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浪子毒人 正文

第四章 旗旌在心
2021-05-30 14:05:24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黑汗国王搔着多毛的大腿,笑道:“好,好,你占的女人比我的强!”
  原来他与王子正在比,哪一个占的女人更好些。原来王子自从夺了乌娜后,便心更无忌,乌娜一死,仁婀也不那么香了,他再去夺美女,派出许多人找寻美女,抢回来便占为己有。今天他与黑汗王比两人哪一个占有更多美女。
  王子道:“你的美女都老了,像是哈蜜瓜,多汁的才是好瓜。你看个头儿小,那才好吃啊。”
  黑汗王大笑,说道:“好小子,你还知道哪一个多汁呢。”说罢放声大笑。
  有人来报:“大王,有急事要报。”
  黑汗王不耐烦道:“有什么事,这里正好玩呢。”
  那人报说:“有报说,吐蕃有兵急攻,夺了大屯城!如今卓书公子兵分两路,左右侧攻打,直奔高昌!”
  黑汗王大怒道:“混蛋他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就打回鹘?!
  这个混蛋!”依他看来,好像回鹘是他的属国,要打它须得告诉黑汗王一声。
  王子说道:“父王,他们打,我们也打,看谁打得好,打得快!”
  黑汗王一拍腿:“是啊,我从伊州走,再从阿拉山口去打,他吐蕃的人到了高昌,我都什么都办完了,是不是?”
  当下黑汗王叫来人,写下敕令,着伊州兵发回臂。务必在吐蕃兵袭高昌城前拿下城池。
  安排好了,黑汗王大笑,说道:“好了,只等好消息了。”再与王子玩乐。

×      ×      ×

  有人报说,回鹘有人来使。黑汗王大笑,说道:“我与王子正赌,不见那个倒霉蛋,你告诉他滚吧!”
  王子说道:“叫他来,我骂他一顿。”
  黑汗王笑说道:“好,好,你愿意骂,就骂好了。”

×      ×      ×

  来者是那个青年人,他是十八斩里的竹剑,如今他出使黑汗,衣衫齐整,好一个飘洒风逸之士!
  黑汗王子说道:“回鹘要完了,你知道不知道?”
  竹剑一笑,说道:“知道。”
  王子瞪大了眼睛:“那还不回去奔丧?高昌城要完了,你知道不知道?我父王也要出兵,你回鹘完了!”
  竹剑笑一笑:“这么说回鹘是要完了,我也不必来这里了?”
  他起身便向回走,黑汗王喝住他:“你来做什么?”
  竹剑说道:“只因有吐蕃来侵,特地向大王求救。”
  黑汗王大笑:“你是不是找错地方了,来这里求救,找我?”
  竹剑说道:“我带来了回鹘十个美女,她们是回鹘最美的美人。”
  王子一听是美人,大叫道:“留下,留下把美人留下,你走好了。”
  竹剑冷笑:“黑汗国本来是大国,但一灭了回鹘,他也得亡国。我把美女留给你,对我有什么好处?”
  黑汗王听得齿冷,说道:“你以为被灭亡了的回鹘能反夺我黑汗?”
  竹剑笑一笑,说道:“不是回鹘,是吐蕃。”
  黑汗王说道:“你胡说!吐蕃要灭你回鹘,我也要灭你回鹘,一灭了你回鹘,吐蕃便得休兵养息,他怎么会夺我黑汗?”
  竹剑侃侃道:“回鹘面对着两个大国,宋国先不论,只有吐蕃与黑汗国力不相上下,吐蕃对外一向就有野心,如是夺了回鹘,吐蕃的国土便大了,吐蕃的势力将更大过黑汗。那时黑汗会怎么样?”
  王子大声怒叱道:“他敢把黑汗怎么样?”
  竹剑叹气道:“当初回鹘王也是说,吐蕃不敢对回鹘怎么样。可如今他们先是派耶律重恩刺杀了我们大王,再就派兵来攻我国,我看早晚黑汗也必会如此。”
  黑汗王与王子互看一眼,如是吐蕃来攻,他们两人还能好好坐着玩乐吗?

