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撒网擒狡狐
2020-02-22 14:02:48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吕四海不知道在哪儿混了一阵,快到上灯的时候,才摸到梨香院,他是老规矩,一来就往江雪雪的楼上直闯,而江雪雪也是老规矩,放好一盆水在等着,吕四海一来,侍候她的人都走开了,并为他们掩上了门。
  江雪雪解开裹脚布,那股味儿就溢了出来,吕四海捏着鼻子低声道:“雪雪,你的药又加重份量了,现在弄得连我都受不了,难道你自己忍得住吗?”
  江雪雪苦着脸道:“亏你说呢!给我找了这么个好差使,你只是闻闻臭味而已,我还得要应付那些臭男人!”
  吕四海苦笑一下,拍拍她的纤足道:“忍耐一下嘛,不是你周旋在权贵之间,我们在哪儿能打听到那些财路?不是这双臭脚,你又怎能保持清白之身?想想那些受惠的穷人,这些牺牲就有代价了。”
  江雪雪一噘嘴道:“可是我们得到的是什么呢?”
  吕四海正色道:“雪雪,行侠不是为了沽名钓誉,但我们也不是全无收获,你知道,现在至少有几百户穷人家里,供着无名恩公长生禄位,早晚一炷香,这就是收获,就算你修佛成仙,也未必能得到这么多诚心的感激。”
  江雪雪的脸红了一下,微微不安地道:“海哥,我是为了你,以你的才华武功,大可以在江湖上闯出赫赫声名,这样子实在太委屈了,难道说行侠仗义只有这一条路吗?”
  吕四海苦笑道:“成名不碍行侠,但就没有这么方便了,很多人为了你的盛名来打击你,也会增加不少麻烦!”
  江雪雪道:“可是麻烦来了,邢玉春不知从哪儿得来的消息,居然盯上了我,今天她替我整理屋子就在四处摸索,想找出那对水晶如意来。”
  吕四海一笑道:“没关系,东西不在你这儿。”
  “可是我很烦她,整天弄个人盯在身边,多别扭!”
  吕四海笑道:“别急,我已经安排了一着巧计,今天晚上就有人来驱鬼捉狐,只是你得推掉应酬。”
  “你找的是谁?”
  “九门提督府的便衣缉差,土狗吴九。”
  “这个饭桶,连狐毛都捞不着一根。”
  吕四海笑道:“吴九是不行,可是鹰眼高朋不是庸手,只要狐狸显了形,他逃不过高朋的鹰爪。”
  江雪雪一怔道:“可是事情一闹开,我们也就藏不住了。”
  吕四海道:“今天丁鹤与陈世骏由赵镇远、高朋陪同来找我,都怪我不好,下手的时候,不该留下四句混帐诗。”
  江雪雪笑道:“那我倒赞成,这次是从太极门两个绝顶高手里抢食,虎死留皮,人死留名,是该亮一亮,可是人家怎么会从那四句诗找到你头上,凭你现在的德性,要说能从南丁北陈手里夺下红货,连鬼都不相信。”
  吕四海道:“他们也是试试,并没有尽信,可是没想到陈世骏抽冷子给我一掌。”
  江雪雪一惊道:“太极掌非同小可,你硬挺着挨了?”
  吕四海道:“不挨怎么办,幸好我运气了,而陈世骏的掌劲火候也不足,总算没当时躺下,高朋又阻止了他的第二掌,他不敢说出下了杀手,就这么混了过去。”
  江雪雪道:“这么说来高朋并没有发现你的伪装?”
  吕四海摇头道:“高朋是老江湖又兼老公事,虽然不敢确定,但已经对我注意上了,派了吴九盯我的梢,而且赵镇远从我的口音中,摸到了我的老底。”
  江雪雪惊道:“那我们在京师就耽不下去了!”
  吕四海轻叹道:“很难说,一切看今天晚上,如果高朋是全力来抓碧眼狐狸,就是他有意成全,放我们一马,以后只要不让他为难,他会替我们遮掩下去的,如果他轻描淡写,存心坐山观虎斗,一定要我们自己去对付碧眼狐狸,我们就只好换码头了。”
  江雪雪不禁默然,吕四海忽然抬起她的脚来,在脚趾间用力地搓捏,江雪雪知道必是有人来了,遂装着十分受用的样子,门上只传来细微的声息,却没有动静,二人相视而笑。
  又过了一会儿,远处有人叫道:“玉春,叫你唤雪姑娘来,你怎么怔着不动?”
  门外的人似乎吃了一惊,接着是一个稚嫩而惶恐的声音道:“姑娘门关着,我不知道是否该去吵她呢?”
