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生死岩衅生死约
2021-07-08 14:44:35   作者:宇文瑶玑   来源:宇文瑶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庄玉寒芳心一震,暗道:“若非他提起,我到忽略了这事了……”顿时她脸上竟飞起一片红晕!
  敢情女孩子的想法,与男人究竟不同,李元冲所想到的,乃是不可作那不仁不义之事,庄玉寒则立即又联想到别的事,如果自己落败,李元冲命令自己脱去衣衫之时,她又将怎么办?
  李元冲自然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见她沉吟不答,只道她不肯接受自己所说的话,当下怒喝道:“姑娘,妳为何不答李某之言?”
  庄玉寒蓦地心中一惊,红着脸道:“李公子,妾身是在想,除了仁义二字之外,还当加上一桩限制……”
  她突然间改了称呼,李元冲到也不曾觉出有异,但她居然要再加一些限制,可叫李元冲大感意外,忙礼:“姑娘要加上什么限制?”
  庄玉寒低声说道:“不许要人作那淫邪之事!”她似是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将这句话说出口来。
  李元冲闻言,不禁心中大大松了一口气,笑道:“正该如此!”
  笑声一敛,接道:“不过,在下适才已然想及,一个人如果要作那十年奴隶,委实是十分难受,是以,在下认为,最好咱们之中,能有一人战死此间最好。”
  庄玉寒笑道:“那当然好!”
  说话之间,双退了一步。
  李元冲见她将彼此之间的距离,拉到七尺之外,顿时心中明白,应该是双方动手的时候到了!
  他立即解开手中的包裹,露出一把金刀。
  淡淡的月色之下,刀身泛起耀眼的光华,显然,这把刀乃是一把神物。
  庄玉寒这时也拔出了腰间的宝剑。
  李元冲但感眼前现出一派青蒙蒙的寒光,七尺之外,犹自觉出庄玉寒手中宝剑发出的剑炁,甚是犀利。
  两人对彼此手中的兵刃,早就下过工夫研究,是以虽是觉出不凡,也未觉惊讶。
  庄玉寒横剑身前,笑道:“李公子,请啊!”
  生死之搏,即将开始,她居然还能这等从容,足见她心中早有必胜的把握了。
  李元冲的神态,远不如庄玉寒从容,但他的气势,却较之庄玉寒大大不同。
  只见他金刀高举,脸上一派肃穆之色,两眼贯注在庄玉寒身上,一瞬也不瞬,仿佛要把她整个的人看穿。
  庄玉寒只觉吃了一惊,刹那间粉脸之上,又泛起了红霞,那李元冲的目光,竟是使她芳心起了波澜。李元冲瞧了一会儿,突然移步上前。
  他的步履沉重,每移一步,都似用尽了全身力道。脚下也响出咚咚之声。
  庄玉寒悚然一惊。
  敢情她这才发现,李元冲并不是被自己的美貌所吸引,而是他借着这等注视,暗暗凝聚了全身真力,以便一刀砍下,便可置对手于死地。
  明白了其中道理,庄玉寒那敢大意,顿时凝神专志,持剑相待。
  李元冲每步踏出,都是一尺八寸之远,五步不到,已经踏进两尺距离之内。
  庄玉寒但感对方金刀之上,发出一股冷飕飕的寒意,迫人眉宇。心中微凉,长剑不由自主的微微上扬。
  李元冲面色如同喝醉了酒般通红,显然,他已将全身功力凝聚,只要一但出手,必是石破天惊般的一击。
  庄玉寒似是十分明白其中道理,当下心中已然有了趋避之道。
  只因她自己明白,李元冲这一刀力道之强,决非自己所能硬架。
  李元冲又等了片刻,这才剑眉一扬,喝道:“姑娘小心了!”
  金刀乍闪,突然一刀劈下。
  庄玉寒格格一笑,宝剑斜斜一引,划解了那阵刀风,娇躯闪电般一幌而逝。
  李元冲一刀砍下,只觉眼前一花,竟是失去了庄玉寒的身影,不免怔得一怔,突然一缕剑炁,打身后袭来,他头也不回,反手一刀,向后压去。
  但听得当的一声,刀剑相交,两人手腕同时一震。李元冲暗道:这位姑娘竟是有着这等强劲的臂力,果然不可轻敌。
  但那庄玉寒被李元冲这一刀震得却已退了两步之多,芳心之内,大为骇然。
  他不但是反手回击,便有这等手劲,试想适才那一刀一砍在自己的剑上,岂不将自己的玉臂震断么?
  其实,她尚未想到,如是那一刀自己不是仗着师门至高无比的轻身功夫跃开,断的必然不止玉臂,很可能那刀刃上的劲气,可以隔着宝剑,将她心脉震断。
  这时,李元冲缓缓的转过身来,当他目光碰到庄玉寒时,不由得呆了一呆。
  敢情他转身甚慢,是以无声无息,庄玉寒未曾发现,仍然站在五尺之外,左手抱着右腕,不住推拿。
  这表示自己那一刀已将庄玉寒的手腕震疼了。.
