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九龙珮 正文

第三回 夜入沙府
2021-07-07 08:32:50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移祸江东,推给那个黑衣人,由他直接找沙九算帐,追回玉佩……”
  “好办法!”郭宝元道:“刘兄的意思,是要兄弟出面和那位黑衣人谈判了?”
  “当然!这件要先禀报知府大人,看看大人有什么更高明的办法。他历经生死,心中的创痛,比我们更为深刻!”刘文长道:“抉择之间,应该有所分寸的。”
  “刘兄!你可曾想到,如果那个黑衣人来个大开杀戒,闹得满城风雨,这庐州府会成了一个什么局面呢?”
  “除此之外,兄弟就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
  木门呀然而开,程知府竟然缓步行了进来。
  妙!跟在知府大人身后的,不是他的保镖,而是他的女儿程小蝶。
  小姑娘已换了一身绿色的紧身劲装,高腰剑靴、绿帕罩发,一副随时可以打架的装束。
  郭宝元留心的是程小蝶姑娘的兵刃,可是由头看到脚,瞧不出她的兵刃藏在什么地方。
  程知府的精神很好,笑一笑,道:“查出了原因没有?”
  “查出来了,是一件小小的窃盗案子,文长已经准备照着那黑衣人的要求,释放了他,不过……”
  “坐下谈!坐下谈!”程知府当先在一张椅上坐下,看上去似是已完全复元。
  原来,程知府已入室内,郭宝元、刘文长都已经站起身子。
  程姑娘紧跟父亲身后而立,看了郭宝元一眼,欲言又止。
  “案子虽小,但却牵扯了一个非常难惹的人物!”刘文长道:“这就是事情十分棘手的地方?”
  “牵涉了什么人?”
  “沙九!”刘文长道:“属下误判了此案,就是误认了沙九不会讹诈一个在酒楼上,打杂的穷小子……”
  “确定是误判吗?”程知府的语气,仍然很平和,道:“有没有明显的凭证?”
  “属下无能!误判可期,凭证难求!”刘文长道:“最重要的是沙九身份特殊,追回玉佩,有些困难了。”
  把经过详情,完全说了出来。
  这不但使郭宝元感到吃惊,连程知府也有些意外,更意外的是,刘文长又立刻提出了辞呈,道:“文长办案失误,牵连了大人受害,自知罪责甚大,即刻辞去掌理刑案之职,并请大人拿问下狱。”
  “这个……”程知府叹息一声,道:“此情此景之下,就是本府亲审,也有误判可能,关键在那黑衣人对本府威胁。如果没有本府受害之事,刘文长对此案的看法,是否也会改变呢?”
  “大人!玉佩确为唐明的家传之物,三木逼问,唐小弟,遍体鳞伤,虽然招供窃取财物……”刘文长道:“但却一直说不出玉钗、斑指的下落。文长和郭捕头走访唐夫人,细问玉佩来历,确是为唐家所有。这件案子,反追沙九,也无法追回原物,何况,兹事体大,大人也不便拚上前程,因为,明证难求啊!倒不如处文长一个误判之罪,或可稍息那黑衣人的怒火,也可保大人的平安、前程。”
  “郭捕头!抓到那位威胁本府的黑衣人,这件案子,是不是可以结案呢?”
  “那就冤枉了唐明……”郭宝元道:“大人!此案认真办下去,也是个难了之局,缉捕大盗,是郭某职责,属下愿全力以赴,生死不计。”
  “唉!想不到一件小小窃案,竟然惹起了如此巨大的风波……”程知府道:“唐明的冤案要翻,玉佩要追,黑衣人也要缉拿归案,不知两位的意下如何?”
  刘文长、郭宝元,全都听得呆住了。
  程知府笑一笑,道:“当然!事有本末,先追玉佩,为唐明雪冤,是公。再拿黑衣人问他伤本府之罪,因为事涉本府个人,暂列次要,两位愿不愿趟入这塘混水呢?”
