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浪子毒人 正文

第九章 致命一击
2021-05-30 16:02:19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扎西站在城角外,眺望伊州城已有一个时辰了,他的身后埋伏着几千吐蕃勇士,他们在等待,只听得他一声呐喊,便会冲入城去。
  看那伊州城不像有什么动静,远远看去,守城的兵士还是那么悠闲,两个老兵提着刀,站在那里无精打彩的,城门洞开,来来去去的车辆与人都那么挤挤的。
  金喇嘛说道:“看来不像是有什么动静。”
  扎西说道:“按说他们该知道我们来的,不该这么大意。”
  金喇嘛道:“冲去就是。”
  扎西心想也是,卓书公子此时不知在哪里,但如是能占得伊州,对吐蕃大是有利。
  扎西吼了一声:“冲!”
  从这一句开始,到扎西带着他的兵冲入伊州城,像是一场梦。

×      ×      ×

  刚开始时,几千兵士冲入伊州城,那守城的老兵未来得及叫喊,他的头便跳了一跳,飞上了半空中,再复落地,就身首异处了。
  几个吐蕃兵占得了城门,叫道;“冲进门去!”
  吐蕃兵士冲入城门,见人便砍。那在街角来去的人见吐蕃兵如从天降,一个个吓得直逃。等得扎西带着几千兵士冲入了城,他叫道:“不守城门,去找回鹘的官衙!”
  几千兵士如狂流,直卷向府衙!
  看看到了府衙,扎西道;“夺下府衙,击鼓杀人!”
  就听得两个吐蕃兵冲上了台,击那面大鼓!咚咚咚!

×      ×      ×

  几声鼓响,忽地听得有人潮水般从城门向里冲,那是回鹘人,他们都是平民,奇的是人人手里都有一把弯刀,一边喊,一边冲,叫道:“宰了吐蕃兵!”
  两下巷战,吐蕃勇士总比回鹘平民更猛,一刀一刀杀人,砍得刀也卷了。但那回鹘平民不败,叫道:“杀尽吐蕃!杀光吐蕃!”更是一浪高过一浪卷向吐蕃人!
  扎西对金喇嘛道:“看情势像是不妙,回鹘国从来未有这多的兵器,哪来的那些弯刀?”
  大喇嘛浑身血污,叫道:“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冲出去好了。”
  扎西看不妙,叫道:“休再恋战,冲出伊州城”
  几千吐蕃兵士此时已是死伤过半,扎西一叫,众人都拢在一处,护着扎西与金喇嘛,向城外撤去。看看冲到了城门前,看那城楼上站着一人,那人是一个老者,笑道:“扎西,你家卓书怎么不来?派你一个小辈前来送死?”
  扎西一见他,大叫道:“杀了他!”
  那老者昂然道:“吐蕃的兵士听着,我就是回鹘的十八斩之首齐老,你们能降便饶死罪,如不肯降,全都得死在城内!”
  吐蕃兵哪里肯听他,一个个冲向城楼!
  齐老跟前是那几个十八斩的好手,全都护在他身前,齐老叫杀向那里,那些平民便执刀冲向哪里。吐蕃兵个个悍勇,但哪里经受得住这一番冲杀?况且从一大早便冲入城,至今要日落了,也没有歇息一会儿,只见回鹘人手执弯刀,一个个冲来,你刺他一刀,他胸前溅血,也偏要刺你一刀,你一刀致命,他一刀伤了你。
  伊州城有多少回鹘人,他们数不清,只知道来杀他们的有老人,有孩子,也有女人。他们都手执着刀,一声也不吭,只是砍砍杀杀。
  天越来越黑了,只听得齐老叫道:“围住他们,要他们全都死在这里!”
  远远地有人点亮了火把,火把一闪一闪,照着被杀的吐蕃人。如今他们再也举不起刀来了,手臂沉如铁鼎,想抬起来都很困难。
  只剩下扎西与大喇嘛两人站在众人中间了。他们的脚下满是吐蕃人的尸体,他们站在人尸上,瞪眼看着齐老。
  齐老说道:“扎西,你想占回鹘,只是作梦罢了!”
  扎西大笑,说道:“大喇嘛,我累你了!”
  金喇嘛很平静,说道:“我也满手沾了人血,佛不会宽恕我的。”
  扎西叫道:“齐老人,你别得意,我们卓书公子会替我报仇的,你们这些人决不是卓书公子的对手,你们只会死在他的手下!”
  齐老看着,看着扎西把刀刺过了自己的身体,他对大喇嘛说道:“我对不住卓书公子,我没攻到……高昌城!”
  扎西倒下了,回鹘人不再叫了,也不再冲了,他们看着眼前的死人,忽地醒悟了,他们狂了一天,难道真个杀了人,自己也真的沾了满手的血腥?他们忽地怕了,弯刀当当直落,满地都是刀。
  他们看着大喇嘛,大喇嘛看着齐老。齐老说道:“大喇嘛,你有什么话说?”

