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人分生死剑龙飞
2019-07-22 16:07:21   作者:诸葛青云   来源:诸葛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淳于琬委实聪明绝顶,已从司空奇脸色之上,猜出他心头所想,嘴角微披,哂然说道:“司空奇,你不要怕,我不会用对付‘中州三煞’的狠辣手段,来向你施为!只是要重重打你十记耳光,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自作风流,对我轻薄?”
  说到“轻薄”二字,淳于琬又不禁羞红满颊,玉手连挥,“拍拍”两声,在司空奇的俊脸之上,脆生生地打了两记!
  司空奇正被她打得啼笑皆非,忽然窗外夜空之中,腾闪起一片青濛濛的奇光,远远并听得人声鼎沸!
  淳于琬停手笑道:“太行绝顶的宝光又现,武林能手又有不少赶来,我自也不肯放弃这种机会!你在盏茶时间过后,穴道便解,不妨也去凑凑热闹,但务必记住我还有八记耳光,记在帐上,不曾打呢!”
  语音一落,娇躯微闪,已自纵出西厢,失去踪迹!
  群峰拱卫,树木参天!
  这是太行山脉中的主峰绝顶!
  “太行山”主峰在山西晋城县南,雄奇峭拔,顶端素少人踪,但近些日来,每逢月白风清之夕,却时现幢幢魅影!
  这些幢幢魅影,既非妖魔鬼怪,也非异兽山魈,只是一些功力不凡的武林人物,故从远处望去,彷佛举止轻捷,飘忽如魅!
  是“太行绝顶”之上,有甚么重要的武林集会么?
  不是,是以前偶在“太行绝顶”现出的淡淡宝气,如今不仅经常出现,且光气越来越浓,象征着有甚异宝奇珍,即将出土!
  于是,这“太行绝顶”,便不寂寞了,四海群豪,均不辞千里地,纷纷赶至!
  这一夜,夜色初笼,“太行绝顶”之上,彷佛尚保持静寂,未现出那些飘忽人踪!
  但这只是远望,其实绝顶之巅,却早已有了两个人儿,在一片峰壁以上,执笔作画!
  这两人彷佛一般高矮,一般胖瘦,并一般地身着黑色长袍!但年龄貌相,却有分别,一个是高颧削腮,五十来岁的微须老叟,另一个则是白净面皮,四十才过的中年汉子!
  如今,在壁间执笔作画的,是那中年汉子,他用一瓶色似人血的朱红液汁,在石壁上画了一个圆圈,圆圈中并画了一只五指箕张的血手!
  中年汉子刚把圆圈及圈中血手画完,那削腮老叟便向峰下倾耳一听,低声叫道:“四弟,峰下又有人来,我们且藏在一旁,看看来的是甚么人物?以及我兄妹的‘血手表记’,有无惊世之力?”
  中年汉子闻言,轻灵无比地微一飘身,便与削腮老叟一同藏入大堆乱石之后!
  两盏热茶时分过后,“太行绝顶”又现人踪,跃上三条黑影!
  这三条黑影,是两僧一道,道人身量特高,约莫六尺有余,身穿青色长袍,肩露剑柄!两位僧人则均身量奇矮,仅有五尺左右,各披一件土黄僧衣,与那道人站在一处,恰好相映成趣!
  石后削腮老叟,及中年汉子,一看便知这两僧一道,是近年崛起江湖的黑道凶人,名叫“神力双僧”“擎天一道”!
  道人纵登“太行绝顶”,念了一声“无量佛”号,向站在自己身左的奇矮僧人笑道:“‘降龙大师’,我们适才分明看见峰头宝气冲霄,奇光大盛,怎地人到此处,反而看不出任何迹象了呢?”
  那法号“降龙”的奇矮僧人,扬眉怪笑说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至宝奇珍,决不会容易到手,我与‘擎天’道兄及‘伏虎’师弟三人,且分头仔细搜索一番,看看有何值得注意之处……”
  他话犹未毕,那法号“伏虎”的奇矮僧人,突然发现了石壁以上所画的血圈血手表记,不禁失声叫道:“‘降龙’师兄与‘擎天真人’请看,这石壁上所画赤红血圈,及圈中血手,是不是‘五毒盟’中那五个怪物所留表记?”
