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脱出樊笼
2020-02-22 15:17:38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大家回到牧场里,把散去的人都召了回来,同时也开始了重新训练的工作,训练的重点,自然是着重在小一辈的身上。
  游侠盟的阵容又加强了,因为姚逢春把他的四个孙女儿也加了进来,再加萧九的红白青绿四女,和李家的十二金钗,就是二十个。
  连同吕四海原先结义的云飘飘、邢玉春、牛青儿、江雪雪,总计二十四凤,万绿丛中一点红,吕四海算是游侠盟中唯一的男人。
  龙头属老成,云飘飘的大姐还是大姐,带着一批小妹妹,日夜不懈地苦练剑法武功。
  督课的是李兰娜与萧九,李兰娜管教剑萧九管教钩,因为姚家的四凤在体形与膂力上都不适练剑。
  简六娘与郎秀姑两个人合力教邢玉春练双刀,在众姐妹之中,她是最苦的一个,因为她的底子最差但是她也最肯用功,对人也最是和气,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自卑,她觉得处处都不如人,可是她也最得大家的怜爱。
  云飘飘这个大姐执法如山,她别具一种雍容威严的气态,但最傲的李文英对她最敬服,所以连老一辈的都对她另眼相看,无论是对哪一个,都是叫名字,唯独对她,每人都客气地叫她云姑娘。
  要管束一批无法无天的女孩子,又要自己用功勤练,晚上更要跟李韶庭学九宫奇门阵及土木之学,云飘飘可够苦的,可是她脸上从未现出一丝倦色。
  两个多月后,牛青儿自中原来到,她是送余璇的家人前来,也带来清水教最新的消息。
  王伦不愧是个人才,他把过去种种不法之事,一概推到聂向荣头上,努力争取人心,广施善缘,使得清水教在一般人心目中观感为之一变。有许多江湖英杰都投到清水教中去了。
  好在是前明宗裔义军领袖朱法昌曾身受清水教之害,对他们还不敢太信任,率着几百人来到江南,栖身在凤尾帮中。
  牛青儿的来到,使廿四凤完全凑齐了,也使邢玉春有了伴儿,因为牛青儿也是练双刀的。
  吕婉贞带了余璇的家人,南去天山,重返师门去了。
  她不肯留在牧场固然是为了无意于尘世,也为了省却麻烦。
  因为她刺杀雍正的那件事,虽然宫中未予承认,却是众所周知,难免会有些不方便。
  吕婉贞走后,大家的功课仍是很吃重,看起来最轻松的是吕四海,他似乎整日无所事事,陪着几个老一辈的聊聊天,但实际上却以他的进境最深,因为每天清晨曙色初露时,李韶庭都与他在一个最隐密的地方,练吐纳及运气驭剑之术,以李韶庭高深的修为,供他作切磋喂招的对象,使他的搏击之术更精更深。
  以气驭剑是剑道中最高深的境界,却很难有人练得好,最主要是无法找到喂招的对手。
  剑气一发,凌厉无匹,不是伤人就是被伤,一般剑手只有在搏击中求进,那自然很困难。
  要不然就是以树木山石为运剑的对象,也只能增加剑气之威,而无法在运用中控制自如。
  李韶庭剑技已臻化境,却没有练过驭剑术,李氏牧场中只有一个李兰娜略窥门径,却也不过刚入门而已。
  因为李韶庭很少在家,没时间陪她练习,这次为了吕四海,他居然在家里一住几个月,每天让吕四海驭剑朝他攻击,他则以固若金汤的守势,使吕四海在招式上精练,在运气上娴熟。
  这天老少两人在峰顶上搏战了四百多招,两人都忘了时间,忘了身在何地,进入忘我的境界。
  酣斗既终,吕四海固然是一身汗,李韶庭也额头湿淋淋的,笑笑道:“四海,我这天下第一剑该让给你了,三十年来,我从没有出过汗,今天居然被你逼出一身汗来!”
  吕四海也笑道:“李爷爷夸奖了,四百余招中,您没有一丝破绽,孙儿空自累出一身大汗,您还没有展开反击,否则孙儿早就落败了。”
  李韶庭摇头道:“四海,你错了,这不是寻常的斗剑,驭剑出击,讲究的是一击制胜,前辈剑客的精精空空之流,都是作雷霆一击,不中则飘然远扬。你现在能作四百多次迂回转击,可说前无古人!”
