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柳残阳 煞威棒 正文

第十二章 力能维义
 
2020-06-13 12:57:46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立时,杨准激越愤怒的表情收敛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副恭谨敬畏的形容,他转身向着门口,垂着手,降低了腔调:“爹,是谁惊动了你老人家?”
  当门出现的,是一个黑瘦矮小的糟老头子,满面皱纹,脸皮松搭,若非那一双眼睛开阖之间精芒闪耀,凌厉慑人,只怕就和个拾荒捡粪的老庄稼汉没有二致,谁也不会想到他就是杨家老寨的寨主,当年黑道上的佼佼者,两河一地的二大王,鼎鼎大名的老阎君杨不凡!
  咧开满嘴参差不齐又黑秽斑斑的牙齿,杨不凡朝儿子摆摆手,瞅着孟长青笑眯眯的道:“我刚才听得手下孩儿们传报,说是孟老弟你来了,呵呵,久闻老弟你的大名,在咱们黑道上更是一位顶儿尖儿的怪杰奇才,现下一见,果然不差,果然不差,长江的后浪推前浪呐,孟老弟,黑道上有了你这么一角,就越发显得扎实啦……”
  孟长青肃容向前,重重抱拳:“晚辈孟长青拜见杨老爷子。”
  连连拱手,杨不凡道:“不敢当,不敢当,孟老弟年轻英发,气度恢宏,尤其这股子胆识,更叫人佩服莫名,比较起来,我老头子皆要输上三分!”
  孟长青正色道:“老爷子谬誉了,晚辈未经奉准,擅闯大寨,放倒了老爷子的手下人,更开罪了大郎兄,凡此般般,固属莽撞不该,但晚辈论的是个理宇,求的是个义字,老爷子盛名久著,威扬两河,站在前辈先进的立场,想能曲予包涵,大度相容——”
  杨不凡看也不看地下的两具尸体,他冲着孟长青仍旧龇牙笑道:“事情呢,我全听他们说了,老弟你陪着这位大嫂子来到陋寨讨还这桩公道,原无什么不是之处,但是,嗯,我们的脸皮子上总不沾光彩,再怎么说,那尤二保好歹是我们寨里的人,不管他犯下了什么罪,叫人光天白日之下进了寨子当着我们的眼前活劈了他,这种味道,实在不易消受,老弟,我们还得带人不是?况且杨家老寨的招牌响当当的挂了这许多年,没得让旁人说我们连自家手下的性命都保不住,如此一来,我们就不好讲话啦……”
  姜是老的辣,果然一点不错,杨不凡表面笑容可掬,说得平和婉转,实则骨子里蛮横强悍无比,压根就抛弃了道理与是非,他不提原由、不问曲直,只把事情的形成往他的尊严及威誉上套,他不说为了什么才发生这种血淋淋的场面,专将孟长青对他的冒犯之处挂在嘴里,先声夺人的铸成一口黑锅要对方来背。
  孟长青怎会不明白杨不凡的用意?他也知道,眼前的这过节,恐怕是不易善了,而好在他早有准备,原也不打算会善了——笑笑,他道:“老爷子的意思是——?”
  呵呵一笑,杨不凡慢条斯理的道:“这样吧,老弟,我们忝为道上同源,一条船过渡都有五百年的缘份,何况彼此还是擎着一炷香头的先后伙计?你呢,为的是打抱不平,替人伸冤,我呢?却颜面攸关,放不下这张老脸来,说起来都情非得已,骨子里的想法也全不算坏,所以犯不上争死争活,小题大做;这样吧,我那犬子杨准怕是不堪与老弟你一较长短,便由我来向你领教领教,当然喽,这已说过,点到为止,只是点到为止!”
  杨准急忙叫道:“爹,不劳你老人家动手,孩儿自信可以——”
  杨不凡冷冷横了儿子一眼,漠然道:“你才见过几天世面?我的大少爷,稳吃稳打,十掐八攒的事,爹还会不让你露脸?这位孟老弟在道上声威喧赫,出了名的狠绝歹毒,笑里藏刀,你同他比,差上一大截,乖乖的在一边见识着吧,看你老爹撑上一撑再说!”