  “降龙大师”及“擎天真人”循声注目,均不禁微吃一惊,眉头深蹙!
  “伏虎大师”说道:“‘五毒盟’兄妹,名头虽然极大,但究竟有多厉害?却未会过!这‘太行绝顶’藏宝,属于无主之物,人人均可搜寻,难道他们仅仅画了一个血圈,及一只血手,便不许其他人物插手了么?”
  “降龙大师”及“擎天真人”,听完“伏虎大师”所说,互相看了一眼,尚未答言,忽然听得有人怪声问道:“你们难道不服?”
  这怪声并非来自削腮老叟及中年汉子所藏身的乱石堆中,而是来自“太行绝顶”另一面的绝壁之下!
  “降龙伏虎”二僧,及“擎天真人”,因自觉功力不弱,颇想会会江湖上平时轻易难见,享有大名的人物,遂互相略一示意,由“擎天真人”发话答道:“江湖闯荡,各凭艺业争雄,谁也不必服谁!尊驾何人?请出一会!”
  绝壁以下之人,哼了一声,哈哈笑道:“好一个‘江湖闯荡,各凭艺业争雄’,你们这些坐井观天,把太湖石当作泰山的孤陋寡闻之辈,也配说这两句话么?”
  “伏虎大师”性情较暴,闻言之下,厉声叫道:“尊驾怎的只敢说话,不敢出头?‘神力双僧’与‘擎天一道’在此等待赐教!”
  绝壁之下,语音转厉地,又突然念了一声“阿弥陀佛”,狞笑说道:“不识死活的小毛贼,你佛爷就等你这句话儿,才好现身!如今‘神力双僧’四字既已出口,若不赶紧叩头服输,改名易号,全身上下便连根整骨都保不住了!”
  语音才了,又是一声“阿弥陀佛”佛号起处,便由绝壁之下,纵上一位身量中常,但却枯瘦不堪,手拄一根细细禅杖的灰衣老僧!
  这灰衣老僧的身形一现,“降龙伏虎”双僧,及“擎天真人”,不禁均觉愕然!
  因为一来从未听说“五毒盟”兄妹之中,有这样一位老僧,二来弄不懂“神力双僧”四字,究竟犯了甚么莫大忌讳?
  灰衣老僧巍然卓立“太行绝顶”,并未理会面前的双僧一道,却目光微注石壁上的血圈血手,含笑问道:“五毒盟兄妹既留表记,不知是哪位来此?”
  削腮老叟自石后率同中年汉子,一面缓步走出,一面向灰衣老僧,抱拳含笑说道:“是老二‘毒鹫’龙化,及老四‘毒狼’徐嘉,想不到多年未见的达空大师,也由‘仙霞岭九盘峰’远来这‘太行绝顶’!”
  “达空大师”四字入耳,“降龙伏虎”双僧,及那“擎天真人”,方自恍然大悟,并心头狂跳,脸色如土!
  他们恍然大悟的是这看来毫不起眼的灰衣枯瘦老僧,竟是占据“仙霞岭九盘峰”的南七省绿林道总瓢把子,号称“不坏金刚神力活佛”的达空大师,怪不得他嫌“降龙大师”及“伏虎大师”的“神力双僧”外号,犯了忌讳!
  他们心头狂跳,是因为不仅“五毒盟”兄妹以内,来了“毒鹫”龙化,及“毒狼”徐嘉,再加达空大师这样一位威震天南的绿林魁首!双方人数相等,以三对三,则自己所处形势,便成了极端不利!
  达空大师又念了一声佛号,指着“降龙伏虎”双僧及“擎天真人”,向“毒鹫”龙化,含笑说道:“龙二兄,这三个东西,轻视‘五毒盟’兄妹所留血圈血手表记,应该怎样处置?”
  “毒鹫”龙化向双僧一道,看了两眼,冷然答道:“死!要他们死!死后化尸成血,再用来配制毒药!”
  达空大师笑道:“贫僧因同是佛门弟子,想替这‘降龙大师’及‘伏虎大师’,向龙二兄讨个人情,不知龙二兄可否赏我一个薄面?”
  “毒鹫”龙化早就知道达空大师心意,遂点头笑道:“大师何必客气?这两个秃……东西,便由大师处置便了!”
