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心黑手辣
2022-08-03 11:04:52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他真不敢相信“骷髅客”的武功,在二十年之间,竟进展到如此地步。
  “骷髅客”纵声一笑,自语道:“江龙,你以为你那点能耐,便能架得起这场梁子?还是算我手下留情,否则,你‘湘江一叟’就要变成湘江一鬼了。”
  接着又纵声一笑,轻狂至极。
  “笑和尚”吃惊之下,勉强一笑,说道:“杜老兄在二十年之间,功力的确增进不少,我‘笑和尚’总算又开了眼界,死又何憾!杜老兄,你说是与不是?”
  “骷髅客”脸色一沉,嘿嘿一笑,说道:“这都是‘六杰’及九大门派之赐,现在该是我报答你们‘六杰’之时了。”
  “笑和尚”哈哈一笑,猛地一纵身,双掌倏发,分向“骷髅客”攻至。
  “笑和尚”骤然出手,迅逾奔雷,这二掌推出,聚毕生功力,暗藏“七十二式降龙掌”及排山掌力。
  “笑和尚”突然出手,全力发掌,是准备把“骷髅客”暂迫下风,于是他在出掌之际,后面紧跟着二招“龙云虎风”及“乌龙捣海”的杀手,准备在“骷髅客”一落下风之际,便即先后发出。
  哪知“骷髅客”只是淡淡一笑,俟“笑和尚”两掌攻至,猛地一个纵身,拔起一丈来高,避过两掌,乘势下击。
  “笑和尚”为少林派杰出好手,掌力雄浑,身负少林派几种绝技,所以他发掌出招,不但快,而且刚猛。
  哪知“骷髅客”出手比他更快,避过两掌之后,即刻乘势下击“笑和尚”双掌走空,已知不好,猛折腰,但“骷髅客”掌力已经击到。
  但他仍不愧为少林派杰出高手,身子一个“鲤鱼倒穿波”勉强避过一掌,饶是如此,也不觉吓出一身冷汗。
  “骷髅客”暴喝一声,掌力如涛,又向“笑和尚”攻至。
  “毒龙子”褚昆山也就在“骷髅客”再次出掌击向“笑和尚”的刹那,一个纵身,扑向常剑海,伸手便点。
  “毒龙子”出手奇快,这一出手,迅如电光石火“玉罗刹”丁百合暗吃一惊!乘势抱起常剑海飘退数步。
  “毒龙子”是何等人物?也就在“玉罗刹”丁百合飘身的刹那,已再度纵起,右腕五指箕张,抓向丁百合面门,左掌点向常剑海“期门穴”。
  “毒龙子”褚昆山这一招两式,分击常剑海“期门穴”及丁百合面门,出手不但快,而且毒辣无比,端的厉害已极。
  常剑海此刻武功全失,身被丁百合抱住,一见“毒龙子”褚昆山不打话便出手,脸上不觉一变。
  “玉罗刹”丁百合见“毒龙子”褚昆山出手毒辣,粉脸一变,柳眉一竖,玉腕一挥,硬接“毒龙子”一抓,乘势再度跃开。
  “玉罗刹”丁百合武功已得慈慧老尼真传,江湖经验极丰,对于各派人物了如指掌,她心知“毒龙子”武功极高,于是她在硬接“毒龙子”褚昆山一抓之后,后退刹那,已探手扣了一把梅花针。
  梅花针是慈慧老尼成名暗器,浸过剧毒,见血封喉,如非遇见江湖大盗或大恶不赦之徒,绝不使用。
  此刻她见“毒龙子”褚昆山出手狠、辣、毒,才激起她杀机。
  “毒龙子”褚昆山见二招走空,心里不觉暗吃一惊!心忖:“想不到这女娃儿,倒也有点能耐。”
  心忖间,再跨进三步“呼”的一掌直劈过去。
  “玉罗刹”丁百合也就在“毒龙子”出手的刹那,喝声:“着。”一把梅花针脱手掷出,直向“毒龙子”褚昆山飞至。
  这两个人几乎同在一个时间,各自出手。
  “毒龙子”褚昆山倏觉满天白点分而击至,心里大骇!后退三个大步,双袖一拂,才把梅花针震落。
  “毒龙子”褚昆山一见这少女掷出梅花针,心里一惊!心忖:“原来她是慈慧老尼的徒弟‘玉罗刹’怪不得有如此身手。”
  丁百合见梅花针把“毒龙子”褚昆山迫退三步,才稍微放心,低头一望常剑海,心里不由一跳!
