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柳残阳 煞威棒 正文

第十一章 杨家老寨
 
2020-06-13 12:56:03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初七那天,晌午。
  双人一骑,孟长青偕同许姜照霞直闯到黑风林的杨家老寨来。
  一片黑压压的、盘虬萧飒的松林子布满了这爿斜坡,松林中间却开辟着一条可容四马并行的道路,道路在黑松林里蜿蜒数转,来到那座高高耸立,四面以宽厚土砖围绕着的寨子门前。
  土砖寨墙高约丈许,将偌大一片坡地围在当中,形成一个大略的椭圆,分四个方向,还筑得有超越土墙之上的垛台;寨门由人腿粗的大杉木串穿铁链合成,有两扇,威风八面的关闭着,寨子里的屋宇却多为青石砌就,造形简单,格局朴实,纵横各是六排,看上去相当密集紧凑。
  来到栅门前,孟长青先下了马!他知道自己两人的行迹早在入林之时已然受到了监视,换句话说,他们来到这里,杨家老寨里面的人早就得到传报了。
  鞍上,许姜照霞面青唇白,神态颇为局促惶恐——杨家老寨这种粗豪犷野的霸势,业已造成她心理上的极大慑迫……
  回头朝她投去温柔的一瞥,孟长青低声道:“别怕,这副架势上不过看着唬人罢了,大婶。”
  勉强挤出一抹苦笑,许姜照霞暗哑的道:“我会竭力撑持的,孟家大哥……”
  点点头,孟长青已看到栅门内侧出现了几条人影——那是三名黄衣的彪形大汉,足踏同色密扣快靴,背挂鬼头刀,三个人大剌剌的来到了栅门后面。
  拱拱手,孟长青堆着笑道:“借问老哥,杨老爷子可在寨里?”
  一个低额豹眼的汉子上下打量了孟长青一阵,又瞪视着马上的许姜照霞半天,然后,才神气活现的道:“你可带得有拜帖?”
  孟长青忙道:“行色匆匆,倒是未曾备得,尚请老兄代为传报一声。”
  那人一昂头,道:“我们老爷子不见生客,尤其不见来路不明的角儿,你还是别打这个谱了,早早上你的道吧!”
  孟长青忽然笑道:“老兄,在杨家老寨里,你是个什么身分呀?”
  对方脸色一沉,重重的道:“老爷子是我叔祖,我担负的是守卫护寨之责,这够不够答复你的问题?”
  孟长青慢条斯理的道:“原来如此,不过以你的态度语气看来,我还以为你是杨老爷子的叔祖,是这座寨子的头一号大人物呢!”
  勃然大怒,那人叱喝起来:“什么东西?你居然胆敢当面嘲笑我?!”
  孟长青表情一寒,同样狠厉的道:“瞎了眼的奴才,你算那棵葱?竟就大包大揽替你家老爷子闭门谢客起来?杨家老寨吃的是江湖饭,交的是四方八面的朋友,似你这等骄狂跋扈之态,还不知为你家老爷子开罪了多少人,结下了多少怨,你只不过是个上不了枱盘的小角色,就敢自作主张,代杨老爷子决定见谁与不见谁了?娘的,你知道我是哪一个?来找杨老爷子又是为了什么事?你问过我的出身来历么?却遽以来路不明拒我于门外,如是因此误了天大戎机,我看你拿几条狗命来抵!”
  那人不由张口结舌,被骂得一楞一楞的,又被孟长青这般气势所慑,老半天反不上一句话来。
  这时,他旁边另一个粗眉大眼的仁兄赶忙挤了过来,神气缓和得多了道:“呃,这位朋友,我们老爷子这一向不大管事,也不大问事,想你多少有个耳闻;设若你有什么重大隐情定须禀告我们老爷子,少大当家也一样可以接见你,如今一切事体,都由我们少大当家作主处断,你看怎么着?”
