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浪子毒人 正文

第六章 一箭三雕
2021-05-30 16:06:54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正当须跋国师左支右绌的当儿,忽地从街口冲来一群人,那是一群乞丐,看来像是狂冲,其实是冲着那段謇与两童子的,那乞丐头儿道:“国师快走!”
  原来这正是赶来增援的黑汗勇士,他们从怀里拿出弯刀,劈向两童,一时缠住两童子。那几个勇士缠在段謇身旁,让他不得施援。段謇又想赶上须跋,又怕两童子出事,只好眼睁睁看着那车飞快逃走。
  段謇叫道:“莫奴生,莫奴生,你看索姑娘被他们带走了你还不快追?”
  莫奴生却站在那里,眼睛瞪着,只是喃喃念叨:“我是一个叛贼,我背叛了黑汗,我背叛了我的家乡!”
  两个孩子紧紧扯住了他,生怕他一时疯狂,乱窜逃走。此时莫奴生正在沉思,哪里听得到段謇的叫喊?待得那车走得远了,众勇士一声哄叫,全都散了。段謇也不想为难他们,便呼叫两童子不要再追。他叹气道:“负了耶律公子的重托,此事还得对他说知,只不知道索姑娘会怎么样?”
  莫奴生忽地想到了乌娜,大声一叫,啊啊狂吼着跑了,两孩子扯他不住,只得哇哇哭叫。老童少童一见他跑了,急忙带着孩子追赶。
  一时街角上只剩下了段謇,他叹息道:“人为情字误,一生终冗忙。”也悠闲地走了。

×      ×      ×

  卓书在女人的抚慰下,头脑转得很快。
  十几个吐蕃的首领来了,他们听命于卓书公子。他们愿意在卓书的带领下,破回鹘,攻黑汗,占西夏。只要卓书公子一声令下,他们刀山火海也不惧。
  卓书的心情很好,只是他要先攻哪一国呢?
  攻破了回鹘,便占了他的城,夺了他的珠宝粮食,如今回鹘的国力已是耗空,再呆下去,也是无益,空损吐蕃勇士的斗志,再攻向哪一国,才能制胜?
  卓书看着可心与可怜,她们已经学会了乌苏与乌雅的本事,卓书自己也惊讶她们学得如此快,他不知道,女人的一些本事是天生的。
  待得卓书再起身,到了大帐时,他已是精神抖擞、踌跚满志。请十二家首领坐下后,卓书说道:“如今回鹘已是国力穷尽,不如我们再攻他国,请各首领来此,就是商议此事。”
  一位首领说道:“我们十二部首领得卓书公子带领,真是大开了眼界,如今公子要攻哪里,只要说话就是了。”众首领齐声应是。卓书知道,他们此时对自己,怕比对吐蕃王还要恭敬,便说道:“那好。如今西夏王新丧,立大王子为西夏王,国内由红顶天等人鼎政,一个弱女人,能抵得什么?如果有人再三犯边,要西夏王再拿出银两来,他必是不敢不给。这是一计。”
  一位首领大喜道:“去打西夏,我去好了。”
  卓书说道“请三位首领去攻西夏,此事便能成功。”
  当下三位首领慨然应诺,答应去攻西夏。卓书说道:“去攻西夏,得有一计,不能攻之太急,急则西夏会拚死抵抗。你再去索银,怎么能成?只要在西夏边境劫掠,我到时自去西夏,去威胁西夏王,要他拿出银两来,不然就攻他西夏国,看他敢不给么?”
  众首领都开心地大笑,跟着卓书公子,自是百战百胜,有什么怕的?
  卓书又说道:“再出一支兵,专去打黑汗。黑汗近来国君暴虐,民心沸怨,你打他时,只说除暴君,助黑汗国再立新君,民必服从,那时黑汗也在我们手中了。”
  众首领大声喝好。
  卓书说道:“三国之中,西夏不大,但国最富,黑汗两国也不如,所以最要用心,既不能太过狠了,也不能太轻,此事望诸位多多留心。”
  又有几位首领愿意去打黑汗,卓书再叮嘱一番,告诉他们如何攻打黑汗。
  一位首领问道:“卓书公子,我们去攻黑汗,去攻西夏,你在哪里?”
  卓书微微一笑,说道:“我说过,要一石三鸟,一箭三雕,我此时要去一个地方,到成都府去,成都府有四大家,那里的四大家都极富裕,我要他们迁吐蕃,首先把四大家都迁到吐蕃去,把攻下的西夏、黑汗、回鹘的银两都带到吐蕃去,那时我们脚下的路都是金银铺的,吐蕃就是天下第一大国!”
  众首领听得血脉贲张,都叫道:“吐蕃是天下第一大国!”
  卓书说道:“天下佛教,万源归一,都在我们吐蕃的冈底斯山神峰上,在我们的玛旁雍错那里!只有在那里,天才是最蓝的,湖水才是最纯净的,我们是佛子,天下是我们的!”
  十二部首领心道:能在冈底斯神山日夜攒行,十几日不吃不喝的人,只有卓书公子一人,他就是佛子,我们跟着他,必能制万国,得天下。抢掠夺杀,有什么了不得?只要神佛保佑我们,便会无往而不胜!