  达空大师虽听他差点把“秃驴”二字,脱口而去,也不在意,只向“降龙伏虎”双僧道:“你们听见没有?你们占了三宝弟子便宜,还有一条活路!这位三清门下的‘擎天真人’,却是死定了呢!”
  “擎天真人”听对方所说言语,过份骄傲,根本未把自己看在眼内,不禁怒吼一声,狂笑说道:“死的未必是我?难道你们就不许死么?”
  一面发话,一面发动突袭,左手道袍大袖抖处,飞起一片黑雾,罩向达空大师,右手则凝足自己颇为得意的“巨灵掌”力,照准“毒鹫”龙化、“毒狼”徐嘉,劈空击去!
  在他以为“降龙伏虎”双僧,与自己交称莫逆,定然随同出手,合力夹攻,或许会于出人意料之下,有所收获,倘若能就此除去这当世武林中的三位恶煞凶神岂不轰动江湖,声威大振?
  哪知“降龙伏虎”双僧,怵于情势不妙,及敌方声威太高,竟来了个袖手旁观,坐看成败!
  首先是达空大师张口一吹,罡风拂处,驱散了那片由“黑眚毒砂”所化成的漫天黑雾!
  继而是“毒鹫”龙化伸出一只血红右手,用奇热掌风,硬接他宛若骇浪惊涛般的“巨灵掌”力!
  双方掌力才接,“擎天真人”便觉全身一震,心头一热,“腾腾腾”地,接连退后几步!
  “毒狼”徐嘉,面色阴沉地,向他悄然弹指,所发何物?竟难看清,只见三缕极细银芒,一闪即没!
  “擎天真人”挨了“毒鹫”龙化的一记“五毒血手”,脏腑间已受极重内伤,哪里还能闪避“毒狼”徐嘉所发,几近无形无声的“化骨狼毛”!
  他被这三根“化骨狼毛”打中以后,彷佛竟是见血封喉,喊不出声,只是满面涨出凶厉神色,紧咬牙关,全身颤抖!
  抖了仅约半盏茶时,便即“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一面从眼耳口鼻等七窍之中,大量流出黑血,一面则发生强烈痉挛,把个硕大身躯,缩成十一二岁的孩童大小!
  “降龙伏虎”双僧看得好不胆战心寒?方自暗念“阿弥陀佛”之际,“毒鹫”龙化忽从身边取出一只玉瓶,及一根特制吸管!
  原来就这展眼之间,“擎天真人”业已骨肉全消,变作了一堆衣服,一些毛发,及浸泡着衣服毛发的一滩紫黑血水!
  龙化用吸管吸取黑水,装入瓶中,等玉瓶满后,便塞好瓶塞,揣入怀内,向达空大师含笑说道:“达空大师,一道已除,双僧犹在,我弟兄献丑已毕,要看你的了!”
  达空大师含笑转头,向“降龙伏虎”双僧,缓缓问道:“你们用的是甚么兵刃?”
  “降龙大师”不得不答,只好应声说道:“贫僧用‘降龙圈’,我师弟用‘伏虎环’!”
  达空大师笑道:“如今有两个办法,我都说将出来,由你们随意选上一个,以解决今夜之事!”
  “降龙大师”点头说道:“大师请讲,我弟兄愿闻高论!”
  达空大师淡淡笑道:“第一个办法是和平解决办法,你们只要把‘降龙圈’及‘伏虎环’,放在地上,并跪下三拜,宣誓从此不称‘神力双僧’,便可安然离开这‘太行绝顶’,我保证绝不动手,连‘五毒盟’中的龙老二及徐老四,也不会伤损你们半点皮肉!”
  “降龙伏虎”是最近崛起的黑道恶僧,更因横行西陲,不属南北绿林总寨统辖,哪里肯丢尽颜面地,向达空大师如此低头?遂双双冷“哼”一声,扬眉不语!
  达空大师见状笑道:“你们既然不同意这第一项和平解决办法,则第二项办法,只有一战!但我总会给你们相当便宜就是!”
  “伏虎大师”厉声问道:“甚么便宜?”
  达空大师笑道:“我们只打一招,我以这根禅杖,施展‘泰山压顶’下击,你们分用‘降龙圈’及‘伏虎环’,施展‘日月双擎’,合力上迎……”
  语犹未了,“降龙大师”便接口冷笑道:“你用甚么招术?随你自己!但我们用甚么招术?却怎能由你规定?”