  孟长青悻悻的道:“这才像话——好吧,我便先见见你们少大当家!”
  粗眉大眼的这一位立道:“尚请示下名讳,以便向少大当家禀报。”
  孟长青从容不迫的道:“我姓孟,孟子的孟,松柏长青的长青,孟长青。”
  对方欠欠身,道:“且请稍候,我去去就来。”
  眼看那人转身飞奔进寨子里,孟长青也懒得和另外两个打交道,他退回几步,站到自己的坐骑旁边。
  许姜照霞微俯下腰来,小声道:“孟家大哥,你这么不给他们面子,言谈如此强硬,不怕把事弄砸了?”
  孟长青平淡的道:“这是些属蜡烛的——不点不亮;而我们来此的目的,本也是给他们送彩头而来,事情迟早也是个砸,现在砸与等会砸,没什么两样!”
  许姜照霞心神不宁的道:“我怕我们会吃亏……对方人多势众,一旦曲直不分的翻下脸,别说仇报不了,我们大概连自身也都难保……”
  孟长青习惯半眯着的两眼倏睁又敛,他笑笑道:“没这么个严重法,大婶,别的不敢说,至少护着你逃命的本事倒还有得!”
  许姜照霞涩着声道:“孟家大哥,光看这杨家老寨的气派,就明摆着是要横卖狠的架势,我看他们不会服输低头,他们一定也是采取强硬的态度对待我们。”
  孟长青道:“即使如此,也并不意外,大婶。”
  唇角微微抽搐,许姜照霞沙沙的道:“你好像胸有成竹的模样,孟家大哥,你一点也不在乎?”
  以挂肩的披风领沿擦擦下颔,孟长青道:“我胸瞠里除了一颗心在噗通噗通的乱跳,任什么也没有,我也不是不在乎,只是我镇定得住,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事情已经到了这步田地,除去拿鸭子上架豁着硬挺之外,还能有什么法子?是葬种的就别来,既然来了,便好歹撑到底啦!”
  许姜照霞又是佩服、又是惶悚、又是惭愧的道:“孟家大哥,越到这样的关头,我越是痛恨自己的不中用……”
  孟长青道:“不怪你,大婶,我早已说过,玩命要是玩命的料才行,你原来便不属于这一行,硬逼你使狠逞凶,自然颇不适应,好在你也不必适应,待这一阵子客串完了,你仍是你,又和这污七八糟的江湖道风马牛不相及了!”
  许姜照霞诚击的道:“感谢你的谅解,孟家大哥……”
  笑笑,孟长青道:“我若不谅解,也不会讨这个苦差事了;大婶,在即将来临的风暴血腥之前,有几句话,我依然要一再提醒你!得到搏命决战的关头,千万别存妇人之仁,必得狠着心肠下手,继续不断的刺杀、刺杀、刺杀,置敌死地而后已,否则,你就是自己在和自己过不去了!”
  抖了抖,许姜照霞颤栗的道:“我会努力去做!”
  孟长青语调平静,但却坚实有力的道:“不仅是努力去做而已,大婶,要一定去做,照我的话去做;一旦血刃交挥、生死关头,没有人会怜悯你、同情你,因此,你也不可去怜悯或同情你的仇敌,动手的辰光一到,你即须压制你的本性、禁锢你的仁慈,你只要有一个念头就足够杀死对方!”
  许姜照霞打着寒噤道:“我……我……知道。”
  孟长青接着道:“等一会,我将使用任何可行的方法来抵制杨家老寨可能的干涉,给你安排与那几个淫胚单独决斗的机会,这样的形势若能以酿成,我们达到目的的希望便会大增,我不讳言杨家老寨足以造成的压力对我们十分不利,但是这压力由我来承受,换句话说,大婶,登场的主戏就全看你了,唱得下唱不下,我们两个的性命是用一根线拴着!”