  杨起、杨化也齐声请命:“让我们来,爹——”
  重重一哼,杨不凡愠道:“都退下去,我杨不凡双手染血,杀人如草,也一向讲究硬拼蛮干,狠搏力斗,但是,却从未忘过一个武人应有的尊严与骨节,赢,要赢得光彩,败,也败得磊落,以众凌寡的事我不屑为,你们也一样不准擅犯!”
  杨家三兄弟不敢多说,垂着手,三个人唯唯喏喏的退到一旁,孟长青向惊惶无主的许姜照霞投过去安慰的眼色,示意她也让开,然后才堆着笑脸道:“老爷子光明坦荡,正气凛然,晚辈实是心折,只有一事,还请老爷子指教——”
  杨不凡转颜笑道:“说吧,老弟,不必客气。”
  孟长青低声道:“比试过后,不论轮赢,晚辈是否都可携同这位许大婶子离去?”
  杨不凡颔首道:“这个当然,而且我担保他们不会稍有留难,老弟,只是你要走得动才行。”
  孟长青笑得有点古怪:“晚辈但求能挨蹭出去就心满意足啦!老爷子可是说过点到为止啊。”
  抄扎起那袭宽大的灰绸暗花长衫,杨不凡笑呵阿的道:“不错,点到就为止!”
  孟长青又道:“请问老爷子,是否可用兵器,或者——”
  两片掌影封住了孟长青下面尚未说完的话——那两片掌影有如来自虚无,倏忽劈闪,掌刃削厉,锐风强劲!
  随着锐势,方才飘来杨不凡的两个字:“随你!”
  孟长青身形斜走,却又一偏即回,杀威棒抖飞,颤晃的棒头,罩住了杨不凡全身的十二处重穴。
  杨不凡猛跃横滚,顺着棒身翻侧,双掌猝闪,右脚却无声无息的弹向孟长青小腹。
  半步不退,孟长青挫腕下沉,棒尾的大红绸活蛇也似缠向杨不凡的足踝,但杨不凡却不躲避,在红绸缠足的一刹,他奋力伸腿蹬压,快得不可言喻——他右脚上那双厚底灰布鞋的鞋端,蓦透尖锋一寸,寒芒似星,暴插对方心窝!
  孟长青双目突睁,棒身转贴上竖,于是,唬的一响,杨不凡鞋端暗藏的尖刃便扎入棒杆的横面。
  大喝旋腾,杨不凡左足暴起,一十三脚宛若流石齐泄孟长青面门。
  孟长青卓立如山,他的脑袋便幅度极小又快速得几下可觉的晃摇,十三脚有若一脚,瞬息擦面落空,孟长青手上的杀威棒已倒回三圈——在黑乌暗赤的一轮光掌飞舞里,杨不凡连着三个跟斗翻出,又平稳扎实的站到地下。
  这位老阎君没有受伤,只是,右鞋鞋端那枚尖刃业已拗断了!
  挫棒于地,孟长青欠身道:“多承老爷子不吝赐教,晚辈愚鲁,尚乞曲谅。”
  杨不凡的神色先是短暂的愕然,一刹的气恼,但立时又笑了起来:“好,好,孟老弟,果然有几下子,正是英雄豪杰出少年,难怪这些时日来,血疤的风光事传扬恁多,嗯,是块上好的料子!”
  杨家三兄弟又是惊恐、又是愤怒的围了上来,全是一副不甘不服的表情:“爹,这才是个开始,胜负未分,莫非就此结了?”
  “请准孩儿等再向孟老大领教高招!”
  “爹爹,孟老大好功夫,孩儿也想承他指点指点。”
  杨不凡望了望自己右脚鞋端折断的尖刃平面,不由叹了口气:“你们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孟长青名不虚传,为父的不敢说本事多大,但至少还能将自家的斤两与对方的斤两称量个八九不离十;不错,胜负尚未分明,然则再打下去,为父实无制敌把握,如其——”
  说到这里,杨不凡摇摇头,不再往下讲了,他原来的意思是——如其到了最后灰头土脸的栽了跟斗,何不如趁现在尚能下台的辰光见好便收?