×      ×      ×

  黑汗国王忽地热乎起来:“你叫什么名字?”
  “竹生。”
  黑汗国王念叨道:“竹生,竹生。只有南国才有竹子生。”王子蓦地一问道:“你说,吐蕃会攻我,怎么说?”

×      ×      ×

  竹剑一叹,说道;“听说吐蕃公子卓书在攻回鹘前,曾去冈底斯神山朝拜,他在神山圣湖历十三日,只是绕山环湖而走,十三日不饮不食,竟不能死。待得他再回到逻些城,便决意起兵,夺取天下。你说,他认定自己就是那个上天佛神许下的天子人物,他想不想只得了回鹘就罢手?”
  黑汗国王一听,也是半信半疑,卓书是吐蕃的大人物,他去朝拜神山的事儿,黑汗国也有耳闻,如今一听,更是信实了。
  黑汗国王突地问道:“姓竹的,你要我怎么做?莫非要我去攻吐蕃?”
  竹剑说道:“我一说,大王便知,回鹘如是危亡,对黑汗也无甚好处,大王何不看着吐蕃与回鹘两国交兵,而等着坐收渔人之利呢?”
  黑汗国王笑了,说道:“你要我等着葡萄熟了再摘?”
  竹剑沉声说道:“不错。大王如今起兵,攻下了回鹘,只是帮了吐蕃的忙,大王早晚会后悔的。”
  黑汗王说道:“对啊,来人,告诉他们,着伊州不耍出兵,只是看着回鹘与吐蕃争战。”
  王子笑嘻嘻地说道:“正愁没美人呢,你带的美人呢,带来看看。”
  黑汗王也大喜,说道:“对啊,带上来看看,看看回鹘最美的美女是什么样子的。”
  黑汗王再也不理睬竹剑了,他与王子只是蹬着眼,盯着宫门,等着看千娇百媚的回鹘美人。

×      ×      ×

  齐骁盯着仓库看,这里放着三万把弯刀,都用上好的油纸包好,涂上油,用麻绳系紧,放在柳条箱子里。自从这些刀打完了,他便天天梦见它们。他的噩梦总被惊醒,在梦里,回鹘大军人人扎头帕,冲进成都府。
  他催杨洛儿成亲,洛儿只是抿嘴一笑:“急什么,不早就是你的人了么?”
  洛儿一笑,使齐骁更不知所措,他知道洛儿的心思,洛儿是等索雅的知会,要回鹘王后的允准,才能使她与齐骁成亲。
  在回鹘王死去那一天,洛儿整夜不睡,她坐在书房,只是临那一帖《兰亭序》,齐骁先是陪她,洛儿说道:“你没死了君王,何必陪我?再说我写字,你也没什么兴趣,何必枯坐在这里,你还是去睡好了。”那一夜齐骁看她悲声在脸,心里更生爱意,一心要与她交欢,但洛儿只是在书房写字,到了第二日,她又是有说有笑了。
  当吐蕃攻入大屯城的消息传来,洛儿哭了,她说道:“我的亲人有住在那里的,他们会不会死?”
  她去库房看那三万把弯刀,看过后,齐骁再偷偷地去看,他发现那三万把弯刀的柳条箱子一只只都被打开过,洛儿很精细地验看那些刀,她想运刀了,只是不知道索雅为什么不派人来运刀。
  这一日,来了几个人,他们是回鹘王太后派来的,几个人坐在客厅,杨洛儿几问家乡,眉飞色舞。那个老者应答自如,看是一个有经验的老人。
  杨洛儿道:“齐老,不知道索雅有什么吩咐?”
  老者毕恭毕敬地答道:“索姑娘吩咐,把这三万把弯刀解去,目今回鹘危急,三万把弯刀正是急需。这里是打造所需银两,应是够了。索姑娘说,如果不够,当再送来。”
  齐骁木然,他没料到会如此快便来解刀,急应声道:“好,好!”
  验看银两,交到齐府帐房,再复来花厅看酒。酒酣人醉,一个壮汉道:“他们吐蕃自以为有本事,要是我回鹘真个想与人厮杀,哪里不能杀去?当我只是一个待客亲热与人为善的族类吗?”
  齐老喝道:“低声,莫非想争出个是非?”那壮汉看来也惧老者,便急噤声。
  齐骁看得出回鹘国内也是焦急,着急要此三万把弯刀回去,以便杀敌。他问道:“齐老回去,想请你大王允准我与洛儿的亲事,不知此事如何?”
  老者昂然道:“索姑娘说了,洛儿姑娘如是愿意嫁与齐公子,就嫁好了。只是齐公子要保我三万把弯刀如期归回鹘,不然一切免谈。”
  齐骁当然答应。

