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九龙珮 正文

第四回 隐身传技
2021-07-07 08:36:38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沙九也是白莲教的人……”程小蝶听父亲说过,白莲教发动,数省混乱,死伤百万人以上,是当今严旨缉拿的叛徒。
  “沙九只不过是被拥作教主的虚位首脑,真正的权力,都握在三大法师手中。”吴先生道:“失败的时日不远,所以,三大法师决定了秘密起事的策略。他们不要号召部属,占据城池,却把力量集中江湖上,做多面的扩展,化整为零,以不同名称,在全国扩散。”
  程小蝶呆了一呆,道:“原来如此。勿怪父亲曾经说过,白莲教消散得太快了,一下子不见了踪迹,原来,他们潜隐入地下活动了?”
  吴先生点点头,道:“可怕的是三大法师,确都具有了非常之能,尤以常奇大法师,邪法非常精深,能剪纸成马,撒豆成兵。一旦让他们气候形成,杀戮更甚往昔,就是朱家还能不能坐稳江山,也是一桩难料的结果了。”
  “先生能够制眼他们吗?”程小蝶想到一旦天下动乱,杀伐四起,必将是千万人头落地、尸横如山、血流漂浮的残景,顿生忧国忧民之心。
  “常奇和我,结识甚久,我习练大乘仙道之学,他精于星术卜奇技,彼此虽然相惜相交,但道不同不相为谋。这次,他不惜施下毒手,因我于此,一则是怕我投身朝廷,日后与他为敌。
  二则是要我帮他译出一部天竺奇书,和解开九龙玉佩之秘,很不幸的是,他们近日中,竟然得到了九龙玉佩。”
  “那可是一方翠玉,上面雕刻了精致的花纹。”程小蝶急急问道。
  “不错!不知内情的人,也只能瞧出是一块很好的翠玉而已……”吴先生道:“但谁又能知道是关系着改朝换代的秘密呢?”“先生!那方玉佩,是否已交到了先生的手中。”程小蝶道:“真的会有那么大神奇力量吗?”
  吴先生点点头,道:“不错!玉佩关系着一个宝库,那里留存了朱元漳掠存的大批奇珍财物,和刘伯温的三卷兵法,及一道遗诏。遗诏可起动五路潜于民间之兵,虽已事过百年,但据闻他们代代相传,遵守约定,不任朝官,不出仗政,除遗诏此密记之外,不与兵事。
  当年建文帝遗失九龙玉佩,无法解开个中之秘,致为燕王朱棣,攻破南京,建文帝纵火焚宫,出家当和尚,你说,这是不是一个关系国家兴亡的宝物呢?”
  “牵扯了如此一件大事!”程小蝶道:“真的是不可思议了。”
  “姑娘!常奇不知道在哪里听到了这个秘密,这也是大明朝历代皇帝最怕的一件秘密,能让它在世就此消失,那才是万民苍生之福。”吴先生道:“朱家的内争也好,白莲教争夺帝位也罢,都将使天下百姓受害。”
  程小蝶接道:“毁了玉佩,失去寻找宝库的线索,就可以使此事永远沉灭,让时间把它消失于无形之中。”
  吴先生道:“但白莲教练法如成,必然起事。除非能在他们起事之前予以破除,否则,很难避免一场杀劫。”
  “先生可有对付他们的办法?晚辈愿冒险离此,传出信息,请求家父相助。”
  “白莲教之事,数年之久,余悸犹存人心,如想号召教徒叛乱,似非易事,可怕的是常奇的练法,多少有了成就。唉!我被他废了武功,囚禁于此!”吴先生道:“破坏他的练法行动,已是有心无力了。”
  “小文、小雅,对先生忠心不二!”程小蝶道:“她们能不能代先生破除练法呢?”