  顿时紧张惶恐起来,许姜照霞籁籁直抖:“孟家大哥,我怕我怕会误了事:“
  孟长青冷静的道:“不,你不会,大婶,你的角儿吃重,但却容易扮演,只要你记住我教你的不二真言——狠着心肠朝致命处接续不断的下手,一次,再一次,置敌死地而后已!”
  许姜照霞冷汗涔涔,唇干舌燥,她正待再讲什么,栅门之内,先前奔进去通报的那个汉子,已经喘吁吁的跑回来,老远就在嚷嚷:“老三、老七,开栅门吧,少大当家在寨里铁胆厅接见孟大哥!”
  那两个迅速启锁抽栓,开了栅门,孟长青牵着坐骑,昂然跟随着前来接引的汉子走到右侧两排相连的屋宇头一间门前。
  粗糙的栗木门大敞着,早有三个容貌酷肖、身材一般壮实魁梧的精悍人物一字并立于石阶,三个人大约都是三十出头的年纪,刷眉吊睛、狮鼻海口,都有着青虚虚的络腮胡子,只是胖瘦略有不同,衣着的颜色式样有别而已。
  一见孟长青牵着马匹来到阶前,不待那引导的汉子开口,三人中站在中间的那个紫袍大汉,已踏前一步,双手抱拳:“杨准向孟老大见礼!”
  孟长青一边回礼,边大笑道:“不敢当,不敢当,姓孟的冒昧求见,唐突之处,还望贤昆仲包涵则个!”
  杨准往旁一站,沉稳的道:“孟老大客气了,客厅内待茶,再述根由!”
  孟长青不再多说,从鞍上扶下了许姜照霞,偕同杨准等三人进入这座敞亮又洁净的厅堂内。
  厅堂正中的横梁上,高悬着一块上书斗大篆体铁胆不畏四字的扁额,一张巨型虎皮交椅四平八稳的摆在中间,两排各是十张太师椅并置,此外便无他物;青石地面打磨光滑,衬着左右宽大的窗口,特别显得朴实无华,在威凛中另具一股庄严味道。
  双方分别在两侧的太师椅上落座,当一名黄衫汉子进来置几献茶又悄然退出之后,杨准开门见山的道:“孟老大是同道的翘楚、绿林中的英杰,但与杨家老寨却素来河井不犯,今日突然莅临陋寨,想必有所指教,江湖一把伞,同在伞下转,彼此不外,孟老大有什么事,尚请明示!”
  拱拱手,孟长青道:“大郎兄果然快人快语,爽落无比,冲着这股子豪劲,我孟长青也不必拐弯抹角、兜圈子说话;我今天来到宝地,踏入大寨的铁胆厅,没有别的事,只为了向老爷子及三位兄台讨还一桩公道!”
  杨准声色不动,缓缓的道:“不知孟老大所指的事是?”
  孟长青凛然道:“贵寨中,可有一个名叫尤二保的武师?”
  杨准坦率的道:“尤二保乃是寨子里的一名护院,也是教头,孟老大,他可是有什么地方开罪了你?”
  孟长青冷静的道:“他没有开罪过我,但是,他却作了一桩大孽,大郎兄,苦主儿就是这位姓许的大婶!”
  这时杨准才朝局促椅上的许姜照霞望了一眼,他淡淡的道:“哦?那尤二保作的是什么孽呀?”
  孟长青铁铮铮的道:“江湖上层出不穷,却最最不可饶恕的罪行——奸杀!”
  猛的一怔,杨准变了脸色:“孟老大,这可是凌迟碎剐的报应,希望你言而有据!”
  孟长青道:“当然不假,若是事情没有摸清,我岂敢贸然来此搅扰各位?”
  坐在第二把椅子上,身着灰衫的那一位,此刻冷冷的开了口:“请问孟老大,尤二保奸的是谁、杀的又是谁?”