  “大人!你要三思啊?”刘文长道:“此事非同小可,只为一块玉佩,值得吗?”
  “郭捕头!本府如若下令拘提沙九,你可有把握拘他到案?”
  “沙九中有不少护院的武师。”郭宝元道:“但料想他们还不致公然拒捕,大人真要下令拘提,属下自信可以办到,问题是要用什么罪名拘拿?”
  程知府笑一笑,目光却转注刘师爷的脸上,道:“文长!我知道,你是一番好意,但如不能追回玉佩,唐夫人和唐明,能够罢休吗?那位黑衣人,真肯放手吗?”拿你下狱,或放你归籍,你又真能逃避过杀身之祸吗?”
  刘文长心神震动,道:“大人又得到什么讯息?”
  “不错!我又得了传话,要我们放了唐明,也要交还他的玉佩!”程知府道;“青天白日啊!他闯进了我养息的书房,告诉我,他不愿杀人,也不愿把庐州府闹得天翻地覆,我们错审案情,屈打成招,害苦了唐明,只要唐明不残废,唐夫人不追究,他也不愿多事。但如我们畏势罢手,不肯帮唐明追回玉佩,那就不能怪他心狠手辣了。第一个,不放过你,也不会放过我和郭总捕头,无心之过,他可以原谅。但明知错失,不肯补救,绝不饶恕。”
  刘文长脸色大变,道:“他……他查得很清楚了?”
  “程姑娘!”郭宝元接道:“那黑衣人是否逃过了小姐的监视?”
  “他行动诡秘,我虽然很用心在戒备,仍然未能阻止他潜入寒舍……”程小蝶道:“但他离去之时,被我发觉,我们对了一掌,又被他躲过我一枚蝴蝶镖。”
  “蝴蝶镖?小姐是天凤女侠的门下了?郭某人失敬得很。”
  “蝴蝶镖出必伤人,但他却能轻易躲过!”程小蝶道:“那一掌,我也是全力施为,反被他震退两步,真要动手,我绝非他之敌。”
  郭宝元叹息一声,道:“单是玄阴寒冰掌就是一种无法对付的武功,郭某人自知难挡一击。”
  说得很明显了,庐州府行中,就数他郭宝元武功最高,他如难挡一掌,别人更是不堪一击了。
  “这么说来,我们只有向沙九追回玉佩一条路了!”刘文长道:“就算不畏惧沙九的背景权势,但也得想一个完善的办法,要扣拿沙九的罪名才行。”
  程知府点点头,道:“这就要文长兄化番心思了,最好能先把玉佩取回手中。”
  “大人!请他过府吃饭,逼他交出玉佩!”刘文长道:“不交还原物,就收押不放,那方玉佩,虽然珍贵,但沙九大概还不会拿条老命交换。只不过,这一来,就要把他的罪名坐实,单是一方玉佩,就显得小题大作了。”
  师爷就是师爷,想出的办法,果然是绝子绝孙。“办法是好,只不过控告罪证,有点逸出法外!”程知府道:“本府宦海浮沉二十年,还未曾作过这样的手脚。”
  “大人!手段是阴一些,如能逼出玉佩,那就一切作罢!”刘文长苦笑一下,道:“这是以毒攻毒,如是大人不肯为之,只有暗取一途了。这方面,就要郭总捕头动动脑筋了。”
  “如果只取回玉佩,倒无不可。双方颜面上,倒还能保持得住,只要不让沙九抓住……”
  “大人!”郭宝元急急接道:“如能说动那黑衣人出手窃取,那就十九有望,他武功高强,来去如风,是最适合的人选了。”
  程小蝶心中忖道:师父告诫我江湖上凶险狡诈,要处处设防。但这官场上的阴沉、诡计,比之江湖,实有过之。
  “郭总捕头如肯出面,说服那黑衣人,本府将不反对,只不过放走唐明的事,就要隐秘一些,走漏风声就有妨碍了。”
  说得很含蓄,但却面面顾到,的确是做官做久的人。
  “大人!属下想借重千金,助我一臂之力。”郭宝元提出了要求,而且是一针见血。
  程知府面有难色,目注刘文长,似有求助之意,但刘文长装作不懂,就是金口不开。
  庐州府中三个最重要的人物,把数百万府民,治理得风平浪静,官声卓著。但彼此间利害交错时,也一样句心斗角。
  “爹!让我参与吧!”程小蝶道:“事情虽然不够光明正大,但用心却无可厚非。”
  程知府笑一笑,道:“好吧!郭总捕,小女还是个孩子,经验不足,你要多多照顾了。”
  “郭某全力以赴,绝不让小姐受到委屈。”
  “总捕头!我去换套衣服,再来见你!”程小蝶扶着程知府缓步而去。
  送走了知府大人,刘文长回头一笑,道:“高明啊!千金小姐出马,知府大人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这才是三人同心,其利断金了。”
  “刘兄!不要误会。”郭宝元道:“兄弟是真正需要程姑娘的帮忙,天风门下,向以轻功见长,要说兄弟有心拖知府大人下水,那可是天大的冤枉了!”