  吕四海道:“但是李爷爷坚守四百余招,成就更了不起,孙儿实难匹敌。”
  李韶庭笑道:“我打个最俗的比喻,你看过狗咬乌龟吧,乌龟缩头不出,犬牙虽利仍是无可奈何。如果乌龟伸出头来想要咬狗,恐怕一伸头就完了。你我之斗,正是这个情形,我之所以能支持四百多招正是坚守之故。”
  吕四海听着也不禁笑了道:“李爷爷,您也是的,举这个例子,叫孙儿如何当受得起!”
  李韶庭正色道:“我以乌龟自喻,还是自抬身价,道家修为就是以龟为师,因为它生性平和,却有坚甲自卫,行动缓慢,寒蛰而暑出,正合养生之道,水陆双楼,经久不食而不饥,久闭不呼吸而不僵,四肢虽短,却能负重而致远,四灵它为首,人世以之喻寿者之征……”
  才说到这儿,忽听有人笑道:“好比喻,你带着孩子来练剑,却叫人学乌龟,真是越老越没正经!”
  听声音就知道是李兰娜,人随声现,在峰后转了出来,吕四海忙上前见礼。李韶庭忙道:“兰娜,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
  李兰娜道:“我可不是偷学剑来的!”
  李韶庭道:“学也学不像,告诉你,四海现在的进境令人难以相信,驭剑回击四百余招,把我累得一身汗水,三十年来,还没有人能令我如此呢。”
  李兰娜哦了一声,目视吕四海道:“是真的吗?那可难为你了!由此看来,这件事倒是由你辛苦一趟就行了。”
  李韶庭忙道:“什么事?”
  李兰娜道:“家里来了位客人——哈密将军塔其布。”
  李韶庭皱眉道:“他来干什么?我们跟他又没有交情。”
  李兰娜道:“他是以私人的身分,微服轻骑,只带了一个戈什哈,前来求助。”
  李韶庭忙道:“兰娜,我们与朝廷从不来往。”
  李兰娜道:“你听我说完了行不行,罗刹人对新疆这一块地方垂涎已久,一直在借故生事,想掠我外藩。半个月前,准噶尔部世子铁都出猎,不慎越过界,被罗刹巡卒俘虏去,准部派员前去交涉,罗刹人竟然矢口否认,意在迫使准部投降过去才肯放人。”
  李韶庭道:“准噶尔是朝廷外藩,这个事情可以透过朝廷向罗刹人交涉。”
  李兰娜道:“苦就苦在没有证据,准部又畏惧罗刹势大,派员向塔其布说,如果朝廷无法将世子救回,他们只有向罗刹人投降了,因为铁木耳仅此一子。”
  李韶庭道:“塔其布如何答复呢?”
  李兰娜道:“塔其布当然不会让他们投向罗刹人但对准部的要求也不能拒绝,如果申奏朝廷文书来往,费时累月,势必过了期限,无可奈何之下,只有向我们求助。”
  李韶庭道:“你答应了?”
  李兰娜点点头,李韶庭不禁脸现愠色。
  李兰娜叹道:“韶庭,你不要误会,我答应他不是为了朝廷,还是为了我们。塔其布对我们算还是不错的,我们在这儿养马蓄众,他是秉承着先帝的遗旨,曲予包容,如果这事办不好,塔其布撤了职,换了个人来,就没有这般客气了!”
  吕四海道:“二奶奶,这件事咱们应该帮忙,因为这是对外的事,我们不能再存汉满的界线。”
  李兰娜道:“是呀!假如准噶尔投向了罗刹进而侵犯回疆,战端一起,我们这片基业也保不住了,此其一,这件事情如果再扩大,清水教趁机而起,朝廷为了安内,就可能放弃回疆,中原也将掀起一片杀劫!”
  李韶庭叹道:“你说的道理我都晓得,可是我们如果替官家出头,消息传出去,有口莫辩,尤其是姚大哥他们,对我们将难以谅解。”
  李兰娜道:“我晓得,所以我把塔其布带到这儿来了,没让他跟大家见面。而且塔其布也知道我们的立场,他只是提出私人的要求,完全跟官府无关。”
  李韶庭道:“我们在塞外多年,大家都认识我们,一出去大家就会知道。”
  李兰娜道:“塔其布的意思是想请你帮忙,我力言不可,也是这个道理。但我想四海从中原刚来不久,没什么人认识他,可以让他走一趟。”
  李韶庭道:“你说得倒简单,罗刹人在边境屯有重兵,假如是有心生事,掳去的人一定保护得十分周密,你叫一个小孩子去涉险?”
