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回 风云乍起
2022-08-04 15:30:31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骷髅客”与于珊沉痛地摇了摇头,低微叹了一声……
  他们不敢把常剑海失落大海,行踪不明的事,告诉“玉罗刹”而增加她心灵上的痛苦。
  “骷髅客”说道:“丁姑娘,如果常剑海真的来呢?”
  “不可能的,纵然他会来,我们还是像师兄妹一样!”
  “难道你们不会有结合的可能?”
  “‘玉罗刹’值得常剑海去爱?”
  “为甚么不?”
  “‘玉罗刹’死了,这个“玉罗刹”已不是当初的“玉罗刹”……”
  “玉罗刹”话音未落,紧接着一阵轰然之声过后,漆黑的洞内,突然现出一道光线来!
  “玉罗刹”的声音说道:“是伯母么?”
  “骷髅客”于珊抬眼望去,这洞内的岩壁,突然现出一个岩洞,光线,正从那岩洞照射过来。
  这当儿,人影闪处,秦玉珍已经站在“骷髅客”与于珊面前。
  “骷髅客”正待启齿相问,秦玉珍已先开口道:“常剑海呢?”
  “骷髅客”苦笑道:“他没有来!”
  “他为甚么不来?”
  于珊道:“‘俏美人’常剑海另有他事,过几天之后,他就会来的。”
  “玉罗刹”苦笑道:“伯母,他不来就算了,何必一定要他来呢?”言下不胜凄凉之意。
  “骷髅客”说道:“也许他会来的……秦妹,小娟疯了,你带我去看看好么?”
  秦玉珍微微点了一下头,领着“骷髅客”与于珊,经过岩洞,眼前倏然展现另外一个世界。
  这里不是漆黑的,而是风光绮丽,一块平坦的草原,草原上,百花争艳,杨柳随风飘舞……
  正在这当儿,秦玉珍开口说道:“茅庐就在前面。”
  “骷髅客”与于珊抬眼望去,在山腰下,果然现出一间茅屋来,当下开口问道:“小娟也在那里么?”
  “嗯!”秦玉珍轻轻地应了一声,似是带着无限的伤感。
  三个人鱼贯进入茅屋之内“骷髅客”一眼便瞥见竹麻上,坐着一个脸黄肌瘦的少女——那正是徐娟娟!
  她失神地望了“骷髅客”与于珊,嘻嘻一笑,道:“你是常哥哥么?你为甚么到现在才来……”
  话声未落,只见她一纵身,倏然扑向“骷髅客”叫道:“常哥哥,我好想念你呀……你不想我么?”
  “骷髅客”被徐娟娟这倏然一扑,他不由愕了一愕!这当儿,秦玉珍双指骈进如戟,点向徐娟娟的“睡穴”。
  她又睡了过去。
  秦玉珍把她抱在床上“骷髅客”心里一阵酸痛,忍不住掉下了几滴英雄泪来……
  他喃喃自语:“秦妹,你太不幸了……想不到小娟真为常剑海而疯……”
  秦玉珍凄声道:“如果小娟死了,我再也没有勇气活下去。”
  “骷髅客”似欲启齿,倏然又止,望着床上“睡穴”被点的徐娟娟,他默默地说道:“这纯洁的灵魂,上苍为甚么也带给她这许多不幸?”
  时间,在沉默中消失,没有人开口说话“骷髅客”与于珊带着沉重的心情,进了这间茅屋,又带着更沉重的心情,退出了这间茅屋……
  其实,他们又该向秦玉珍说些甚么话来安慰她呢?
  于是,他们在第二天,两个人便离开了“望日洞”;离开了那两个不幸的少女——“玉罗刹”与徐娟娟。

×      ×      ×

  江湖上,在常剑海失踪之后,倏然沉静下来!
  而“海外二圣”也没有重犯中原武林的迹象……
  常剑海的生死,依然像一个谜?“骷髅客”与于珊到处查访,依旧查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时间,也在不知不觉之中,飞快地消失,一天、两天……过去了,一月……两月也过去了……
  一年后——
  一件震撼武林的事,又倏然发生——
  “海外二圣”倏然下柬少林派,数日之后,将率领所有门人,侵犯中原武林。
  这次“海外二圣”聚门下所有精锐,大举来犯,大有歼灭中原武林之势……
  于是,一场平息已久的杀劫,突然又告展现……
  而失踪已久的常剑海,却依旧没有出现……他生?他死?颇令“骷髅客”与于珊耽心……
  两个人经一年来的查访,依旧查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当下“骷髅客”与于珊,乍闻“海外二圣”大举侵犯中原武林,同时大吃一惊!