  “小文、小雅,原是常奇派来照顾我,也是监视我的两个丫头。”吴先生道:“她们心怀母、姊受害的大仇,对白莲教怀恨极深,我也尽心力指点她们一些武功。只可惜,两人受限于资质,很难在短时间内,有所跨越,忠心有余,才智不足,托她们担当大任,难期有成。何况,她们曾追随常奇身侧,数年之久,积威之下,见即生畏。以常奇的精明,一眼就可在她们神色中,看出她们心中之秘,要她们破坏练法,那是害她们了,但如事通无奈,也只有用她们碰碰运气了。”
  程小蝶心中一动,道:“先生请看晚辈如何?能不能担当破坏常奇练法的任务呢?”
  吴先生微微一笑,道:“如若我没有看错,你已有很好的武功基础。”
  “晚辈从师玉天凤,不知前辈是否识得?”
  “原来是天凤门下,玉天凤孤芳独赏,不愿在江湖上一争长短,独自隐世而居,想不到竟也肯收下你这个弟子。但她两个师妹,却创出了一个武林门户,大概是想托借一点玉天凤的威名,号称天凤门……”吴先生微微一笑,道:“令师想必早已知道,既然没有查究,必是心中默认了。”
  “两位师叔夜访家师,请求下山主持天凤门……”程小蝶道:“家师虽然没有答允,可也没有反对她们擅用她的名讳,大概是被老前辈猜对了。”
  “令师孤傲自负,为了避免误会,我只能传你一些口诀,你能领悟多少,由你自己摸索了……”
  只听房门呀然,小雅疾奔入室,接道:“大法师回来了。”
  吴先生脸色微变,道:“三号埋伏呢?”
  “已经发动,而且,引动了三位神剑太保追出宅院之外,小婢正想归来,见到三盏红灯浮现。”
  程小蝶不能完全明白三盏红灯浮现,表现出什么意义,但想来必和常奇有关。
  果然是充满着妖异的组合,无法以常情测度。
  吴先生缓缓闭上双目,思索片刻,突然站起身子,出手如风,连点了程小蝶六处穴道。
  只听吴先生道:“小雅!去告诉小文,我已施展五遁大法,把这位程姑娘遁藏起来,他们纵然搜查入迎香阁来,也找不到她,你们要镇定如常。”
  小雅点点头,道:“先生果然身具奇术,小婢这就去告诉小文,毁去各种痕迹。”转身而去。
  吴先生急急拍开程小蝶被点中的穴道,说道:“姑娘!要委屈你一下了。”
  程小蝶吁一口气,道:“先生!这是怎么回事?真把人要糊涂了。”
  吴先生道:“小文小雅一直坚信常奇精通搜魂大法,我如不用遁术把你遁起来,她们心中的惴惴不安,用不着常奇追问,她们的神情之间,就会表现出来了。”
  程小蝶接道:“先生把我遁起来了,我怎么全无感觉?”
  “因为,我不会遁术,常奇也不会授魂大法,那只是一种武功和药物结合而成的障眼法……”吴先生道:“但对一般人却非常有效,使他们深信不疑。不过,白莲教确有一些邪门奇术,常奇用武功和药物,把它膨胀、夸张,就成了无所不能的大法师了。
  “程姑娘!见怪不怪,其怪自败,一旦事到临头,希望能镇静应付。”
  程小蝶点点头,道:“我明白了,现在,我应该如何应对?”
  吴先生道:“我被奇常毁去武功,但他没有想到,我练的玄门太乙神功,能在受伤时自护心脉,保留我三成功力,我又在他对我羞辱时,装出忿怒反击,使他误认我武功全失,这才放心的把我囚禁于此。
  但仍然用天蚕丝索,穿透了我的琵琶骨,以防我逃走,我精通土木消息之学,布下了几处机关埋伏,在我的卧床之下,有道窄小的空间,被我利用颜色错觉,布置了一处可以藏身之地。
  看是不易看出来,但如他们心中动疑,移动床位,就一下子找出来了,好在,这处地方,小文、小雅,都不知道。你可以暂时藏在那里,也正好借机会习练一下我传你的内功口诀,程姑娘谋事在人,成事在大。我不能保证后果如何?”