  刚才她仓忙间,竟将常剑海抱住,这一看才发现常剑海尚被自己抱在怀里,不由脸上泛起一朵红霞,心房剧跳不停。
  她急忙把常剑海放下,讪讪说道:“常师兄,我不是有意……”
  常剑海也不觉怦然心动,说道:“师妹,我不怪你。”
  说完,他自己再退后半步,默念道:“芬妹,那不是的……”
  “毒龙子”褚昆山一发觉眼前这少女,是慈慧老尼的徒弟,人称“玉罗刹”之后,心里又多了一份顾忌,这份顾忌使他不敢再次贸然出手。
  他心知:“如‘玉罗刹’被自己所制,慈慧老尼将来绝不会放过自己,那又要闹出一场麻烦。但是,他现在如果不将常剑海擒住,那就很难逃过‘骷髅客’之手。”心忖至此,歹念又起,准备再次出手。
  他缓缓向“玉罗刹”及常剑海移去,口里冷冷说道:“原来你是‘玉罗刹’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慈慧老尼有你这个徒弟,也该值得骄傲了。”说完,又欺进三步“玉罗刹”冷笑喝道:“褚老前辈,请您后退三步,否则,我要出手了。”
  说完,身子跨进半步,挡在常剑海前面,蓄势以待。
  蓦地里,一声暴喝之声传来,转脸一望,暴喝之声过后“笑和尚”一个胖大身体,竟被“骷髅客”掌风震出一丈七、八。
  “骷髅客”冷冷喝道:“秃和尚,不错,你还能接得起我一掌。”
  “笑和尚”强按要溢出的鲜血,开口笑道:“杜老兄果然不错,掌力雄浑,比二十年前增进多多。”
  “骷髅客”冷笑声中,猛扑过去,出手一招“横断巫山”。
  “笑和尚”在此生死关头,依然口露浅笑,但是,他已将全身功力运于双掌,准备作最后搏斗。
  “骷髅客”凌厉的掌风卷到,他身子横里闪开三尺,双掌再度推出。
  “骷髅客”见他推出毕生的内力修为,刚猛无比,也不觉暗道:“这和尚果然有几手,功力也较前大增。”
  心忖间,掌力推至,他也急推双掌,把“笑和尚”推来的内力顶住。
  这种以本身内力修为之气的搏斗,极伤真元,如非万不得已,绝不敢使用,须知“笑和尚”此刻已是黔驴技穷,不得不出此下策。
  以内家真元之气搏斗,谁也不敢大意,如果某方不支,对方必定挟着排山倒海的掌力,全力施为,不死亦必重伤。
  两股潜力一接触“笑和尚”突感心头一热,额角汗如雨下,再听“骷髅客”暴喝一声,内力全力推出。
  “砰!”的一声,胖和尚又被弹出一丈三、四,他不再笑了,吐出一口鲜血,脸色一阵苍白,但他仍勉强笑道:“杜老兄果然要得,和尚死时,能目睹绝技,死亦无憾矣!”
  “骷髅客”猛又向“笑和尚”扑去“毒龙子”褚昆山见状大惊!他心知如不即将常剑海制服,自己便会落得跟“笑和尚”相同的命运。心忖间,暴喝一声,猛扑常剑海,出手一掌直劈过去。
  “毒龙子”褚昆山再次出手,动作奇快,一掌劈出,第二掌又自攻到,然后一抡铁拐,直向常剑海“将台穴”点至。
  褚昆山二掌一拐,出得奇快绝伦,凌厉的掌风,挟着铁拐的威势,若电奔雷骇,的确惊人。
  常剑海一见“毒龙子”褚昆山,均找自己下手,剑眉不由一竖“玉罗刹”长剑一招“直扣天门”硬接“毒龙子”一拐。
  一阵金铁交鸣之声响起“玉罗刹”丁百合被“毒龙子”褚昆山一拐击退三步,脑中一阵眩晕,长剑几乎脱手。
  “玉罗刹”丁百合功力哪有“毒龙子”褚昆山的造诣?何况“毒龙子”这一拐又是全力施为,她怎能接得起?