  于是,杨家三兄弟面面相觑,又都齐齐垂下头去。
  孟长青低沉的开口道:“老爷子,晚辈是否可以偕同这位许大婶离去了?”
  呵呵一笑,杨不凡道:“请便,请便,不是业已点到了么?”
  孟长青伸手拔下嵌插在棒上的半截尖刃,轻轻放在一张太师椅上,又向杨不凡躬身道:“就此向老爷子辞别,老爷子宽宏大量,气度雍容,晚辈自会记在于心,山高水长,尚容再赐拜谒之幸!”
  杨不凡忙道:“好说,好说,孟老弟,他日有暇,甚盼你能来杨家老寨盘桓些时”
  孟长青再次施礼,又向杨家三兄弟颔笑示意,末了,他引着许姜照霞出了厅门,二人一骑,匆匆离开杨家老寨。
  他带着许姜照霞走得很快,在对方尚未改变心意以前,他要尽早远离这个地方,因为他明白,先前他是冒了场多么大的危险——只要稍稍不慎,便会触发双方的血战,估不论他个人的力量能否抗衡杨家老寨的好手倾巢而出,只许姜照霞的安危,就够他头痛的了。
  而像这样胜负未敢定言的恶斗火并,委实没有必要,如果能够使其消弭,还是不要发生的好,否则,对双方而言,都没有一星半点的益处。

  ×    ×    ×

  还有二十里路就可抵达巧园了。
  巧园是三绝秀士林意樵的居处,也是招魂者与刽子手合并相隔的一座九幽府,其内涵并没有丝毫优雅的意味。
  黄鼠狼白奇便跟着林意樵住在这里。
  从杨家老寨来巧园,只有七十余里的路途,不远,孟长青与许姜照霞在赶出五十里路之后,便在这月小林子里休歇起来,他们的时间很充裕,他们准备天亮再去巧园,预计还是大清早的辰光便可叩门了。
  林子里光线黝暗,但在草地上铺着厚厚的毛毯,躺着却很舒服。
  天空黑得爽朗,繁星眨眼,微风习习。
  躺在距离孟长青五步外的许姜照霞,一直翻来覆去,似是难以入寐。
  孟长青闭着眼,低沉的开了口:“怎么啦?睡不着?”
  许姜照霞轻咳几声,不安的道:“可是我吵扰了你?孟家大哥。”
  孟长青淡淡的道:“好一阵子了,你总是辗转翻身!心里有事?”
  带着歉意的笑笑,许姜照霞有些惶然的道:“我在想,天亮以后,又不知是一种什么样的光景,希望不要像白日在杨家老寨那样的险恶情势,几乎就脱不了身。”
  孟长青低吁一声,道:“在杨家老寨的情形,确然有点危险,但也不见得脱不了身,打不过,跑还不输人,可是话又说回来,最好是不要搞到那种地步,否则面皮上就不大光彩了……”
  许姜照霞半撑起身子,道:“孟家大哥,我在想,那老阎君杨不凡,好像并不似你形容得那么恶毒,他只是在不伤和气的形势下与你比试了一场,又大大方方的放我们离开寨子;原先,我还以为他会大发雷霆,恼羞成怒的喝令他的手下截留我们呢!”
