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回 雷阴堂主
2022-08-03 16:38:41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笑声甫落,常剑海的面前,已经飘落一个年逾花甲,身着玄装的老者来。
  这老者正是“雷阴堂”堂主胡晓峰。
  常剑海微微一笑,向胡晓峰施了一礼,说道:“老前辈大概是胡堂主了?”
  胡晓峰冷冷一笑,眼光一扫在场门人,又是冷冷一笑,说道:“阁下冒闯敝教总堂,打伤敝教门人,意在何为?”
  常剑海说道:“胡堂主,在下冒闯贵教,虽有不是之处,不过,并无蔑视贵教之意,实乃有事相询,贵教门人竟先动手,不信你可以问问!”
  常剑海这话说得诚恳异常,在目前,对于玄龙教一切,尚未熟悉,他不得不委曲求全。
  胡晓峰对于对方打伤门人之事,自然盛怒,不过对方既能点伤数位教下门人,武功谅有独到之处。
  当下解开被点的劲装大汉穴道,向常剑海问道:“阁下到雁灵谷,以技欺人,视本教于无睹,这一点,本教就能把阁下擒下,由本堂发落,不过,你到本教找甚么人?”
  常剑海笑道:“贵教‘刑堂’堂主是不是叫‘屠龙剑客’?”
  常剑海此语一出,胡晓峰脸色一变,喝道:“你是‘屠龙剑客’甚么人?”
  常剑海一见胡晓峰神色,觉得事情有些不对,说道:“莫非‘屠龙剑客’已经不在贵教?”
  “雷阴堂”堂主胡晓峰对于常剑海倏然问起“屠龙剑客”不由大为震惊,他终究是一个极为沉着之人,当下反问道:“在不在本教,这是本教之事,恕难奉告,倒是阁下与‘屠龙剑客’有甚么关系?”
  常剑海愈问愈不对劲,心念一动,看了在场八个劲装大汉一眼,说道:“胡堂主,你能不能暂请贵教门人走开一下?”
  饶是胡晓峰机警过人,见多识广,一时之间,对于常剑海也莫测高深。
  当下微一沉思,回头向八个劲装大汉说道:“各位即退回岗位,不得有误。”
  八个劲装应了一声:“是!”双双退去!
  常剑海说道:“胡堂主果真是明见之人,沉着果断,不愧为‘雷阴堂’堂主,在下钦佩异常,不过‘屠龙剑客’果真不在贵教之内?”
  胡晓峰虽疑窦丛生,依然反口问道:“请阁下先把来意说明。”
  常剑海低头一阵沉思,说道:“如此说来,在下只好亮出一件东西让你看看!”
  话毕,从腰际取出折扇,摇手一展,说道:“胡堂主,这东西您总该认识吧?”
  “雷阴堂”堂主胡晓峰眼光过处,脸色骤变,慌忙对折扇下跪说道:“弟子不知阁下有我们教主‘令扇’致有得罪,请恕罪!”
  常剑海微微一笑,一收折扇,说道:“胡堂主请起,不知者不罪,我还有话问您。”
  “雷阴堂”堂主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脸色雪白,恭恭敬敬立起身子。
  常剑海说道:“胡堂主,我是受你们教主‘黑衣魔人’之托,先访‘屠龙剑客’他是不是还在玄龙教内?”
  胡晓峰说道:“阁下既有我们教主令扇,等于教主本人,我也不能不说,他被困在一座石洞之内。”
  “甚么人把他困在石洞之中?”
  “现在教主霍中培!”
  常剑海仰天一阵长笑,说道:“他为甚么把他困在石洞之内?”
  “这一点,本堂主不知。”
  “那么,我再问你,‘黑衣魔人’为甚么失踪了三十年?这其中情形你是否知道?”
  胡晓峰摇了摇头,说道:“阁下既有教主‘令扇’就不是外人,本堂主不得不据实相告,胡某当初会投靠玄龙教,原因是‘黑衣魔人’对我有救命之恩,胡某想报答一二,就在我进玄龙教半年之际,突闻‘黑衣魔人’徒弟霍中培说教主失踪,当时本教曾出动无数高手,踏遍大江南北,三山五岳,历尽一年,依然寻不出一些足迹,于是由霍中培接任教主之职,至于真正原因,没有一个人知道。”
  常剑海一皱眉头,沉思俄顷,说道:“那么‘屠龙剑客’为甚么会被困在石洞之中?”
  “这一点,胡某不大清楚。”
  常剑海又道:“‘黑衣魔人’对你有救命之恩,你想不想报答?”
  胡晓峰微微一愕!思虑了常剑海这句话的含义之后,说道:“我怎么会不想报答?这未免枉为大丈夫男子汉了。”
  常剑海一见胡晓峰豪气干云,不愧磊落血气汉子,当下念头一动,说道:“胡堂主,‘屠龙剑客’被困之处,你是否清楚?”