  “玉罗刹”丁百合在后退之际,突然想起“骷髅客”传她的“阴冢三绝掌”于是她真气一提,精神一振,不退反进。
  常剑海虎目圆睁,他恨不得自己也能出手,一掌便把“毒龙子”褚昆山劈死,因为自己跟他素无大仇,为甚么他一定要把自己置于死地?
  心念间,他伸手握住翠玉令,准备在“玉罗刹”丁百合不支之际,拿出翠玉令,叫“毒龙子”运掌自毙。
  “玉罗刹”丁百合反身扑进,虚攻一剑,迫开攻势,娇叱一声“阴冢三绝掌”第一招“日月无光”已告攻出。
  “阴冢三绝掌”虽只有三招,但每招都是化去“骷髅客”无数心血所参悟出来的至高武学,内含玄机,暗藏八卦,端的是奇诡武学。
  “玉罗刹”丁百合第一招攻出,饶是“毒龙子”武功再高,也不觉暗吃一惊!心忖:“这是甚么掌式?”
  心忖间,第一招“日月无光”已经攻到。
  他心里一震,急忙劈出一掌,但“毒龙子”一招还未攻出“玉罗刹”丁百合第二招“雨打青冢”又自攻到……
  再说“骷髅客”一掌震退“笑和尚”之后,又再度扑去,口里喝道:“秃和尚,杜某人最讲究恩怨分明,你们‘六杰’及九大门派掌门人为了‘翠玉令’及那半本书,便困了我二十年,现在也别怪我杜某心狠手辣了。”
  一语甫毕,一掌直向“笑和尚”劈下。
  倏然,他又缩回手,一咬牙,说道:“念你‘笑和尚’跟我并无大仇,你不过被人利用,杜某也不为已甚,我要断你一只右臂,以示小诫。”说完,伸手拿出那六柄三寸长的小剑,捡了一柄,握在手里,说道:“秃和尚,这把剑是你的,原物奉还,接住。”
  话犹未毕,那把小剑直向“笑和尚”掷出。
  “嘶”的一声,再听得一声惨叫“笑和尚”一只右臂,血淋淋地掉在地上,偌大一个身体,便栽倒下去。
  就在“骷髅客”削去“笑和尚”一只右臂之际,一声闷哼之声响起“毒龙子”褚昆山被“玉罗刹”丁百合一掌震出一丈左右。
  “毒龙子”褚昆山估不到“玉罗刹”竟身负如此至高武学,三招攻出,他竟挨了一掌,震出一丈开外,喷出一口鲜血。
  “玉罗刹”自己攻出第三掌之后,名列“七杰”的“毒龙子”褚昆山,竟无法走出三招,便中了一掌,也不觉呆了一呆!
  她倒吸了一口气,真不敢相信“阴冢三绝掌”竟有如此威力?怔了片刻,才缓缓踱到常剑海身侧。
  她凝视着常剑海,关心地问道:“常师哥,你受惊了?”
  常剑海摇了摇头,笑了一笑。
  “骷髅客”看了“毒龙子”一眼,冷笑道:“褚老儿,血债血还,我也要削去你一只右臂。”说完,又捡出一柄小剑,说道:“褚老儿,这柄小剑是你的,请接住。”
  一缕白光过处“毒龙子”褚昆山一声惨叫,往后便倒。
  “骷髅客”剑削“毒龙子”当儿,蓦听一声叱喝道:“‘骷髅客’你好残忍!”
  一条人影直向“骷髅客”扑去,一剑直向他劈下。
  “骷髅客”微微一惊!极迅速地避过对方一招抢攻,放眼一望,冷冷一笑,喝道:“女娃儿,你不是说三年以后再找我报仇么?难道现在你就想找死?”
