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与蒙面人 称兄道弟
 
2020-02-09 13:30:29   作者:西门丁   来源:西门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那时夜已众,司徒府内静悄悄的,安于道耳畔不断听到牛长志和小朱的鼻轩声,更加难以入眠。他索性坐在床上练功,可是心潮如波涛般,一浪紧接一浪。
  十八年前,自己追求杨映红的情景,如一本图画,一页页在脑海中翻过,往事历历如在眼前。本来他一接到司徒明的请帖,便恨不得立即插翅飞来扬州,可是偏在到了司徒家之后,心情却起了变化,患得患失。杨映红还记得自己么?当年追求杨映红,是在极度秘密中进行,与别不同,是以知道内情的人较少。虽然杨映红从未正面向他表示过什么,但安于道却一直认为杨映红终有一日,必会嫁给自己。
  安于道越想越心情越难平复,忖道:“为何今日不见映红?莫非司徒明待他不好?好个司徒明,假如你虐待映红,安于道便不饶你!”
  虽然产生到内堂一探究竟的冲动,安于道立即披衣下床,悄悄推开窗子跳出去,然后重新将窗子掩好。
  今夜星月无光,但对于安于道这等高手来说,根本无甚分别,他双眼向四周望了一下,不见有人便向内宅躲去。他半夜偷进内宅,自然不便由月洞门进入,乃踰墙而入。
  有点出乎安于道意外的,司徒府内宅居然不设防,四周不见一个人影。似乎所有人都已进入梦乡,难道司徒府不怕有人潜进去?至此安于道反而有点怀疑。
  他当然不知道司徒明夫妇住在那里,只好四处找寻,司徒府房舍栉次麟比,又不便逐间查看,安于道再度猜疑。
  忽然一个念头自他脑海中闪过,这时候杨映红当已就寝,亦必然与司徒明在一起,即使杨映红肯与自己互诉衷情,在此情况之下,也未必能发生!
  安于道不由打起退堂鼓来,只是又不甘心就此回房,眼看不远之处有座独立小院,心想必是司徒明的住所,心头又产生了异样的感觉。
  就在此时,小院之内突然传来一道惨叫声,安于道吃了一惊,下意识地认为是司徒明在虏待杨映红,身子一射向前?说时迟,那时快,脑海中灵光一闪,记起那是男人的声音,自与杨映红无关,又闻附近房舍之内有人声,他不敢久留,恐遭人怀疑,连忙循原路退回中院。
  这时候,连中院亦有人声,安于道绕道而行,小心翼翼恐被人发现,幸而终于安返客房,回房之后,方知道牛长志和小朱不在,又连忙开门出去,然后再循声由月洞闪进内宅……

×      ×      ×

  太阳已经偏西,斜照在纱窗上,纱窗上钉着一只苍蝇,在春风中振翅,似乎十分惬意。
  安于道双眼直勾勾地望着窗子。昨夜他偷偷进入司徒府内宅,不但见不到心上人,还差点被人怀疑是杀人凶手,真乃无妄!
  忽然房门被敲响,安于道粗暴地道:“没事不要来打扰大爷!”
  外面传来白云的声音:“安大侠,是贫道!”
  安于道微微―怔,随即深深吸了一口气,振作一下精神,下床问道:“道长,有何指教?”他懒洋洋地把闪拉开,外面只有白云一个人。“道长有事?”
  白云道:“贫道与白大侠和黄帮主等人正在研究司徒施主的死因,特来邀请大侠参加!”
  安于道正容问道:“未知道长是否还怀疑安某是杀死司徒明的凶手?”
  白云忙道:“贫道一直未尝怀疑过安大侠!”
  “如此甚好,在下不想研究了,因为没有一点线索,要查出原因,谈何容易!”
  “然则安大侠有何高见?”
  “在下蠢钝,不懂得推敲,更无意瞎猜,因为安某尚有事北上,只想休息一下。道长当能谅我!”