  他本可举步上前,发出一刀,将这个少女击败,不过,李元冲乃是何等身份之人,自是不愿作出这等乘人于危的事了!
  李元冲干咳了一声道:“姑娘,妳可要调息一番再战?”
  他本是由衷之言,因见庄玉寒正在揉着右腕,故而问她一声。
  但是,听在庄玉寒耳中可就十分的不受用了。
  她冷哼了一声,道:“不必了”
  突然一摆长剑,当胸疾剌而来。
  这一招剑法,表面看来,实在是平庸已极,走洪门,踏中宫,乃是用剑的大忌,而她居然不虑后果,挺剑刺来,足见其中必有道理。
  李元冲金刀一沉,反以刀背,向那剑身拍去。
  庄玉寒忽地剑锋一转,顺着李元冲的刀势,长剑往外一拉,疾若电光石火一般,削向李元冲的腕脉。李元冲大喝一声,身形一拔,刀背倒转,平拍对方长剑,自己却已离地飞起丈五之高。
  敢情他也迫得施展了一手师门绝学“天山游龙”身法。
  庄玉寒自然不愿让他拍中自己宝剑,娇躯一拧,便也退开三尺,长剑一指,疾快的点向尚在半空的李元冲。
  李元冲此刻身形正好向下落来,眼看难逃立在地上的庄玉寒宝剑刺穴之厄,但他竟能一舞金刀,发出一股极大的真炁,撞在石地之上,将自己的身形震高尺五,落在庄玉寒身侧丈许之外。
  庄玉寒瞧的呆了一呆,脱口道:“果然不愧游龙身法……”
  但她未等李元冲举刀作势,便自飞身仗剑攻了过去。
  顿时,两人便以近身抢攻招数,打在一起了。
  在李元冲而言,这等打法,不啻舍己之长,皆因他那“震天刀”法,乃是威猛的路子,一旦遇到近身之战,就有些蹩手蹩脚了。
  庄玉寒也正是看穿了这一点,否则,容得李元冲放手猛攻,自己可就难以有机会抢回先机了。
  须知他们正是当代两位奇人的弟子,武功之高,连武林一流高手,也强不过他们,这时忽然以命相搏,这一场打斗,自然是世间罕见了。
  倘若有人胆敢躲在一旁窥看,定然会发现,两人出手时招势之快已然到了瞧不清身影的地步了!
  眨眼之间,他们已各自抢攻了百招出头。
  李元冲内力充沛,最耐久战,是以他虽是有些施展不开的感觉,但仍能从容应付,不曾落败。
  庄玉寒此刻却是心中有些焦虑了!
  她自己明白,师门无双剑法,讲究的便是迅捷轻灵,以快制快,倘是久久的拖战下去,最后到了自己内力不续之时,吃亏的就准是自己了。
  庄玉寒一念及此,顿时剑法一变,突然使出一招“夜雨潇湘”,但见剑尖洒出七朵银花,罩住李元冲五处大穴。
  李元冲微微一惊,金刀迅快的当胸一抱,护住身前的穴道,容得庄玉寒剑招气势已尽,这才蓦地吐气开声,抡刀直砍庄玉寒长剑。
  庄玉寒柳眉一扬,迫得运剑截刀,凝聚全身功力,猛的往上一击!
  当——的一声,刀剑忽告互撞一起!
  这可是两百招中双言第一次让兵器碰了头。
  刹那之间,一刀一剑,却是贴在一处,不曾分开。
  敢情庄玉寒用了一个化字诀,化解了李元冲的刀上内力,恰巧李元冲也在久战不下的情形下,心中甚为着急,出刀之时,便已决定,只要对方不再虚招发剑,自己便要暗用黏字诀将对方宝剑黏住,然后凭仗自己的内力,迫使对方认败服输。
  双方用意相同,是以刀剑一旦互撞,便由先前那等以快制快的局面,变成了一个内力相争,互持不下的情势。
  表面看来,这等情势已不若适才那番苦斗刺激,但如看在行家眼中,便知眼下的景况,才是真正的凶险万状,只消一方稍稍不支,就会弄成血流五步的惨局。
  两人全力相持,足足过盏茶之久,庄玉寒娇靥之上,已然微现汗光!
  她在来到崖上之时,原以为师门“无双剑”必可将对方“震天刀”击败,不料对方竟然刀法大变,与二十年前大为不同,是故一旦交手,便自落了下风。
  此刻挺而走险,双方硬行以内力相拚,结果自然不堪设想,越想越急,那支长剑也就越发的撑持不住。
  眼见再有顿饭时光,自己必将因为内力已尽,惨死对方刀下,芳心之中,不由得暗暗泛起了一股毒念!
  此刻,庄玉寒已然脚下虚浮,向后退开半步。
  李元冲刀上真力充沛,倘如他不是仅想逼得对方罢手认输,只消再加一成内力,便可将庄玉寒立毙刀下!
  然而,李元冲并未再加压力。
  就在庄玉寒又自后退了一步之际,她那左手忽然缓缓自腰际一探,那双明亮的大眼中,忽地现出恶毒的光芒。
  李元冲一呆,正自寻思,这位姑娘为何忽地双目之中充满了这种神色时,庄玉寒左手已然悄悄的抬起。
  危机正是间不容发,但李元冲却是完全不解!
