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生死岩衅生死约
2021-07-08 14:44:35   作者:宇文瑶玑   来源:宇文瑶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青荷香残,团扇见捐,酷暑巳经在爽气宜人的金风中溜走,淡蓝的天空,显得无比的高、无比的深,本是翠绿的大地,眼下渐渐涂上数点的灰黄。
  一阵风儿过去,远处的林木,正簌簌的飞落几片枯叶。
  夕阳在山影中跌落,上弦月像一弯宝刀,从东边的峰际,悄悄升起。
  八月的月光,分外清明,虽然天晔不时飘过几片浮云,但那浮云也是那么皎洁,清亮。
  草丛中,岩石旁,一声接着一声响起秋虫的低诉,仿佛是叹息着岁月的无情,时光的消逝……
  当——当——
  半山的院寺,悠然响起晚祷的钟鸣,习惯于早眠早起的农夫樵父,多已熄去了灯火,上床安歇。山崖林畔,难见一丝人影,有的,那只是野兽虫蚁。
  夜,不是属于人们的。
  但是,偏在这等时刻,却有一个颀长的人影儿,打山麓直奔半山而来。
  上弦月洒落在他的身上,可以使人瞧的出,他是个年方弱冠的青年,穿着一件洗涤的甚为干净的淡蓝长衫,踏着一双牛皮薄底快靴,混身风尘仆仆,似是赶了不少的路,方始抵达此处,但他那浓浓的剑眉,灼灼逼人的星目,却不曾露出半点半滴的疲态。
  他束发不冠,看来似是有些懒散,但却行动快捷已极,虽是山路那等崎岖,只见他步履从容,那消片刻,便已去了里许。
  初更向尽,蓝衫人已然来到一处峰头。
  他流目四顾,俯视着前后左右的千山万壑,锐利的眼神,竟然如能透视云雾,即使那月光并不如想象中明朗,对他而言,已经足够帮助他找出要找的事物!
  这等月色深山,他究竟想寻找什么呢?只见他目光停留在一处光秃秃的峰岩之上,久久不曾转动!莫非他要找的东西,便在那秃峰之上么?
  蓝衫人忽然伸手摸了摸挟在胁下的包裹,脸上闪起一片严肃光辉,收回目光,突然仰天发出一声长啸。
  此人看来年甫弱冠,但长啸之声,却是高吭入云,尤当夜半荒山,这啸声一起,只惊得宿鸟奔飞!虎狼匿迹,中气之足,和内力之强,即令有着数十年修为之士,也难望其项背。
  长啸声一落,蓝衫人便自直奔了那秃峰而去。
  两山之间,虽是有着十里距离,但在蓝衫人脚下,却直似庭户之间,那消顿饭时光就已经抵达。他踏上峰头,略一打量,迅快的绕着那平整的峰顶走了一周,然后便在东侧一块形如棋坪的巨石之上,盘膝打坐,片刻间便已浑然进入忘我之境。
  这时,打那秃峰两侧的山脊,又淡烟般的出现一条白色人影,但见他身形之快,更不在蓝衣少年之下。
  一转眼之间,这人影已然到了秃峰的半腰。
  但他却并未立即攀上峰头,而是在那尚距峰顶百丈远近的斜坡上,站定下来。
  蓦然,打他的左手山脊下方,跑出来一个人。接着,右边的石缝里也跳出来一个人。
  瞧他们行动桥捷,举步无声,正也是身怀上乘武功。
  那先前入影,一见两人现身,立即低声道:“可是珠儿和茵儿么?”声耷虽是很低,但却清脆娇媚,有如出谷黄莺,敢情这白衣人竟是一个少女。
  那两名打山石中走出来的人,已然到了白衣少女的身前,齐齐向那白衣少女笑道:“婢子见过小姐……”
  原来这一个穿红,一个穿紫的姑娘,乃是两名小婢。
  白衣少女作了个手势道:“来了么?”
  二婢点了点头。
  敢情,她们适才那一笑,声音竟是太大了一些。是以,这时索性只点头,不敢说话了。
  白衣少女沉吟了一下,道:“此刻离那三更尚有半个时辰,妳们可以回去了!四更时分,叫他们抬了棺木到崖上候命!”
  二婢闻言?却未离去。
  穿红的摇了摇头,低声道:“小姐,妳……准能杀的了他么?
  话虽不多,但却充满了关切之情。
  白衣少女皱起柳眉,沉下脸,怒道:“珠儿,妳难道连我都信不过了?”
  珠儿显然吃了一惊,忙道:“婢子怎敢不相信小姐?只是……婢子总想不透,那人跟小姐既是无冤无仇,而且又从不相识,干嘛非要拚个你死我活呢?”
  紫衣小婢也道:“是啊!珠姐姐不说的话,婢子到不觉奇怪,小姐,往常妳常常念挂着八月八日生死会,莫非……莫非就是要跟那来到崖上的人拚命么?”