  白云有点惊愕,猜疑道:“如此贫道不打扰了!”言毕稽首而退。安于道关上门后,收拾了一下行囊,立即结账离开,他忽然十分讨厌扬州,更讨厌那些无聊的人,恨不得立即离开。
  可是当他踏出客栈,脑海中又翻起一个念头:“映红不幸病没,其坟墓必在附近,我既然来到扬州,何不到她坟前拜祭一下,也好了却一件心事!”
  安于道穿过两条小街,到一家卖香烛冥钱的小店,这扬州城虽然繁荣热闹,大街小巷都挤满了人。小店生意颇佳,安于道等了好一阵,待顾客稍少,然后问掌柜:“请问一句,您知道司徒老爷的夫人杨氏,坟墓在何处么?”
  掌柜看了他几眼,欲语还休,安于道忙道:“在下乃杨氏同乡,受其表亲之托,到她坟前拜祭一下,刚才到司徒府询问,谁知司徒老爷也……咳咳,在下不便在此种情况询问,故此来请教您!”
  掌柜道:“原来如此,杨氏葬在北郊,你出城之后,再问一问,当能知道,因为其坟墓甚大,还竖了许多石翁仲,甚是易找!”
  “再问一句,杨氏是因何而死的?”
  “客官还不知道么?杨氏乃感染了疫症而没的!嘿嘿,当时好不风光,单送葬的人便有好几百个!”
  当下安于道买了香烛冥钱祭品,沿途出北城,再问问路人,果然得到指点,遂向远处一座小山岗走去。远望那座山岗,黄土一坯接一坯,安于道心头泛起一阵悲哀。自古红颜多薄命,想不到昔年武林大美人,如今已成一堆黄土!
  安于道来到山岗下,抬头望去,见山坡上都是些小坟小墓,与掌柜所述,大不相同,正在思疑间,忽见山顶一座坟墓后似有人影晃动,但一闪即没。安于道心头一跳,装作不见,绕路上山,表面上在找寻杨氏之墓,实则在路中留意四周动静。待到山顶,安于道倏地将祭品往一座坟上一放,身子横射,人离地时,脚尖在一块大石上一点,借力提升,凌空转身,再向一座坟墓射去!
  与此同时,那座坟墓后面,长身跳出一条汉子来,脸上蒙着布,他显然料不到安于道有此一着,有点慌乱,安于道行动何等神速?几个起落,已搁在其身前。蒙面人急忙转身逃跑,安于道岂容他逃脱?抽出长剑来,急追而上,长剑急刺其后背,喝道:“不停步便杀了你!”
  蒙面人已定下神来,反应亦快,单足点地,身子一提,手臂抱起,手中剑芒随之暴长。但闻“当”的一声响,两剑相交,两人同时退了半步!
  安于道恐他再逃,长剑凌空划了半个弧圈,抡圆斜砍,以剑使刀招,本来违剑法,但安于道武艺高超,功力深厚,举手投足,这一剑威力极大,将蒙面人上下全罩住。
  蒙面人双眼一亮,手臂挥处,一阵“当”声响,连出五剑,才将安于道那一招破去,安于道精神一振,叫道:“好本领,再试安某这一招!”
  刹那间,但见他神情一敛,缓缓刺出一剑,就像师父给徒弟喂慢招般,可是剑尖却发出动人心魄的嘶嘶声响!蒙面人目光大变,双眼紧紧盯着对方长剑的来势,他显然是个识货之人,知道此刻万万后退不得,因为一退,对方那一剑势必加快,而且其剑尖吞吐不定,难料其方位,贸贸然后退,必为所乘!
  安于道见对方如斯镇定,亦微微一怔,他手掌倏地一抖,长剑去势加速,斜制蒙面人的肩膊!
  蒙面人亦在此刻才行动,他双脚依然立定,长剑横飞,向安于道的剑刃截去,可是安于道那一剑本是虚招,只见他剑尖如蛇儿般灵活,急刺其双目。
  这一剑才是安于道的杀着,但蒙面人反应亦快,他双脚一顿,身子急退,但他一退,安于道立进,长剑去势丝毫不慢。蒙面人背后似乎长了眼睛他脚尖在一座坟墓上一点,身子拔高而起,安于道如影附形,大雁般飞起,长剑洒下一片寒光!
