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浪子毒人 正文

第九章 宫闱畸恋
2021-05-30 14:00:10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耶律重恩告辞出宫,红顶天对黑虎说道:“黑虎兄带耶律公子去歇息,我自与大王说话。”
  黑虎答应,他一向仰慕耶律重恩,也有心结交他,便与耶律重恩走了。
  红顶天走进了宫,见到李若非正在操琴,琴音缭绕,十分动听。红顶天听着,竟不由自主地舞将起来。她习习而舞,像是沐风露的杨柳,像是仰春风的小苗,像是渴甘露的璧人,那神情姿态,无一不惹人垂怜。忽地,李若非轻轻地呻吟一声,放弃了琴,伏在案上,痛苦地抖着身子。
  红顶天正在兴头,见他忽地病痛,叫道:“若非,若非!”
  老人听着她的叫声,说道:“别靠近我!”
  红顶天不管不顾,似不听他的命令,过来抱他。本来李若非是身怀奇功的人,但此时如一个不会武功的病人,竟是动也不敢动,任由她抱起。他呻吟道:“别动我,小儿……”
  他竟叫红顶天为小儿,不知是平时的戏称还是昵爱。红顶天抱着他,说道:“你别动,别动……”
  李若非咬紧牙关,看来这病痛使他受了刮骨的苦痛,他咬住牙,只是盯着红顶天看。红顶天扯着他的手,在她的乳上抚摸。这抚摸能使李若非减轻痛苦,他睁开两眼,说道:“小儿,我不行了。”
  看来这是他常说的话,红顶天捂住了他的嘴,说道:“不许说!”那神态既娇且嗔。
  忽地有人醋意十足地说:“你有人安慰了,我不用看你来了。”
  原来在他两人身后站着西夏王后,她虽是有四十几岁了,但风韵犹存,身后跟着三个王子,那三个王子都盯着红顶天看。他们看的是女人,那神态足以看出,红顶天是一个能吸引住一切男人的美女。
  李若非咳了几声,说道:“你们都穿了皮衣了么?”
  原来,王后与她的三个王子都身着皮衣,那手上也戴着皮手套,如是与李若非接触,怕引起大病。此时她与三个王子都离他远远的,王后说道:“病成这样子,还忘不了享乐。真个是风流帝王啊!”
  李若非心里恨她,但不说话。
  王后说道:“红姑娘,你是西夏第一勇士,这人人都知道。
  但很少有人知道你是女人,更很少有人知道,你是西夏王的第一情人。”
  红顶天咬紧牙关,若依她的脾气,她早就该冲出去,再也不回来了。但她不能,她抱着的是一个垂死的老人,他要死了。
  西夏最疼她爱她的一个老人。自从他发现她在后宫里玩捉小蝶时,就暗暗教她武功了。她一开始并不知道教她功夫的是西夏王,后来她知道了,也知道他重病在身,他暗暗教习她,让她成了西夏第一勇士,她也睹暗喜欢他,叫他若非。他反是叫她小儿,也不知道是称呼她是自己的儿子,还是称她只是一个小小丫头,一个不诸世事的姑娘?
  王后与王子听说他得的是不治之症,便不再来看顾他。他也只是一笑,每逢疼痛难忍,他就弹琴,把那琴弦都挑断。当红顶天带着勇士去购粮时,他日盼夜想,想着红顶天会几日归来。
  王后说道:“你不久于人世了,还是传位与王子吧?”
  李若非冷冷一笑:“莫非我们夫妻几十年,见面只有这一件事可说吗?”
  王后刻薄地笑笑,说道:“我与你几十年如一梦,也无甚话说,不像你与这个小蹄子,有许多的话说也说不完。你看看,到了你尸骨都凉时,你再传位与王子,那就晚了。”

×      ×      ×

  王后与王子都出去了,李若非看着红顶天,长吁一口气,说道:“也是难怪,她一来扰我,我就气来了,身子反是好一些了。”
  红顶天噗哧一笑,说道:“那让王后天天来好了。”说罢便是后悔,王后哪里肯天天来看他这个行将就木之人?就是来了,也只是来催他把王位传与儿子。
  红顶天说道:“耶律重恩来了,也是看西夏稳不稳,你为什么那么对他说?”
  李若非道:“我想要你接我的位,做西夏王。”
  红顶天大惊,她跪下,说道:“你怎么了,若非,不是说好的了?我要帮你的儿子即位,要西夏长治久安?”
  李若非说道:“三个王儿都是平庸之才,他们怎么能稳住西夏?”
  红顶天说道:“有我在,我答应过你,我活着一日,便要帮你一天。”
  李若非看着红顶天,爱怜地说道:“你别说傻话了,你想的什么事,我心里好清楚。你别做傻事,我不会放心的。”
  红顶天握住了李若非的手,她的心与一个老人的羼弱的心一齐跳动。
  她说:“我要做你的人。你死了,我不会再喜欢哪一个男人。
  李若非大笑,说道:“傻瓜,我死了,便完了,你再与男人来往,与我何干?你被我所误,也太久了。”
  红顶天痛哭,再也说不出话来。
  李若非说道:“你要答应,我便传位与你。”
  红顶天泪眼婆娑:“我只是一个女人,你别拿我当男孩子。”
  李若非笑一笑,笑中颇多苦涩:“我一早就拿你当了儿子。”

