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坎坷人生
2022-01-01 15:53:54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凌月国主只觉全身发软,他自许极高,虽然强如天座三星、地煞以及少林、武当掌教,他也并未引以为真正敌手,认为对方只是一介武夫,可以智取。却不料会在一个少年手中,遭到生平未有之失败。
  其心在无可奈何之下,施出了“震天三式”,凌月国主实在太强,虽并未能偷袭成功,其心却又逃过了一次杀身之祸。
  那日他伪装中了迷药,其实早就运气将药汁逼在食道之间,待凌月国主一转身,他便一滴不剩全部逼出,一路上跟着凌月国主,连续破坏了凌月国主的阴谋。
  其心往荒僻之地走去,他心中并无半点自得之情,反而懊丧已极,心中不住叹息忖道:“我舍生冒死,便是要探听凌月国主入中原之秘密,可是在这当儿,我却外出不在,只听了个无头无尾,真是可惜呀可惜!”
  他心想如果庄玲不在这紧要关头被人擒住,那么此事焉会如此,自己继续装下去,岂不是将凌月国主海底全给探出?天意如斯,却是无可奈何。
  其心估量凌月国主在北京决不会久留,他想到庄玲犹在虎口,心中更是忐忑不安,也不敢远离京城,便藏在城郊农村之中,等到第二日又潜回城内,立刻往客舍赶去,只见客舍空空,凌月国主师徒已然走了。
  其心连忙掀开床罩,只见庄玲好好地昏睡未动,他心中暗叫侥幸不已,这床下柜后,原是最普通隐藏之处,唯其如此,反而将智通天神的凌月国主师徒骗过,他那知凌月国主为盗禁城兵符之事,忙得不可开交,是以放过许多细节,只将兵符到手交给巧匠高大雕瞧了一眼,这便火速赶离北京。
  其心抱起庄玲放在床上,轻轻拍开庄玲的穴道,他探探手脉,知她心神交瘁,身体大是衰弱,非静养数日才能恢复,可是自己仍得追踪凌月国主,此事端的为难。
  他见庄玲容颜憔悴,心知她这些日子一定吃尽了苦头,东逃西躲,最后还是落在贼人之手,想到庄玲幼时何等的娇贵,她如今受苦受难,皆是起因于自己出手杀了她的父亲。
  其心愈想愈感歉意,又瞧了瞧庄玲略带焦黄的脸孔,那头上秀发散乱,风尘仆仆,心中突然感到无限怜惜,一横心忖道:“目下一切都不要管,只先等庄玲好了再说。”
  这时庄玲悠然醒转,她无力地睁开大眼,眼眶下深深润着一圈黑色,更显得默默无神,她瞧瞧其心,开口想说,竟是无力出声。
  其心柔声道:“庄小姐,你好好休养,坏人都被我打跑了。”
  庄玲双目失神的看着他,脸上一阵迷惘,其心忙道:“庄小姐,你并没有受伤,只是身子略虚,养息几天就会好的。”
  庄玲点点头,其心忽然想到她已一日一夜未进滴水粒米,连忙走到厨房,自己动手熬了一锅红薯粥,他虽是少年男子,可是从小便一向自理,对这烹饪做饭之事,比起女子并不少让,那店小二见他生火淘米,流利无比,也便乐得休息。
  过了一个时辰,那锅中红薯甜香四溢,其心盛了一碗粥上来,扶起庄玲坐直。
  庄玲四肢无力,其心只得一匙匙喂她,才喂了大半碗,庄玲头一昏又倒在床上,其心见她虚弱无比,心想让她多多休息,便轻轻替她盖上被罩退出。
  其心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对庄玲如此怜惜,他白天整天就不踏出客舍半步,只是细心看护,便是夜半梦醒,也忍不住轻轻推开一丝隔壁房门,远远望着庄玲安然的熟睡,感到无限的慰藉。
  他烹调手段原高,庄玲元气大伤之下,胃口极差,其心更是施展手法,将各种食物作得色香味俱全,只盼庄玲多吃,早日恢复体力。
  过了几天,庄玲渐渐恢复,她听说齐天心遭了暗算,本想立刻便走,可是仍是四肢发软全身失力,她极少开口和其心说话,其心心中内愧,两人面对着常常一坐就是老久,其心心中暗自警告自己:“只要等她一好,我便要去追那凌月国主,此事关系天下劫数,我岂可逗留在此,误了大事?”
