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回 剑海飘花
2022-08-04 15:32:36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带着满腹忧伤,对生命非常淡漠的常剑海,他真的葬身于汪洋大海之中么?没有,他没死,诚如他所说,他要再看“玉罗刹”与徐娟娟一次,他不能让她们永远期待下去。
  “玉罗刹”多少日子来,为他痛苦地活着。
  徐娟娟也为了他陷入在另外的一个世界里……
  他不能忘记她们,于是,他当初跌入大海之后,凭着这股欲望,捉住了一块木板,随海浪漂流到一个罕无人迹的岛上……
  在那岛上,他度过了漫长的一年,依然见不到一艘鱼船,把他载回中原……
  在那岛上,他一个人孤独地活着,他无时无刻不在怀念着王芬、于雪芳“蛇发魔女”、“玉罗刹”徐娟娟……
  他的日子,依然陷在痛苦的回忆里……
  这些往事,的确够绮丽的,可是现在,死的死了、瞎的瞎了、疯的疯了……有一天,他可能真要永远失去她们……
  对死者,他不能忘怀,对生者,他应该好好再安慰她们,他不能让“玉罗刹”永远期待下去……
  于是,一年后,他以树编舟,凭着那股欲望,他终于在“海外二圣”出现中原第二天的黄昏,回到他阔别已久的中原。
  他瘦了,也苍老了……
  虽然阔别中原只有一年时间,可是,他好像对这地方,感到了陌生,他第一脚踏上中原,第一个便想去找“玉罗刹”与徐娟娟!
  他茫然地徘徊在镇海的街道,行人投给他厌恶的眼光,他不以为意,他知道自己很丑!
  他下意识摸了一下奇丑的面孔,这动作像以往一样,是非常自然的,他凄然地笑了!
  他在生命过程中,经过了几件别人无法去承受的痛苦,这种痛苦,使他无法使身心再度活跃,的确,他麻木了。
  他奇丑的脸上,再找不出欢乐与微笑!代替的只是一连串的忧郁、痛苦、沉思……
  他想:“只要我看完‘玉罗刹’与徐娟娟,我便潜居深山,去过残余的平淡生命……”
  想着……想着,他痴痴地笑了……
  他望了一下天色,已是初更,街灯初上,好一片繁华的景色……他轻轻地吁了一口气,又向前走去……
  倏然——
  他轻轻地“噫”了一声,陡然止步,把眼光放在远处的一对行人身上,那不是“骷髅客”与于珊么?
  他心里一喜,难道于珊与“骷髅客”也没有死么?他高兴地叫道:“老前辈,你们为甚么也在这里?”
  话落,一紧脚步,直向街道上的“骷髅客”与于珊走去,他像是看到了亲人那么兴奋!
  于珊的手里,依旧抱着婴儿,他正与“骷髅客”像大海里捞针一样地找常剑海,倏然被人一叫,一回头,一眼望见常剑海,反而愕了一愕!
  喜极相逢,竟不知所措!
  常剑海道:“两位老前辈,你们不认识我了?”话落,把眼光落在于珊手里的婴儿身上!
  “骷髅客”哈哈一笑,倏然捉住常剑海肩膀,朗声道:“你真是常兄弟么?”
  “老前辈,我怎么不是?难道你不认识我了?”
  “你瘦了、老了,我们以为你死了,这一年你在甚么地方?”
  常剑海把自己被漂流在一座孤岛以及以树编舟回来的事,一五一十告诉“骷髅客”与于珊。
  当下“骷髅客”叹声道:“谢天谢地,你终于回来了,这件事也才有个交代。”
  “甚么事?这一年中发生了甚么事?请告诉我!”
  “骷髅客”望了于珊怀里的婴孩一眼,幽幽说道:“昨天,我们碰见了‘蛇发魔女’……”
  他看了常剑海一眼,又道:“你们之间,已有了夫妻之实,这是她交给我们你的骨肉。”话毕,一指于珊怀里的婴儿。
  常剑海心里一震!脱口道:“真的,她人呢?”
  “她走了,她只是说将这孩子交给你,这是你的骨肉,希望你会好好爱他……哦!对了,还附一封信给你。”
  当下常剑海心情又突然激动起来,于珊开始把那封信递到他的面前,这刹那间,他的脸色倏转苍白,一种不祥的预兆,又开始在冥冥中涌现,他接信的手,微在发抖……
  他怕看到信,于雪芳死时,不是也留给他一封信么?
