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龙乘风 黑雁 正文

第二章 卖歌少女
2021-09-18 21:47:35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十一月十八日,黄昏。
  离群雁在青莲阁喝酒。
  和他在一起的,有小乔、苗敏生,还有一个叫卓玉飞的年轻人。
  卓玉飞不但年轻,而且相貌堂堂,英挺不凡。
  他是彭巨强的干儿子。
  彭巨强曾嘱咐卓玉飞,多向离群雁亲近,多和离群雁虚心请教。
  卓玉飞很听话。现在,他几乎每天都是和离群雁在一起。
  青莲阁最著名的不是酒,也不是佳肴美馔。这里现在最吸引人的,是歌声。
  歌者是朱怜怜,她能一口气唱十二首歌。
  歌不好,一首已嫌多。好歌却是百听不厌。朱怜怜人漂亮,歌声更是婉转动人。
  朱怜怜每晚七点三十分左右,才会在胡瞎子的陪同下,出现在青莲阁内。
  现在还早,已有不少知音人在等候。卓玉飞显然也是其中之一。
  七点二十八分,青莲阁外忽然传来了一阵喧闹、尖叫之声。
  卓玉飞忽然脸色一变,脱口叫道:“是朱怜怜!”
  说话的声音犹在,他的人已如箭矢般飞射出去。
  朱怜怜出了事。
  她在街上,给几个流氓肆意的侮辱。
  胡瞎子是她的师父,也是她的乐师。
  没有胡瞎子的五弦琴,朱怜怜不会唱得出动人的歌曲。但胡瞎子,也给人痛殴了。一个青脸黄衣汉子,拳脚交加,把胡瞎子打得跪在地上。
  另外一个穿白绸纺大褂的年轻小伙子,正在嘻皮笑脸地逗着朱怜怜。
  “朱姑娘,从三年前第一次听你唱歌开始,不才就已很喜欢你,今天,无论如何,你好好歹歹总要陪我喝两杯。”
  朱怜怜哭了。
  “你们别打他,他有病,年纪又老,而且还是个可怜的瞎子。”
  穿白绸纺大褂的年轻小伙子哈哈一笑,对黄衣汉子说:“老李,你一定是喝醉了,要打架,街上行人多的是,为什么偏偏要拣这个老瞎子?”
  黄衣汉子才罢手,上前嘻嘻一笑,对朱怜怜道:“你瞧,咱们陆公子的心肠多好,你迟早总要嫁人,俺李友洪你是绝不会看得上的了,但陆公子嘛,可是你的理想伴侣,错过了,你永远都会后悔的。”
  朱怜怜的脸色,已变得像是一张白纸。
  那陆公子又伸手在她的脸上摸了一把:“在下陆川如,是地地道道的上海人,别的本事没有,但充当护花使者,那还是挺在行的。”
  突听一人怒喝道:“你自己先保护自己好了!”
  但见人影一闪,陆公子的脸上已吃了一拳。
  陆公子的下颚,立刻被打爆。
  那是卓玉飞的拳头,给他一个不大不小的教训。
  黄衣汉子李友洪脸色一变:“你是何方神圣?”
  卓玉飞冷冷道:“你若是牛魔王,我就是齐天大圣。”
  李友洪一挥手,喝道:“这小子活得不耐烦,咱们大伙儿先把他干了再说。”
  三个流氓在李友洪的指挥下,围攻卓玉飞。
  这三个流氓都很凶悍。但一经接战之下,他们全都不是卓玉飞的敌手。
  李友洪脸色一变。
  陆川如吸了口气:“咱们走……”
  “不!”李友洪怒道:“老子不相信他有三头六臂!”