  达空大师笑嘻嘻地答道:“规定有规定的好处,我们均以神力自负,这一招‘泰山压顶’对‘日月双擎’,便是双方较力!何况只要你们能合力接得住我这当头一击,我不仅立即折断禅杖,脱去袈裟,把‘不坏金刚神力活佛’八字,分送给你们两位,并连南七省绿林道的总瓢把子,也让给你们做呢!”
  “伏虎大师”一来见达空大师人既枯瘦,所用禅杖又不粗巨,二来自恃勇力,暗忖自己与降龙大师两人,合力施为,哪里会接不住这瘦和尚细细禅杖的当头一击?遂在闻言之后,狞笑连声说道:“这个法儿倒好,但不知你是否说话算数?”
  达空大师双目一翻,纵声狂笑说道:“无知鼠辈,竟连你家佛爷一向金口玉言,都不知道,足见是井蛙之类,哪堪一击?为了使你们有个想头,及死得心安理得起见,我便先给你们一个凭证也好!”
  话完,取出一面上烙七个紫黑圆圈的方形竹牌,凌空抛与“毒鹫”龙化,并朗声笑道:“龙老二,请你作个见证,他们只要能合力接我一杖,你便把这面‘七环竹令’,交给他们,让他们统率南七省的绿林人物!”
  “毒鹫”龙化脸上出现一丝一闪即逝的奇异笑容,接过那面“七环竹令”,仔细看了两眼,便自举在手内!
  事到如今,“降龙伏虎”双僧只有各探僧袍,撤取兵刃!
  “呛啷啷”一阵金铁交鸣,“降龙大师”手执一只上铸龙头龙尾,看来极为粗巨沉重的“降龙圈”,“伏虎大师”手执一只上铸虎头虎牙的“伏虎环”,并肩巍立,足下站稳子午,凝神待敌!(校对按:连载作“龙头龙尾”,湖南版作“龙头龙尾龙爪龙麟”,此注。)
  达空大师则举起手中那根细细禅杖,似乎漫不经意地,向“降龙仗虎”双僧,当头击下!
  招式虽是“泰山压项”,但禅杖既细,来势又极缓慢轻飘,哪里有丝毫岳颓山崩的凌厉威势?
  但“降龙伏虎”双僧,自从目睹“擎天真人”惨死之后,业已深知对方这几位黑道魔煞,绝非浪得虚名,心中早存戒意!
  如今,虽觉两人合力,足可硬接一招!虽觉对方杖细势缓,远非意料之威!但仍丝毫不敢怠慢,各自全力施为,“降龙圈”“伏虎环”交叉并举,一式“日月双擎”往上迎去!
  达空大师不愧身为南七省绿林道的总瓢把子,有“不坏金刚神力活佛”之称,竟能劲随意隐,力从念生!他发招之初,虽然轻缓,但在“降龙伏虎”双僧兵刃才举之际,便化一羽为泰山地,禅杖突然转快转重,快得如神攫物,重得如五岳当头,挟着一片慑人心魂的锐啸罡风,电疾劈落!
  又是一阵震天价的金铁交鸣起处,跟着便是星雨横飞,光华乱闪!
  震天价的金铁交鸣,是禅杖与“降龙圈”、“伏虎环”等三样兵刃的撞击之声!
  星雨横飞,光华乱闪,是“降龙圈”与“伏虎环”,硬被那根看来毫不起眼,其实是“万年寒铁”所铸的细细禅杖,砸成寸寸碎片!
  “降龙圈”与“伏虎环”,既被砸碎,则那因号称“神力双僧”而惹祸的“降龙大师”及“伏虎大师”,又便如何?
  他们两人均被震得仰跌在地,手足分张,虎口崩裂,鲜血狂流,全身颤动,惨哼不绝!(校对按:湖南版缺此一句,此注。)
  “毒鹫”龙化一阵哈哈大笑,把手中“七环竹令”,交还达空大师,并向他双翘拇指,扬眉赞道:“大师果然神威盖世,‘寒铁杖’一击之下,便把这两个无知鼠辈的全身骨节,一齐震散!他们如今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真比中了我‘五毒血手’,及我徐四弟的‘化骨狼毛’,还要惨呢!”