  远处那人笑着道:“这是吕四海在给姑娘捏脚,没关系的,你尽管推门进去。”
  门呀的一声推开了,进来了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儿,脆生生的,彷佛十分稚嫩,但立刻被屋中触鼻的臭气薰得直皱眉头,江雪雪若无其事地问道:“什么事?”
  小姑娘道:“来了两位爷,指名叫姑娘的条子。”
  江雪雪道:“是两个什么样的人?”
  小姑娘道:“秦大娘说是第一次来的,出手可挺大方的。”
  江雪雪道:“告诉秦大娘说我不舒服,让别的姑娘伺候吧,你来得正好,把水提出去倒了。”
  小姑娘万分无奈地过来,端起木盆,脚下一个踉跄,把木盆摔了出去,弄得满地是水,她立刻装出一副可怜相道:“对不起,姑娘我不小心……”
  江雪雪却微笑道:“没关系,你快去拿破布来把水擦干,别让水渗到楼下去,那可要招人骂了。”
  小姑娘应声而去,等她走远了,江雪雪才道:“你看见了,这婆娘还不死心,始终在找机会搜我的屋子呢。”
  吕四海一耸肩道:“没关系,最多只是今天了,你最好稳着点,别让她看出东西不在你这儿。”
  说这一句话的功夫,小姑娘已经拿着破布跟小桶来了,弯着腰,把地上的水一把把的汲起来,放在水桶里,当她要掀起床前的踏板时,江雪雪忙道:“不用了,这板子太重,你搬不动,让它去好了,明天叫打杂的老王来。”
  小姑娘道:“可是踏板底下的水会渗到床底下去的。”
  江雪雪沉脸说道:“我说不用就不用,你去吧。”
  小姑娘的眼睛里微闪一闪,也就在这一刹那间,她的眼光变绿了,虽然很快就恢复了原状,却也逃不过吕四海的眼睛,他笑笑道:“春姑娘,你刚来不久,不知道雪姑娘的脾气,她的床最不喜欢别人动的。”
  小姑娘哦了一声,收拾了水桶走了。
  吕四海眨眨眼道:“吴九他们快来了,我得先避一避,最好是在你这屋子的外间摆台子,免得这丫头溜掉了,她是见不得官人的。”
  江雪雪道:“海哥,你最好别走,在暗里照应着些,万一要动起手来,也不致让她溜了。”
  吕四海道:“雪娘,我只是想把碧眼狐狸从你身边赶开,倒并不一定要她入网。虽然我们行道的宗旨有异,到底还算是一条线上的,何忍相煎太急?”
  江雪雪道:“碧眼狐狸心毒手辣,贪得无厌,她看中的东西一定要弄到手才罢休,假如不抓住她,她缠个没完,我们以后的行动也不方便了。”
  吕四海想了一下道:“好吧,那你的后窗别关上,我出去绕一下就上来窝着。”
  说完他也走了,就在附近绕了两圈,走进一家大酒庄,打了四个铜子的酒,缩在壁角喝着。
  过了一会儿,首先是那个在天桥赌钱的老头进来了,要了一壶酒,居然还带了卤菜来,独踞一隅。
  又过了一会儿,那个叫玉春的小姑娘也进来了,直接走到老头儿身边道:“爹,您把银子筹足了没有?”
  老头儿道:“还没有,但已经差不多了,我遇上了一个同乡,他答应明儿借我二十两,替你赎身。”
  小姑娘噘着嘴道:“快一点,我在那儿真耽不下去了。”
  老头儿道:“忍耐一下,好宝贝儿!”
  小姑娘道:“昨天我得了一张五两银票的外赏,您也拿着吧,凑一凑,赶紧把我救出火坑。”
  说着,她递了一张庄票过来,老头儿拿了揣在怀里,小姑娘又吩咐道:“您也少喝两盅,快回去歇着吧。我得赶紧回去,雪姑娘的屋里来了客人,是九门提督的几位班头儿。”
  老头儿哦了一声道:“他们上堂子里去干吗?你可小心点!”
  小姑娘白了他一眼道:“您瞧您多糊涂,人家是冲着雪姑娘去的,跟我有什么相干?”
  老头儿这才道:“那你快去侍候吧,可别耽误了。”
  小姑娘道:“是啊!您老人家也别贪杯误事儿,要找那位同乡,回头再去问问看,早点儿把我救出火坑。”
  老头儿连连道:“误不了!
  误不了!”