×      ×      ×

  金喇嘛抬起了头,他看着远方,慢慢闭上了眼,他看到了卓书啊,卓书正在走出沙漠。
  大喇嘛笑了,说道:“生亦是死,死亦是生,你知道吗?”
  齐老说道:“大喇嘛,你不必死,我带你去见索雅姑娘,她知道怎么处治你。”
  大喇嘛笑笑,说道:“佛说,罪愆在自己,就在自己的心中,我有罪愆,怎么会再去见什么索雅姑娘?”
  齐老再想说,忽地看到金喇嘛的眉头皱了一皱,他的身子缓缓地倒下,直倒在扎西的身旁。
  所有的人都站立在那里,久久不动,他们杀光了所有入侵的吐蕃人,他们整整杀了一天。天色忽地一下子黑漆漆的,再也看不到什么了,但触目的黑色流在地上,那一定是血,他们知道那是血!

×      ×      ×

  卓书忽地手颤了一下,他静默了,回头问勇士们:“我们走了几天?”
  有个勇士算了一算,说道:“十一天,或许是十二天。”
  卓书看着远处的朝阳,他沉声说道:“他们完了,所有的人都完了。”
  勇士们不吱声,他们忽地明白了,卓书让所有的两支队伍赴左路右路,只是为掩护他们这三百人。
  卓书大叫道:“他们死了,他们都是吐蕃的勇士,他们是你们一样的勇士,可他们死了,他们死得很惨,等着援军,没有援军,我们没有援军,只有我们自己!”
  卓书落泪了,他看着三百个勇士,如今只有二百八十八人了,在罗布泊的沙暴里死了十个人,在夜里睡死去了两人。卓书说道:“我们为他们祝福吧。”
  他带头跪下,对着朝阳,那朝阳似乎在领卓书的情意升得极慢极慢,在那慢慢升起的朝阳下,沙漠上跪了一片人。

