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九龙珮 正文

第七回 少女情愫
2021-07-07 08:40:02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程姑娘大胆地盯住田大公子看,想估一估花心公子有多大岁数?
  哪知看了半天,仍是估不出他的年龄。
  他有三十多岁的练达、成熟,也似只有二十几岁的热情、飚劲。
  田大公子不怕看,程姑娘却禁不起人家的眉目传情了。
  他的眼睛会说话,说的是甜言蜜语,程姑娘罩不住,脸上一热,低下头去。
  “怎敢劳动四兄和诸位嫂夫人亲自迎接!”方怀冰口中说着客气话,人也一个长揖拜过去。
  八个女人掩口笑,一下子全部闪开去,齐声说道:“言重了!我们是妾婢,大公子还未成亲,那哪来的嫂夫人?”
  程小蝶暗暗叹道:“真是自甘下贱啊!不讲话也就就算了,为什么要异口同声地自称妾婢呢?”
  抬头看去,立刻发觉了穿的艺术,八个女子一色绿衣,绿裙绿绣鞋,由深到浅,款式一样,绿玉戒指、绿王钗,但却绿得颜色分明,真难为了田大公子啊!怎么能把“绿”分出得这样清楚。一眼就看出不同,八种绿颜色,绿的是那么鲜明独立,一目了然,隐隐间又分出大小。
  方怀冰没有夸张,八个绿衣小佳人都很美。
  田大公子是乡野至尊,平民帝王,会享受啊!享尽了人间艳福。
  田大公子忽然一把抓住了方怀冰,道:“兄弟啊!我是哪里亏侍你了,你把庐州府的总捕头,也带入我田园中来?”
  “官字两个口,小弟说不过他们,只好来向田兄求援了。”方怀冰道:“还望四兄原谅!’”
  “庐州府总捕头郭宝元随侍大小姐程小蝶,拜候田大公子。”
  说完话抱拳一揖。
  “大小姐?”田公子目光转注在程小姐的脸上。
  “家父是庐州知府。”
  “噢!知府大人的大小姐造访寒舍,必有见教了?”田大公子的微笑非常迷人,道:“先请入厅堂待茶!”
  “不用了!我是来和你谈笔交易。”
  程小蝶说得非常直率,只听得郭宝元心头大震。
  事实上,方怀冰也听得愣住了。
  程小蝶一路盘算,既然准备了舍身饲虎,就不扭扭捏捏,要完全掌握主动,一照面就把事情谈清楚。
  见过了田大公子,更是坚此主张,这个人既好色得要命,又很让女人动心,磨下去被他给白白吃了,那才是赔了身子又折兵啊!
  “千金之躯,坐不垂堂,竟敢来这里和我谈交易,佩服啊!佩服!”田大公子道:“说吧!什么交易?”
  “一笔价值不菲的珠宝……”
  “金银珠宝!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何况,我田长青有的是钱,非我所好也!”
  “你八房姬妾不娶妻,早该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了。”程小蝶道:“那就看看我吧!值不值得你拿命去换?”
  她胆大得让郭宝元直打冷颤,方怀冰也听得鸡皮都掉满地。
  田长青挥挥手,八房妾婢,悄然退下。
  他这位花心公子,猎艳老手,可也是第一次遇上了这种事情,有些儿失去了玩世风采。长长吁一口气,道:“有趣的交易,胆大的姑娘,说下去吧!”
  郭宝元想避开,但见方怀冰站着未动,一咬牙,也就站着不走了,总不能把大小姐一个人丢下不管。
  这是他自己想的理由。事实上,他是想开开眼界,看看由名门闺秀入身天凤门下的大小姐,要如何处理这桩棘手的难题。江湖走了十几年,还未遇到这种事情。
  其实——
  程姑娘的内心里,可也是小鹿乱撞,撞得她心都疼了,但却咬咬牙,摆出个娇俏的微笑,道:“物取其值,你是采花魁首,估算一下,我这株含苞蓓蕾,请你去搏命交换,能不能请得动你?”