  吕四海忙道:“李爷爷,我可不是小孩子了,而且这次行动完全是采取突袭的方式,有两三个人就够了,人去多了反而没用。至于劫营救人,完全是暗中为之,孙儿大概还办得到。”
  李韶庭道:“罗刹人武功不足畏,他们的火器却很厉害,那可是一发致命的!”
  吕四海笑道:“这一点我有办法,趁夜间行动,火枪就失了准头,声东击西,趁乱攻虚,必要时劫其主将以为人质,火器再厉害也没有用了。”
  李韶庭想想道:“假如你认为可行,我自然不再阻止,不过还须要多商量一下,你要多少人?”
  吕四海想想道:“我一个,大姊轻功卓绝,二姊碧眼天生,便于乔装刺探,文英大妹能说回语,就这四个人够了。”
  李韶庭又沉思片刻才道:“人选倒还适合,兰娜,你把塔其布叫上来,我还要把情形了解一下。”
  李兰娜下去了,李韶庭道:“四海,你再考虑一下,因为这件事与你的素志并不相合。”
  吕四海庄重地道:“李爷爷,您这话就不对了,满人虽非吾族,但到底也是华夏同裔,但罗刹人就不同了。而且虎子狼心,窥我疆土,寇我同胞,因此孙儿以为这件事比什么都重要。”
  李韶庭笑笑道:“难得你有这种认识,我也就不再说什么了。这种说法我并不是不知道,而且几十年前我就提过,可是一直不被大家所谅解。”
  吕四海道:“有识之士都已经接受了,否则我姑婆,还有姚奶奶,以及江南八侠之中的甘凤池、周浔、路民瞻等诸前辈都是反清最力的人,怎么会跟您站在一边呢。”
  正说着李兰娜引着又高又胖的塔其布步行上山,这段山路走得他很辛苦,张口直喘气,见了李韶庭老远就拱手道:“侯爷,您大安!”
  李韶庭也还了一礼道:“将军别这么称呼,李某乃一介平民,怎能当侯爵之称。”
  塔其布道:“侯爵何必自谦呢,您这布衣侯是先帝御笔亲封,是货真价实的侯爷呀!”
  李韶庭道:“李某只认识一位金老爷子,一纸游戏笔墨,李某既未认真,也没有接受。”
  塔其布正要开口,李兰娜已正色道:“将军,你应该清楚,韶庭跟我跟宫廷早就断绝了关系,如果你是以私人的身分前来,我们还可以一谈,如果你坚持要讲究那一套,就应该奏明朝廷,下旨征召!”
  塔其布连忙道:“是!夫人说得对。李大侠,敝人这么称呼,总该行了吧?听夫人说,大侠已经答应协助了?”
  李韶庭道:“帮忙是一定帮忙,但是我自己不能去,让这位吕哥儿带几个人去就行了。”
  塔其布对吕四海倒是没有轻视,拱拱手道:“吕侠士就多辛苦了,只是侠士要知道此举非同寻常!”
  李韶庭笑道:“将军可是担心他的能力不够?”
  塔其布连忙道:“这个我怎么敢,您侯爷……不,李大侠推介的人一定错不了,只是我要把话说清楚,告诉他事情的严重性,再看看他需要多少人手。”
  李韶庭道:“人马方面完全不要将军费心,你提供的人未必合用。事情的严重性他已经知道了,至于他的能力犹在李某之上。他叫吕四海,曾经一个人大闹清水教,独斗过玄真三子剑斩清水教的副教主玄真子!”
  塔其布失声道:“原来吕四海就是这位吕侠士呀,那真看不出。现在江湖胜传,已经把他说成一个无敌奇士,却没有想到是一个年轻英俊的少年哥儿,这件事如得吕侠士援手,那是绝没有问题了。不知道侠士还有什么吩咐?”
  吕四海道:“首先我要知道那个被掳的准部世子多大年纪,什么长相,现在这个么地方?”