  “骷髅客”一望常剑海的神色,心里也不由一愣!开口道:“常兄弟,你把信看完了再说……”
  “骷髅客”也似体会到,这信里,也可能写了不幸的事。
  常剑海呐呐道:“老前辈,我没有勇气拆开这封信,您替我念好么?”
  “好吧!”“骷髅客”伸手接过常剑海手里的信……
  常剑海似是一个犯人,聆听着法官的判决一样,他的额角开始滚下了一滴滴汗……
  “骷髅客”已经开始念道:
  剑海:
  我考虑了很久也下了最大的决心,忍痛把我们的孩子,交给了你,我自己默默地又回到了幽魂谷,开始作结束我生命的打算……
  “骷髅客”念到这里,心里不由一震!常剑海的脸色,更转苍白,额角汗如豆大,一滴一滴地滚下了面颊……。
  “骷髅客”又开始念道:
  在这里,我没有忘记我第一次认识你的情形,虽然,我们的结合,是突然的,但是,这在我的生命中,却永远留下美丽的回忆,更不可否认的是,我深深地爱上了你……但是现在,这都已经过去了,我只有把这绮丽的往事,永远烙印在我的心坎上,带进另一个凄凉的世界……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也许我已经永别人间以及我们的孩子,我不能不走此路,“蛇发魔女”满手血腥,她不忍玷污你,何况,你也从来没有爱过她,是么?自然,对于我的死,你也会无动于衷的,剑海哥哥,我不会怪你,反而更会怀念你……
  我死,要死得轰轰烈烈,你不必惋惜,“蛇发魔女”是一个不幸的女人,然而,在死前,我要求你一件事,希望你会好好爱着我们的孩子,他是不幸的,他来到这世界,便失去了母亲的温暖,相信你会可怜他,而好好抚养他长大成人,我在黄泉之下,也会感激你的。
  我伤心地离开了这世界,我也会带走我的不幸,祈祷你的幸福,而在那凄凉的另一个世界里,我将永远怀念你……以及我们出生不久的孩子……
  蛇发魔女具
  “骷髅客”把信念完,他自己已热泪盈眶,他作梦也想不到“蛇发魔女”交给他婴儿,是想到这可怕的字眼——死!
  难道……难道一场可怕的事,又再展现?
  放眼望去,只见常剑海痴痴地站着,而泪水又从他眼眶流了下来……蓦听他喃喃念道:“死吧!你们都死……永远离开我……”
  “骷髅客”心里一动,向常剑海说道:“常兄弟,赶快到羽山,可能悲剧还没有产生,快!快去!”
  于是,于珊抱着婴儿“骷髅客”当先领路,常剑海在后,取道向羽山奔去——

  ×      ×      ×

  但,事情的发生,往往是出人意外的。
  在“骷髅客”于珊、常剑海三个人赶到羽山幽魂谷的时候,从幽魂谷内,传来一阵轰的爆炸之声!
  这爆炸之声,撼栗了整个山岳!
  “骷髅客”心里一惊!当下三个人抬眼望去,幽魂谷内,浓烟弥漫、巨石翻飞,幽魂谷内,无数的小山丘,开始倾倒!
  “骷髅客”与于珊倏有所悟,莫非“蛇发魔女”用炸药炸碎幽魂谷?与幽魂谷同时毁灭?
  也在轰然一声爆炸之后,紧接着无数的惨叫之声,倏告破空传来,这惨叫之声,挟着轰然的爆炸,山崩之声,听得令人毛骨悚然,也形成了一个恐怖的画面……
  “骷髅客”心里一动,幽魂谷被“蛇发魔女”用炸药炸毁,是毫无疑问的,可是何来这许多惨叫之声?
  他想到了,莫非“海外二圣”与所有的门人,也都死在幽魂谷内?不错!“蛇发魔女”与“海外二圣”有三天之约“蛇发魔女”不是说她要死得轰轰烈烈?难道她以一个人的死,挽回了这场武林大杀劫?
  “骷髅客”望着怔怔站在一侧的常剑海,不知如何开口?
  其实,他现在又该向常剑海说些甚么呢?
  轰然惊天巨响的爆炸,山崩之声停了“骷髅客”一把拉着常剑海,说道:“常兄弟,我们快去看看!”