  小姑娘转身出去了,老头儿又喝了两杯,吕四海心中微动,由壁角转了出来,掩到老头儿身边笑笑道:“老太爷,咱们真是有缘,又在这儿遇上了。”
  老头儿看见了他,心中一震,神色也微微一变,却装着愕然的道:“这位大爷,小老儿眼拙,请问您是……”
  吕四海笑道:“老大爷真是贵人多忘事,今儿下午,咱们还在天桥赌棚里见过,我还承您情赏了一块银子。”
  老头儿哦了一声道:“原来是你老哥呀!承情,承情。多亏老弟指点,使小老儿发了一注小财,来喝一杯。”
  吕四海也不客气,迳自坐了下来笑问道:“刚才那个就是您的闺女儿,挺清秀的一个小姑娘,您可实在不该把她押在那个地方,那多委屈呀。”
  老头儿苦着脸道:“可不是,咳,谁叫我人穷志短呢!幸好托老哥的福,把身价银子凑足了。”
  吕四海道:“凑足了就快点弄她出来呀!”
  老头儿连连称是,两人对喝了两壶酒,吕四海已醉态可掬,说话时舌头都大了。老头儿皱着眉头,起身掏钱会帐,吕四海却醒了过来,一把抢了他的碎银子道:“不,老大爷,这酒钱算是我的,不能让你破费。”
  他硬把银子揣回老头儿的怀里,摇摇晃晃的会了酒钱,老头儿巴不得早点离开,谢了一声,出门走了。
  吕四海迅速摊开手中刚摸来的一张庄票,正是小姑娘交给老头儿的那一张,但见背面写了几行小字:货可能藏在床前踏脚板下,今夜会同魏三跟牛青儿前来,务必得手,太极门丁陈二人已到梨香院指名要雪姝陪酒,想必亦有所疑,故尤须从速,再者吕四海狡猾如狐,宜小心。
  吕四海啐了一声,低骂道:“他妈的,自己是狐狸精,反而骂我是狐狸,总要叫你知道厉害。”
  他拿了庄票,迅速追上去,看见老头儿还在前面走,另外有一个提督府的便衣公人在盯着,连忙招招手,指指那个老头儿,那两个公人会意,立刻上前挡住了老头儿的去路,老头儿一怔道:“二位大爷有何贵干?”
  那两个公人装出一副流氓相道:“老家伙,爷们的手风不顺,连晚餐都输了,借几文塞塞肚子。”
  老头儿连忙道:“二位大爷,我是个苦老儿。”
  一人瞪眼道:“老家伙,你少装蒜,今天在摊棚上你捞了几十两,我们都看见的,识相点自己拿出来。”
  老头儿显得万般无奈地伸手入怀,掏出一锭五两重的银块,正想递出去,吕四海跑上几步,抢过银子道:“你们这两个混混儿,欺负到我朋友身上来了,也不睁眼瞧瞧?”
  那两个公人是得了吕四海的暗示,以为老头儿身上带着重要的赃物,所以才把他截住了,想搜搜他身子。
  他们也是老公事,唯恐搜不出证据来难以交代,故而不亮出身分来,以混混儿吃人的姿态上前唬一下。
  谁知吕四海又上前搅和,一时莫明其妙,一人横着眼睛道:“吕四海,你这是什么意思?”
  吕四海又陪笑道:“二位,这位老大爷的银子是要为她女儿赎身的,你们忍心拿去吗?算了,看在兄弟的份上,放他一马吧,我请两位喝一盅去。”
  说着把银子揣回老头儿的怀里,也把刚摸来的那张庄票还了原,拍拍老头儿的肩膀道:“老大爷,你快走吧,别在街上晃了,更别往赌摊上去了。”
  老头儿千恩万谢的走了,吕四海却拖了那两个公人,又回到大酒庄,一个公人道:“吕爷,我们可叫你给弄糊涂了,你要我们拦住他,干吗又放他走呢?”
  吕四海笑笑道:“刚才碧眼狐狸递了个消息给他,我把字条摸了出来,正不知道如何放回去,所以才借重二位。”
  另一人忙道:“他真是碧眼狐狸的同党了?”
  吕四海道:“不错,已经证实了,梨香院的那个小姑娘也坐定是碧眼狐狸邢玉春了,她连名字都没改,就叫玉春,高爷把人手都安排好了吧?”
  一人道:“土狗吴九会同四大金刚,还约了镇远镖局镖头,拿狐狸是绝对没问题了,吕爷,既然他也是碧眼狐狸的同党,为什么不让我们把他抓起来呢?”
  吕四海道:“碧眼狐狸的同党不止他一个,刚才通知他的消息,是要他去约会魏三跟牛青儿两人!”
  公人愕然道:“红脸魏三、大草驴牛青儿,都是落有底案的飞贼,没想到跟碧眼狐狸是一穴的。”
  吕四海道:“碧眼狐狸要他们今儿晚上在梨香院集合,将有所行动,到时候一网打尽,不是更好吗?”