  这一招名“满天风雨”,当真名不虚传,蒙面人长剑连挥两记,仍未能遏止剑势,安于道长剑突破蒙面人的剑网,刺向蒙面人的颜面,蒙面人也了得,真气虽过,仍极力将上身向后一仰,可惜仍慢了半分,但闻“嗤”的一声响,一阵似蝴蝶般的布碎在半空中飞舞,两道人影同时落地!
  安于道目光一及,失声叫道:“原来是你!你使的似是黄沙剑法,我早该料到是你!”原来蒙面人脸上的布被剑芒绞碎,露出其本来的脸目,竟是崆峒派的掌门弟子俞永玉!
  俞永玉冷冷地道:“是我又如何?”
  安于道目光一寒,道:“司徒明可是你杀的?”
  俞永玉仰天大笑。
  安于道手上长剑一直,指着俞永玉的咽头,道:“笑什么?快老实招来,不说实话,此处便是你的埋身之所!”
  俞永玉毫不畏惧,悠闲地道:“假如司徒明是我杀死的,我老实招供之后,难道你还会饶我?”
  安于道不由语塞,半晌才道:“那就让你死得痛快得些!”
  俞永玉笑道:“安大侠杀我,并非行侠仗义,而是杀人灭口而已!”
  安于道目光一变,喝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安大侠半夜潜进司徒府内院,别人没看到,但却瞒不过俞某双眼!”
  安于道脸色铁青,踏前一步,剑尖距离俞永玉喉头不过数寸。俞永玉依然没动。“安大侠不为自己分辩一下?”
  “安某为人如何,江湖上人尽皆知,我自问无杀过人,何须分辩?”
  “但假如我说俞某并非杀人凶手,你又信否?”
  安于道沉吟道:“你到这里作甚?”
  “也许与安大侠的目的相同!”俞永玉说:“安大侠何不收起长剑,随俞某到杨映红墓上看看?”
  安于道再紧紧地瞪了他几眼,心中有点奇怪俞永玉之镇定忖道:“莫非他并非凶手,半夜离开司徒府是另有原因?”他估计俞永玉没法逃出自己的长剑范围,便道:“也好,带路吧!不过你别想在安某面前耍花样,否则吃亏的,必是你自己!”
  俞永玉转身边走边道:“闻说安大侠天不怕地不怕,想不到却会害怕一位武林后辈,当真令人失望!”
  安于道脸上发热,幸而俞永玉看不见,他沉声道:“谁教你是个杀手!”俞永玉轻轻一笑。
  俞永玉向山背略走下去,果见山背那边已有一座大坟墓,墓前矗立很多尊石翁仲。两人绕路到墓前,只见碑了刻着一行字:司徒门杨氏映红之墓。
  安于道一近墓前,便忘记了俞永玉的存在,慢慢走至碑前,忽然双膝一曲,跪倒在地上,呆呆地望着墓碑。
  俞永玉慢慢退后,悄悄上山,半晌又回来,把那包香烛摆在安于道身旁。安于道这才蓦地惊醒,嘴角翕动了一下,却发不出声来。
  俞永玉淡淡地道:“你不用多谢我,赶快拜祭你的心上人吧!”
  安于道似被人刺了一剑,喝声道:“你胡说什么!”
  俞永玉冷冷地道:“大丈夫明人不做暗事!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只要爱得‘君子’,又有何羞耻呢?”他自顾自地跳上一尊石翁仲的肩膊上坐下,道:“俞某的耐心和时间都有限得很,你再不上香,我可不等你了!”
  安于道脸上有点挂不住,心内却觉得俞永玉说得有理,便装作没听见,供上祭品点上香烛,喃喃祷告起来,最后又将冥钱烧了。
  山风吹来,纸灰满天乱飞,就像来自地狱的冥蛾,传说冥蛾是地狱的引路使者,这刹那,安于道不知为何忽然叫了一声:“映红!”
  俞永玉笑道:“杨映红尸骨已寒,怎还听得到你的叫声?”