  常剑海木然地跟着“骷髅客”走,幽魂谷内,依旧是尘烟弥漫,放眼瞧去,只见谷内几座山丘,全部炸毁,巨木倾倒……好一幅凄凉的景色。
  常剑海幽声道:“老前辈,她真的死了?”
  “是的,她真的死了,她也许长眠山下了,不过,我们还是找找看,说不定能发现她的……”说到这里,倏然止口。
  常剑海接道:“发现她的尸体么?”
  “骷髅客”黯然地点了点头,自语道:“她死未免太冤了,她这又为甚么呢?”
  幽魂谷底,宽达百丈,谷内尽处,无数的尸体,只见这些尸体血肉横飞“骷髅客”已经看出,这些人正是“海外二圣”门下。
  “骷髅客”默念了一句:“她以死挽回了这场武林浩劫……”同时他也想到思尘和尚当初说的一句话:“天怜苍生,现在已经产生一个挽回这场浩劫之人……”想不到思尘所说之人,竟是“蛇发魔女”她好像在死时,已把这件事全部安排好了。
  这情景看得“骷髅客”与于珊怦然心动,她的死,确实够轰轰烈烈的……
  三个人一遍又一遍开始寻找,在谷内所见到的,只是“海外二圣”门人之尸体,唯只“蛇发魔女”的尸体没有发现!
  倏然——
  “骷髅客”、“噫”了一声,他发现了在一个乱石隙中,躺着一个绿色的人影,那不正是“蛇发魔女”么?
  他心里一震!拉着常剑海,疯狂地扑了过去,于珊也似发现了,三个人如飞地向乱石之间飞奔而去!
  不错,躺在乱石之下,正是“蛇发魔女”!
  她似是还没有死,但是她七孔流血,几片巨石,压着她的娇躯上,她的右脚也不知被炸得飞向何处?
  “骷髅客”伸手一摸,果觉她身体微温,气如游丝,她还没有完全气绝,当下拿开她身上被压的巨石,倏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急向“蛇发魔女”的“气海”、“命门”两穴,推出本身真元,想救“蛇发魔女”于不死……
  常剑海一声惨呼,他终于忍不住这心灵的悲伤,叫了一声:“蛇发妹。”开始向“蛇发魔女”娇躯上扑去。
  “蛇发魔女”从万般的痛苦之中,倏然转醒,她两眼上翻,望了一望眼前几个模糊人影……
  渐渐地,她看清了,她看清了常剑海……她心一振!本能地想从地上跃去,但不行了,她已是快离开了这世界的人,蓦听她喃喃道:“常哥哥,莫非……这是在……梦中……”
  “不,我们还活着,蛇发妹妹,你不能死……我要好好爱你,你不能死呀……”他的声音疯狂……激动……颤抖……
  “我们……的孩子……他在哪里……”死亡的呼声,闻之令人泪下……
  “他在于老前辈的手里。”
  “抱过来……让我再看……他一次。”
  于珊不忍她失望,终于把婴儿递到她的面前,她想伸出那双慈母的手,抱着她的孩子,可是力不从心!
  她凄惋地摇了一下头,断断续续道:“不行了……剑海捉住我的……手,让我再摸摸……我们的孩子。”
  常剑海终于拏着她的手,握着婴儿的小手,于是,她笑了,满足地笑了……笑得凄惋异常……
  倏然,那婴儿“哇”的一声,放声号哭,难道这小生命,也在冥冥中知道他将永远失去了可爱的慈母?
  “蛇发魔女”闻声,滚下了两滴豆大的眼泪,断断续续道:“孩子……妈的……乖孩子……
  不要哭了……妈的心……已经碎了……”她的苍白脸上,骤然抹过一阵极其痛苦的神情,只见她喘了一口大气“哇”的一声,溢出一口鲜血,脸色更转苍白。
  常剑海叫道:“蛇发妹,你不能死呀!我需要你,我们的孩子也需要你呀……”
  “蛇发魔女”轻轻地摇了一下头,断断续续说道:“不行了……常哥哥……请你捉住……我的手,再给……我片刻温暖……否则……我的心,太凄凉了……”
  常剑海把手握住了她的玉腕,他只感觉她的手一阵冰冷,常剑海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蛇发魔女”慰然而笑,断断续续道:“常哥哥……黄泉路远……今日一别……我们。
  再无相见之日了……常哥哥……我会怀念你……也会怀念……我们的孩子……你答应我好好……抚养他长大成人么?”
