来,帐内只剩下他一个人。幸好余香仍在。
  明心钻进来道:“有大队人马来了,幸好不是敌人。”
  龙鹰张开眼睛,明心正以一个爬行的姿态从上方看他,俏脸离他不到二尺,此刻的她只像个明丽的羌族少女,姿态趣怪可爱。
  龙鹰微笑道:“不是敌人便成,我要多睡一会。”
  明心笑道:“你比人家更贪睡。”又钻出帐去。
  不一会后,帐外人声鼎沸,龙鹰一概不理,径自倒头大睡。今次轮到明惠进来唤他。坐在身旁用手摇他臂膀道:“是大队结伴而行的商旅,他们要到吐蕃人的高原去。起床!我们还要赶路呵!”
  龙鹰仍闭着眼睛道:“待他们走了我们才起程好了。”
  明惠忽然沉默下去。
  龙鹰忍不住张眼看她,见她霞生玉颊的瞧着自己,暗吃一惊道:“明惠!”
  明惠没有避开他的目光,以蚊蚋般的声音轻轻道:“如果明惠离开道门。还俗来嫁你,你肯娶明惠吗?”
  龙鹰今次真的是大吃一惊,坐将起来,道:“你肯嫁我,我龙鹰当然娶你。”
  明惠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红霞消去。代之而起的是圣洁的光辉,喜孜孜的道:“真怕范先生一口拒绝人家,明惠只是想知道,以去掉心中的魔障。明惠是不会离开道门的,一来要照顾师妹,更重要的是负起师尊交给我的责任。将来只要想起你曾答应娶我,明惠便没有遗憾。”
  说罢钻出帐外去。
  龙鹰睡意全消,揭帐而出,入目情景,吓了他一跳,小湖热闹得像个市集,大批马骡在湖旁喝水吃草,二百多个商旅打扮的汉人则在四周休息,山坡上可见骡车马车,列成长达半里的车阵,浩荡成队。
  三女立在帐幕旁,被十多个武士打扮的大汉团团围着,显然被她们的艳色震慑,见色起心。
  龙鹰心忖谁敢惹怒梦蝶,肯定没命。喝道:“不要碰老子的女人!”
  武士们朝他望来,神色不善。
  龙鹰没有动手的兴趣,双目魔芒剧盛,众武士哪抵得住他锐利如箭的眼神,纷纷避开目光。
  一个沙哑但威严的声音喝道:“你们围着别人的美丽媳妇儿干他奶奶的甚么,给我滚开。”
  众武士散往四方。
  “年轻人!到这里来。”
  龙鹰向梦蝶等露出个得意洋洋的笑容,梦蝶则白他一眼,这才来到手拿烟枪正吞云吐雾的老者旁,道:“前辈有甚么指教?”
  那人五十多岁的年纪,身形高瘦,貌似老猴,但双目精芒闪闪,坐在斜坡一块大石上,神态优闲,一派高手风范,道:“坐!”
  龙鹰坐在他身旁,梦蝶三女则去拆帐幕,整理行装。老者道:“我姓崔,人人叫我崔老猴,皆因我入形入格,长得像头猴子。小兄高姓大名,你背后刀把的蛇头非常精致,绝非凡品。”
  龙鹰道:“我姓范,你老哥唤我范小子便成。”
  崔老猴道:“这批人跟了我七八年,却是教而不善,弄不清楚情况。只看范小兄敢带着三个美得可滴出花蜜来的娇娘走在这个马贼出没的地方,便该知道你们非是等闲之辈,你们要到哪里去呢?”
  龙鹰道:“我们要到金沙江去。”
  崔老猴道:“金沙江是我们入藏前最后一站,会在那里逗留三天,补充粮食。我走这条线超过三十年,由普通保镖成为老大,近十五年赖各方朋友给面子,从没有出过事。”
  又指着远方的山峦道:“经过峡道后会切入官道,往南去是白石镇,你们可随我们走一段路,以避开不必要的麻烦。”
  龙鹰道:“崔老兄的好意心领了,实不相瞒,现在有大批仇家追在我们后方,故不宜与你们结伴。”
  崔老猴定神打量他半晌,欣然道:“但从你们的神情却看不出半丝惶恐神色,可知小兄定有应付敌人的实力。不用怕牵累我们,白石镇外有个军营,长期驻扎一个千人部队,以对付马贼,他们的头子是我老朋友,保证没有人敢公然生事。”
  龙鹰心忖毕竟是老江湖,眉精眼企,又想到即使莫问常有天大的胆子,仍不敢追至军营来,点头道:“江湖有江湖的规矩,得老兄领路,我们好该付银两。”
  崔老猴眉开眼笑道:“就收你每人一两银如何?”
  龙鹰掏银两支付。
  崔老猴拍拍他肩头,道:“上路的时间到哩!”
  当天黄昏,龙鹰四人随商旅大队穿越峡道,在平野扎营。夜空下着绵绵春雨。
  四人躲到帐幕里去,气氛变得古怪起来,因为尚是首次共聚一帐。明惠剔亮油灯,放在中央,那点闪耀的火苗,似把帐内人或物的分异统一起来。
  三女盘膝而坐,龙鹰则挨着帐壁,伸长两腿交叉迭着。
  梦蝶道:“如果没被敌人拦截,我们十天内可抵雨蒙山。”
  她们三双美目投往龙鹰,颇有妻子听取丈夫指示的味道。龙鹰饱餐三女各自的动人美态,鼻孔充盈她们迷人的气息,虽是未曾真个已销魂,但心忖不论以后他们的关系如何,这一刻的情景永远铭记心头。徐徐道:“在神都,有一晚我和万仞雨,几个御卫兄弟在外欢宴,忽然得到消息,法明遣人在回途上伏击我们,你们来猜结果如何。”
  梦蝶现出个“还用说嘛”的神态。明心欣然道:“范先生当然是大展神威,杀法明的人一个措手不及。”
  明惠同意点头。
  梦蝶神情一动,向明心道:“如果答案如斯简单,这小子怎会着我们去猜?明心你中他的奸计哩!”
  龙鹰笑嘻嘻道:“大姐真明白我,不愧是我的女人。”
  梦蝶大嗔道:“你说甚么?”
  明惠和明心想起今早龙鹰当众说她们是他的女人,虽明知是权宜之事,俏脸仍告羞红。
  龙鹰道:“只是顺口一句,哈!有些话说惯了很易说漏嘴。哈哈!言归正传,那晚我是避而不战,皆因敌知我而我不知敌。最后的结果保证你们想不到,武曌将整个神都封锁,抓起二百多个假和尚,立即处决。”
  梦蝶忘了和他算账,动容道:“你是想重施故技吗?”
  龙鹰道:“我忽然付银两随这个商旅队同行,正因给崔老猴提醒近处有军队驻扎。以黑齿常之的精明,该推测到莫问常的势力分布,又从逃去的六位道兄晓得我们在上游遇袭,必会以飞鸽传书通知这边的军方,所以只要我们到有长江第一湾之称的石鼓镇,找到当地的军头,该可得到军方全力的协助,一切难题迎刃而解。”
  梦蝶欣然道:“算你哩!肯听教听话。我虽恨不得将莫问常碎尸万段,但现在绝非适当时机,迟些我再找他算账。”
  龙鹰道:“在此事上梦蝶你也要听教听话,没有我和你在一起,不可独自行动。答应了,我方肯采此避战之法。”

相关热词搜索:日月当空

上一篇:第十七章 声东逃西
下一篇:第四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