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石像之下 葬身之所
 
2020-02-09 13:32:43   作者:西门丁   来源:西门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安于道和俞永玉离开扬州城时却是结伴而行的,当俞永玉出城门时。忽然道:“安兄稍候!”他拍马驰前,截住一位姑娘。“双六姑娘,还认得在下否?”
  那姑娘定睛望了他几眼,惊喜地道:“你不是玉儿妹的那位俞公子?”
  “正是,双六姑娘怎会在此?”
  双六姑娘手臂上挂着一只小竹蓝道:“奴刚进城烧香正要回家!俞公子要去何处?寒舍就在前面那座小村,俞公子若肯光临,蓬荜生辉!”她抿嘴一笑:“就怕俞公子瞧不起咱们这些出身青楼的女子!”
  “怎会?嗯,在下尚忘记告诉你一件事,玉儿已嫁给在下了!”
  “恭喜恭喜,可惜奴没有她好命!”
  “双六姑娘不是从良了么?”原来这双六姑娘以前也是玉香院的姑娘,且是花魁,她从良之后,方轮到玉儿。当下双六姑娘叹了一口气,道:“说来话长,待到寒舍才说吧!”
  俞永玉回头招呼安于道,却见他直勾勾地望着双六,脸上神情甚是奇特,双六姑娘见状脸现薄怒,碍着俞永玉,不便发作。“安兄,咱们先到双六姑娘家拜访一下如何?”
  安于道双眼不离双六,一味点头,安于道并非登徒子之流,俞永玉看在眼中,心头甚是奇怪,不由也仔细地看了她几眼,这一望不由“啊”地一声叫了起来!双六竟与那位在天香酒楼出现过的青衣书生颇为相似,难怪当时自己即有眼熟之感,却料不到相似之人不是男人,而是女人。
  双六嗔道:“你俩到底走不走?”俞永玉这才跳下马来,拉着马随其后而行。双六道:“奴本有一个丫头,只是那丫头进城之后便失散了。”
  “双六姑娘只与丫头居住?尚未许人么?”
  “嗯……奴那有玉儿妹妹的好运气!”双六支吾着。
  “姑娘有否哥哥?”
  双六失笑道:“奴自小即是孤儿,那来的哥哥?”
  “但昨晚我去城内见到一位书生,样子与你十分相像,我还以为是令兄呢!”
  “俞公子真会说笑!”双六忽然压低声音问道:“俞公子,你那位朋友是谁?”
  “他便是大名鼎鼎的安大侠,你不用害怕,他是个大好人。”
  “大侠便是扶弱锄强,行侠仗义不计较本身利益的那一种么?”
  俞永玉点头,心中越发奇怪。幸而不久之后已至一条小村,双六引他俩走进一栋红墙绿瓦,四周植了许多花树的小院。这座小院面积虽不大,但里面布置得十分精巧,厕身其中,令人有烦恼全消之感。俞永玉见里面没有人,心中更加奇怪。双六进灶房泡茶,俞永玉低声问安于道道:“安兄对双六姑娘有兴趣?可惜她如今已从良,否则......”
  安于道红着脸道:“俞老弟,你说到那里去了?你跟她很熟?”
  “见过七八次面,说熟也可以,说不熟亦合情理。”
  “此话怎说?”
  “内人与她同在徐州玉香院,她未从良之前与内人是好友,故小弟每次去玉香院,必见过她,亦例必一起吃饭喝酒,该算是熟朋友,可是小弟对她的身世又一无所知,起码如今便有许多个迷团没法解开,由此观之,又算不得相熟矣!”
  说着双六已捧着茶出来,俞永玉与安于道连忙谢过。“姑娘请坐。””
  “奴不曾学过武,但以前也曾由客人处听过安大侠的大名。”
  “不敢。”安于道道:“在下有一句话相询,未知会否唐突?”
  双六微微一笑:“咱们青楼出身的女子,还怕什么唐突?安大侠但问不妨。”
  安于道沉吟道:“适才在路上姑娘说没有哥哥,但不知有没有妹妹?”
  双六先是一怔,继而笑道:“奴是孤儿,不过据所知并无兄弟姊妹,生父母是被强盗杀死的,那强盗没有儿女便收养了奴,待奴十一岁时,便将我卖进玉香院。大侠因何问此?”