  程小蝶点点头,道:“有五成胜算,我们就可以赌一睹了。但不知二号埋伏,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布置?能引得三位神剑太保上当?”
  吴先生微微一笑道:“八卦罩明灯,是利用孔明灯的方位,布置成一片交叉的光网,当然不止八盏灯笼,但灯笼的排列和聚光交叉上给人的错觉,只看到八盏灯笼,再配合多面铜镜的反射,只要在光线交射之处,人就很难避开了。
  所谓的第三号布置,只是一根索绳,吊块大桩,拉开卡簧,弹射而出。在光影下飞过,像人飞掠而行。只不过是想给常奇开个玩笑,让他人对八卦灯,闹几个笑话出来。想不到,竟然派上了用场。走吧!到卧室去,我告诉你藏身之法。”
  程小蝶道:“你还没有传我口诀呢?”
  “来不及了,你先藏好,初次试用,我还得检查一番,修补缺陷。那地方,正在卧床枕头之下,我们可以互通声息。不过,未听到我的声音,你不可擅自讲话,以免露出马脚,我能活动的地方不大,除了这间书房,就是卧室了。”
  程小蝶突然发觉了这位才气纵横的智者,在极为凄苦的处境中,仍然能童心不昧,天蚕丝索,穿透了他的琵琶骨,困住了他的人,但却因不住他的心。毁去他一身绝世武功,但却无法使他灰心丧志,他能在苦中寻乐,激发抗拒的勇气,以绝大的智慧,找寻着每一个能够运用的机会。而且,预作布置,以等待机会的来临。
  他能充分了解小文小雅的优点和缺点,也能够掌握运用。
  “先生!处逆境而能气不馁,志不情,果然具有大慧的智者!”
  “好啦!”吴先生打断了程小蝶的话,道:“快去躲起来吧!成败在此一举,你要持志以待,连小文、小雅,也不能知晓,只有让她们相信我以遁术,已把你移往一个不可预知的地方,她们才能理直气壮地和人争论,不会露出马脚。”
  那是床下一角,仅容一个人盘膝而坐,但吴先生利用颜色给人一种错觉,看起来床下一片空荡。但程小蝶能够清楚地听到外面的声音。
  书房和卧室,只是两个相连的房间,地方不太,而且聚音,用心倾听,可以听到很细微交谈。
  现在,程小蝶就清楚地听到了小雅的声音,问道:“先生!程姑娘呢?”
  “不是被我用通术遁走了吗?”
  “走啦!你是说程姑娘已经离开了这里?”小雅道:“那就不用怕他们搜查了。”
  “是啊!你自己何不查看一下?”吴先生道:“只有两个小小的房间,她又能藏在哪里呢?”
  听到物器移动的声音,小雅似乎是真的搜查起来了。
  程小蝶好担心被搜查出来!只要一移开木床,立刻就原形毕露。
  但小雅没有移动木床,因为,用不着移动,一眼就可以看得很清楚了。
  “先生!”小雅的声音,充满着惊喜,道:“遁术果然精妙,那么大一个人,平空地消失了。”
  “安心去睡一会吧?天亮之后,他们要进来搜查,就让他们进来吧!”吴先生道:“程姑娘也许早已回到家中了。”
  “人既然不在这里!”小雅道:“当然不怕他们搜查了,先生也该睡一会了。”
  “是!我真的有点累了。”
  小雅转身而去,吴先生也登上床榻,先开始指点程小蝶坐息之法。
  程小蝶虽然感觉和师父所授的有些不同,但仍然依照施为,步入了禅定之境。
  一阵惊心动魂的笑声,把程小蝶由物我两忘中,惊醒过来。
  那是迫钻人心的笑声,同时,程小蝶也听到小文、小雅的惊叫声。
  是一种伤人的武功,程小蝶立刻运功抗拒。
  但闻吴先生的声音,传了过来,道:“常兄!你明知兄弟已被你废了武功,这样鬼哭狼嚎的一个笑法,岂不是想要兄弟的老命吗?”