  可是他眼见庄玲脸色一天好似一天,心中还是不能放心,每天晚上都决定次日要走,可是次日又藉故再留一天,他心思细密,将庄玲照顾得无微不至,他自幼浪迹天涯,也不知经过多少奇闻异事,可是却觉得这几天用心照顾这娇弱的女子,不但心安理得,而且实是生平未曾有之乐事。
  这日他又正走往厨房,忽然听到一个店小二道:“小李,你瞧瞧看,上房里那个客人,人生得俊是不用提了,而且手脚利落,比个小媳妇儿只强不弱,我老吴来来往往见过多少人,可说没见过这等怪人。”
  那被唤“小李”的道:“我瞧他气质高贵,定是大有来历,老吴,还有他那小媳妇儿,唉!我小李活了这大岁数,也没有见过这等美人,娶妻如此,就是我小李也甘心情愿服侍她。”
  “老吴”道:“人家小两口还是分房而睡,分明还没有圆房,你可别信口乱说。”
  其心怔怔听着,那两个店小二又谈论他半天,最后结论是能够嫁得如此郎君,一定是多生积德而来。
  其心听得作声不得,可是心中又有一种强烈欲望,希望别人多说两句,他是个善于克制自己而且极端理智的人,此时竟是六神无主,连厨房也不去了。
  他漫然走回室中,只见庄玲一个人靠在床沿,支着头呆呆出神,其心轻咳一声,庄玲似若未闻,理也不理头都不转过来。
  其心沉吟一会儿道:“庄小姐,杜公公既被那坏人杀了,你病好了,一个人哪里去?”
  庄玲冷冷答道:“要你管哩!我又没有叫你陪我在此,你爱走尽管走吧,谁希罕了?”
  其心知她误会了话中之意,他柔声道:“我心里虽是极愿陪你,可是还有一件天大要事耽误不得,不过你一人孤单没个去处,又教人不安心。”
  庄玲心想:“我孤孤零零,还不是你一手造成,你还假心假意。”
  她眼圈一红,心中又气又悲,怒道:“董大侠,你杀人放火,全不当一回事儿,你又何必装腔作势,可怜我一个女子呢?”
  其心笑笑不语,他从就未存希望庄玲能原谅他之心,庄玲见他直挺挺地站在身旁,脸上淡然,也瞧不出他是怒是喜,这脸色她是顶熟悉的虽是数年不见,可是那模样依稀间和当年仍是半点未改。
  她一时之间,几句骂人之话竟是脱口不出,其心平静地道:“你原可跟我一块走,可是我此行无异自投虎口,生死连自己都没有把握,岂能连累于你。”
  庄玲也不细辨话中之意,只道其心又是在轻视她,当下忍无可忍,锐声叫道:“谁要和你一起走,你赶快给我走得远远地,不然我可要用不好听的话来骂你了。”
  其心道:“你现在发脾气也是枉然,咱们须得想个办法,唉,我自幼到处流浪,也没有一个去处。”
  庄玲冷冷道:“是啊!是啊!杜公公见到一个孤苦孤儿,可怜他收容到庄中来,好心真是有好报,结果弄得家破人亡,连命也丢了,都是那孤儿所赐,都是那孤儿所赐!”
  她愈说愈是激动,忍不住哽咽起来,其心心中虽不愿再顶撞她,使她伤心难堪,可是有一事忍不住道:“那孤儿并不要你可怜,也不是孤儿,因为他还有父亲。”
  庄玲一怔,声音更是冷冰:“什么,小……小贼,你竟是有意到庄中去卧底的?那你一切都是早有计划了?”
  其心苦笑道:“错非迫我太甚,我岂会出手伤人,此事你误会太深,说明白了你也是不会相信的。”
  庄玲悲叫道:“你早就包藏祸心,乘我爹爹不留意下手,你还想赖,你还想混赖?”