  “我答应你……你不会死的。”
  “不行了……”她喘了最后一口气,又道:“常哥哥……你以前恨我……恨我夺取你的童贞……现在你……肯原谅我……么?”
  “我原谅你,绝不会怪你。”
  “这就值得我……安慰了……常哥哥……我一生爱……你,然而……在离开……这世界之前……我的心……是多么空虚与……凄凉呀……常哥哥……你肯吻……吻……吻我一次了么?”
  常剑海伏下身子,狂吻她,他不忍心再让她失望……
  她嘴角上,泛着慰然笑容……喃喃道:“常哥哥……谢谢你……我的心暖了……我要走了……好好爱着我们的孩子……黄泉之下……我会……永远怀念你……以及我们……的孩子……啊……你哭了……常哥哥……不要悲伤……我没有死……我只是活在……另外一个世界……”
  死了!她的双手握着两个她最心爱的人——丈夫与儿子,寂寞地离开了这世界……
  绮丽的梦,幸福的苛求,也随她凄凉的心永久长眠了……
  但,她的死是伟大的,她以死挽回了这场武林一大浩劫。
  “骷髅客”与于珊也滴下了无数的热泪,纵然是一个铁石心肠之人,也无法不被这场面感动。
  常剑海不再哭了,大凡一个人极度伤心之后,便会变成泰然,他抱着他们的孩子缓缓地站起身子,默默地念着:“安息吧……蛇发妹妹,我会遵从你的遗言,好好地爱着我们的孩子。”
  他木然地,缓缓地走了开去,天地间,还有谁比常剑海更为不幸呢?
  他望了“骷髅客”与于珊一眼,幽幽道:“老前辈,她死了……永远离开了这令她伤心的世界,我不忍心看她被埋进黄土,我先走一步了。”
  “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找“玉罗刹”她不是在期待我么?我不能再让她失望。”
  “好吧!你去吧,这里的事交给我们。”
  常剑海带着一份无比沉痛的心情,抱着婴儿,退出了幽魂谷,他又回头默默地说:“一个我所爱的女人……不,我的妻子,她永远在这里长眠了……”
  于是,他带着一颗创伤的心来到了“望日洞”。
  洞内,依旧是漆黑一片,这里面却永远住下一个失去光明的不幸少女——“玉罗刹”!
  她终生地期待常剑海,如今她期待的人终于来了。
  常剑海的脚步声,已经到了洞口,他默念了一句:“‘玉罗刹’还在这里么?”是的,她还在这里,永远期待他。
  这当儿,漆黑的洞内,传来一个声音道:“甚么人在洞外?”
  常剑海心里一震!那正是“玉罗刹”的声音,他一想到“玉罗刹”在这里度过一年,心里一阵黯然神伤,幽幽应道:“丁妹妹,是我呀……”
  “玉罗刹”闻声,芳心一震,她的脸上倏然开始起了变化,她听出来了这正是常剑海的声音。
  她的心情,倏转激动,她默念了一声:“你终于来了……”
  “玉罗刹”声音有些激动,说道:“你是……”
  “我是常剑海呀!丁妹妹,你忘了我的声音?”
  常剑海话落,缓缓向洞内走进,那沉重的、轻微的脚步声,像是一步一步地踏在“玉罗刹”的心坎上,几乎使她无法喘过气,渐渐地,脚步声已到她的面前,也停了。
  常剑海,已经站“玉罗刹”的面前,眼光过处,只见“玉罗刹”秀发开始斑白,粉腮充满了皱纹,她像苍老了几十年!
  常剑海心里一痛,沙哑叫道:“丁妹妹,你为甚么变成如此?都是我害了你……”
  这刹那间“玉罗刹”一颗激动的心,反而镇静起来,她想:“就让以往跟我永埋在黑暗里吧……”
  只听她一声苦笑,倏然说道:“你就是常剑海么?我不认识你呀?”她往昔,苛求这一刻,可是现在,她要轻易挥落这迟来的幸福。
  常剑海心里一凉,说道:“丁妹妹,我就是你的常师兄呀!你怎么忘记了?”
  “玉罗刹”凄惋一笑,像是在回忆甚么?久久才说道:“我没有常师兄……不过‘剑海’这两个字我倒很熟,也许以前我有一个叫‘剑海’的师兄。”
  常剑海带着唯一的希望,来到这里,现在,他的希望又降到了零点,想不到“玉罗刹”会不认识他!