  “说的也是,开诚布公,肝胆相照,才能共渡难关。”刘文长笑道:“兄弟不知道江湖中事,但想天凤门,一定是一个强大门户,郭兄要好好地把握,宦海凶险,尤胜江湖,知府大人陷入愈深,这件事情就愈好办了。”
  郭宝元笑一笑,没有回答。
  因为,程小蝶来得很快,而且方巾蓝衫,竟是一个男人装束。
  “好!”郭宝元道:“姑娘易钗更装,办事就方便多了。”
  “郭总捕要准备如何下手?我又能如何帮忙呢?”
  “夜入沙府,取回玉佩……”郭宝元道:“以姑娘之能,大概已经想到那方玉佩,恐怕是另藏玄机!”
  “郭总捕要我作贼了?”程小蝶道:“不是要找那位黑衣人出手窃取吗?”
  “姑娘!那位黑衣人行踪飘忽,一时间,哪里找得到他!”郭宝元道:“事情的关键,在玉佩之上。玉佩到手,这件案子,就可以化解于无形之中,庐州府上下人等,也不会受其牵扯了。”
  “如果那方玉佩真的别有妙用,沙九必然珍而藏之,岂能轻易取到。”程小蝶道:“这恐怕不太易办!”
  “恐怕要用些手段了,吓唬沙九一下,也许就可以交出来了。”刘文长道:“当然!不能留下痕迹。”
  程小蝶吁一口气,道:“官字两个口,就算江湖中人,也甘拜下风了,是不是由我一个人去呢?”
  “不!郭某和姑娘同去。”
  程小蝶打量了郭宝元一阵,笑道:“你这总捕头的身份,庐州府有谁不识,一旦露出了马脚,捕头沦为窃盗,那可是一个大笑话了。”
  郭宝元只觉双颊发热,勉强一笑:“在下总不能让姑娘孤身涉险。”
  程小蝶道:“好吧!沙府中可有武功高强的护院保镖?”
  “这倒未曾听过,但也不能太大意,我去准备两套夜行衣服,顺便探听一下沙府中的情形,咱们二更之后出动。”
  “郭兄!咱们先送唐明回家如何?”刘文长道:“顺便请唐夫人宽限几日!”
  郭宝元点点头苦笑一下,道:“郭某干了十几年的捕头,想不到今夜要作贼!”
  夜色黝黑,今夜无月。
  三更秋风倍增寒意,满城灯火俱寂。
  但是紧临西北角的一处大宅院,仍然高吊着八盏风灯,灯光照射的地方,都在宅院的四周。
  也就是说,入夜之后,你想进入这座宅院,是一桩不太容易的事,不管你走哪个位置,都无法避开灯光。
  看不到有人巡视,但却给人一种处处有人在监视的感觉。
  “姑娘!想不到啊!沙九的府上,会有这样的布置!”穿着夜行衣服的郭宝元,低声对程小蝶说:“看不出有人防守,但却戒备森严,八盏风灯的位置,也布置得非常高明。”
  “不错!我们如想混进去,是有些困难了!”程小蝶道:“沙九究竟是一个什么样人物?怎么采取了如此森严的戒备呢?”