  “搏命一战,未必就死?”田长青点点头,道:“姑娘之美,却也值得在下去冒险了。”
  “那很好!现在轮到我估量一下田公子了。”程小蝶道:“方怀冰把你说成是武林奇葩,江湖少有的高手,我却有些不信,传闻不如一见……”
  “姑娘的意思,是要考量一下田某人的武功?”
  “不错!美人英雄,相得益彰,大公子如不能让我一睹绝技,心生佩服,我就宁可把一生清白,奉还于天地之间。”程小蝶道:“我不愿拖你去死,让八位美丽的姊姊们顿失所依,我们初次相见,说不上郎情妾意,我舍身就君,只是一次交易,君取我之貌,我取君之艺。”
  真是越说越大胆,越描越清楚。
  田长青哈哈一笑,道:“痛快!痛快!姑娘准备要如何估量田某?”
  “小蝶也通武功,大公子随便露一手,我自信就能举一反三,心中有个评断。”
  “好刁蛮的姑娘!你早已有完全的计谋了?”田长青道:“色欲迷心,古人是诚不欺我了。”
  目光转动,只见几只竹鸡,吱吱喳喳,飞戏于翠竹林中,突然伸出右掌,向林中抓去。
  那竹鸡飞戏之处,至少在三丈以外。
  但三只竹鸡,竟似被网掌罩住一般,竟然向田长青飞投过来,竹鸡近身,变抓为掌,三只竹鸡,稳稳地站在他掌心之上。
  奇怪的是三只竹鸡,六翼振动,似欲飞去,但六只足却似被粘在了手掌上,竟然无法离开。
  “田兄的大龙真气,已到了收发随心的境界,可喜呀!可贺。”方怀冰的目光,流现出无限的敬佩之色。
  田长青微微一笑,右掌微震,三双竹鸡脱身而去,但飞到丈许之处,却又停了下来。但它们的羽翼仍在振动。
  这可是一种至高至难的神功,三只鸟儿,支羽未伤,却被一种无形内力,玩弄于股掌之上,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但见田公子右掌摆动,三只鸟儿随着他的掌势,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绕空飞转起来。
  有如一个技艺精纯的大师,在操纵木偶一般地随心所欲。
  但那是三只活生生的飞鸟啊!而且相距有一丈多远。
  “大开眼界了,大开眼界!”郭宝元满面惊奇地说道:“这比生劈虎豹,碎石断碑,还要难上千百倍了。”
  “夸奖!夸奖!”田长青掌势一收,三只竹鸡振翼而去,果然是毫发未损。
  “雕虫小技,可入法眼?”田长青回头看着姑娘笑,笑的是一脸诡秘,不怀好意。
  程小蝶长长吁一口气,道:“很高明啊!只不知遇上了江湖上一流高手,能不能也像三只鸟儿一样,被你玩弄于掌指之上?”
  田长青淡淡一笑,道:“姑娘果然是无情无义,纯是和田某人作交易了。也罢,不见血,是不会让你动心了。阿横,杀!”
  杀字出手,飞身而起,扑向竹林。
  动作快如闪电,但却在林边停下,右手遥向林中抓去。
  但闻一阵竹折之声,青叶飘飞,一个全身黑衣的汉子,硬生生被他由竹林中抓了出来。
  这不是轻巧的鸟儿啦!是一百多斤重的活人啊!竟也像飞鸟一样被隔空抓了出来。
  这一下,程小蝶看得呆住了。
  只听嘭地一声,那黑衣人被抛掉在程姑娘的身前,未再挣动,也没有爬起来。
  人未死,只是被点穴道。田长青缓步走回原位,道:“姑娘也带来了踩踪的匪徒?”
  “一共两个人,主人生擒一人,小的杀了一个。”只见那青色劲装的阿横,提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行了过来。
  见血不见刀,不知他刀藏何处?“阿横!只有两个人吗?”