  于雪芳杏目圆睁,银牙一咬,喝道:“你掌毙我父,又削去这两位老前辈右臂,心黑手辣,没有一点人性,我如死在你手里,变作厉鬼也要捉你。”
  “骷髅客”纵声一笑,说道:“江湖恩怨,是非曲直,不是你这娃儿所能了解!你父亲和他们困了我二十年,又乘我在替小主人增长功力的当儿,出掌偷袭,几乎使我含冤莫辩,愧对我小主人,你说我不该报仇么?你这女娃儿还是快滚吧,我绝不为难你,否则,杜某说不定把你也毁了。”
  于雪芳尖厉一笑,声若夜枭,刺耳已极,叱喝道:“骷髅老魔,我就跟你拚了。”
  话犹未毕,一剑直刺过来。
  “骷髅客”脸色一变,喝道:“你真想找死,我就毙了你。”
  说完,左掌双指骈进如戟,直扣于雪芳右腕,右掌一吐,猛劈一掌。
  “骷髅客”这一招两式,快逾电奔雷骇,于雪芳一咬银牙,撤右剑,左腕一吐,硬把“骷髅客”一掌接下,跄踉退后三个大步,心血一阵翻涌,喷出一口血,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起。
  倏然,她那苍白的脸上,添下了两行泪水,像是极度痛苦。
  常剑海心里一震,默默的低下头。
  “骷髅客”也不觉黯然说道:“女娃儿,这是你迫我如此,请别怪我。”
  一言甫毕,于雪芳突然跃起,娇叱一声,又劈攻一剑。
  这次“骷髅客”没有出手,口里喝道:“女娃儿,别惹我生气,否则我真要把你毁了。”
  于雪芳哪里肯听?剑势如涛,猛攻而下。
  这一来,又激起“骷髅客”杀机,口里喝道:“你再不住手,可别怪我了。”
  于雪芳银牙一咬,仍出剑猛攻,她恨不得一剑就把“骷髅客”劈死剑下,方大快芳心。
  “骷髅客”暴喝一声,一掌猛向于雪芳劈下。
  这一掌是“骷髅客”挟怒打出,力道刚猛,他存心这一掌便把于雪芳毁去,好消心头之恨。
  “骷髅客”在二十年前以心黑手辣出名,若不是在坟墓里困了二十年,磨去了不少火性,于雪芳怕不早毁在他的掌下才怪。
  于雪芳不分好歹,枉然出剑,才激起他一片杀机,他这一掌劈出,于雪芳哪能接得起?
  眼看就要丧命在他掌下。
  蓦地里,一声暴喝道:“老前辈停手。”
  喝声甫毕,一个跄踉的人影,直向场内走来。
  “骷髅客”一听是常剑海的声音,急忙收掌,饶是如此,于雪芳也不觉被掌风震退数步。
  “骷髅客”甚么人都不怕,就怕常剑海,这自然是常剑海曾帮他脱困坟墓,另一方面也是他觉得愧对常剑海,因为他几乎把常剑海从自己手里毁了,因此他答应一生听常剑海指使。
  常剑海的话,他绝不敢违拗,奉若圣旨一般。
  常剑海这一喝,他乃飘退数步,望着常剑海一语不发。
  常剑海望了“骷髅客”一眼,说道:“老前辈,你就放了她吧!”他看了于雪芳一眼,又道:“你这位姑娘,杜老前辈既然叫你走,你为甚么一定冒险出手?他很容易可以把你毁掉,以你武功,绝不是他的敌手,你又何必白送性命?何况,你父亲是咎由自取,他偷袭出手,也几乎把我毁在掌下,杜老前辈只不过毁他武功,是你父亲羞愤自毙,这不能全怪杜老前辈,我看,你还是走吧。”
  常剑海这番话说得于雪芳怔了一怔!的确常剑海这些话,无不句句出自肺腑。
  她凝视了常剑海片刻,蓦然间,她好像从常剑海的脸上,得到甚么似的。
  她不敢与常剑海的眼光互相接触,她发现常剑海的眼光里所包含的,是使人无法忘怀的情愫。
  她缓缓地低下了头,倏然问道:“你是甚么人?你救我一命,于雪芳总要报答的。”
  常剑海正待答话,蓦地一声暴喝之声响起,一道奇猛的掌力,直向常剑海及“骷髅客”卷到。

相关热词搜索:剑海飘花梦

下一篇:第六回 火艳二女
上一篇:第四回 翠玉派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