  安于道忙道:“安某随口问问而已。”
  双六道:“轮到奴求你一件事了。安大侠可否帮奴找一个人,他可能被人杀害了!”
  安于道一愕,俞永玉快口问道.“可是将你赎身的那位公子?”
  双六点点头道:“其实他不姓温姓尹,也不是公子,嗯,已四十岁了,可是才四十岁瞧之已如一个糟老头!”
  安于道忙道:“你慢慢说清楚,他是什么人?又有什么仇家?毫无线索可无从找寻!”
  “他叫尹飞桥……”
  话音未落,俞永玉和安于道已齐发出一道叫声,双六道:“也许你俩都听过他的名吧!听说他以前还有个叫做什么“玉面郎君’的外号,鬼才相信!”
  安于道吸了一口气,问道:“如此说来他是你丈夫了?”
  “奴也不知该怎样说,其实替我赎身的不是他,是另有其人......不过我答应过,不许泄漏一丝口风,反正他是好意......那人赎了我出来,用意要将奴配给尹飞桥,谁知他不肯,老实说奴虽然出身青楼,但守身如玉也不肯将鲜花插在牛粪上!”
  安于道兴致勃勃地问道:“所以你们之间很少来往?既然如此又何必替他担心?”
  双六粉脸微微一红,道:“我们之间虽没有名份,也没有什么真正的感情,不过他待我还不错……彼此也算得是朋友吧?朋友之间互相关心,难道不应该?”
  安于道干咳一声,道:“尹飞桥许久已没有武林中露面,原来他隐居在此村中!”
  “他不在此村,不过大约十天必来看我一次。”双六指指厅内的几椅,道:“这都是他做的,你们不知道他还是个雕刻名家,常州一带提起独孤先生,几乎无人不知……”
  话未说毕,安于道和俞永玉又都失声惊呼:“什么?独孤先生便是尹飞桥?真是叫人难信!”
  双六道:“原来你们都认识的,这就更应该救他了!奴又怎会骗你们?尹飞桥就是独孤活,独孤活便是尹飞桥!”
  俞永玉道:“我早从其化名猜到他有不寻常的身世,但想不到他跟尹飞桥有关系,难怪那天在天香酒楼,他脸上常流露出令人难解的神情!”
  “我以前见过他几次,都认不出来何况是你!”安于道叹息地道:“不过我知道他为何会苍老得这般快!他也真可怜!”
  俞永玉目光一亮,脱口道:“他对杨映红尚未忘情?”这次轮到双六露出惊奇之色了。俞永玉忽然掏出那两幅画来问道:“这两幅画你见过没有?”双六望了安于道一眼,摇摇头。俞永玉又道:“这是从他家内搜来的!”
  双六道:“奴虽未见过这两幅画,但我相信这是他画的,因为我见过他画的画,风格与此十分相似!”
  安于道又问:“杨映红墓前的那些石像是否他雕的?”
  “是的。”双六道:“有一次他喝醉了酒,自承为了那十八尊石像熬坏了身子,所以才会这般苍老!”
  “他在何处雕的?”
  “这个奴便不知道了!”
  就在此刻,俞永玉忽然低声道:“外面有人!”他身子弹起,向窗子射去,一掌拍开窗子,人已穿窗而出,只见一道青影向外急掠而去,瞧其身法,正是在常州城内出现过的青衣书生!
  花树下还有一位傻乎乎的丫头。“飕”的一声,安于道亦跃了出来,问道:“是谁?”
  “就是那位书生,他长相跟双六姑娘有几分相像!”俞永玉喃喃地道:“但双六已说她没姊妹,当真奇怪!”
  说着双六亦出来了,对那丫头道:“侍六,还不进屋,站在这里发什么楞?这两位都是好人不用怕!”
  “相公他……”丫头侍六结结巴巴地道,伸手向青衣书生的去向指了一指。“他不知为何跑掉了!”
  “快进去,什么相公相母的!”双六连连向侍六打眼色。俞永玉想道:“莫非她偷汉?咳咳,我真是胡涂,她尚未出嫁,若有意中人,亦用不着这般神秘!”忽然安于道问道:“双六姑娘,你是否姓杨?”
  双六脸色一变,涩声道:“奴本姓什么连奴也不知道......两位请到屋内喝茶,咱们先说独孤活的事吧……两位若有要事,奴也不敢强留。”
  俞永玉忽然大叫一声:“我明白了,不管你是否姓杨,但那位青衣书生必然姓杨!”