×      ×      ×

  卓书忽地叫道:“走,走,我们要走出去!”
  他大步走着,有些踉跄。

×      ×      ×

  索雅看着每一个人,说道:“我有一个想法,也许是奇想……”
  王太后看着她,等她说话,她在清晨便叫起了这些人,总不至于是对她们说梦吧?
  索雅说道:“我想,卓书一定不在那两支队伍里,他会在罗布泊,他会从罗布泊走出来,直逼高昌城!”
  几位大将本来对索雅不满,大将李好平大笑:“索姑娘,你不会是对我们说梦吧?”
  索雅本来不甚坚定,忽地看定了李好平的眼睛,说道:“我越来越知道,卓书一定会走罗布泊!”
  李好平说道:“你是回鹘人,虽说只是一个毛丫头,但你也知道罗布泊是死海,是沙漠的死海。哪一个人能走出罗布泊,你告诉我,说出一个人来,不管他是什么人,古人也好,今人也好,你说出一个人来,我便服了你!”
  索雅说道:“如果有一个人能走出罗布泊,那人就是卓书。”
  李好平大怒,叫道:“你休再长他人志气,灭我们回鹘的威风!我们与吐蕃一战,还不曾真个打起来。说是失了大屯城,有什么了不得?大屯城本来就没有重兵,吐蕃又攻其不备,当然被他们得手了。他来攻我们高昌城看看!”
  李好平挥着双手,直叫。
  索雅说道:“如果他来了,就是夜袭,真正的夜袭,他们来袭的地点,就只是王宫与大将军府。”
  李好平大笑,说道:“从罗布泊走出来的人,连衣服都穿不全,他们没衣服穿,只好夜里来了。不然我看他们在街上走都得被人笑话?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走出罗布泊?”
  索雅看着王太后,忽地说道:“我请求派一万精兵去守高昌城外那条小路,如果卓书真的从那里来,他只会一死!”
  王太后也心里以为没有人能从罗布泊走出来,她对索雅说道:“索姑娘,你看是不是派几百个人看守着那一条小路?以防万一就是了。”
  索雅冷冷看着众人,说道:“卓书如果能从那里走出来,就是他不吃不喝,也是一群猛虎,你用几百人便制得住他吗?”
  王太后心内也颇不悦,她心道:我让你管回鹘的大事,是看重你了。谁知道你真的有没有本事管好国家大事?只看你对我不尊重,便知道你的本事有限。王太后说道:“好了,李将军!”
  李好平大声道:“听太后旨!”
  王太后说道:“如果卓书真的从那条路来,也不可不防,你派几百兵去那里,防守那一条小路。”
  李好平叫道:“遵太后旨!”
  索雅叹了一口气,她知道,她再也说不出什么来了。她忽地拦一下,说道:“太后,不如我去那里,看守那一条路,如果卓书真个来了,我们就捉住他,把他的武功废了,再与吐蕃王一谈,如今他们几个部族都起兵扑来,大势不妙啊。”
  王太后柔声说:“索雅,正因为他们起大兵来攻,我才不让你离开高昌,城里要你安排,你不必再说了。”
  索雅眼睁睁看着众人散了。
  王太后看着索雅,抚摸一下她的手背,以示安慰,问道:“大王睡得可好?”
  索雅呆了好久,她不明白此时王太后问的话是什么意思。

×      ×      ×

  乌苏倒下了,她是一下子昏厥在地的,她的头掩在沙土里,眼睛都迷住了。
  卓书抱住了她,流下了泪。
  乌苏再醒来时,发觉她躺在卓书的怀里,所有的男人都关注地看着她。
  她笑一笑,说道:“我不行了……”
  她几乎没声音,只是嘴唇动动。
  卓书说道:“我们就快走出去了,你要走出去。我们要找到乌雅,我们还要活在一起。我要夺得天下,夺得西夏,夺得回鹘,再夺得大理,夺得大宋。你知道,我从前学大宋的书时,看到一幅画,那画上有一个美女,美得像你。她在一排柳树中间,风吹着,燕子低飞,还有蝴蝶,我们吐蕃没有的东西,那里都有。”
  乌苏说:“公子,你看到了,我也就……看到了。”
  卓书忽地大怒,叫道,“不行,乌苏,你不能死!你死了,再哪有人抚摸我?没人抚摸我,我不会睡得着,我就只能一死了!”
  乌苏说:“你找女……孩子,你能找到,她们都会喜欢你。”
  卓书哭了,他从前待乌苏乌雅冷若冰霜,如今他再也不那样了,乌雅死了,她不知道卓书公子也为她哭过,但乌苏知道,她抬起手来,轻轻地擦卓书的泪水,说道:“公子,……男人……不哭……”

×      ×      ×

  埋了乌苏,所有的勇士都落下了泪水,他们以为她是铁打的女人,此时才知,她只是强撑着,不然她早就倒下了。她睡过几夜的觉?在卓书睡着时,她总是用一只手抚摸着卓书,让他安然人睡。如今她走了,埋在沙里。
  卓书忽地抬起头来,叫道:“走啊,走啊,哭什么?没听乌苏说吗?男人不哭,男人不哭!”
  卓书大步走了,他不回头,一直向前走。