  达空大师目中精芒电射地,怪笑说道:“龙二兄……”
  三字刚出,忽然脸色一变,闭口不言,向“降龙伏虎”双僧身前急急走去!
  原来本在全身颤动,惨哼不绝的“降龙伏虎”双僧,此时竟既不再哼?也不再动?
  这种情事,不仅使达空大师惊诧万分,就是“毒鹫”龙化与“毒狼”徐嘉,也颇为错愕了。
  等到他们走到近前,方知那全身骨节皆被震散,痛苦万状,求死不能的“降龙伏虎”双僧,业已脱离苦海,双双委化!
  达空大师与龙化、徐嘉,见状之下,均自眉头暗蹙!
  因为“降龙伏虎”双僧,功力已散,不能自行解脱,定是有人在暗中出手!但此人何时前来?藏身何处?以及怎样出手?竟能使自己等毫无觉察,岂非太以可怕,并令人惭汗无地!
  达空大师与“毒鹫”龙化,方自相视苦笑,那位“毒狼”徐嘉却似有所获地,冷笑说道:“我明白了,这两个鼠辈是死在‘弹指神通无形罡气’之下!”
  达空大师闻言瞿然,细一注目,果见“降龙伏虎”双僧的眉心部位,均有仅如芝麻大小的一个小小红点!
  由于“弹指神通无形罡气”之技,他已知道来者何人?由于双僧仰卧,伤在眉心,他已知道来者何在?遂抬头目注一株参天古木的浓枝密叶之中,先念了一声“阿弥陀佛”佛号,然后怪笑叫道:“游大坤,你这穷不死的老花子,也来凑这场热闹了么?”
  达空大师的语音刚了,那株参天古木的枝叶丛中,果然发出一阵哈哈大笑,纵下一位鹑衣百结,手持深碧竹杖的年老花儿。
  “毒鹫”龙化因认得这位老花儿,就是一向游戏风尘,以“弹指神通无形罡气”,“天威七掌”,及“降魔九九杖法”等三种绝技,名震武林的“四海穷神”游大坤,遂以“五毒盟”兄妹的特有隐语,向四弟“毒狼”徐嘉,暗打招呼,要他切莫轻举妄动,除非在万不得已之下,不必树此强敌!
  游大坤身形落地,伸手指着达空大师,怪笑说道:“你这不守清规的酒肉和尚,自从仗恃几斤蛮力,作了南七省的强盗头子后,果然更添了一身强横霸道气味,这‘太行绝顶’,又不是你家里的假山石,难道只许你来?我老花子就来不得么?”
  达空大师皱眉问道:“老花子不要口没遮拦,你是何时来的?”
  游大坤猜出达空大师的问话用意,遂摇了摇手,怪笑连声说道:“瘦和尚,你不必问,我老花子若是刚来,无论手脚如何轻巧,也会被你和‘五毒盟’中的龙老二及徐老四,听见一些声息!”
  “毒鹫”龙化“哦”了一声,向游大坤抱拳笑道:“这样说来,莫非游兄比我弟兄,到得还早?”
  游大坤点头笑道:“我因饮酒过多,于黄昏以前,便跑来寻了株高大树木,准备在枝叶丛中,痛痛快快地睡场大觉,谁知竟被你们吵醒!”
  达空大师听了,目中微闪精芒,凝注在“四海穷神”游大坤的脸上,沉声正色问道:“老花子,说老实话,你到底是睡觉来的,还是寻宝来的?”
  游大坤双眼一翻,纵声狂笑答道:“‘五毒盟’兄妹,富甲‘娄山’!你这身为南七省强盗头儿的瘦和尚,更是大碗吃酒肉,大秤分金银地,阔得要命!连你们都动了贪念,赶来太行寻宝,我老花子整日乞讨,早已穷疯了心,难道还不想找点便宜,捞点油水?”
  达空大师“哼”了一声,扬眉说道:“宝物尚未出土,眼前已四人,少时若不得手,自然作罢!但万一得手,彼此又将怎样分配?确属极费斟酌……”
  游大坤怪笑说道:“你是专门分赃的强盗头儿,不妨就由你想个办法,不论文分也好,武分也好,反正我老花子既不想占人便宜,也决不吃亏就是!”