×      ×      ×

  红顶天说道:“耶律公子来西夏,决不是来玩的。”
  李若非忽地问道:“你喜欢不喜欢耶律重恩?”
  红顶天愣了,老人何出此语?
  李若非说道:“你要喜欢他,跟他在一起,便拿西夏做他的复国也好。”
  红顶天忽地跪下,叫道:“你害苦了我!”
  她恸哭不已。
  老人再叹气,说道:“我决不是说笑,一活到了几十岁,便知道国为重,君为轻,那些以为做了国君便会怎么样的人,他一辈子也做不好国君。你要让他来做,他一定会治出一个强国来。”
  红顶天说道:“你莫若传位与你的王子,王后对你再也不会有怨忍了。”
  李若非说道:“我若传位与王子,她会再来看我一次吗?”
  红顶天默然,老人虽说是心硬,但他心里还是惦念着王后与王子,毕竟是结发夫妻,还有亲生骨肉,让他怎么能不惦念?
  如是真个传位与王子,她们避他还来不及,怎么会再来看他?

×      ×      ×

  红顶天忽地昂起头来,她说:“如今是传位与王子的时候了,你传位与他。我还要安排人去杀了平西军司。”
  平西军司一向有反意,只是忌惮西夏王在,如是他死,平西军司必反。
  李若非说道:“你是第一勇士,你去杀人,他们必是知晓,此事大是不妥。”
  红顶天说道:“你安排传位与王子,我请耶律重恩去杀平西军司。”
  李若非哦了一声,他不明白,怎么能让耶律重恩去杀人?
  那样岂不是借手于外人吗?
  红顶天道:“要早除平西军司,万一他与回鹘相结,或是与吐蕃交好,便更难除了。”
  李若非道:“只怕如今,他已是交结了两国。”
  红顶天道:“那样更得早图,不然更是危险。”
  李若非道:“你请耶律公子去除平西军司,他肯做吗?”
  红顶天道:“怎么不肯,他不知你病重,如他知道,还未必肯做。”

×      ×      ×

  红顶天抱住了老人,说道:“我与你一起,有一天便是一天,那是我最快活的。”
  老人流泪,他的身体越来越是孱弱,他病重时,会全身一块块肉都烂掉,那时他最痛苦。但他决心不让这心爱的小女人看见,要让她离得远远的。当初他病重了,把红顶天打发去成都府,便是想一次诀别,不料得她一走,李若非的求生意志更是坚定,几乎在不可能活着的情形下,硬是挺过去了,一直到她归来。李若非说道:“好,你做去吧。”

×      ×      ×

  红顶天走出来了,她看到了三个王子,他们拦住了她。
  大王子说:“红姑娘,你看父王……”
  红顶天说道:“你们有什么话,直说好了。”
  二王子笑,说道:“红姑娘,你真漂亮。”
  三王子也嘻嘻笑,三个人的形迹都近似市井无赖。红顶天说道:“我告诉你们,我劝大王早立王子做王。”
  三个都是雀跃,叫道:“是吗?红姑娘看我们三人谁会做西夏王?”
  红顶天不由得心里暗叹,他们三人都是草包,谁做西夏王能怎么样?她说:“我不知道。”

×      ×      ×

  耶律重恩与黑虎正饮酒,见到红顶天来了,一笑,像对老朋友一般,说道:“红姑娘,我与黑大人正在畅饮,他正说你呢。”
  红顶天不屑于再谈闲事,说道:“我与耶律公子有重要的事要谈,黑兄能不能替我看一会儿门,不让闲人进来或是偷听?”
  黑虎欣然面去。耶律重恩看定顶天,说道:“姑娘莫非是要谈西夏王病重的事儿么?”
  红顶天正在斟酒,她的手一抖,酒洒了,耶律重恩什么都知道?
  红顶天说道:“他活不几天了。”说罢,泪水长流。
  耶律重恩说道:“我是男人,我看到他瞧你……”
  男人自能体味到男人的眼光,那是痴痴的爱,是挚热的爱。
  红顶天说道:“我在宫中,只是一个小孩子,他教我,抱着我。说来你或许不信,他只是抱着我,他身体有病,凡是与他交媾的女人,必是得死。他不愿意我得上传染病,他抱着我……
  有了五年。”
  耶律重恩看着一幅画,那是挂在店内的一幅松林图,此时他看那图,如听得松涛阵阵哗响。
  红顶天说道:“西夏与回鹘、黑汗一样,都是国君不安。你也可能图西夏的。”
  耶律重恩说道:“我不会图西夏的。因为西夏有一个李若非,还有一个红顶天。”
  红顶天知道他一言既出,便是一诺,她跪在席前,泣道:“多谢耶律公子!”
  耶律重恩不看她,免得自己也流泪,他说道:“我平生最重的是义气,我一生中得人救命无数次,我也欠人许多恩情债。
  到了夜晚,我每每睡不着,所有的恩人都出来与我聊天,我想念他们。我不愿有恩有情的人再受苦。”红顶天瞅着耶律重恩,看来他真的不是天祚帝,那个天祚帝据说是一个刚愎自用的人,不信任何人的话,以至于把一个凋敝破败的辽国弄得被大金灭了。
  红顶天很是敬服耶律重恩,她说道:“我有一事想求公子,但愿公子能帮我。”
  耶律重恩说道:“要我去杀人,杀那个平西军司?”
  红顶天惊愕地看着耶律重恩,像看一个魔鬼,耶律重恩笑道:“我猜是此事,要说别的事难,怎么也不会难住你。你是西夏第一勇士,他们来找你的衅,定是那个平西军司在捣鬼,他想掂你的斤两,他还想看看西夏王的虚实。”
  红顶天说道:“拿这事来烦公子,真是不好意思。”耶律重恩慨然道:“能结交姑娘这样的红颜知己,耶律重恩一生足矣。
  我去,杀了那个平西军司,据我看来,那人也是一个残暴的家伙。”
  红顶天说道:“他不久于人世了,只望公子快些。”
  耶律重恩失笑道:“在回鹘,我不杀人,人诬我杀人。在西夏,人不诬我,我反要杀人。世事难料,但愿姑娘珍重!”
  耶律重恩飘然而去,只剩下了红顶天一人站在那里,定定地看着他远去。