  她声音尖锐,语气中充满了恶毒,其心心想多说无益,便不再分辩,庄玲心中更加认定其心是隐伏庄中,乘机行凶,她两眼瞪着其心,恨不得立刻将其心杀死。
  其心忽道:“你又该吃药了,我替你煎热去。”
  庄玲冷冷地道:“从现在起,我死也不吃你煮的东西,你别想用这种方法笼络我。”
  其心道:“大夫说这剂药是强心健脾的,你既已大好,不吃也罢了。”
  庄玲哼了一声,其心默然退出,到了吃饭时分,他又端了几样菜肴上来,放在庄玲房中桌上,庄玲连瞧都不瞧一眼,其心自言自语道:“饿总不是办法,任是你一流好汉,铁打钢铸的身子,顶多也不过饿个三、五天。”
  庄玲大怒,她一发脾气真是个天地不怕的小老爷,一伸手将整个桌子掀翻,那香喷喷的菜肴四散,其心望了望庄玲,庄玲双眉扬起,一脸挑战的模样。
  庄玲道:“董大侠,你发火了吧!哼哼,你董大侠怎么不敢杀人了,你有种便将我杀了呀!杀一个孤苦无依的女子,又打什么紧?”
  她不断激着其心,就是要他发怒,她见其心愈来愈是柔顺不动声色,似乎对自己的愤恨视若无睹,心中如何能够忍得下?是以放肆侮辱,竟将江湖上的粗话也用出来,其实如是真的其心发怒,她也是心虚得紧,毫无把握,只有听任摆布的份儿了。
  其心只是沉吟,庄玲心中突突而跳,暗观其心脸色好半晌,只见其心动手收拾地下残局,口中喃喃地道:“这上好菜肴如此糟塌,岂不是暴殄天物吗?”
  他此言一出,庄玲只觉耳中嗡然一声,儿时的情景一幕幕飞快升起,又飞快逝去,她想到小时候,自己初次向这人表示情意,这人却装得什么也不懂,那一次也是一气之下打翻了满担食盒,那一次这人不也是如此神色吗?
  就是这神色,庄玲曾经如痴如狂暗恋过,她见其心扫好地,悄然一语不发,往外便走,这时她心中真是千头万绪,几乎失声叫了出来。
  其心暗暗跨出门槛,他忽然止步回头道:“我想起一个主意,你既是齐天心齐公子的夫人,那一切都好办了。”
  庄玲一怔,其心又道:“洛阳帆扬镖局之主孙老镖头,对于齐公子感恩极深,他在两河南北极具潜力,别人绝对不敢轻易惹他,你此去投他,他一定待若上宾。”
  庄玲本想不理他,可是到底关心齐天心,便问道:“那蛮子说的可是当真?”
  她声音发颤,显然极是关切紧张,其心摇摇头道:“我也是听蛮子说的,齐天心公子何等功力,要想打他下谷,那是谈何容易?我也并不相信。”
  庄玲心中沉吟,口中不由自主喃喃道:“他武功自是高强,可是人却漫无机心,谁像你这种人,什么坏主意都有。”
  其心见她双眉凝注,忧心如焚,他本人也对齐天心颇有好感,此时竟也受感染,心中忐忑不安,口中却道:“我到江湖上打听去,庄小姐,他为人虽天真,可是那身功夫却是货真价实,你放心便是。”
  庄玲喃喃道:“明儿一早,我也要到江湖上去了,齐大哥万一真遭了不幸,我……我……”
  这时其心已悄悄走了,庄玲又支着头,窗外一片暮色,烟云四起,这客舍是北京有数大店,亭台水榭,布置得很有气派,齐天心潇洒的风姿,那是世间少女所憧憬的梦中人,庄玲自也不能例外,可是目前这魔鬼般深沉少年,却在她心中愈来愈是清晰,分不出到底是何情怀。
  其心意兴索然,他正被一个极大问题难住,身子靠在假石山上,望着西边深红云霞,他心中一次又一次问着自己:“我见着庄玲,为什么便会身不由主?我行事一经决定,从不犹豫,可是这次却一再误了行期,这是什么原因?”
  他转念又想道:“我小时故意躲她避她,难道是假装的吗,我心中难道早就喜欢上她?”