×      ×      ×

  成都府仍是成都府,唐门仍是那个唐门,虽说是唐老爷子不在了,但唐门有唐思思姑娘,此时的思思姑娘替代了唐老爷子在唐门的地位,唐门上下的人都是佩服她。
  卓书公子到了唐门,先去拜会唐思思姑娘。
  唐思思见了他,请他坐在客厅待茶。唐思思笑道:“卓书公子,天下大事,也能入蜀,听说公子以百名勇士过罗布泊,神勇夺得回鹘。再有公子在回鹘的功绩,人人皆知。公子在此处的名声也由此大震呢。”
  卓书说道:“我来成都府,不是想来听姑娘称赞的,姑娘这么称赞我,我心里虽说高兴,但可承受不起。”
  唐思思仍像孩子一般,她的眼睛里有一种快乐的光彩,像一个纯真无私的孩子。她对卓书说话,直如童言无忌,想什么便说。如果卓书不知道唐思思的过去事,一定会以为她只是一个孩子,会对她少许多机心。但唐门重振,便是这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姑娘做下的,他岂能不知?卓书说道:“唐姑娘,我来找姑娘,是有一事相告。”
  唐思思一双眼睛澄净无瑕:“卓书公子,你有什么事,直说好了。”
  卓书说道:“天下大国相争,大宋积弱,已再不是什么大国了,我请姑娘三思,能不能将唐门迁往吐蕃,这事儿有三条好处……”
  卓书见唐思思要说话,便抬手制止她,再说道:“第一条便是,天下大国,尽归吐蕃,如是唐姑娘去了,我请吐蕃二十部的人马让出一块最丰美的地方给唐门居住,那样唐门在吐蕃便成了国中之国。而且唐门可以带许多的仆人匠作去,从此便也如吐蕃的二十部之一,成了吐蕃大姓大族,你看可好?”
  唐思思说道:“卓书公子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怕我们去吐蕃住不惯。”
  卓书霍然而起:“唐姑娘,你在成都,马上就会再爽兵火,有什么好处?上一次成都一乱,大宋保不得唐门,险些唐门上下人丁尽失,至今你父兄仍不知去向,依我看,也许他们早就不在了。你们唐门在成都府是一株大树,人人思伐之,更无一人肯浇水育它。你也知道,自从唐文成公主嫁与吐蕃人,吐蕃人再不像过去那般无知无识,在格尔木、鄂陵错扎陵错那地方,风景如画,更比成都府好上百倍。如是唐姑娘有一句话,我便在那里为唐姑娘辟一个国中之国,让唐门在那里居住。”
  卓书拿出来一张纸,那是地图,更拿出一块羊皮来。唐思思看那羊皮上写满了字,都是吐蕃文字,却一个也不识。她好奇地看着卓书,等他开口。