  摇摇头,孟长青道:“你也别把杨老头子看得太美了,他是个老江湖,精滑得出油,轻重利害,情况演变,他只要略一衡量,便自心中有数;他和我较试了一番,大约晓得我并不好吃,即使以众相凌,落到最后也至少是个血溅尸横,两败俱伤的局面,对杨家老寨而言,占不到什么便宜,最主要的是,他觉得为了尤二保这么一个小角色,冒着恁般的风险,蒙受这样的牺牲乃是不值的,何况还名不正言不顺,连个理字也不全?他往深处一斟酌,得失之间明摆明显,所以打落个顺水人情,让我们出寨,这正是杨不凡的老辣处,如果因此就认为他是天官赐福式的大好人,未免谬误太甚,大婶子,他卖狠的时候你没见过,也没听说,宰人如同宰鸡,就差尚未生啖人肉了……”
  吸了口凉气,许姜照霞呐呐的道:“但是看他的模样,却不大像……”
  吃吃一笑,孟长青道:“杨不凡的样子看起来窝囊貌不惊人,完全一个糟老头子的扮像,没有一点不凡的味道,但人可不能单以貌相,生性忠厚善良的人说不定面目狰狞,同样的,残酷狠毒之辈,外表看上去一副和气生财德性的也多得很哩……”
  许姜照霞忐忑的道:“那那么三绝秀士林意樵、闪剑马尊雄等人,是不是也同杨不凡一样,口蜜腹剑,面善心毒呢?”
  孟长青道:“差不多,说起来都是一路的货,谁也不比谁强。”
  许姜照霞若有所思的道:“我以前听你的口气,似乎和那马尊雄还有过什么轇轕?”
  双臂枕着后颈,孟长青仰望透自树梢间隙的点点繁星,声调幽沉的道:“有点过节,很久以前的事了,为了一笔买卖!内容很简单,他想干,我也想干,结果我拔了头筹,他落了空,姓马的一肚皮怨气,找着我拼了一场,就是这么回子事,梁子便架上了。”
  许姜照霞关切的问:“你赢了他?”
  孟长青唇角微挑,道:“要是我败了,便不会再有轇轕,更不能在这里和你谈话啦!”
  沉默了片刻,许姜照霞又惴惴的道:“孟家大哥……天亮之后,我们的行动会顺利吗?那林意樵一定会居中作梗的……”
  孟长青道:“这是无庸置疑的事,但你不必顾虑,只管找你的对象报你的血海深仇,其他的人,包括林意樵在内,由我来负责打发!”
  许姜照霞沙沙的一笑,道:“你好本领,又好胆识,孟家大哥……”
  孟长青亦笑道:“心也不怎么太坏,是么?”
  许姜照霞诚恳的道:“孟家大哥,我再没见过比你更好的人了。”
  孟长青闲闲的道:“其实我也不算是个善类,只是还讲求一点做人的原则罢了,盗亦有道,可不是?”
  许姜照霞轻轻的道:“如果天下人全似你,这天下也就不会有那么多悲惨邪恶的事情发生……”
  打了个哈欠,孟长青笑道:“别再夸我了,大婶,你都令我不敢相信我就是我啦,早点歇息吧,养足精神,天亮以后还有得你耗的呢。”
  许姜照霞的情绪又低落下来,她悒郁的道:“那林意樵、马尊雄等人一定已经得着消息了,向忠良和白奇包管早跑回去向他们哭诉哀求,请做主子的庇护助援……”
  懒洋洋的,孟长青道:“这还用说?我敢肯定,姓林的秀士业已在如临大敌般布署准备,严阵以待啦!”
  许姜照霞焦灼的道:“我们怎么办呢?孟家大哥!”
  孟长青无所谓的道:“怎么办?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是去报仇的,就尽管打着报仇的谱干,其他一概去他娘,我这厢总会使脑袋替你顶着……睡吧,大婶,别胡思乱想了,他们这阵子在鸡飞狗跳,我们犯不着也在穷担心思。”
  于是,许姜照霞不再吭声了,夜空如洗,万籁俱寂,偶而有风吹拂树梢,带起轻细的簌簌声,露水冷清的沾湿了她的发梢眉角,有点寒意,原该拥着毯子暂且寻梦,但是,她又如何睡得安稳呢?
  就这样似醒非醒,似睡非睡的迷糊了一阵子!也不知道究竟挨过去多久的时间,许姜照霞已突然被双有力的手掌摇晃起来。
  骤而的惊吓下,她本能的曲腿撑身,张口待呼,那双摇晃她肩头的手掌又迅速捂住了她的嘴,光线晕暗中,在极近的位置传来孟长青低促的声音:“是我,大婶子,不要出声!”