×      ×      ×

  这一天是很漫长的,卓书不语,从早到晚不说一句话,只是看着太阳,一直走。他盯着太阳的目光是轻蔑的,他看不起一切人,看不起太阳,他要征服的是整个天下,岂能在乎一轮太阳?
  走啊走的,他们再也走不动了,躺下了一个勇士。
  那个勇士看着卓书,说道:“公子,我不行了。”
  卓书看也不看他,勇士没咽气,旁边的人要给他一只水袋,卓书抢过来,说道:“他不需要了。”
  他一直走,直向前走。
  勇士们看一眼自己的伙伴,他们也只能再走。沙漠上留下了一具尸体,那只会是一具尸体。因还活着,他只是撑着臂看,看自己的伙伴们走,走到了只剩下了一个个小点点儿般的影子时,他才抽出短刀,刺向自己的心脏!

×      ×      ×

  李好平在饮酒,他喜欢饮一点儿葡萄酒,他忽地想起了什么,叫道:“来人!”
  来了一位副将,问道:“大将军有什么吩附?”
  李好平说道:“我几乎忘了,你派三百人,去那条小路上看守。”
  副将问道:“大将军,看守哪一条小路?”
  李好平大怒,叫道:“一条小路,那罗布泊的小路,从罗布泊出来的那一条小路,从那里可以直插高昌城!”
  副将像看一个疯子,看了好久,问道:“大将军,今晚就出发吗?”
  李好平笑笑:“不必了,敌人都不急,你急什么?”
  忽地有人叫道:“大将军,有好消息传来,是战报!”
  李好平问道:“什么好消息?”
  来人报说:“伊州城里,杀光了吐蕃的右路人马,大约有三万人!”
  李好平大笑,说道:“都是小题大作,看他有三万人,也不过死在我的伊州,他还有什么本事?”他忘了问了,伊州人只有那么一点儿兵,怎么会杀光了吐蕃的三万人,幸亏那人不糊涂,再说道:“禀报大将军,伊州方向来了人,那从成都府来的三万把弯刀送来了。”
  李好平大笑,再饮一杯,说道:“好,好,真出了我一口鸟气,看来回鹘要扬眉吐气了!”
  他决定,明天上朝,要求出征,杀光那支吐蕃来的左路人马,把他们杀光在塔里木河岸。
  索雅想再问一问,是不是派了兵去守那条小路,但她走到了宫前,忽地看到了布那儿与悄声儿两人,她们正陪着回鹘王,来找她。
  索雅问道:“大王有什么事儿?”
  回鹘王只有八岁,他看着索雅,说道:“你一直也不来陪我,我要你来陪我。”
  索雅说道:“有她们陪你就行了,我有事要做。”
  回鹘王忽地恨恨道:“你就有事要做,你就有事要做。我要你什么也做不成,你来不来陪我?”
  索雅忽地一阵子心烦,她说道:“大王,你是一国之君了,你有她们几个陪着不好吗?”
  回鹘王大叫道:“不好,你不来陪我,便是抗命。你在大王面前抗命,是不是心怀不轨?”
  索雅无奈,她说道:“好,我来陪你。”

×      ×      ×

  好一会儿,她得对那个小孩子说一些好听的话,最后回鹘王表示他不生气了,索雅还是他的好王妃,他抓着索雅的奶,睡着了,在睡梦里,他一直在叫着,也不知叫些什么。索雅也累了,她忘了还有什么事儿要做,有什么事儿呢?她睡着了。
  布那儿说:“让她歇一歇。”
  悄声儿说道:“这么不是歇着吗?”
  两人羞涩地笑了,原来她们也是怀春少女,被男人抓着的那滋味儿,也算是好哩。只是她们在小王子手里抓着她们的时候,心里想着的是男人,而不是一个孩子,那就别有滋味便在心头了。

相关热词搜索:浪子毒人

下一篇:第三部 群雄逐鹿
上一篇:
第八章 坐论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