  其心愈想愈是迷糊,他是聪明之人,凡事都深入思索,对于一些人人皆知简单的问题,有时反而惑然不解,他极端理智,虽在无意之中动了真正情感,可是不但自己不信,就连为什么如此也不懂。
  这时天已大黑,不知何时已是星辰满天,其心想到明天又是孤身一人,万里征程,又想到庄玲年青貌美,单身行走江湖只怕危机重重,一时之间,竟觉胸中漫乱难理,空虚得什么都不能容纳,一阵凉风吹过,其心悚然一惊,庄玲屋中已熄了灯火,想是已入了梦乡。
  其心吸了一口真气,屏除莫名杂念,心中暗暗忖道:“那凌月国主私会朝中大臣,只怕是心怀叵测,我人微言轻,就是去警告朝中大臣,也是无人肯信,目今之计,只有在暗中探看凌月国主行踪,只是这四天耽搁,也不知他到了何处?看来只有西行去碰碰了。”
  他盘算既定,上街替庄玲买了许多必备之物,又买了匹小马准备作为庄玲座骑,这才回房休息。
  次晨一早,其心帮庄玲打点妥当,两人用过早饭,其心微微一笑道:“庄小姐,咱们这便分手。”
  庄玲凝目瞧着他,只见他笑容敛处,眼角竟流露出一种凄凉绝望之色,好像是此去再也见不着了,其心平日何等镇静深沉,脸上永远是洋洋自如地,别人根本就无法瞧出他的深浅,这时竟露出人去楼空依依之色,那光景的确深刻,庄玲望着望着,眼泪几乎夺眶而出。
  其心见她并不上马,便又说道:“此去洛阳道上安静,你跟了齐天心齐公子,一定是永远幸福,他不但人品俊雅,而富可敌国,天大的事,他也有力承担。”
  他神色平静的说着,可是那语音中充满了落寞,就像是年迈的英雄,沙哑的唱着古老的战歌,平静寂寞,在原野中渐渐消失。
  其心说完了,他似无意的再瞧了庄玲一眼,又回复了那种淡然的神采,他习惯的耸耸肩,转身便走,走了不远,忽然背后一个哭喊的声音叫道:“董其心,董其心,你别走。”
  其心一回头,只见庄玲泪流满面冲了上来,其心一怔站住,庄玲已投入怀中,紧紧的抱着他。
  其心只觉鼻端一阵阵脂香,真令他神昏颠倒,他是初尝情味的少年,心中又惊又喜,竟不知是真是幻。
  庄玲只是哭泣道:“我怎么办?我怎么办?”
  她双肩颤动,哭得很是伤心,其心忍不住轻轻抚着她一头秀发,饶他满腹机智,却说不出半句安慰的话。
  庄玲只觉得胸中有如乱麻,不知如何是好,她虽曾努力要使自己忘记这个杀父仇人,可是却没有做到,她和齐天心交游甚欢,原想取代其心的地位,此刻她才明白,世界上万物或可交换取代,但绝没有一个能代替另外一个人的地位。
  庄玲哭着哭着,情感渐渐发泄,她心中忖道:“我和齐天心交往,一见面便觉得他很是可亲,原来是因为他神色长得有几分像董其心。”
  其心沉醉在这柔情密意之中,暂时忘记了身外的一切,忽然怀中庄玲停止了哭泣,用力一挣,倒退了两步,望着其心道:“你快走,我永远不要再见你。”
  其心神智一清,他想到这庄玲已是齐天心的娘子,自己怎的如此胡涂?当下喃喃道:“这样分手最好,但愿你一生幸福无比。”
  庄玲道:“董其心,你别以为我忘不了你,我……杀父之仇不报,你一定看不起我,好,我会渐渐使你看得起我。”
  她唰的一声,从马背背囊拔出长剑,用力挥动了两下,剑光在朝阳中闪烁,庄玲驰马去了。
  其心心中再无留念,从另一个方向走了,北京繁华文物,他并无半点向往,不一会走出城门,那至京的官道宽敞笔直,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尽头,其心只觉海阔天空,豪气大增,这数日局促于客舍之中,尽是儿女情怀,将自己一番雄心几乎消蚀。
  他不住向自己打气,可是心中仍是阑珊,竟是欲哭无泪的感觉,他暗自忖道:“如果庄玲真的和我和好,那我不但坏了她的名节,而且齐天心岂能忍受,这样的安排最好最好,我可不愿和齐天心决斗,尤其是为了一个女子。”
  他自我解嘲的笑了笑,虽是如此地想,可是心中却彷佛失去了一种无与伦比的东西,那是很难,甚至永远也弥补不起来的了。
  他虽不愿和齐天心争斗,然而世事岂可逆料,又岂能凭人力挽回?