  许姜照霞突然一阵悲愤膺胸,她激动的抢着回答:“他们强暴的那个闺女许兰馨,就是我唯一的嫡亲骨血,他们杀死的也是许兰馨,亦是我唯一的嫡亲骨血啊……”
  灰衫人无动于衷的道:“你怎么知道其中有尤二保?”
  许姜照霞抖着声音道:“因为我在当场亲眼目睹!”
  灰衫人不带一点笑意的一笑,道:“这就不大对了,他们既然奸杀了你的女儿,岂会留下你这活口来做指证?干这类事的人,从来讲究的就是斩草除根,不落痕迹!”
  一摆手,孟长青接上嘴道:“兄台想是杨起杨二郎了——二郎兄,尤二保他们五个人那天晚上轮奸了许大婶的闺女,并将之残杀,乃是千真万确的事,他们之所以未曾将许大壕一并灭口,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场面混乱,五个人酒后行凶,情急心虚,难免漏失,二是他们骄狂自大,认为纵使干下这等滔天罪恶,凭许大婶一个荏弱女流之辈,也无可奈何,但不管他们为的是什么,事情是他们干的却决无疑问!”
  那灰衫人——杨起不悦的道:“孟老大,莫非你也在场目睹?!”
  孟长青双目暴睁,闪闪如火:“我没有在场目睹,但我却亲自在这五个凶徒淫棍中的一个那里得到了证实,那个人外号苟白眼,名叫苟顺,另外,苟顺的把弟,文兴城彩莲巷开赌场的小结巴纪来寿也做了指证,坦承不讳!”
  哼了哼,杨起道:“三木之下,犹何求不得?他们在孟老大以死相胁里,还敢有不说的?只是,在那种情势中,所言所承,恐怕就有些勉强了!”
  孟长青豁然大笑,又猛而神色森酷下来:“二郎兄,那苟白眼的自承罪行,乃是他在未遭报应前自夸式的招供,他以为我们奈何不了他、以为他有权做奸杀的勾当!他们毫不忏悔,毫不愧疚,他们,甚至嚣张到认为不须掩饰,二郎兄,许大婶与杨家老寨并无瓜葛,我孟长青亦同样和各位没有过节,杨家老寨威慑两河,力倾千里,不是上供的猪头那等好吃,我们也未曾发疯,若无因由,谁不好去招惹,怎会无端来杨家老寨挑衅?!”
  窒了窒,杨起一时找不出话来反驳,许姜照霞又咽着声道:“是不是尤二保他们作的孽,只要唤他前来对证即可真相大白;我一个妇道人家,无拳,无勇,如不是实在忍无可忍,受不能受,我又怎敢随便冤枉于人?!”
  杨起正要说话,他兄长杨准已摇摇头,沉重的道:“许大婶,我要把话讲在前头,设若尤二保确然干下这等天理不容的罪孽,我杨家老寨决不会袒护他,但是,如果你是在诬赖于他,你也必须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
  一昂脸,许姜照霞的表情就像个殉道者:“如若我是诬陷了那尤二保,我便自绝在各位面前以谢罪!”
  杨准大声道:“很好,我们就此一言为定——来人呀!”
  随着他的招舞厅门外闪进一名黄衣大汉来,垂手恭应:“是,少大当家。”
  杨准沉声道:“去把尤二保唤来,不必说是什么事,只消叫他前来就行!”
  那黄衣汉子正待退下,孟长青已冷冷的道:“且慢!”
  杨准寒着脸道:“孟老大尚有交待?”
  孟长青严肃的道:“今日为月之初七,乃是那五个淫棍例定聚首之期,这一次,便正合尤二保作东,除了苟白眼业已授首,永远不能赶到之外,其余四个!尤二保、白奇、常振贤、向忠良四头孽畜必在一道,还请大郎兄成全,叫他们一同前来对质!”