  “我知道地方,我曾面谒多次,问他为甚么被困在洞中?他只闭口不谈。”
  常剑海心里忖道:“胡晓峰受‘黑衣魔人’救命之恩,势在必报,这件事告诉他,总不会妨事。”
  念头一定,说道:“胡堂主,有一件事,我不能不推腹坦诚相告,你们教主‘黑衣魔人’已经死了!”
  胡晓峰脸色骤变,惊呼道:“甚么?死了?这话可是当真?”
  常剑海点了点头,说道:“是死了。”
  胡晓峰缓和了一下脸色,说道:“不会吧?前几天在蒙山之时,我还见过我们教主!”
  常剑海微微一笑,说道:“胡堂主,因为你是教主‘黑衣魔人’的忠实门下,而他对你又有救命之恩,我才坦白告诉你,你们教主已经被人害死,你们在蒙山所见到的教主,便是我。”
  这话一出,又使胡晓峰有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
  常剑海说道:“胡堂主,现在四周没有人,我试给你看!”
  话毕,伸手从怀里取出黑纱,罩在头上,果然是与当年的‘黑衣魔人’一般无二。
  这一情景又把胡晓峰弄得怔在当场,两眼发呆。
  常剑海取下罩头黑纱,说道:“胡堂主,现在你总该相信了吧?你们教主是被人害死的。”
  胡晓峰脸色一变,说道:“是甚么人把我们教主杀死?”
  “现在教主霍中培!”
  这一句话又把胡晓峰弄得如堕入五里雾中,不知所以然?
  似是常剑海一句话,都要化费他很多时间去想,但是,他所想的,依然不是具体的。
  怔了片刻之后,说道:“这恐怕不会吧?天下哪有这等逆伦之事?”
  常剑海掏出那面“玄龙银牌”说道:“这是不是你们教主‘黑衣魔人’之物?”
  “不错,这‘玄龙银牌’只有我们教主一人有!”
  “那就是了,我告诉你情形,你总可以相信。”
  随即,便把他遇见“黑衣魔人”之经过,告诉了胡晓峰一遍,又道:“我受你们教主‘黑衣魔人’之托,一定要替他报仇,事情已全部详告于您,信与不信也全在于您。”
  “雷阴堂”堂主胡晓峰脸上肌肉一阵抽动,只见他发须根根竖起,两眼几乎冒出火来……
  蓦闻他纵声一笑,这笑声悲抑至极,也难听至极,笑声一敛,狠狠说道:“想不到霍中培竟是一个禽兽之人!我若不把他杀了,誓不姓胡!”
  常剑海道:“胡堂主知恩必报,‘黑衣魔人’九泉有知,也该含笑了。”
  胡晓峰气得刚牙紧咬,倏然,他的脑中又想到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对于教主“黑衣魔人”大概有极大的关系。
  他望了一下常剑海,说道:“你既是受我们教主之托,即是我们教主,先受弟子一拜!”
  说完,恭恭敬敬拜倒下去。
  常剑海被胡晓峰这一拜弄得手足无措,忙道:“胡堂主这使不得,请起,请起。”
  话毕忙扶起胡晓峰,又道:“胡堂主,对于玄龙教一切,我知之甚少,在还没有探得虚实之前,你不必宣布一切情形,凡有人问及我,说是你的朋友就行,俟时机成熟之后,再下手不迟,未悉你意思如何?”
  胡晓峰点了点头,说道:“弟子恭听令谕!这几天霍中培传令其余四位堂主,不知在商讨甚么重大之事?似是跟我们教主‘黑衣魔人’重现有关!”
  常剑海沉思俄顷,说道:“让我们一探虚实之后,再作定夺,我们走吧!”
  “雷阴堂”堂主胡晓峰当先领路,直奔谷底,抬头望去,只见两旁峭壁如笔,地势险恶。
  穿过第一个谷口,眼前展现一片树林,胡晓峰说道:“这树林之内,设有许多机关,如一不慎,便会陷身机关之内。”
  常剑海心里忖道:“想不到这玄龙教倒是一个高手如云,机关重重之地!”
  心念间,开口说道:“你就领我过去,现在事情成功与否?也全看你了!”
  “雷阴堂”堂主胡晓峰也不再多说,穿入树林,向左拐去,沿岩下甬路,飞身奔去——常剑海武功自要比胡晓峰高出多多,两个人急奔之势,有如流星赶月,奇快无比。
  蓦然,眼前人影闪处,四个人飞身截在他们两个人面前。
  常剑海微微一愕!停下脚步,张眼望去,来人是三个玄装老者,及一个绿衣少女。
  “雷阴堂”堂主胡晓峰拱手说道:“三位堂主及霍姑娘请了,四位不在总堂,欲去何处?”