  侍六诧异地问道:“公子怎会知道?”
  俞永玉心头雪亮,道:“不但如此,她还是位女娇娘……”
  双六急道:“俞公子,你胡说什么?”
  俞永玉哈哈笑道:“我没有胡说,相信安兄也已明白了真相,难怪她出钱赎你出来,要将你配给尹飞桥!也难怪尹飞桥明明不爱你,却又待你不错,乃因为你俩长得相似,尹飞桥将你代替了她,却又不肯娶你!”
  安于道仰头道:“尹飞桥呀尹飞桥想不到你比我还痴情!映红映红,你为何要诈死?”他忽然回头紧瞪着双六喝道:“快说!你一定知道内情!她住在那里?”
  双六结结巴巴地道:“我,奴不知道……”
  安于道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神态有点失常,正想进一步迫供,忽然远处傅来一阵喊杀声!

×      ×      ×

  俞永玉道:“咱们先出去看看,回来再问亦未迟。”他见安于道仍在犹疑,忙又道:“也许杨映红有危险亦未定!”话音未落,安于道身子已射了出去,俞永玉含笑跟在其背后。
  一出花丛,即见远处田境上有几个蒙面人在追杀一个汉子。那汉子衣襟染满血迹,低头疾跑,因脚步不稳,跑动时,身子不断摇晃,看来受伤非浅。
  俞永玉觉得那汉子的身形十分眼熟,心头一动,脱口道:“那人好像是童万山!”安于道长啸一声,施展“八步追蝉”的轻功急驰而出,人未至已大声喝道:“住手!”
  他全力施展,俞永玉才看出自己与他之间的距离,他除了在崆峒派学艺之外,尚暗中拜“梅花老人”为师习艺,身兼两家之长,故此在年青一辈中脱颖而去,但与成名的高手比较,尚有一线之差。
  那几个蒙面人见到半路突然杀出一个程咬金,有两位不由放慢了脚步,另两位则不甘心功亏一篑,加速奔前,挥动兵刃向童万山劈去!
  童万山闻得背后金刃劈空之声,不敢回身招架,扭腰滚落田,那两柄刀登时落空。安于道恐那两个蒙面人继续追杀,连忙隔远先发出一记“劈空掌”!
  背后那两个蒙面人叫道:“风紧,扯活!”前面那两位蒙面人转身而退。安于道不肯放弃,脚尖在田境上起落,身子如星丸弹跳,走势丝毫不慢。
  后面那两位蒙面人头也不回,抛出几件暗器,安于道一闪而过,紧接着,前面那两位蒙面人亦发出一蓬暗器,这些暗器虽然奈何不了安于道。但却阻止了他前进,安于道横掠丈余,看看追不上,只好罢体罢休,回过头来,俞永玉已抱起了童万山。
  “童副总管,那几个人是谁?”
  童万山张开双眼,喘着气反问:“你是谁?”
  “在下是崆峒派弟子俞永玉。”
  童万山又闭上双眼,恰安于道赶回来,道:“在下安于道是岑宝居的朋友,由岑帮主处知道童兄的身世!”他过来检视其伤势,忙又道:“快抱他到双六姑娘那里!”
  两人抱着童万山进屋,双六大吃一惊,嗫嚅地道:“俞公子,奴一介女流,无拳无勇,万不可替奴招惹麻烦,你们请到别处吧。”
  安于道道:“你现在想赶咱们,可没这般容易,快拿纱布药物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双六没奈何只好把止血药和纱布奉上,安于道又令她到房内去。俞永玉见他身上受伤既多且深,甚是担忧,安于道先封住伤口附近的穴道,然后着俞永玉替他上药,且问道:“童万山,你的身份是否已暴露了?”
  童万山点点头,道:“童某北上在途中因为无意发现了一个可疑的人,所以悄悄跟踪之,最后行藏暴露,所以被追杀……”
  俞永玉向内喊道:“侍六,请你拿水来!”
  安于道道:“你慢慢说,为何你会发现一个可疑的人?他又是谁?”
  “童某跟踪卫飞星,因为此人与也先有勾结,与温臻古又沆瀣一气……”
  安于道见他伤重,不宜多言,忙止住他。“他的事咱们已知道,待以后再慢慢说,你且挑重要的先说!”