  安于道倏地转过身来,喝道:“俞永玉,你再不住口,安某便立即杀了你!”
  俞永玉仍然笑道:“安大侠是因为被人窥破心事而发怒?嘿嘿,天下人有谁不知道?”
  安于道“铮”地一声抽出剑来,向俞永玉走过去。俞永玉忽然低头问道:“安大侠难道还不知道这其中的秘密么?”
  “什么秘密?”安于道道;“安某如今没有心情陪你玩了,赶快从实招来,你来此到底是为了什么?”
  “你先转头看看背后那尊石人,然后再说!”
  安于道见他有恃无恐,忍不住转头望向背后那尊石翁仲,这才发现那是出自高手,雕工精细,比例合适,与真人一般高低,栩栩如生,而背后那一尊,上身微欠、面部向前,但双眼斜向墓碑那方,似在偷窥,最妙的是脸上神态一本正经,眉宇间却微蕴藏着无限的情意!
  安于道忽觉得那石翁仲有点面善,一时间又想不起那是谁来,便随口道:“这石人有甚好看!”
  俞永玉楞异地问道:“安大侠难道看不出这尊石人雕的是你么?”
  “胡说……”安于道话说一半便闭口,不错,这石人之高矮肥瘦,五官神态,可不正是自已年青时的风采?刹那间,他心头翻上好几个疑问,这些石翁像是谁雕的?又有什么含意?俞永玉汉怎会知道?
  只听俞永玉又道:“安大侠可再仔细看看,这些石翁像十八尊,虽分两列,但并非完全对称,左面那一列的比右面的较靠坟墓一点,阁下石像被安在左首第二尊,换言之,当年在众多拜倒在杨映红裙下者。你有幸被列在第三位!”
  安于道脸上发热,心内更似被火烧,就像是小孩子做错事,被大人发现般,再听得俞永玉的声音:“安大侠且看看谁排在你之前?”
  安于道脱口道:“有什么好看?无聊!”话虽如此,他双脚却不期然走前,左首那一尊石人,昂首向天,挺腰而立,但石像面上只有得意之色,并无狂骄之态,细看一下可不正是司徒明?安于道不由冷哼一声。
  司徒明年纪堪可当杨映红处父亲,但最后他却娶得美人归,难怪石像得意洋洋,可是安于道心中却满不是滋味,半晌忽然大笑道:“司徒明啊司徒明,你虽然娶得美人,但到头来却身首异处,还得意什么?”
  俞永玉忽然自石像上跳了下来,走到右首第一尊石像前,问道:“安大侠可知道这一位是谁?”
  安于道如梦初醒,转头望去,但见那尊石像十分威武,而且英气勃勃,他忍不住又笑了起来,道:“这便是‘玉面郎君’尹飞桥,当年他自诩英俊,必能娶得杨映红,谁知只是一场梦!”
  “原来他就是尹飞桥,近年已不知其去向,安大侠知道么?”
  安于道摇摇头,道:“映红嫁与司徒明之后,他雄心既失,意志消沉,近十年也无其消息!”
  俞永玉又道:“安大侠当年在杨映红心中排列第三位?”
  安于道心头一跳,喃喃地道:“这些石像是谁矗立的?奇怪!”
  俞永玉笑道:“那自然是司徒明叫人弄的!”
  “但是司徒明又怎会知道这般清楚?”安于道忍不住对俞永玉透露心声:“当年安某苦恋映红,司徒明并不知道,其他人所知亦极少……”
  俞永玉快口道:“难道映红在婚后不会告诉司徒明?呶呶,瞧阁下这神态,也知道一二矣!”俞永玉伸手在安于道石像上轻轻拍了一下。
  安于道被人窥破心事,脸上发热,干咳一声,道:“映红不会告诉司徒明的!”
  俞永玉笑而不答,边走边问:“这些石像你都认识么?”安于道边走边看,边念出石像的名字,一共十八尊,但最后一尊却有三张面孔,而且却没有五官!

相关热词搜索:石像之秘

上一篇:第一章 皓首狮王 头断惨死
下一篇:最后一页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