  孟长青就半跪在她的身边,接近得许姜照霞可以闻嗅到孟长青身上的气息,感触到他说话时口里所发出的温热——黑暗中,孟长青的双目闪闪,光头也在泛亮!
  透了口气,许姜贿霞表示明白的点点头……她那一点困倦,业已刹时消除尽净。
  松开手,孟长青悄声道:“看来,我们不必再赶二十里路到巧园去了。”
  眨眨眼,许姜照霞不解的低问:“有什么不对吗?”
  目光瞅着林外的一个方向,孟长青压低着嗓门:“方才我听到一些声音,是人在潜行伏走时的声音,林子四周全有动静传来,显然来的人还不少,而且,是采取包围的阵形!”吃了一惊,许姜照霞不禁慌了手脚:“你是说——我们被人包围了?”,低嘘了声,孟长青道:“大概错不了,你别急,这种场面不是什么稀罕事儿,我遇多了,对方有本领来围袭我们没有什么了不起,他们要有本领栽了我们才算得遂所愿,许大婶,想摆平我们可不容易哩!”
  脸色泛白,虚汗涔涔,许姜照霞紧抓着她的长剑,吃力的道:“依你看……对方是巧园来的?”
  孟长青轻轻的道:“很有可能,否则,是谁会对我们这么好胃口?天明不亮的便劳师动众跑来迎驾?”
  就在这时——
  林外左侧,已裂帛般响起一个刺耳声音——冷寂幽暗中,猛古丁冒出这样一个昂厉的腔调来,确能吓得人一哆嗦:“孟长青,你就到此为止了——你这一生也到此为止了!”
  姿势不动,孟长青豁然大笑:“迷迷蒙蒙的天还未曾透亮哩,面也没朝上,不知你老兄是哪一个生张熟魏,就这么红口白牙瞎你娘的胡乱咒我孟爷?!”
  重重呸了一声,音调更形暴烈:“孟长青,你卖字号冲着别的二流子去卖,在我林意樵面前,你这三个字不够一脚端,你当你自己是什么牛鬼蛇神?”
  抖了抖,许姜照霞恐怖的道:“是他们……孟家大哥,果然是从巧园来的人,那向忠良已搬请他主子来助拳了!”
  孟长青低沉的道:“原在料中不是?林意樵若不出面,那才叫奇怪呢!”
  外头,林意樵又在吼骂:“姓孟的,你也好歹算是个人物,放光棍,滚出来把这段梁子了结掉,莫以为窝在林中暗处我们就奈何不得你!”
  站起身来,孟长青大声道:“娘的,林意樵,你在扬威耀武个什么劲?你当是吃定了?还早得很呢,任你是块杀人放火起家的横字招牌,你他娘也横不到老子头上来!”
  怪笑一声,暗影里的林意樵道:“好胆识,好气魄,孟长青,胆识与气魄却是要在行动上表现才对,光用张鸟嘴吆喝衬不出什么功架来,有种的外头亮相,我林某人正要讨教讨教!”
  孟长青大喝:“你等着,我这就出来夹磨夹磨你这驴鸟操的三绝秀士!”
  急迫的,许姜照霞道:“我……我也一起去吗?”
  孟长青道:“别慌,跟着我,一切见机行事。”
  于是,孟长青在前,许姜照霞随后,两个人轻悄的朝林外移动,来到林边,孟长青示意许姜照霞掩隐在一株树干之后,又耳语着道:“你先躲着别露面,大婶,我叫你出来再出来,因为外头形势不明,我们得加几分小心,待我把场面弄清楚了,自会招呼你如何行动。”
  不待许姜照霞有所表示,孟长青已大踏步走出林子,而他的身形甫现,四周的阴暗处,已立时纷纷亮起了火折子,点燃了十数只红毒毒、青惨惨的松脂火把。

相关热词搜索:煞威棒

上一篇:第十一章 杨家老寨
下一篇:第十三章 上天有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