  他的额角开始微微在出汗,他感到心里冷冷……
  他的声音,带着抖颤,说道:“丁妹妹,难道你真忘了我?”
  “玉罗刹”幽幽道:“忘了,忘了……甚么都忘了,可是,我却忘不了另外一个人。”
  “谁?”
  “我以前认识的常剑海呀!”
  常剑海心里一痛,忍不住又要掉下眼泪,他咬了一咬牙,说道:“师妹,你真不原谅我?”
  “玉罗刹”苦笑道:“我不认识你,这有甚么好原谅的?你应该求她原谅的人,已经死……”
  “甚么人死了?”
  “你认识一个叫徐娟娟的少女吧?” 
  “玉罗刹”此语一出,常剑海脑中如遭锤击,他只觉眼前一黑,身子晃了两晃,手中婴儿几乎脱手掉地……
  他喃喃说道:“甚么?徐娟娟死了……”
  “是的,她死了,她痴心地爱上了一个人,但是,却又无声无息地离开了这世界……那天真的憨笑,美丽的灵魂,却永远烙印在我的心中……”
  “她怎么死的?”
  “跌落在洞口前面那片危崖之下死的……”
  常剑海泪如泉涌,喃喃道:“徐妹妹……我害了你……常剑海今生已难赎对你之过……”
  他望着满脸皱纹的“玉罗刹”沙哑道:“师妹,我在来到这里之前,带着无穷的希望,可是现在,它幻灭了,爱我的少女徐小妹、于姑娘、‘蛇发魔女’都死了,人世间,我已经失去一切的人,别人不会谅解我,你也不会例外,你会忘记我这个人,自然最好……”
  他开始走了出来,他无法在这里再待片刻,一幕悲剧,又已经过去了。
  脚步声开始远去!
  “玉罗刹”心痛如绞,她深爱常剑海呀!她想叫他,如果她现在开口,还来得及!
  可是她没有,她只是张着口,喊不出声音来,她要把这幸福,永远埋在心灵深处……
  她感到自己在流泪了,但,天呀!她流下的不是眼泪,而是血呀!一滴一滴鲜红的血啊……
  她双手掩住面孔,终于忍不住轻泣起来……
  然而,常剑海已经到了洞口,他再也看不到这洞内一个极度伤心而泣血的“玉罗刹”呀!
  常剑海心碎了!他退出了洞口之后,再也没有勇气回顾洞内一眼,便开始向来路奔去……
  这当儿,洞内倏然传来“玉罗刹”的声音道:“常剑海,好好走呀,别掉进危崖之下,有空的时候,请来玩啊……”这凄凉的声音,渐渐消失……
  常剑海抬头望天,他真想痛哭一场,然而他哭不出眼泪,而他手中的婴儿,反而大哭起来。
  他摇着这可怜的生命,口里喃喃道:“天啊!我该怎么办呢?我是一个罪人,几个无辜的少女,都为我而死了……”
  “婴声耳啼,欲哭无泪”,他突然想到思尘和尚交给他锦囊时,不是告诉这句玄机之语么?
  他探手入怀,取出锦囊,拆开一看,上面写着:
  剑海飘花,往事如梦。
  苦海无边,佛门广度。
  常剑海默视良久,他的心中,倏然开朗起来,一种冥冥的力量支持他,他要把残余生命,伴依青灯我佛了。
  于是,他回顾了“望日洞”一眼,一展身,消失在浓雾之中……
  而“望日洞”内,依旧住着一个不幸的少女,她永远孤独地在这里活着,直到生命终结!
  自然,她不会忘记,她毕生初恋的人——常剑海!
  但是,她的希望、幻想、幸福……只是一场梦,如今陪伴她的,是漫长的黑夜,痛苦日子……
  于是,真正的悲剧结束了!
  剑海飘花梦的故事,也到此全部告终!
  末了,笔者还是说:亲爱的读者朋友,我们再见吧,俟笔者稍作休息之后,将在血龙传一书,再跟各位见面!
  最后,敬祝各位身心愉快! 
  ——田歌脱稿于五一、四、一四、罗东大新旅社

  (全书完,本站复校)

相关热词搜索:剑海飘花梦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第七十九回 风云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