×      ×      ×

  红顶天眼前站着西夏王后,她像在审视一件古董,看着红顶天:“红姑娘,我有一件事要问你。”
  红顶天忽地感到很累,意兴索然:“王后有什么事问我?”
  王后道:“姑娘与他……在一起,不怕他的病吗?”
  红顶天忽地来了怒气:“我是他的下人,他不嫌我,我怎么能嫌他?”
  王后也知道羞怯,她轻声说道:“我不是怕……我只是她说不出口,她想说的是,她与西夏王没那份深情,还是说她不愿意与西夏王在一处?
  也许她本来就有难言之隐,不便对红顶天说。
  “红姑娘,你愿意不愿意帮我的儿子?”
  红顶天知道她的心意,此时来要探的是她的心意,如果她说愿意,或许会留她一条性命,不然她会派人来杀红顶天,她决不愿意让红顶天这样的人留在世上。
  红顶天说道:“我不愿意帮他们。”
  沉默,很难堪的沉默。
  红顶天说:“我愿意去一个人所不知的地方隐居。但他对我说,他教会了我,就是要我保住他的儿子,我得听他的。”
  她的话语中是无奈,一种深深挚爱的无奈。一句话便成了缀索,拴住了她的心,也拴住了她的身子,她得为西夏,为王子操心。
  王后说道:“我谢谢你,我为儿子谢你。”
  红顶天看着她,她的脸上满是皱纹,她嫁与西夏王,有多少快乐?
  她说:“我嫁与他,只是生了三个儿子。”
  再无其他了,只有三个儿子,这就是她的话意。
  她说:“你要愿意,你就嫁与我的儿子,你可以做王后。”
  红顶天笑了,她说道:“西夏人人皆知我是国王的红颜知己,我怎么会再嫁与王子?”
  王后脸红了,她恨这个女人,她何必这么直说?王后说道:“如果你真的嫁了王子,他做了西夏王,你能帮他了。”
  红顶天说道:“我会帮他的,我在帮老国君。”
  红顶天走了,从草丛后走出了三位王子,三人忙问道:“娘,她说,爹要谁当国王?”
  王后意兴索然,说道:“她没说。”
  大王子说道:“她愿意不愿意嫁与我们?”
  王后看看他,真正的猪脑壳子,她气哼哼地说道:“她也没说。”
  她气哼哼地走了,剩下了三个王子站在那里发愣,娘怎么生气了,怎么要与红顶天说的事儿一件也不说,她与红顶天在那里站半天,干什么了?闲聊吗?

×      ×      ×

  红顶天哭了,她脱尽了衣服,躺在泉水里,像要洗尽她身上的污垢,她恨自己,干嘛要管那三个王子?她干嘛要答应老国君?她可以一走了之,再不来管这西夏,那时耶律重恩会来攻西夏,只要他来攻,西夏定会不敌,那时国将亡,老国君就是死了,在九泉之下也不会瞑目的。忽地,她听到了笑声,那是三个王子的笑声,他们来在她的房里,而且在她洗浴时看到了她。
  她厉声道:“滚,滚出去!”
  大王子道:“红姑娘,你早晚是我的人了,你让我看看,也不算过。”
  二王子说道:“你早晚是我们哥几个的人,你是谁的妻子不要紧,你的身子我们都看过了。”
  红顶天喝一声:“着!”
  她扯来丝缘,一掷而去,直飞如箭,射向那三个王子!
  大王子叫道:“不好,我们跑啊!”三个起身就跑,那布绦如长着眼睛直射在他们的背上,布条垂下来,竟是滴血,三个吓得心惊肉跳,叫道:“红姑娘饶命啊,我们再也不敢啦!”

相关热词搜索:浪子毒人

下一篇:第十章 半阴半阳
上一篇:
第八章 巾帼凄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