  略一犹豫,杨准颇为牵强的道:“好吧,反正迟早也要做个了断——去把他们通通叫来!”那黄衣汉子回应一声,赶忙去了,杨起阴恻恻的一笑道:“孟老大倒是把他们的底蕴摸得相当清楚。”
  孟长青平静的道:“否则,怎敢前来杨家老寨唐突各位?”
  杨准站了起来,负着手,沉着脸,烦躁的在大厅里踱来踱去,一双浓眉纠结在一起,显示出他心情的极度恶劣来……
  于是,只有杨准单调滞重的脚步声在大厅里回响,此外,便是一片死寂!
  片刻之后,门外传来了一阵嘈杂的步履声,先前那黄衣大汉抢先而入,在他后面,跟随着五条粗横不等的身影。
  黄衣汉子往旁一站,躬身道:“回禀少大当家,尤教头他们来了!”
  杨准站定,目光锐利又冷森的注视着进入厅里的五个人,却一言不发。
  蓦的,许姜照霞的声音像自气囊中并裂般凄厉刺耳的扬起:“报应啊……现眼报啊……鬼、鬼、鬼,你们这几个恶鬼、淫棍、凶手……还我女儿的命来,还我女儿的命啊……”
  刚进大厅的五个人,一个是脸盘上布满累累麻坑的大块头,一个是双眉中断,眉间露白的阴沉人物,第三位瘦小枯干,獐头鼠目,第四个三十来岁,脸色泛青透灰,下颚平短,看上去连类颈也扯斜了,第五个,生得虎背熊腰,面如粗革,横肉层叠,宛若老牛皮底。
  许姜照霞这突如其来的惨叫哀嗥,把这几个人弄得都楞了,他们面面相觑了一阵,又齐齐向杨准抱拳施礼:“拜见少大赏家——”
  杨准木然道:“这里来了两位朋友,他们有件令人不愉快的往事要和你们对证一下。”
  那面如皮革的大汉忙“少大当家,不知是什么事——”
  许姜照霞颤巍巍的走了过来,她没有理会那说话的大汉,只冲着其余的四位仁兄悲喊:“你们不认识我了?就和那苟白眼一样不认识我了?七个月之前,你们五头畜生在文兴县城所造的孽,你们竟会这么轻淡的遗忘无踪?!就是你们,你们这五个禽兽、天打雷劈的禽兽,你们轮流奸污了我的女儿,又将她生生残杀,杀人的就是你这双眉中断的虎狼,你用的是三尖两刃刀,你污辱了我的女儿,又用你的刀挑出了她的肠脏,凶手、恶徒、魔鬼……”
  四个人互望一眼,都面无表情,既未回答,也没有任何反应。
  杨准低沉的道:“说吧,你们有没有干过她所指控的事?”
  脸生大麻子的那个咽了口唾液,陪着笑道:“呃,少大当家,这婆娘不知是从哪里来的老疯子,胡说八道,满口放屁,怕是受了什么人的指使,别有企图!”
  杨准勃然色变,厉声道:“少废话!只回答你干过这件事没有?!”
  大麻子嗫嚅情虚的道:“没……没有……我没有……”
  许姜照霞额露青筋,双眼通红,歪曲着一张脸尖叫:“没有?你竟敢说没有?我亲眼看见你强暴了我的女儿,就在我跟前不及三尺的地面上,我甚至记得你的姿态,你脸上的表情——那血淋淋的、鬼泣魂号的惨事,你居然一翻舌头就推卸个干净?!”
  大麻子怒道:“放屁,我从来没见过你,你这老娼妇,却是晕天黑地打哪个密洞钻出来的?楞想把这种熊事朝我头上栽,你算是瞎了眼啦!”