×      ×      ×

  月黑风高,浙东的古道上,倏然出现无数人影,这人影的突然出现,使平静已久的武林,骤呈血腥!
  这突然在浙东出现的四、五十个黑影,正是“海外二圣”领着门下侵犯中原,他们第一个目标,是对着嵩山少林寺。
  “海外二圣”正在飞奔之间,倏然——
  远处的林内,响起了一阵长笑之声破空传来,随着笑声过后,人影闪处,眼前倏然飘落两人来。
  “风云圣者”也不由微微一愕!举目瞧去,冷冷一笑,说道:“原来是‘骷髅客’与‘百药之尊’想不到在这里碰面!真是幸会了……”
  “骷髅客”哈哈笑道:“好说好说,‘海外二圣’雄心果然不小,想不到又来侵犯中原武林……”
  “风雷圣者”一见“骷髅客”倏然出现,脸上不由微微一变,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当下一欺身,喝道:“‘骷髅客’,我以为你真敢到鲲鲸岛,原来是言而无信,今日在此相遇,当年一笔旧账不妨立刻算算!”
  “骷髅客”被“风雷圣者”一激,脸色微微一红,冷冷笑道:“杜某正想讨教几招!”
  空气倏转紧张!
  “风云圣者”眼光一扫门下之人,缓缓退开一侧。
  于珊望了“骷髅客”一眼,也退了开去!
  “风雷圣者”与“骷髅客”相对而立,两个人暗地运气,功力贯运双掌,眼光一瞬不瞬地盯在对方脸上。
  深恐——
  在一眨眼之间,对方便会出手。
  空气确实紧张万分!
  陡然——
  一声暴喝,响彻云霄“风雷圣者”已经发动攻势,出手猛劈两掌!
  “风雷圣者”发动攻势奇快,狂飙卷处,两道奇猛绝伦的掌力,已经攻到!
  “骷髅客”冷冷一笑,正待出掌,骤闻一声娇叱,一个女子声音喝道:“‘风雷圣者’你找死!”
  猝然之变,疾如电光石火“骷髅客”心里一愣!纵身飘开。
  也在“骷髅客”纵身后退当儿,乍闻一声闷哼之声,破空传来,放眼望去“风雷圣者”、“登登”退了两步,脸色骤呈苍白。
  兀突之变,大大出乎在场之人意外!
  这当儿,场中已经多了一个长发披肩,面目奇丑的绿衣少女,她的背上却背伏了一个婴儿!
  “骷髅客”与于珊心里同时一震!心忖:“这不是‘蛇发魔女’么?”
  “风云圣者”一见三弟“风雷圣者”被这绿衣少女一掌震退两步,心里不由大吃一惊!
  “蛇发魔女”眼光一扫,冷冷说道:“海外武学,也不过如此,竟敢大举侵犯中原武林!
  还是滚回海外去吧!”话音未落,又是不屑的一笑。
  “风云圣者”作梦也想不到,再次侵犯中原武林,便碰到这个煞星,当下欺身而出,冷冷喝道:“你这丑女人是谁?本圣人与你有何过节?你竟要干预这场是非,难道海外一派是好惹的么?”
  “丑女人”三个字一出口“蛇发魔女”奇丑的脸上,骤然呈现出一片恐怖的杀机!
  只见她冷冷一声长笑,声若夜枭,闻之令人毛骨悚然,在场之人,无不从心扉里泛起一股寒意。
  “蛇发魔女”笑声甫歇,不屑道:“‘风云圣者’告诉你‘蛇发魔女’也不是好惹的,如果你有种,三天之内,不妨率领你的门下到我羽山幽魂谷来!”
  “蛇发魔女”四个字一出口,把个“风云圣者”吓了一跳,所谓人名树影“蛇发魔女”一代江湖女魔,会倏然在这里出现,怎不令他大吃一惊?
  当下脑中念头一转,说道:“很好,本圣人在三天之内,定率领门人到羽山幽魂谷恭请教益!”话落,狠狠瞪了“蛇发魔女”与“骷髅客”一眼,向门下之人使了一个眼色,向前奔去。
  “海外二圣”一走,缓和了一下杀机气氛,于珊当先开口道:“真想不到在此又与姑娘相见……”
  “蛇发魔女”苦笑道:“老前辈,我已经找你们好几天了!”
  “我们?有甚么事么?”