  白衣少女脸上抹过一丝笑容,道:“不错!茵儿,妳可相信我必能一剑将那人刺死?”她那笑容之中,似是隐藏着一股令人难以觉察的期待与憧憬,眼神中也升起一股梦寐般的希望!
  茵儿天真的一笑道:“小姐剑法,天下无双,那人当然不是妳的对手了!”
  白衣少女嫣然一笑,按了按斜挂柳腰的剑柄,娇靥微微泛起一片兴奋的红晕,仰望峰顶,喃喃自语般低声道:“青城飞凤,银剑无双……”
  突然向二婢一挥纤手,娇躯一拧,便自向峰头奔去。
  她身法美妙已极,白衫飘飘,当真有如飞仙临凡。
  百丈斜峰,眨眼便到。
  就在她踏上峰顶的刹那,耳中竟已听得一声朗笑道:“姑娘来了么?区区候驾多时了!”
  白衣少女微微一怔,心想,这人好生无理!
  但她口中却是未曾说出来,只冷冷的向崖上走去。蓝衫人此刻已然站了起来,手中依旧夹着那个包裹。
  白衣少女移步上前,借着淡淡的上弦月,看了那蓝衫少年一眼,突然间芳心一震,暗道:好犀利的眼神,他怎可这等无理的瞧着我呢?哼!稍时我不挖掉你的这双贼眼才怪哩!
  蓝衫少年瞧到了白衣少女的娇靥,不由得也在心中暗叹,似这等绝色美女,自己又如何忍得下心,一刀将她杀死呢?
  两人心中在想着事,是以谁也未曾再开口。
  就这么默默相对的站了好久,白衣少女陡地面泛桃花一甩长发,似是要甩去心中的无数的烦恼!那蓝衫少年却适时沉声问道:“姑娘,这儿可是青城山,生死崖么?”
  白衣少女道:“你是何人?问生死崖作甚?”
  其实,这白衣少女心中早就猜到了他是什么人,虽然她还不晓得他叫什么名号,但她却对他的出身、武功,和来到青城的用意,都已了如指掌!
  蓝衫少年扬眉一笑道:“在下李元冲,不知姑娘怎么称呼?”
  白衣少女道:“我叫庄玉寒……”
  她似是觉出自己并无对他说出姓名的必要,语音顿了一顿,接道:“见鬼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叫什么呢?”
  李元冲笑道:“在下既是把姓名告诉了姑娘,姑娘说出名姓来,那也没有什么不对,姑娘何必奇怪呢?”
  庄玉寒微微的感到芳心一动,暗道:“他到是很能替别人设想啊……”
  但她口中却道:“李大侠深夜驾临荒山,不知为了什么?”
  李元冲怔了一怔,失声道:“姑娘,妳……莫非不是在下要等之人么?”
  庄玉寒嫣然一笑道:“原来李大侠是要等人么?但不知等的是谁?”
  李元冲决不曾想到这庄玉寒发现他木讷忠厚的心性之后,竟然有心要跟他开开玩笑,当下闻言却是呆了一呆说道:“庄姑娘,这儿可是生死崖?”
  庄玉寒柳眉一扬道:“这里是青城舍身崖,是不是又叫生死崖,我就不大明白了!”
  李元冲忽然露出了一副焦虑的神态,急道:“姑娘,这里原来不是生死崖么?坏了!坏了!在下可误了大事了……”
  他仰头看了看月色,接道:“姑娘可知生死崖何在?在下从未来过青城,寻到此崖,只道便是,岂料竟然会找错了地方……”
  庄玉寒冷哼了一声,道:“李大侠既是不曾来过青城,又怎会认为此处便是那生死崖?只怕阁下睁着眼在那儿说瞎话了!”
  李元冲摇头道:“庄姑娘,在下乃是奉命而来,自有人指点过生死崖附近的形势,但在下又怎知这见却是舍身崖呢?”
  庄玉寒道:“你打算怎么办?再去找么?”
  李元冲长叹一声道:“只好如此了!不过,姑娘如肯指点一下,区区自是万分感激!”
  庄玉寒心中暗暗失笑,忖道:瞧他如此忠厚,到是叫人不好意思再作弄他了。
  当下目光一转,笑道:“李大侠如此焦急,一定是十分重要的大事了!”
  李元冲道:“正是十分重要的一桩约会!”
  庄玉寒道:“原来是一次约会么?”
  她作出恍然大悟的神态,接道:“但不知李大侠这桩约会,怎的安排在深宵荒山?”
  李元冲此刻本是十分着急,那里还有心情和她解说,不过,他为人不但忠厚木讷,而且甚是谦逊平易,是以庄玉寒一问,他明明不想回答,口中却不由自主的应道:“这次约会乃是在二十年前所订,在下只是奉命前来赴约,至于其他因由,恕在下无法奉告了!”
  庄玉寒柳眉一皱道:“李大侠,二十年前你多大年纪?”
  李元冲道:“在下今年不过二十出头,那时自然还在襁褓之中了!”
  庄玉寒道:“如此说来,你当真是代人赴约而来了!”
  李元冲闻言怔了一怔,暗道:她怎会疑心我骗她呢?但口中却道:“姑娘,那生死崖何在,可否劳神指点一下?”