  三个老者打量了常剑海一眼,说道:“第一关卡闻有人擅自暗闯,教主命我去一探究竟!”
  胡晓峰说道:“这是我的朋友,初到雁灵谷,不知规条,致有冒闯之举,弟当领他向教主请罪就是了。”
  三位堂主正待答话,右侧那个绿衣少女已经开口说道:“既然是胡叔叔的朋友,我们就走吧!”
  常剑海抬头一望,他的眼光正跟绿衣少女的明眸相接触,他的心里,猛然地震动了数下,缓缓地侧过了头。
  绿衣少女微微一笑,纵身向来路跃去。
  绿衣少女一走,其余三位玄装老者也跟着背后追去。
  胡晓峰回头一望常剑海,说道:“我们也走吧!”
  话毕,两人一展身,飞身奔去。

×      ×      ×

  玄龙教总堂,设在雁灵谷最深处,三面环山,面对谷口,地势非常险恶,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之势。
  玄龙教教主霍中培对于“黑衣魔人”的重现,确实令他吃惊!如果这事情一闹开,结果如何?这当不难想像得到的。
  是以,他传令了“电府”、“风火”、“云霄”及“刑堂”四位堂主共商大策,这四位堂主均是他心腹人物。
  这四位堂主是“电府”堂主谴文炳“风火”堂主号称“孤星剑”的赵世俊“云霄”堂主岳成武及“刑堂”谷元清。
  这四个人武功在玄龙教里,均是第一人选,唯独“雷阴堂”堂主胡晓峰一人没有参加。
  这自然是胡晓峰虽是身掌“雷阴”堂主,奈非霍中培忠信之人,故霍中培并未传令他参加。
  玄龙教教主霍中培经过几天的密议之后,已经商讨了一个对付“黑衣魔人”的办法!
  但是,这办法已经是行不通的了……
  在“雷阴堂”里,常剑海跟胡晓峰也正商讨对付霍中培的办法。
  常剑海已经知道这事情重大,霍中培现在身掌玄龙教主,想一下剪除霍中培,倒也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常剑海一阵沉思,说道:“胡堂主,让我们先见了‘屠龙剑客’之后,再作打算如何?”
  胡晓峰一点头,说道:“也好,不过“屠龙剑客”被困之石洞,已经划为禁地,严禁教下任何一个擅进一步……”
  胡晓峰话犹未毕,常剑海咳嗽一声,打断了胡晓峰的话,冷冷一笑,说道:“胡堂主,有人来了。”
  胡晓峰微微一愕!霍然立起,推开窗户,掠至窗外,月色胧朦之下,果然站着一个绿衣少女。
  胡晓峰暗吃一惊!说道:“霍姑娘莅临敝堂,不知有何令谕?”
  这绿衣少女正是霍中培爱女霍碧瑛!
  霍碧瑛微微一笑,说道:“胡叔叔,我有话想问你……”说到这里,只见她粉腮泛红。
  “霍姑娘,你有甚么话尽管说吧!”
  霍碧瑛正待答话,一条黑影,从屋内飘身而出,往后山奔去。
  这人影奇快至极,胡晓峰与霍碧瑛的眼光,均没有看见。
  这条人影,正是常剑海。
  常剑海乘他们两个谈话之际,飞身向“屠龙剑客”被困之洞奔去,他已从胡晓峰的口中得知山洞的所在。
  他这纵跃之势,何等之快,顾盼间,他已经来到岩壁之前,当下他又向右走去,眼光过处,岩壁之间,现出一个小山洞来。
  一阵犹豫,举目四顾,低声喝道:“洞内可是“屠龙剑客”老前辈么?”
  话音甫落,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甚么人带来霍中培的话?”
  话声甫落,一个发白如雪,骨瘦如柴的老者,已经立在洞口。
  这老者正是“屠龙剑客”他打量了一下常剑海,说道:“小娃儿,霍中培带来甚么话?快说!”
  “霍中培并没有叫我带话给您,倒是“黑衣魔人”叫我带话给您。”
  常剑海此语一出“屠龙剑客”脸色骤变,惊道:“甚么?‘黑衣魔人’?甚么话快说。”
  他的神情,一阵激动,常剑海只得将遇见“黑衣魔人”的事,告诉了“屠龙剑客”一遍。
  “屠龙剑客”气得脸色发紫,纵声一阵狂笑,这笑声震得岩石摇摇欲坠,也悲抑已极!
  常剑海悚然一惊!正待说话“屠龙剑客”已经断喝道:“果然不出我之所料,霍中培竟做出这等逆伦之事,别以为这区区岩洞便困得了我,现在我就出来找你这逆徒算账!”

相关热词搜索:剑海飘花梦

下一篇:第三十三回 屠龙剑客
上一篇:第三十一回 初履诺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