×      ×      ×

  卓书说道:“这是地图,我在图上画的线,便是唐姑娘可居之处,如是唐门能全门迁移,我便将此处交与唐门居住。那里离成都府很近,一免思乡之念,再说嘛,成都府早早晚晚或许也会变了归属呢。”
  卓书哈哈而笑,神情颇是得意。
  唐思思说道:“卓书公子,多谢美意了。你不知我们大宋人,一向都是那脾气,宁可守着祖宗的那一点儿地方,不肯再进取的。这就是大宋人为什么不能称霸于世的原由吧?”
  卓书说道:“我拿的这一份字,就是吐蕃二十部的首领签的文书,他们写下的是,他们认可我请唐门的代价,给唐门一个最好的生息之地。你也知道,吐蕃好地不多,但他们是好客的,宁可将此好地给唐门居住,你看如何?”
  唐思思知他心思,是想将唐门全都迁至吐蕃,那时形势,再将如何,她怎么得知?她笑笑说道:“我不知道吐蕃还请哪一家?”
  卓书说道:“成都府四大家都要请,我代表吐蕃王一心请唐小姐三思,迁入吐蕃,我所愿也。”
  唐思思笑笑,说道:“成都府四大家,原来就是一心,如今公子想四大家迁入吐蕃,怕不能如愿了。”
  卓书昂然道:“我愿意做些人所不能的事儿,此事我既想做到,就一定要做。”
  唐思思淡淡说道:“那就请公子去说服那三家,看他们如何说才好。”

×      ×      ×

  卓书从唐门走出,回头看着唐门的门楼,哈哈大笑三声,起身离去。
  唐匝报唐思思道:“三姑娘,那个卓书公子对着咱们唐门哈哈笑了三声,走了。”
  唐思思心忧,卓书如今明言,要把唐门四家迁往吐蕃,以壮国力,是他想好了的事儿,只怕要麻烦了。