  庄玉寒突然冷冷一笑,道:“李大侠,你可是天山‘震天刀’的传人?”
  李元冲怔了一怔,道:“姑娘……妳怎知在下是震天刀的传人?莫非……”
  他忽然似是大彻大悟,双目目光有如寒电一般,疾射而出,仰天大笑三声,接道:“在下一向不善心机,姑娘这等戏弄在下,不嫌有伤忠厚么?”
  庄玉寒冷冷一笑道:“李元冲,不论你怎么说,姑娘总算先胜了你一阵了!”
  话音微微一顿,接道:“其实,你应当早就想到,这舍身崖既是叫人舍身而死,又是当作生死会的决斗之处,自然也可唤作生死崖的了!怎奈你竟然思不及此,刀公收了你这个弟子,可算是倒霉不小……”
  李元冲心中一就已十分不快,忽然听到她竟是出口辱及自己的恩师,当下那容她再说下去,怒喝一声道:“住口!”
  庄玉寒应声而止,这个朴实的少年,一刹那间变得那么凶霸霸的,到真叫她吃了一惊!
  他那股慑人的气魄,使得她不敢再讽刺于他!
  李元冲冷哼了一声,接道:“姑娘,妳为何辱及家师?看来妳必是剑婆孟老的弟子了!”
  庄玉寒道:“不错!”
  李元冲冷冷一笑道:“果然妳就是二十年后,前来赴会的人了!”
  庄玉寒格格一笑道:“也不错啊……”
  李元冲道:“姑娘,妳为何戏弄于我?”
  庄玉寒一楞道:“这有什么不对?”
  李元冲道:“姑娘好似很有道理,莫非妳戏弄在下乃是应该!”
  庄玉寒道:“李大侠,这事你可怪不得我吧!试想你见面之后,可曾问过姑娘我是谁么?”
  李元冲听得一怔,暗道:照她这么讲,果真是我初初太大意了一些,该是怪不得她的了……心念转到这里,抱拳道:“庄姑娘,在下不再记罣妳适才的举动了!”
  他乃是不善辞令之人,自以为这几句话说得甚为得体,殊不料听在庄玉寒耳中,几乎将她的肚子笑破!
  不过,庄玉寒这时对他竟是生出了一股敬意,不再奚落取笑,反到嫣然一笑,接道:“李大侠,你师父要你前来赴约,是否已将当年约定的条件告诉过你?”
  李元冲皱眉道:“没有!”
  他语音一顿,又道:“姑娘,今日之会,既是称作生死约会,自然是你剑我刀,拚出一个生死存亡来了,还有什么条件可言?”
  庄玉寒道:“当然有!”
  李元冲显然有些不信,沉吟道:“姑娘想必是知道的了?”
  庄玉寒道:“家师自然不会像你师父那等愚蠢,要你前来赴约,竟然不将其中细节说明,李大侠,看来这二十年之约,你已然输了一半了!”
  李元冲心中老大的不高兴,剑眉一扬,怒道:“姑娘,妳若再敢辱及家师半句,区只怕也要反唇相讥了!”
  庄玉寒怔了一怔,暗道:他按理早该反唇相讥才是,直到此刻还要先行警告我一番,必是他当真的不知道昔年定约之时,双方所作的交代了。
  庄玉寒迅快的想了一想,笑道:“好吧!我不再提到你师父便是!”
  李元冲脸色稍见缓和,接道:“姑娘,妳还不拔剑么?”
  庄玉寒摇了摇头,微微一笑道:“且慢!我还有几句话要说。”
  李元冲道:“姑娘有什么话最好一气说完!”
  庄玉寒道:“昔年定约之时,两位老人家曾经有过约定的条件,这些条件李大侠如是不知,不论胜败,岂非仍然算不得完成二老的心愿么?”
  李元冲道:“姑娘知晓这些条件?”
  庄玉寒道:“当然知道!”
  她略为的向后退了一步,接道:“据家师相告,当年两位老人家曾经决定了两个附带的条件,第一点是这场比斗,虽然称作生死之会,但如双方功力相当,无法置对方于死地之时,则不妨以分出胜败,作为今日之会的结果,第二点,便是败的一方,在十年之内,均应听任胜的一方指挥,不得稍有违背!”
  李元冲心中暗自寻思道:“就算这两点条件,不是恩师与剑婆所约定,我似乎也没有办法反对的了……”
  当下接道:“这等条件到也不苛,但有一桩,区区却得先行说明!”
  庄玉寒笑道:“那一桩?你莫非怯战?”
  李元冲脸色一沉,冷笑道:“在下如是怯战,那也不会来到青城了!区区之意,却是指的那十年之内,听命对方之事,应该也有一些限制。”
  庄玉寒一怔道:“什么限制?”
  李元冲道:“不论谁胜谁败,绝对不许任意迫令对方,作出那有悖仁义之事!”

相关热词搜索:龙凤干戈

下一篇:第二章 两代情仇成仙侣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