  “蛇发魔女”苦笑一声,她的脸上倏转忧伤之色,开口说道:“常剑海呢?”
  “常剑海?”、“骷髅客”心里一震!道:“他……他另有要事,到别的地方去了。”他不忍心将常剑海失踪的事,告诉“蛇发魔女”。
  “蛇发魔女”幽幽一声长叹,苦笑道:“老前辈,他不在这里最好。”停了一下,又道:“当初我不是告诉你么?我与常剑海之间,已经铸成了大错,这便是他的骨肉……”
  “骷髅客”与于珊,把眼光落在“蛇发魔女”背上的婴儿,于珊笑道:“这何来大错之有?常剑海一知道这消息,不知如何高兴……”
  “高兴?笑话!常剑海以往没有爱过我,我会夺取他的童贞,这是我的誓言……老前辈,我不忍心让这小生命与我同毁,现在,我生下了他,这是他的骨肉,我要交还给他。”
  她凄惋地笑了笑,望了于珊一眼,又道:“我不否认我爱着常剑海,可是‘蛇发魔女’满手血腥,我也不愿意玷污常剑海,我们的结合是偶然的,自然,我们的结束也应该是平淡的……老前辈,你们说是么?”
  “骷髅客”说道:“那么,你不见常剑海么?”
  “不了!”“蛇发魔女”幽幽地说:“我们又何必增加感情的负担?”话落,她从背上取下了婴儿,怜爱地看了这小生命一眼,她的眼眶里,倏然充满了泪水……
  她默默地说:“孩子……别了!妈爱你,可是,妈是不幸的人,无法永远伴着你,看你长大,从此一别,妈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了……”泪水,终于滚了下来……
  这情景看得站在一侧的于珊与“骷髅客”怦然心动,“蛇发魔女”今日何以有此反常的行动?
  陡然,他们想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莫非“蛇发魔女”也想死么?
  这当儿“蛇发魔女”已将手中的婴儿,递到于珊的手里,泣声说道:“老前辈,我就拜托您了,请您交给常剑海,这是他的骨肉,希望他会好好爱他。”说到这里,她又从怀里取出了一封信,交给于珊,又道:“这封信也请您交给他。”
  “骷髅客”说道:“姑娘,老夫看你好像是太冲动了些……”
  “蛇发魔女”苦笑道:“冲动?我已经考虑了很久,我必须有我的打算,也许有一天,你们会说我的做法是错误的,但是,只有那样,才能心安理得……”
  “蛇发魔女”话犹未了,于珊手里的婴儿,倏然“哇”的一声,号哭起来……
  这小小的生命,像是冥冥中有所预感,他将要永远失去了他的慈母……
  哭声,像针一样地刺伤了“蛇发魔女”的心,天下多少慈母能忍心抛下幼子而不管?
  “蛇发魔女”本能地伸出了温暖的手,想接过正在号哭的孩子,可是,她咬着牙,又把手缩了回来,说道:“老前辈,就拜托你们了,我要走了……”
  声音挟着无限凄凉意味,在婴儿的哭声中,她狠着心,终于走了……
  “骷髅客”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望了望于珊手里的小生命,说道:“于老兄,我们哪里去找常剑海?把他的骨肉交给他?看来“蛇发魔女”似是想走极端……”
  于珊道:“不错,难道她想死?不会吧,不过,我们赶快找常剑海,然后到羽山找她,可是……这也是一件难事,常剑海失踪了一年,哪里去找他呢?”
  话落,两个人不由深深一叹!
  婴儿的哭声,依旧没有停,而且还更为剧烈,他像是为离开慈母而难过……

相关热词搜索:剑海飘花梦

下一篇:第八十回 剑海飘花
上一篇:
第七十八回 死里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