  一声暴喝,施展工字伏虎拳,向卓玉飞扑击。
  他一出手就向卓玉飞的咽喉进攻。
  他动用的不但是拳头,而且还有一柄锋利的匕首。
  只是,在一霎眼间,别人根本看不出,他的手里原来已握着这种短小而锋利的武器。
  若是对方稍微疏忽,这把匕首就会一下子送进敌人的咽喉里。
  幸好卓玉飞毕竟是个有料子、有武学根柢的人。
  他眼捷手快,动作灵活而招式精绝。
  李友洪的匕首还没有刺在他的咽喉上,卓玉飞已捏住了他的右腕。
  李友洪脸色一变,一声怒喝,左膝猛然撞起,撞向卓玉飞小腹下的要害。
  这是救命的绝招。他以前曾经多次使用过,效果相当不错。
  但这一次,他却错了。
  卓玉飞并不是他以前遇上的庸手。
  他的膝盖刚撞起,右手的匕首已落在卓玉飞的手上。
  “飒”卓玉飞连想也不想,看也不看,顺手就把匕首插在他的膝盖上。
  “唷!”李友洪发出一声怪叫,汗如雨下。
  陆川如睹状,吓得魂飞魄散,飞奔狂窜。
  卓玉飞怒道:“无耻狂徒,你往哪里跑?”
  他穷追!
  但他才追出几步,忽然就有窒息的感觉。
  一根柔柔软软的绳子,不知何时,已经悄悄的套进他的脖子里。
  绳子马上收紧。
  卓玉飞面色一变,他猛然回头。
  他看见了一个人,正在把绳子牢牢的拉着。
  这人赫然竟是胡瞎子。
  剎那间,卓玉飞明白了。
  这全是他们安排的陷阱。
  他瞧着朱怜怜,没有说什么,也不能说什么。
  他的目光彷佛在说:“你为什么要害我?”
  身怀绝艺的卓玉飞,一下子就已堕入了别人的圈套。
  胡瞎子才是一个最可怕的敌人。
  卓玉飞想要挣脱,但绳子却是越拉越紧。
  胡瞎子突然跃前,一掌切在他颈际大脉上。
  卓玉飞根本无从反抗。
  他只是想不通,朱怜怜怎么会是这种人。
  陆川如又回来了,他再也没有惶恐之色。
  他只是对胡瞎子说:“还是师父有办法,一出手就抓住了这条大鱼。”
  胡瞎子冷冷一笑:“你认为这条鱼已很大了?”
  陆川如笑了笑:“就算不大,也不算小了,彭巨强这下子,想不气死才怪。”
  他一面说,一双眼睛却一直瞧着朱怜怜。
  朱怜怜却不理睬他。
  这时候,街上忽然有人大叫:“朱姑娘,今天你还唱不唱?”
  这是青莲阁的掌柜顺伯。
  朱怜怜还没有回答,胡瞎子已不断的摇头:“今天不唱了。”
  他今天有了一条大鱼,他们已不必再唱。
  但就在他们要走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衣裳的人已在街头上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人当然就是离群雁。
  乌黑的衣裳,漆黑发亮的眼睛,还有一蓬黑黑的头发。
  已有人开始叫他黑雁!
  陆川如盯着这人,脸色变了。
  胡瞎子看不见黑雁,无论是黑雁白雁,他都看不见。
  他是个瞎子,一个真正的瞎子。
  但瞎子的心却不瞎。
  他盲于眼,并非盲于心。
  他已嗅到一种特殊的气息。
  他问陆川如:“小陆,是不是那只从南方飞来的雁?”
  陆如川点头:“不错,这人一定就是离群雁。”
  胡瞎子干笑一声。
  他虽然瞎了,但一双白而混浊的眼珠,却彷佛在盯着离群雁。
  “你是不是要救回卓玉飞?”
  离群雁摇摇头:“没有这个必要,就算你们把他砍成肉酱,剁为烂泥,也与我无关。”
  胡瞎子道:“你不是正在效忠于彭巨强吗?”
  离群雁道:“就算是,我也没有保护卓玉飞的责任和义务。”
  胡瞎子道:“既然你不关心他的死活,又为什么要拦住我的去路?”
  离群雁道:“因为我要找你。”
  “找我?”胡瞎子笑了,笑得很神秘,也很特别:“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姓胡。”
  “这是人所皆知之事。”
  “但我却知道,你并不姓胡,而是姓沈。”
  “姓沈?”
  “对,沈天湖才是你老人家的真正名字。”
  胡瞎子不再笑了。
  “你是谁?”