  两个公人都很兴奋,又忙着去部署了。
  吕四海吁了一口气,悄悄绕到梨香院的后院,看看四下无人,一纵身翻进围墙,轻轻一搭就上了二楼,江雪雪的那间屋窗子虚掩着,吕四海就像鬼魅似的滑了进去。
  在院子里黑处,躲着赵镇远与鹰眼高朋,看见人影进了屋,高朋低声叹道:“赵兄看见了吧,吕四海身法之妙,几乎已到绝顶高手的境界,江湖上轻功最佳的莫过于万里无影褚飞鹏,但也不会比他俐落啊。”
  赵镇远也轻叹一声道:“这家伙实在是个不世奇才,轻功绝顶,内功深厚,兵刃上的功夫也一定了得,放眼江湖,该是一流高手,只是那副长相,可实在不敢恭维。”
  高朋微笑道:“他用了易容药,白天溅在我靴子上的一滴水,我回去仔细地研究了一下,那是易容药,我敢说他一定是个白白净净的俊俏小伙子。”
  正说到这儿,忽然楼上传来了吵闹的声音。
  吵的声音很大,是一口山西腔,气势汹汹地叫道:“江雪雪既然不接客,屋子里怎么会摆靴子?这不是欺负人吗?难道怕老爷们花不起银子?”
  二人都为之一呆,赵镇远道:“好像是陈世骏的声音。”
  高朋点点头道:“不错,他跟丁鹤可能也摸到一点线索了,特地来找江雪雪的,被江雪雪推辞了。赵兄,这一闹可把我们捕狐的计划耽搁了,还是你去解解围吧。”
  赵镇远听上面越吵越凶了,只得转到前面上楼,果然看见陈世骏与丁鹤正在跟吴九对叫着。
  土狗吴九不认识这两个人是太极门名家,仗着提督衙门的势力,双手插腰叫道:“你们这两个土蛋儿,京师可不是你们撒野的地方。你有钱逛窖子不错,可是得看人家姑娘愿不愿意。雪姑娘今儿是不舒服,但是为了吴大爷过生日,请了几个朋友,她特别给个面子,你老小子要是再不识好歹,吴大爷就要你好看。”
  万胜刀万子渊与鞭霸马青雄是认得他们的,却不便出头,因为在这儿叫出他们的字号,对大家都不好看。
  四大金刚是高朋手下的四名干捕,姓氏刚好是百家姓上的第一句,赵钱孙李,名字也起得巧,赵有礼、钱尚廉、孙克义、李明耻,把国之四维,每人占上一项,因此被称为四大金刚。
  他们不但是高朋的得力助手,武功也是跟高朋学的,今天得了指示,前来擒拿碧眼狐狸,一心想立件大功,在人前露露脸,突然冒出这两个老儿搅局,也是一肚子火,要不是怕露出形迹,差一点就要亮出腰里的练子锁人了。
  陈世骏不认识吴九他们,却认得镇远镖行的镖头,以为赵镇远故意捣蛋,扫他们的面子,存心大闹一场,吴九的话说得难听,他哪里忍得住,太极掌运足劲力,就想一掌推出去。
  赵镇远及时赶到了,一手搭住了他的脉门道:“陈兄,丁兄,二位怎会有此雅兴?”
  陈世骏的劲力被化解了,抬头看见赵镇远,火气更大,怒声叫道:“姓赵的,你手下的伙计好威风呀。”
  赵镇远笑笑道:“陈兄别误会,敝局两个镖师今天是作客而来,主人是这位吴头儿。”
  陈世骏微微一怔道:“头儿,哪里的头儿?”
  赵镇远道:“在京师城的头儿,自然是鹰眼手下的弟兄。”
  陈世骏怒道:“高朋又能怎么样?他不过是六扇门的捕头而已,他的手下就可以横行京师了?”
  吴九叫道:“老土蛋儿,你嘴里放干净点。”
  赵镇远忙喝止道:“吴头儿,我已经出面了,你还说什么?”
  吴九不敢冲撞赵镇远,只得闭口退后。
  赵镇远笑笑道:“陈兄,看在兄弟的面子上,你改天再来吧。”
  陈世骏沉声道:“要是不看你的面子又怎么样啊?”
  他是存心撕破脸了,赵镇远也有点不高兴,冷笑一声道:“兄弟只好不管,由得陈兄闹去,不过要是传出去,北太极掌门人为了逛窖子争风打架,似乎不太好听吧?”

相关热词搜索:英雄岁月

下一篇:第三章 功亏一篑
上一篇:
第一章 落荒而逃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