  其心只是西行,这日又走到河南地界,并未见凌月国主师徒踪迹,一路上江湖上并无异状,其心暗暗安心,知道凌月国主并未再在中原惹事。
  他行到日暮恰巧到个大镇,他才一入城,发觉身后有异,跟了几个大汉,其心暗自戒备,走到街上,那几个大汉,消失在人丛之中。
  其心也未在意,他走到一家客钱投宿,那掌柜打量了其心一眼,尚未待其心开口便道:“小店已住满客人,实在抱歉,贵客另外找一家吧!”
  其心见他脸色不正,似乎是含愤未发,其心心中奇怪,他天性不爱闹事惹人注意,便又走到另外一家客栈。
  他连走几家,那些客栈都推说人满,其心大是犯疑,这镇上气氛颇不寻常,分明是有人暗中操纵和自己作对。
  其心眼看天色渐晚,心中暗暗焦急,他行了大半天并未进食,肚中也自饥饿,心想先吃饱再说,便往酒店走去,他连到几家酒店,却都是早已打烊,那掌柜的也不在了,一些过路的行人,更是对他卑目而视,似乎十分瞧不起他。
  其心暗暗称怪,自己未到此城,怎么会与城中人为仇?他正自沉吟,忽然背后人声嘈杂,其心转身一瞧,只见一个五旬左右老者迎面而来,他身后高高矮矮跟了七八个汉子。
  其心打量来人一眼,那老者劈口骂道:“你这忘祖卖国的小畜牲,今天叫你难逃公道。”
  他似乎气极,开口便骂,其心心中雪亮,知道凌月国主手下那两个宝贝,不知又冒名造了多少孽,让自己背了黑锅。
  其心知道解释不清,索性不费口舌,当下淡然道:“瞧你一大把年纪,怎么如此不知礼数?真是白披衣冠,枉自为人了。”
  那老者身后汉子纷纷喝打,粗言俚语就如狂风暴雨一般骂到,其心心中微微有气,那老者道:“对待礼义上国之人自是讲礼数,面对域外蛮狗,就如遇见疯狗一样,人人皆可诛之。”
  其心道:“我敬你偌大年岁,如果再要不知深浅,可莫怪我出手得罪了。”
  那老者挥手便打,其心只有出手,老者拳风凌厉,颇有几分真才实学,其心试了几招,恍然道:“原来是崤山派的高手,在下倒是失敬了。”
  那老者出拳沉猛,攻击连绵不断,但见其心漫不经心应付,招招都被闪过破解,他知功力相差太远,一使眼色,那七八个汉子一齐围了上来。
  其心不愿久事纠缠,他掌力渐渐加重,招招就如开山巨斧,力道沉猛已极,那七八个大汉如何敢硬接招,其心东一拳西一脚,对方人虽多将他团团围住,可是被他打得东倒西歪,险状百出。
  其心乘势直上,他长啸一声,双掌疾若闪电,身子也跟着快捷起来,那老者见敌人招式如穿针引线,尽往空隙之中击来,他手忙脚乱地又闪又躲,也顾不得帮手下大汉围攻了。
  其心啸声方毕,双掌贴膝,垂手立在场中,那些大汉,连他身形都未看清,便被他弄倒了一大半,其余几人呆呆站在一丈之外,只觉敌人神出鬼没,不可思议,竟不敢再贸然上前。
  那老者一挥手叫那些人将倒在地上的汉子扶起,他头也不回退去,其心心道这人也算知机,如果再纠缠下去,只怕苦头吃得更多,他心想这镇中是不能住的了,人人都好像恨不得将他杀头剥皮,便又藉着星光,夜行赶路,方走了不远,后面蹄声一起,一个大汉驰马狂奔,不一会赶过了他,黄土的大道上,激起了一大堆尘埃,那背影彷佛就是刚才和他打斗众汉中的一个。
  其心心中一惊忖道:“此人定是前程报信去了,这样不死不休的纠缠着,自己虽是不惧,岂不误了大事?”