  “一只从南方飞到上海来的雁,离群雁。”
  “你姓白?”
  “我现在姓黑,有人叫我黑雁。”
  胡瞎子冷冷一笑:“不管你是黑雁还是白雁,你能说得出我老人家的名字,一定和姓白的一家有关。”
  离群雁不置可否。
  沈天湖缓缓地接道:“你为什么要找我?”
  离群雁瞧着他满布皱纹的脸:“我能不能单独和你谈谈?”
  沈天湖哼了一声:“咱们之间,有什么事可谈的?”
  离群雁忽然拿出一只小小的木盒子。
  这木盒子扁而狭长,上面雕刻着一只雁。
  他把木盒子交到沈天湖的手上。
  沈天湖打开了它,在里面摸到了一件东西。
  那是一块古玉,古玉上雕着几个字。
  陆川如想看,但却看不见。
  沈天湖的手忽然发抖。
  “你是……”他失声叫了起来,但却只是说出了两个字,就再没有说下去。
  离群雁沉声道:“咱们现在是不是可以谈谈了?”
  沈天湖长长的吸了口气,道:“也罢,反正这件事情,总是要解决的。”
  离群雁目注着他,道:“至于卓玉飞,你能不能放他一马?”
  陆川如听得勃然变色:“你不要做梦,咱们费了这么大的心血,才抓住这条大鱼……”
  “弄醒他,把他放了。”沈天湖却截然道:“无论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我负全责。”
  “但楚帮主……”
  “废话!”沈天湖喝道:“师父的命令,你敢违抗?”
  “不,既然师父说放,那么就只好算卓玉飞走运吧。”陆川如神色悻然。
  他正要去弄醒卓玉飞,忽然有人挥舞利斧,砍杀朱怜怜!
  朱怜怜只懂唱,不懂武。
  她虽然是沈天湖的女弟子,但一向只学唱,从来都没有使过一招半式的武功。
  这人挥斧砍杀过来,她就只有瞪眼的份儿。
  谁都不知道这人是从哪里钻出来的。
  唯一能挽救朱怜怜性命的人,就只有沈天湖。
  沈天湖站得最近,他的反应也比任何人想象中更快几分。
  虽然,他只是个老瞎子!
  突然出现持斧而来的,是个杀手。
  一个黑虎帮的杀手。
  他没有名字,只有数字。
  他在组织里的数字是“十三”。
  “十三”要杀朱怜怜。
  理由何在?
  目前没有人知道。
  沈天湖也不知道来者是谁,他毕竟是个瞎子。
  但他的反应和出手,却是快得令人不可思议。
  即使是离群雁,也想不到这个老江湖,仍然有这种连年轻人都无法发挥出来的惊人速度
  利斧已将砍在朱怜怜的背心上。
  但也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沈天湖的左手已像铁钳般,锁住了“十三”的咽喉。
  这一着,速度极快。但更重要的,却是力度极狠!
  “十三”简直无法想象得到,天下间竟然会有个又老又瞎的人,能够一出手就把自己所有的攻击行动完全结束。
  “十三”几乎在五秒钟内,就已被沈天湖的左手夺走了性命。
  朱怜怜根本还弄不清楚怎么一回事,这个突如其来、可怕已极的杀手就已倒了下去。
  但也在这一剎那间,离群雁突然大喝:“沈前辈小心——”
  沈天湖随即转身,但当他在转身之前,一把锋利的钢刀,已从他的背心疾射,直穿透前胸。
  他脸如白纸,陡地大叫:“是谁暗算我?是谁暗算我?”
  一人回答:“是我。”
  “小陆?”
  “是的,师父。”
  沈天湖瞪着已瞎的一双眼睛。
  他惨笑。
  “小陆,你干得好,楚鸿峰一定会很赏识你的胆色和才干。”
  陆川如叹息一声,道:“师父,你老人家已累了,也该休息休息了。”
  沈天湖吸了口气,忽然对离群雁说:“你要找的人,就是……”
  他正想说下去,陆川如却在大喝:“你累了,该休息了!”

相关热词搜索:黑雁

下一篇:第三章 激烈火并
上一篇:
第一章 离群之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