  阿横一欠身,道:“主人和程姑娘、方公子交谈寒喧时,他们就赶到了。借竹丛隐身,暗中窥伺,小的不敢惊扰主人和程姑娘的谈兴,没有通报。”
  田长青点点头,道:“阿保呢?”
  “出林查看去了!”阿横道:“属下的修为不足,百丈之外,就无法闻其声息,不敢大意。”
  “好!把尸体和人头一起埋了吧!上天有好生之德,不能让他暴尸荒郊。”
  “是!主人仁慈。”
  阿横一个转身,飞鸟般投入了竹林之中。
  “小方!你是故意引他们进入我这田园中了?”
  “不关我事啊!”方怀冰道:“我们三人一行,由程姑娘为首。这一切,也就唯姑娘之命是从了。”
  程小蝶桃花般的脸儿,突然变成一片苍白,身躯也微微地颤抖起来,好像遇上了一件十分恐惧的大事。
  长长叹一口气,稳住了颤动的心情,道:“郭总捕头!带他去问个清楚,是不是沙府中人?你是逼供老手,用不着我交代了。”
  郭宝元心中付道:以方怀冰之能,应该是早知道有人跟踪了,难道程小蝶这个丫头先前也已经知道了?
  心中念转,人却提起那黑衣人向竹林中行去。
  逼供的手法,可不是什么光彩事情。
  程小蝶娇靥上青一阵,白一阵,显示出她心中交战的痛苦,终于迸出来一句话,道:“田大公子,我跟你去!”
  她伸出抖动的手,抓住了田长青的右腕,脸上是一片庄严之色。
  田长青双手一合,反握住程姑娘抖动的玉掌,笑道:“好冷的小手,跟我到哪里去啊?”
  “不要捉弄我,我心里好怕好怕,你知道吗?我用尽了全身气力,才说出了这句话。”
  程小蝶眨动了一下眼睛,两行清泪,顺腮而下,接道:“唉!但我不能赖帐哪!”
  拍拍程小蝶的肩膀,田长青笑一笑,道:“我知道,一定是小方把我形容得好色如命,你才把我看作一只色狼……”
  “难道你不是?”程小蝶问得单刀直入。
  “不好色,怎么会收容了八房姬妾。人生苦短,及时行乐,是我的一贯主张。”田长青道:“重要的是个乐字,我快乐,别人也快乐,像你这样心惊胆颤,全身发抖,有何快乐可言,你如心疼如绞,还有何乐趣可言?”
  “田公子!我和别的女人不同啊!”程小蝶道:“她们对你,是发乎于情,倾心相爱,我们尽是一笔交易,我要借重你的武功,为我冒险搏命,你得到了我的清白身躯,人生只能死一次,真要仔细地算起来,还是你吃了亏啊!更不能怪小方,他只是提供了一个讯息,这一切都是我自己决定的。”
  田长青道:“清白沾污,明珠蒙尘,那可是人生一大恨事,暂时记到帐上,就算你欠我一次吧!”
  “我不会后悔,我只是害怕,你要包涵些,毕竟我是第一次啊!哪像你,花丛老手!……”程小蝶挥去泪痕,笑一笑,道:“何况,我心中也有点喜欢你,此去沙府,破除法坛,是一场凶险绝伦的恶战,能不能留下性命?完全无法预料,就算活下来,也未必活得很完整。缺个胳臂,少条腿,可能算是幸事了。那时,我又怎么还你?走吧!我会拿出最大的勇气,迎接新奇、迎接你恣意的蹂躏。”
  田长青摇摇头,笑道:“人之大欲,世上至乐,你把它形容得如此不堪,我不干……”
  程小蝶急道:“那你是不肯帮我们了?”
  “看样子,不帮也不行了。你引来了敌人,田园的隐秘已泄,我不帮你,他们也会找上我,与其等敌人找上门,倒不如先下手为强了。”
  “你可以躲起来,离开这里!”程小蝶道:“天下之大,你可以找一处风景更好的地方,安居下来。”
  矛盾啊!她担心田长青不肯答应帮忙,却又要他避难远走!