  郭宝元苦笑一下,道:“说来惭愧得很,庐州城中,有了这么一个人在,我竟然全无所知。”
  程小蝶道:“这是种隐秘的戒备,只要熄去灯火,就和一般的宅院,没有区别了。不过,如此森严的戒备,亦必有可观之处,不去探观一下,实有空入宝山的感觉,我去见识一下……”
  “姑娘……”郭宝元急急说道:“不宜太冒险吧!咱们先回去,再作商量。”
  “我去去就回。”程小蝶一拉帽沿,整个头脸,全套在帽子里,只露出两只眼睛。“你这总捕头的身份,确实不易冒险,先回府衙去吧?”
  原来,这是一顶特制的头套。
  只见她飞腾而起,一跃三丈多高,娇躯斜飞,捷如灵猿渡枝,人影一闪,已飞入大宅院中。
  目睹程小蝶灵巧的身法,郭宝元自知难及,但也不便就此撤走,弃程小蝶于不顾。
  程小蝶身法虽快,但无法避开灯光,如若暗中真有监视,很难幸免。
  所以,郭宝元只好留下来,准备接应。
  程小蝶练了十年的武功,究竟有多少成就,自己也没有一个认知的标准,希望能在今夜中一试身手。
  她的举止虽有点胆大、勉强,但行动之间却很小心。
  身人宅院,立刻向一处房椽遮避的暗影中间去。
  “好身法!”一阵低沉的笑声,传了过来,道:“朋友!这里只是一处平常百姓的住家,和江湖中人,从无恩怨纷争。如果,你朋友实在手头不使,这里有纹银十两,可供十天半月之用,还请哂纳。”
  但闻砰然一声,一块银锭子投过来,接道:“请带着银两走吧!青山不改,后会有期,我们不送了。”
  程小蝶心中奇道:“还有这等事情,发觉你进入宅院,不予阻拦,还送十两银子的路费,师父告诉我不少江湖中事,却是从未提到过这等情形……”
  但闻低沉的声音接道:“朋友!我们无意和江湖道上的朋友结仇,可也不是怕事,拿着银子离去,那就一了百了。如果不肯赏脸,夜入民宅,非奸即盗,那就不能怪我们用劲弩、毒针的毒招招呼你了。”
  程小蝶目光转动,发觉隐身之处,是一座长形的砖墙、瓦舍,砖色很新,似是新建完成,但房中一片漆黑,门窗紧闭,不知是一所什么所在?
  忽然间,一道亮光,直射过来。
  程小蝶突然想到,劲弩、毒针,都是暗器中最霸道的东西,立刻一提真气,全身升起,抓住屋檐下的木椽,全身平贴上面。
  那是一种特制的孔明灯,光亮度很强,缓缓由壁间扫过,但没有毒针和劲弩射来。
  “好个狡猾之徒,传来讯号,严密搜查!”仍然是那个低沉的声音。
  程小蝶虽然缺少江湖经验,但却是极端聪明的人,身陷危境,灵慧顿生,闻声辨位,听出那说话人似在一处较高的地方。而且,距离不远。
  估算出那人的方位,但却无法了解这宅院中的形势。想不出他停身在一处什么样子环境中。
  但见灯光闪动,似是有很多盏孔明灯在来回照射。
  程小蝶的隐身之处,被突出的瓦西遮住,灯光无法照到。
  不过,处境却更危险了。如果敌人四下合围而来,那时,再想避开,就很难如愿了。
  但此刻更不宜飞上屋面,在多盏灯光照射下,很难逃得过敌人的暗器追袭。
  唯一的办法,是留在这座宅院中。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珮

上一篇:第二回 冤屈唐明
下一篇:第四回 隐身传技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