  塔其布道:“铁都王子今年十三岁,他父亲有一张图容在我身边。至于被囚禁的地方,大概总在过边境不远的几处军营之中,那是霍尔果斯以南的几座古堡。”
  他边说边由靴筒中取出两个纸卷,一张是个回装少年的画像,另一张则是边境罗刹驻军所在,附有详细的路线。
  吕四海对那纸地图很注意,一面看,一面问边境的情形,才知道塔其布驻军伊犁,军力不多,不过才两万多人,而罗刹的军力却有数倍。
  幸好准回二部还承认为中国的藩属,藉此二部的军力支持,才能维持个均势。如果准部投向罗刹,则回部亦将不保,整个新疆俱将沦入危境,而且蒙古西藏青海也会受到威胁。再者中俄边境一直未定,罗刹人心存着狡狯,先是遣游民商人进入未定界内,与我边民发生冲突,随即出兵护侨,久驻不退,占地就进了一步。
  霍尔果斯城原为流边之罪犯建立,屡受侵扰,塔其布还算有魄力的,在不得已时,就以重兵进驻,罗刹人则藉词退出,过不了多久,故态复萌,因此霍尔果斯城数度易主。前当虽然在大清版图之下,但双方俱未议定主权谁属,是个问题最多的地方。
  吕四海听了叙述,知道了罗刹人在霍尔果斯的不法情事,忍不住愤然道:“像这样进进退退,吃亏的还是我们老百姓,辛苦建立一点基业,怎经得数度侵掠,弄得人心恐惧,裹足不前,罗刹人自然而然就加以占领,将军应该把问题作个彻底的解决。”
  塔其布苦笑道:“侠士说的对,敝人何尝没有这个决心,怎奈朝廷不发军支持而且力诫掀起战端,这有什么办法呢?靠我手上的两万多人,怎能与对方近十万的大军相抗?每次我发兵进驻,虽然把问题解决了,总是要受到一番申斥,所以这次我只有向各位乞援了!”
  吕四海道:“假如我们把人救了回来,罗刹人必不罢休,他们要是一直追过边境来呢?”
  塔其布道:“这一点我已经想到了,壮士如果救到了人,不必跟我连络,准王会派出一队骑兵在边境,壮士直接跟他们把王子送到准部,罗刹如果追到伊犁,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予以进击,因为朝廷给我的旨意,是霍尔果斯不必力争,伊犁城则必不可失。”
  吕四海道:“好,将军有这个准备就行了。不过,守得住吗?对方的兵力太强了!”
  塔其布道:“这个倒不必担忧,因为我们如果救了铁都王子回来,准人感恩报德,誓必全力支持。我只要守住一段时间,准回两部的精骑都可以迂回夹击。”
  吕四海点点头道:“行了,这两幅图交给我,将军先回伊犁去准备好了,我们随后就到。将军如果能够探出铁都囚在哪一个地方固然最好,探不出也就算了,我们自己深入霍尔果斯再设法展开调查。”
  塔其布道:“壮士还有什么需要我尽力的?”
  吕四海道:“不要了,我们是以老百姓的身分活动,最好跟将军完全没有关系,而且我们也不去拜访将军了。”
  塔其布想想道:“那我就把带来的那个人留下吧,他叫罗诺,是准部人,不但精于罗刹语,而且对边境的地形也很熟,是在我军中担任斥堠的,我把他留下。”
  吕四海道:“这个人倒是很有用,不过,他跟我们在一起,不就表明我们是官方的人了吗?”
  塔其布笑道:“吕侠士,斥候工作在刺探敌情,深入敌方,也就是所谓的细作,他从不跟我正面接触,连他的身分都是不公开的,更不会牵涉到各位了。”
  吕四海道:“那就好了,将军请回吧。我们不日就道,也许还会比将军先到伊犁呢!”
  塔其布再三恳托,告辞而去。
  李兰娜道:“四海,军贵迅速,你就别回牧场去了,对姚大哥他们,我就说你被药老神仙召去,你带着罗诺先走一阵,需要什么东西,我叫云姑娘备妥为你捎来,这件事不能惊动大家。”
  吕四海点点头:“也好,我的全套行囊都在一个皮袋子里,把那个给我捎来就行了。”
  李韶庭道:“四海,你的机智我相信应付得了的,事成之后,别多耽搁,立刻赶回来。”
  吕四海也答应了。下山见到了罗诺,是个三十多岁的精壮汉子,汉语也很精通。因为铁都是他的幼主,他对吕四海肯协助十分感激,又提供了许多详细的资料。

相关热词搜索:英雄岁月

下一篇:第二十四章 得道多助
上一篇:
第二十二章 保命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