×      ×      ×

  夜里,齐骁坐在书房,此一回是杨洛儿陪那回鹘来的使节坐着说话,只有齐骁坐在书房。
  忽地有人敲门,齐骁听得那敲门声很是温柔,以为是洛儿,便说道:“门也没锁,进来好了。”
  进来的是一个僧人,一看便知他是藏密僧人,他满面黧黑,人也枯瘦,对齐骁施了一礼,说道:“请结善缘。”
  齐骁心讶他来得无声,院内有许多看家护院,他竟能无声而入,本事定很高强。
  僧人说道:“吐蕃与回鹘交战,刀兵浴血,大不祥,公子何必再助刀兵?”
  齐骁不料他一进门便说此事,说道:“我是造兵器的人,不卖与人,怎么做生意?”
  僧人说道,“天下有几大恶事,做下便是生生世世结了恶缘,难道齐公子不知吗?一是喜色,坏人节行。但我喇嘛教派认为天下最大恶者莫过于杀入了。公子助人三万把弯刀,便是杀三万人,何况一把刀只要见血,便不定会杀几人。制械者大不祥啊。”
  齐骁忽地冷笑,说道:“如是我猜不错,大和尚一定是从吐来?”
  僧人一合十:“不错。”
  齐骁说道:“吐蕃公子卓书带甲几十万,先夺大屯城,再抢高昌,回鹘眼看不保,大喇嘛对此有何话说?
  大喇嘛说道:“此事我已是告诫王爷,吐蕃如再挑战,必是不福。大王也听信我的话了,只是卓书公子的兵车回去了,我料得那些车到了逻些城,便迷住了人眼。”
  齐骁不知道卓书有什么计,心道:他只是搪塞,卓书的车到了逻些城,有什么要紧?他问道:“不知道那车里有什么?”
  僧人一声浩然太息,说道:“车是报喜车,偏在车里有一些回鹘的美色,还有金银珠宝,只是得大屯城的好处,卓书公子都带与大王,都带与逻些城的大臣了。”
  齐骁心内称好,看来卓书是一个将才。只是如此一做,吐蕃王要不发兵都难了。
  老喇嘛一拇道:“齐公子,我要赶去高昌城,如是有幸,便阻得此战,如是不幸,这三万把弯刀岂不要了数万人的性命?”
  齐骁愀然道:“你吐蕃攻人城池,杀人夺宝,却不想要人有刀。依我看,只要心有杀机,有刀无刀,也杀得你吐蕃兵马了。”
  老喇嘛说道:“我此次便去阻两支兵马,听得人说,卓书公子在左路那一支,又有人说,卓书公子在右路。不管他在哪一路,我只是去阻他便了。我只求公子,勿发弯刀。”
  齐骁说道:“不可能,我要这三万把刀都归回鹘。”
  老喇嘛手伸出去,一探便入柳条箱子,那经他手触的柳枝竟似无物,他抓出一把刀来,咯咯一响,竟把那刀折成无数碎片儿,他冷冷道:“这样子的刀,岂不跟做酥油花的面一样?”
  齐骁从未看过如此本事的人,不由心内大惧,他说道:“大喇嘛是高人,我齐骁领教。只是这三万把刀已经有主人了,那主人不是我,而是回鹘王。”
  喇嘛笑道:“毁了这刀,让天下少些杀戮,岂不更好?”
  说话时那和尚竟欲发功,抓起那刀来。齐骁心内一跳,要由他做去,岂不是所有的刀都得毁坏,他叫道:“不可!”