  他心想自己不再行走一道,这样说不定便可避免许多莫名其妙的打斗,他盘算已定,尽往山路小道走去,晓行夜宿,赶了几天,果然再没有遇到意外之事。
  这回他走近商邱,这是他西行必经之地,他行到城郊,已是初更时分,前面是一大片林子,其心心想今夜不如先在林中过夜,明天一早赶快赶过商邱。他才走进林子,忽然一阵怪响,有若是千嘴万舌鼓噪着,那声音又低哑又难听,在这静静的野外,真令人毛骨悚然。
  其心暗布真气,忽然“啪”、“啪”之声大作,从林子深处飞来成千上万乌鸦,月光下黑压压的根本看不清到底有多少,其心心中一松,释然吐口气,继续前行,才行了几步,他灵机一动忖道:“乌鸦栖息甚早,此时天已全黑,怎会群起而飞,难道林中来了大批人?”
  他提高警觉,轻步疾行,孰如一缕轻烟愈走愈深,忽然远远人声大作,其心从树叶隙中定神远眺,只见前面地势突然开朗,黑暗中仿佛有座大庙耸立。
  其心不敢大意,施展轻功继续前行,又走了一刻,那树木愈来愈稀,隐身大是困难,他忽瞧见前面有棵巨大槐树,他身子一颤,跃身上树。
  他居高临下,只见古庙前有块平广场地,场中坐了数十个汉子,席地而坐,四周点数支巨大火把,火苗烧得又高又旺,庙门前挂着一面大旗,上面绣着一鹰一舟,在风中展开飘扬。
  其心定神一瞧,只见其中有一个汉子站立着,正在向众人说话,夜风吹过,一句句都清晰传入其心耳中,其心听那声音心中一凛忖道:“怎么会是他,他不是在洛阳主持镖局,跑到这里来干吗?庄玲如去投奔他岂不扑了个空?”
  原来那站立着的汉子,正是帆扬镖局孙帆扬,他沉声道:“武当真人已传讯武林,凌月国主入了中原,要咱们河洛武林戒备,今天各地分局的老师们差不多到齐了,好歹也要想个办法抵挡。”
  众人齐声道:“咱们唯总镖头马首是瞻,一切都听您老吩咐。”
  孙帆扬缓缓地道:“那凌月国主早就有吞并中原武林之心,这也罢了,就恨在咱们的中国,竟会有人甘心出卖祖宗,作他内应,此人功力颇高,对于中原武林又熟,他引狼入室,实在令人痛恨!”
  其心暗忖道:“凌月国主目的岂仅中原武林,你们这些人见识浅薄,如果知道真象,成事不足,败事倒是有余。”
  孙帆扬话一说完,众人暴吼道:“咱们把那姓董的小子碎尸万段,瞧瞧他心肝是怎生模样?”
  孙帆扬挥挥手,众人立刻静了下来,他沉着地道:“凌月国主行踪隐密,一时也难以寻到,那姓董的小子的确是咱们武林害群之马,如咱们一致对外,那凌月国主尽管是千手万脚,也是无可奈何,偏生就有这种小杂种,丧心病狂,咱们目前先将此人除去,一方面作为卖身投贼的人一个警告,再者除去这个心腹大患,也让凌月国主知道厉害。”
  其心脸上闪过一丝愤怒神色,他心中暗道:“这孙帆扬出口伤人,他骂我也便罢了,岂能侮及我父亲,他日有机,一定要让他尝尝厉害。”
  众人纷纷称是,其中一个汉子道:“李大哥问得对,前天兄弟接到崤山大侠飞马传柬,那小子已入了河南地界,他西行必须经过此地,咱们只须在此以逸待劳便得。”
  众人七嘴八舌的商量起来,孙帆扬又道:“这姓董的小子一除,凌月国主对于中原武林不会再了若指掌,那时咱们以暗击明,形势上先占了许多优势。”
  其心忖道:“凌月国主对于中国一切,早就了然于胸,如果他像你们一般见识,后知后觉,岂敢染指我们了。”
  这时从庙后又走出一个大汉,他身材又高又大,嗓子更是宏亮,他走前向孙帆扬行了一礼道:“总镖头,丐帮有回信来了。”
  孙帆扬笑着连道:“楚副镖头辛苦了,兄弟在此先谢过。”

相关热词搜索:奇剑三灯

下一篇:第二章 谷中之秘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