  适时,突然一声暴喝传来:“小丫头,手下留情……”
  一条人影,横空疾掠而来,青光电闪之下,两人但感手中刀剑一震,竟是各自被迫得向后倒退了三步!
  李元冲大吃一惊,凝目望去,只见两人的身前,站了一位褐衫白发老人,手中一根只有三尺左右的青竹细竿儿,依然举在半空,未曾落下。
  他认不得这位白发老人是谁,但他心中对这老人的一身武功,却是万分钦佩,暗道:“武林之中,果然不乏异人,看这位老人家功力之高,实在是不在师父之下……”寻思之间,庄玉寒已然叫道:“黄公公,你老怎的来了?”
  白发老人笑道:“小丫头,妳打不过人家,竟想暗下毒手,我老人家瞧不惯,自然是要赶来的了!这有什么不对么?”
  话音一顿,向李元冲皱眉道:“小子,你可是刀公齐天奋的徒儿?”
  李元冲忖道:“他竟然称我恩师名讳,只怕跟师父很熟,我千万不能在前辈高人之前失礼了!”
  当下连忙抱拳道:“晚辈李元冲,正是天山门下,不知老前辈怎么称呼?是否与家师很熟?”
  白发老人哈哈一笑道:“李元冲?你就是享誉塞外的那个‘大漠游龙’?”
  李元冲似是被这白发老人称赞的有些不安,笑道:“区区名号,到教前辈见笑了!”
  庄玉寒这时脸上也掠过一丝诧色,显然是不曾料到李元冲的名号,竟能让这位风尘异人有了这般印象!
  白发老人笑道:“老弟,你出道不满两年,大漠游龙四字,已然流传塞北,像你这等年纪的人,应是十分难得的了!”
  李元冲见他一味夸奖自己,却是不曾说出他的名号来,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只有讪讪发笑,神情甚为尶尬。
  庄玉寒这时却笑道:“黄公公,人家不知道你老的来历,似是有些不大放心呢!”
  李元冲听得暗道:她这是什么口气?难道她还想挑拨这位老人家跟我作对么?
  思忖未巳,白发老人已经大笑道:“不错!老夫一高兴,就几乎忘了介绍自己!”
  目光转到李元冲身上,接道:“老弟,丐帮有个逐出门墙的老花子,你师父可曾对你谈起过?”
  李元冲大吃一惊,连忙收起金刀,曲膝一拜道:“老前辈莫非便是人称‘天涯神丐’的黄九公么?”敢情他到是真的听到师父说过此老,在武林中辈份之高,连当代丐帮帮主,也要数作他的徒孙!
  黄九公白眉一皱,竟是叹了一口气,道:“什么神丐,屁丐!老夫早被逐出门墙,不如唤作天涯游魂还好听一些!”
  李元冲闻言一怔,暗道:“瞧他这等神情,莫非对那昔日被丐帮逐出门墙之事,甚是不安么?”
  他几乎要脱口相询出声,但他究竟还是初见,是以话到口逄,又忍了回去。
  黄九公却是话音一顿,立即沉声道:“老弟,这两年你的足迹从未踏入长城以南一步,这回远远的从天山跑来青城,莫非专向庄姑娘挑战么?”
  李元冲道:“老前辈料的不错,晚辈正是专程前来讨教!”
  黄九公皱眉道:“可是你师父要你来的?”
  李元冲道:“若无家师之命,晚辈怎肯远离天山?”
  言下之意,乃是不愿远游,以便常常侍奉师长,一片孝心,不言而宣!
  黄九公怔了一怔道:“这么说,传闻的事,果然是真的了?”
  李元冲不知黄九公此话何指,自然不便多问,但庄玉寒却笑道:“黄公公,什么事传闻到你老耳中了?”
  黄九公道:“什么传闻的事?哼!还不是你们今天这场拚命的约会么!老夫先前还有些不信,如此想来,你们那两个老糊涂师父,果真是忍不住一时意气,订下这等荒唐约了!”
  李元冲闻言,心中微感不安,忙道:“老前辈,家师订下此会,旨在较量武功,那也不会有什么不对啊!”.
  庄玉寒也笑道:“黄公公,订约远在二十年前,倘若家师认为不安,又怎会要晚辈依时赴约呢?你老错怪了家师啦!”
  黄九公冷冷的看了两人一眼,道:“老夫有一句话,说出来只怕你们都会吃惊了!”
  庄玉寒道:“什么话?你老请说便是!”
  黄九公道:“适才若非是老夫赶来,你们这一场拚斗的结果,又将是怎生结局?”
  庄玉寒一怔道:“这个——”
  敢情,她自己心中明白,结局必是一死一伤!
  李元冲心中也知道,如是庄玉寒当真在那左手之中,藏有暗器,则自己当时必然无法回避,结来如何,自是不说可知,顿时,心中对他凭添十分敬意!

相关热词搜索:龙凤干戈

下一篇:第二章 两代情仇成仙侣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