×      ×      ×

  忽听得有人娇笑声声:“大和尚不会毁刀的。”
  老喇嘛回头一看,在齐骁的身后有一人站立,那人袅袅婷婷,十分艳丽,竟是杨洛儿。杨洛儿说道:“不知道大喇嘛为什么要毁刀?”
  老喇嘛说道:“你来也是休想,我毁了刀,便救了天下生灵。”
  杨洛儿说道:“大喇嘛相信不相信佛说?”
  老喇嘛说道:“当然相信。”
  杨洛儿说道:“我也相信。我问大喇嘛一句话,如是大喇嘛答得出来,我便让你毁刀好了。”
  杨洛儿说道:“刀是凶器,不祥,不知道大喇嘛说此话是否对?”
  老喇嘛看她,心道:看你伶牙俐齿,一定是善辞游说之人,我只与你讲求佛理,有什么不好?他说道:“不错,刀是凶器,当全都毁了它!”
  齐骁心道:洛儿虽说是冰雪聪明,但要讲得过那个大喇嘛,却是不易。他正担心,看杨洛儿一笑,说道:“大喇嘛,依你看,佛当不近兵器,近之不祥。是不是?”
  大喇嘛称是。杨洛儿说道:“可佛祖要救世,最要紧的是有一柄弯刀。他无弯刀,佛祖的慈心也不得发,哪里再有法儿去救世?”
  大喇嘛说不对,杨洛儿说得畅快:“你也知道,有一个佛祖救世的故事,说的是鹰叼蛇吃,蛇求佛祖救他。鹰说道:天生蛇是给鹰所食,我不吃蛇,便要饿馁而死,佛祖总不至于见死不救啊。佛祖当时便拿出刀来,割了自己的肉,喂那鹰吃。对不对?”
  大喇嘛说道:“对啊,佛祖喂鹰,是得用刀。但那刀由此也成了圣刀,它不是凶器。”
  杨洛儿大声道:“刀是凶器,割了佛祖,是不是?”
  大喇嘛心里很明白,杨洛儿说得也对,他轻声道:“好,好!
  我走了。”

×      ×      ×

  老喇嘛走了,他一阵风飘走了。

×      ×      ×

  杨洛儿看着齐骁,说道:“齐骁,你帮了我,救了我的回鹘。
  如果这三万把刀是拿去夺人家的家园,我是亏心。但这三万把刀是握在回鹘人的手里,为救自己的家园。你帮了我的家。
  杨洛儿扯着齐骁,来到了客堂,说道:“天地在上,我杨洛儿情愿嫁与齐骁,一生一世不再背弃!”
  齐骁也跪在地上,说道:“我齐骁愿与杨洛儿成亲,一生一世相亲相爱!”
  两人执手相对,面上都漾着笑意。

×      ×      ×

  三万把弯刀出发了,在十八斩的六人监押下,向回鹘进发。
  齐老对五人说道:“三万把弯刀发与回鹘人,吐蕃人要杀回鹘,随意主宰回鹘人的命运,哪里有那么容易?”
  众人应是,大家都小心看守着车辆,向回鹘攒程进发。

相关热词搜索:浪子毒人

下一篇:第五章 畅饮梦境
上一篇:
第三章 兵夺回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