  獐头鼠目的那个阴横的道:“说不定是她女儿偷人养汉,春光乍泄,觉得无颜见人,方才自绝了的,这婆娘却死皮赖脸,妄想找几个倒霉的主儿来顶缸,用心真叫狠毒呐……”
  许姜照霞几乎气得晕了过去,她全身哆嗦,嘴唇发紫,语不成声:“你……你们这些丧尽天良、无心无肝的畜生……铁铸的事实……死者的血迹未干……尸骨未寒……你们就企图狡赖搪塞……更如此污蔑我母女?”
  轻轻的,孟长青不知何时已站在她身边:“镇定下来,大婶,不用和这些狗杂种生气,你且想想看,他们身上都有些什么特征或记号?在衣里掩遮下的部位?”
  一再深深吸气,许姜照霞仍然抖个不停,她满面泪水,四肢痉挛,一时连话都说不出了!
  孟长青低沉的又道:“大婶,这正是紧要关头,千万不能自乱了脚步,授人以隙;你仔细回想看看,他们身上都有些什么堪可指证的痣记?你说过,你记得他们在干那桩丑事之际的姿态,甚至脸上的表情……”
  双眼中有一股闪耀的光芒突掠过莹莹的泪之波幕,许姜照霞的唇角抽搐着,但却并挤出那样尖昂的声音来:“我记得……我记起来了……”
  刹那间,四条大汉都起了一阵抑制不住的惊惶反应,他们却也颇能把持,立刻又镇静下来,大麻子首先冷笑道:“我看你这老娼妇还有什么花巧可使?只要你是在瞎蒙胡罩,今天杨家老寨说不得便要费心给你找块好风水地了!”
  下颚平短的一位也恶狠狠的道:“说吧,爷们看你用什么法子来诬赖缠扰!除非你会邪术,爷们倒要等着你使手段在爷们身上长出块什么记号来!”
  四个人有的在咆哮反驳,有的是冷眼不语,从表面上看,他们倒真像于心无愧,遭了诬陷一样。
  许姜照霞一指那双眉中断的阴沉人物,颤着声道:“这一个,这下手残杀我女儿的主凶,在他尾闾骨的部位生长了一颗小指头大小的肉猴子,肉猴子的颜色是乌紫的……”
  又一指大麻子,她激动的道:“他的左大腿边有块巴掌大的亮疤,就是靠胯骨的地方!”
  大麻子满脸累叠的麻坑蓦然透了灰白,他两颊的颊肉也极快往上抽紧——猛的重重呸了一声,他似是在和什么无形的禁制挣扎着一样嘶哑的吼叫:“一派胡扯,满口浑话,你这老婊子简直睁着眼瞎放屁,该死的婆娘……”
  双眉中断的那一个嘿嘿笑了,不慌不忙的道:“这是一种最幼稚的诈讹、最下流的诬赖,休要说我们哥几个不会着她的道,更逃不过三位少当家的法眼明察;她会装能扮,只是找错主儿了……”
  孟长青斜瞄着这人,道:“何妨查验一下?你这不忠不良却偏叫像(向)忠良的灰孙子!”
  那人煞气突起,暴烈的道:“你敢骂我向忠良?!”
  孟长青嗤之以鼻:“什么东西!”
  大麻子怒吼:“混账王八蛋,都是你在挑拨唆使,暗里翻搅我们宰了你!”
  那短下巴及獐头鼠目的两位也齐齐发威使狠:“对,先把这出骚点子的狗种放倒再说!”
  宛如半空中响起一记焦雷,震得屋瓦颤动,大厅中嗦嗦回响,杨准在瞋目叱喝:“你们想干什么?造反么?!”
  孟长青淡淡一笑道:“大郎兄,他们只是想制造混乱,藉以规避那个足以致命的问题罢了;这好像圈子,越缩越小,快要现出原形了,他们能不起哄?”
  大麻子急叫:“少大当家,你可别听他胡说!”
  杨准冷酷的道:“我谁也不听,尤二保,脱下你的裤子,让我检视个明白!”

相关热词搜索:煞威棒

上一篇:第十章 血刃断仇
下一篇:第十二章 力能维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