  少女心啊!是那样难以捉摸。
  “够了!听到这番话,我已经很窝心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田长青道:“小方!你似是很了解沙九府上的实力,你、我,再加上阿横、阿保,能不能应付得了?”
  方怀冰一直静静地坐在旁边,看着事情的发展,直到田长青问起他,才笑一笑,道:“胜算不大,但见到你大龙真气又有了新的进境,逃走的机会,应该很大。”
  “我也要去!”程小蝶道:“你们好像没有把我算进去!”
  “最好别去!我可不希望抱一个缺胳臂少条腿的美女上床。”
  程小蝶羞红满脸地道:“我武功虽然不好,但也不是很差,尤其是,这几天,我觉得进境很大。”
  她修习吴先生三招剑法,离开沙府中暗中练习,收获颇大,但又无法完全说出内情。”
  “小美人!”田长青道:“是动手搏命啊!刀光剑影的,有什么好玩,我们也许会自顾不暇,没有时间照顾你。”
  “可是我……”
  “你是主角啊,程姑娘!你和郭总捕头,带着大队兵马,等信号接应我们。”方怀冰笑道:“这叫里应外合呀!”
  郭宝元大步行了过来,道:“全招了,他们来自沙府,一共四个人,进入竹林两个,另两个在外面等候消息,说起来十分惭愧,他们盯上的是我,根本不认识方兄和程姑娘。”“看起来,不用我们找上沙府,他们就会摸上田园中来了,这样最好……”田长青脸上泛起了浓重的杀机。
  “好什么?人家找上门了。”程小蝶道:“你还很得意啊?”
  奇怪!程小蝶的关心口气,似是已对这位花心公子,动了感情,是感激还是情爱?还是一份施人下水的愧疚?还是被猎艳高手的田长青挑动了少女情愫,只怕程小蝶也无法分得清楚了。
  “如能在田园之中,作一次对决,或可消除去沙府中一些实力……”田长青道:“我相信,他们找上门来的,定是高手,但他们不会倾巢来犯,这就给了我一个分歼敌人的机会。”
  程小蝶突然说道:“郭总捕头!那个人呢?”
  “交给阿横了,不能放了他,郭某是执法的人,可不能随便杀人。”
  交给阿横,这个人自是必死无疑。
  程小蝶不用再问了。
  “田兄!田园中大都是不会武功的人……”方怀冰似已无法再掩饰和田长青之间的深厚交情,道:“不能让他们卷入这场血雨腥风之中。”
  “说的也是!今夜中就要他们离开这里。”田长青道:“花费了十年光阴,建立这一座竹林田庄,一旦弃之而去,真还有一点难以割舍呢!”
  “重重绿篁,阻绝了外间的世界。”程小蝶道:“自成一处天地,这里涤除了人间不少俗气。别说你这作主人的有点难以割舍,只是作客一次,还未管窥全豹,竟也生出了一些留恋之情呢!”
  “破除法坛,生擒了白莲教余孽。”郭宝元道:“田园仍是大公子的洞天福地,恕在下说一句题外之言,这里遭受到任何损失,都可以得到全额的补偿。”
  “谢啦!”田长青站起身子,道:“诸位请入客室休息,敌人就算要来,也该是明天的事。此地绿竹屏障深广千尺,这里打得血肉横飞,也不会传播林外。如果他们的主事人有点智谋,就不会再借用夜色掩护,大白天对他们利多弊少。”
  “我担心他们动了野性!”程小蝶道:“放起一把火来,燎原百里,尽成火海,那该如何应付呢?”
  “对!他们如是战不能胜。”田长青道:“很有可能采用这个手段,田园中虽然早已有防备的布置,但可惜了这大片翠竹修篁,一片瓦舍。”
  程小蝶心中忖道:看来,他似乎早有了各种安排,表面上是一片翠竹田庄,骨子里只怕不是如此的简单了。
  她心中疑窦重重,但却未再多言。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珮

上一篇:第六回 智请高人
下一篇:第八回 伏待杀机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