×      ×      ×

  卓书再去齐骁家。正当齐骁与杨洛儿下棋,一听得卓书来访,杨洛儿脸变了色:“他算是什么东西?他把我们回鹘弄得七零八落,来成都府会有什么好心眼?让他滚!”
  齐骁一向听洛儿的,此时见洛儿不高兴,也叫道:“叫他滚!”
  可家人传报出去,只听得哎哎几声叫嚷,便再无一声了。
  就听得卓书的笑声一路而来,说道:“齐公子,新婚娶了佳人,便忘了老友,这不大妥当吧?”
  只是一会儿,便看到卓书站在眼前。
  齐骏叫道:“卓书,这里又不是回鹘,你闯我家来做什么?”
  卓书笑道:“齐公子,我有事来商,总不能不见吧?”
  杨洛儿怒道:“卓书,你以为在成都府,你也能横行一世吗?”
  卓书说道:“我不是横行,我是来送平安与齐门的。”
  齐骏问道:“卓书,你有什么事,说好了。”
  卓书说道:“此是吐蕃二十部首领的誓书,保成都四门在扎陵湖鄂陵湖附近地方居住,吐蕃诸部不干涉此地一切;任由你四门居住的。再就是地图,你看看,我说的地方是吐蕃最好的地方,你们迁去那里,再也不会有人敢对公子你不敬了。”
  齐骏大声道:“谁敢对我不敬?”
  卓书正色道:“谁敢不敬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那一次夺粮之战后,成都府的四大家都失去了自己的主人。我不想四大家再群龙无首,齐公子,你也不愿意不明不白便失踪了吧?就是齐夫人,你大概也不愿意她的丈夫失踪吧?”
  明知道卓书是威胁,但他夫妻两人看看他,却是无话说。
  谁也说不准上一次的四大家主人去了哪里?他们死无尸,活无人,竟是一两年不见。谁保得四大家主人不再出事?”
  杨洛儿心里苦凄,怒道:“吐蕃如不对成都府的四大家族有什么恶意,就算是好的了。”
  卓书拍手说道:“对啊,你焉知我对四大家没有恶意?我请四大家族迁吐蕃是善心,但如四大家族不入吐蕃,我便没法儿保证了。”
  杨洛儿怒道:“你杀我回鹘人,杀死我的姐妹,夺了我的国家,你还来这里游说?你……你!”
  卓书笑望着她,说道:“齐夫人,大宋最讲究的就是养生之道,要不怒不凄,方才是理啊。你怎么没学会此道?”
  洛儿怒道:“我杀了你!”
  她扑向卓书!
  洛儿的武功绝不是卓书的对手,她的手一扑到了卓书跟前,倏地被卓书抓住手,卓书有意轻薄她,摸着她的手指,说道:“我闻过回鹘那几位美女的手,真个是好闻啊,闻了一生一世也不会忘怀。你杨洛儿也是一个回鹘美人,可惜那几个美人了。”
  洛儿怒道:“放手!”
  卓书放开了她的手,说道:“告诉齐夫人一声,你那索雅姐姐如今到了黑汗国,做了黑汗国王的如意妃子了。连那个疯了的布那儿也去了那里。别说是索雅,就是那个耶律公子要保她,也保不住呢。”
  卓书说罢吃吃地笑,看着洛儿,真个在气她。洛儿眼里含泪,说道:“悄声儿与雪花怎么样了?”
  卓书悠闲道:“她们两个当着吐蕃十二部的首领,竟不听我的话,我把她们处死了!”
  一时气从心头生,洛儿恨恨地看着卓书,恨不能把他生生吞进肚里,齐骏知道卓书敢大言直认此事,便是不惧成都府的四大家,他此来必是有备。齐骏说道:“卓书公子,你是吐蕃人,我是大宋人,彼此各不相干。你去攻你的回鹘,你想要我迁往吐蕃,此事休想了。”
  卓书冷嘲道:“怎么不相干?你知道我去唐门怎么说,我恭恭敬敬请唐门的人去吐蕃,我要迎请他们。可齐家不一样了,我有我的法儿。你能给回鹘三万把弯刀,我就不能送你几辆车子去吐蕃吗?”
  两人怒目相向,齐骏知道卓书此来不善,但他怕也不行,卓书狡黠奸滑,只怕不肯善罢干休。
  卓书一揖,说道:“告辞了,改日再来拜会,望那时齐公子与夫人会想好此事。”

×      ×      ×

  卓书走了好久,杨洛儿仍是泪水满面,她轻声对齐骏说道:“我没了家,你知道吗?我没了家,回鹘是我的家,我没家了。你要我再怎么于归?”
  齐骏说道:“卓书恶言相向,恐怕不容我们不去吐蕃。”
  杨洛儿说道:“我宁可一死,也不去那个吐蕃,我恨死了卓书。”
  齐骏说道:“只可惜我们不是他的对手。”
  扬洛儿道:“索雅姐她们……”
  说罢再哭,两人心头很乱。

×      ×      ×

  卓书走出来,几十个吐蕃勇士在门外等他,他正要走,忽听得有人叫道:“卓书公子别来可好?”他回头一看,原来是成都府的都监左明。卓书一揖道:“左都监,一向不见,”
  左明笑笑,说道:“家兄请卓书公子去一次,卓书公子来成都府,府上不知,多有得罪,望卓书公子宽谅。”
  卓书展颜一笑:“哪里哪里,我未去拜会左大人,实是缺礼,请都监一起去府衙好了。”
  两人便并马一起奔成府而来。

相关热词搜索:浪子毒人

下一篇:第七章 琴诉疯狂
上一篇:
第五章 痴女绝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