  说话间,侍六已拿了一杯水来,安于道忙喂他喝水,又用右掌按住其背后的“灵台穴”运气助他护住心脉。童万山振作精神,道:“童某觉得那可疑的人似司徒明......”
  一语未毕,俞永玉和安于道都脱口发出惊异之声:“司徒明还未死?”
  “童某不敢肯定……因为他脸上蒙着布……不过说话的声音和身材却改变不了……当然我也只有七成把握!”
  安于道喃喃地道:“司徒明当日尸首异处,岂有复活之可能?”
  俞永玉道:“这也有可能因为咱们只见尸身未见首级,说不定那尸体根本不是他的!杨映红都会诈死,何况是他?”
  安于道道:“他诈死有何作用?”
  童万山道:“童某就是难以明白,所以才贴身跟踪,他与卫飞星、温臻古在一道,看来他们是同为一伙的,就不知有何阴谋目的......可惜我未查悉他们的阴谋,便为他们发现!”
  俞永玉道:“莫非他跟瓦刺也有勾结?如果他是诈死的,则他安排女儿出阁,亦必有作用!这个用意实在令人难明白!这件事真叫人难明!”
  安于道苦笑道:“安某连头都痛了!司徒明、杨映红、温臻古、卫飞星、尹飞桥,还有要杀死伦长富的人......这些人是不是一伙的?”
  童万山大叫一声:“你们知道谁要杀死家兄么?”
  “还不知道,此事以后再说!”安于道又道:“你还知道些什么?跟他们在一起的,还有什么人?”
  童万山摇摇头,安于道又道:“如此你先休息一下吧!”他收了掌,又点住了童万山的睡穴。“双六姑娘,请你出来一下!”
  他语音充满了威严,双六不敢不遵,垂着头自房内走出来,嗫嚅地道:“俞公子,请您念在往日之情,不要为难奴!”
  俞永玉道:“咱们怎会为难你!你放心无人敢欺侮你,有事安大侠也会替你出头!”
  安于道问道:“双六姑娘,安某只欲问你几件事,望你从实答复,事关重大,你必须作答!”稍顿又道:“第一件事,那个青衣书生是不是杨映红?她为什么将你从玉香院赎出来?”
  双六低声道:“俞公子刚才已猜着了......她因为有感尹飞桥之痴情希望奴代替她还情债。”这一说无疑亦承认了青衣书生即是杨映红。
  安于道点点头,续问:“她住在何处?为何要诈死?”
  “这两个问题奴亦没法给你满意的答复,因为她神出鬼没,何况来看奴又没固定的时间,大概她怕被尹飞桥纠缠吧!且奴根本不知她诈死,她的名字,还是从尹飞桥口中得悉的!”
  俞永玉接问:“她每次出现都是一个人?”
  “是的,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
  安于道道:“待想到之后再问你,如今请你替咱们预备午饭,银子少不了给你!”
  双六去后,俞永玉抱起童万山,将他放在客房的床上,回头道:“安兄,尹飞桥之失踪,看来与司徒明有关!”
  “是的!”安于道抱拳道:“想不到这老家伙如此奸诈,可惜咱们至今还查不出其阴谋!”
  “关键在于我们能否找到那柄开谜的钥匙!”俞永玉眼光落在窗外的花树上。“雇我杀死伦长富的,莫非也是他?”
  两人的推测只能到此为止,再探索下去,也是枉然,因为缺乏进一步资料。安于道忽然道:“解谜的钥匙也许在司徒明家内!他的子女必定会知道一些底蕴!”
  俞永玉目光一亮,问道:“安兄欲去司徒家?”
  “不错,你有此胆量否?”
  “但童万山和双六姑娘如何安排?小弟怕那几个蒙面人会去而复返,则他们的安全顿成问题!”
  安于道道;“这个也许双六有她的去处!”
  双六烧的菜色香味俱全,可惜俞永玉和安于道无心仔细品尝,狼吞虎咽之后,俞永玉便将难题提出。双六道:“咱们下面有间客房,是尹飞桥替奴建的!将童万山安置在里面,不虞被人发现,至于奴与侍六的安全,俞公子不必担心,大不了,咱们先做些干粮,拿到密室内去,几天之后,你们再回来!”
  俞永玉嘘了一口气,道:“如此我才安心,我误杀了他兄长,真不希望他再被人杀死!”

相关热词搜索:石像之秘

上一篇:第三章 杀错好人 追查原因
下一篇:最后一页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