  “好说!好说!常某人数日不见吴兄,心中挂念得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咱们岂不是有十几年不见了,今日得见,兄弟一高兴,就大笑起来,倒是忘怀了吴兄已失去武功的事了。”
  “算了!你常奇无事不登三宝殿,来此必有所为,说吧!究竟是什么事情啊?”
  “一来是探望吴兄的伤势,二来是想探问一下,那方玉佩,是不是真的九龙佩?”
  “大概不会错了,想不到世上真有此物,竟又被你找到了!”
  “运气!运气!常某人已登花甲之年,数十年来,除了习练武功之外,无时无刻,不在为天下苍生盘算,总算上天不负苦心人,虽然来得晚了一些,但总算还来得及。以兄弟我的修为而言,活上个百来岁,应属不难,就算十年征战,也还可以享个三十年的太平福气。”
  “听你的口气,似是真想当皇帝了?”
  “这有何不可呢?只可惜,吴兄不肯帮我一把,这裂土封侯的大位,只怕要和吴兄绝缘了。”
  “吴某过惯了闲云野鹤的生活,就算是皇帝的宝座,也不会放在心上。”
  “死亡呢?”常奇的声音,突然冷厉起来,道:“不管你才华如何卓绝,不管你武功如何高强,可是你也只能死一次,也许吴兄不把生死之事,放在心上。”
  “谁说的,如果我吴某人看破了生死之关,岂会甘心在这座囚房中,为你译出天竺神书。”
  “说的也是啊!吴兄只要再把玉佩之秘解开,常某一定力行诺言,放吴兄离去,并致白银万两,足够吴兄图个下半世的欢乐。小文、小雅,已侍候吴兄近年,看样子,吴兄还算满意!”
  “唉!如果没有小文、小雅的细心照顾,吴某人,只怕也活不过这一年了。”
  “好!我正式把她们收列门墙,再送给吴兄为妾。”“常兄准备让我带着天蚕丝索,离开此地了。”
  “吴兄纵有此意,常某还舍不得这根天蚕索呢!此索虽然不畏刀、剑斩割,但却打的是个活结,解开玉佩之秘,我就先解去吴兄身上这个累赘,唯一的抱歉之处,是要吴兄再忍受一次抽出丝索的痛苦。
  “当然,吴兄如果愿意留下来,助我一臂之力,共创帝王之业,常某人就更欢迎了。”
  “吴某武功已失,雄心不再,老实说,失去了自保的能力之后,竟然有点怕死的感觉了。”
  “放心!放心!常某人绝不会让吴兄冲锋陷阵,这件事,咱们以后再谈,我不打扰了,小文、小雅,你们要好好地照顾先生,如若不能让先生活得愉快、满意,我要立刻处死你们,绝不宽待。”
  “是!小婢敬遵法谕。”
  小文、小雅,同声地回答。
  但闻步履之声传入耳际,常奇似已离去。
  小文吁一口气,道:“先生!天已近午,可要准备午餐?”
  “好!你去准备。小雅去见大法师吧!”吴先生道:“他刚才不是示意你去见他吗?”
  “先生也看出来了?你的通术精奇,小雅心中坦然,大法师怎么问,我也不怕,刚才大法师施展‘鬼啸’神功,程姑娘如在此地,只怕早被他搜查出来了。”
  “说的也是!你坦我无惧,自不怕他的查问,早去早回,或等你回来,共进午餐。”
  “多谢先生!小雅感激不尽。”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珮

上一篇:第三回 夜入沙府
下一篇:第五回 小蝶脱险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