  达空大师听游大坤如此说法,正自皱眉寻思,那位在“五毒盟”兄妹之中,排行第四的“毒狼”徐嘉,忽然含笑叫道:“游兄,达空大师,小弟徐嘉对于此事,有点浅见!”
  游大坤一扬眉,怪笑叫道:“浅见?徐老四未免太客气了,谁不知道黄鼠狼急智多端,连放个屁儿都有相当妙用!你既有‘毒狼’之称,所谓‘浅见’定极高明,老花子愿意听听你是怎样放屁了。”
  徐嘉被他调谑得心中冒火,但因向知这老花子太以难斗,刚才又曾听二哥龙化暗中警告,遂也就强自忍耐地,依然微笑说道:“小弟认为目前只宜合力寻宝,不宜争论分配方法!因为若不得宝,自然不谈,万一宝物竟有四件之多,岂不就可皆大欢喜!故一切问题,须到宝物出土,不敷分配,或是价值有异,分配难匀之际,才会发生!倘若此刻彼此即起了争斗?可能将鹬蚌相争,而使渔人获利了!”
  游大坤点头说道:“徐老四说得对,我老花子赞同这先寻宝物,然后再谈分配的高明意见!”
  达空大师念了一声佛号说道:“老花子既然赞同,贫僧也不反对!”
  徐嘉大喜说道:“游兄与达空大师,既然赞同小弟拙见,我们便应及早南北东西地,赶紧发掘,免得再有甚么江湖人物赶来,多生周折!”
  达空大师点头笑道:“开始发掘也好,贫僧担任东面,老花子担任西面,龙徐两兄则担任南北两端!”
  游大坤听了他这样分配,不禁暗想这位达空大师,能统率南七省的绿林群寇,身为渠魁,果然处事有方,头脑冷静!
  因为“太行绝顶”,既非圆形,也非正方,地势是东西略狭,南北较长!如今把“毒鹫”龙化及“毒狼”徐嘉两盟兄弟南北一分,便可使他们相距较远,不易在骤然发现宝物之时,互相呼应,施展甚么令人猝不及防的阴谋毒计。
  四人分头在东西南北的土石山壁之间,挖掘了约莫半个时辰左右,蓦然听得“毒狼”徐嘉发出一声欢悦惊呼!
  这声欢悦性的惊呼之中,虽然未有任何语言,但已说明了他有所发现!
  达空大师、游大坤及“毒鹫”龙化等人,闻声之下,一起停手赶来,只见“毒狼”徐嘉是在一片山壁之上,挖出了一角黑色铁匣!
  徐嘉一见宝物已现,遂用一柄锋利匕首,慢慢剔去那些业已被自己掌力震酥的散裂山石,现出了整只铁匣平面!
  这只铁匣长约四尺,宽约一尺,厚度则因铁盒尚还深嵌壁内,无法猜测。
  “毒鹫”龙化、“毒狼”徐嘉、达空大师及游大坤等四人,初见铁匣一角之时,都大为欣喜!
  但及至看见这铁匣表面之后,却又均大为惊愕!
  原来这只铁匣,虽然深嵌壁中,外有山石遮护,但不知怎地,匣面上竟已被人作了记号!
  这记号是一张散发披头的可怖人脸!
  在场四人,谁不认识这散发披头的人脸表记!
  他们都是当世武林中响当当的一流脚色,但这张散发披头可怖人脸的名头和威势,却比他们还要高大响亮,是第一流以上的特殊人物!
  “毒鹫”龙化首先失声叫道:“‘九幽妖魂’宇文悲!”
  达空大师也眉峰深聚地,向游大坤叫道:“老花子,真想不到‘九幽妖魂’宇文悲这老怪物也对此事伸手了,并早在宝匣之上,画了表记!”(校对按:湖南版作“笑说道”,实在不通,令人读来嘀笑皆非,瞎改!)
  游大坤抬手在他那花白头发以上,搔了几搔,目光连转地,惑然说道:“宇文悲既已到了这‘太行绝顶’,并已寻得宝匣,却为何不把宝匣取走?而仅将他那副可怖尊容,画在匣上?”
  达空大师摇头叹道:“这桩怪事,着实令人难解!”
  游大坤扬眉笑道:“原因既然难解,便可不必理它!我们四人且商议一下,动不动这只宝匣,买不买‘九幽妖魂’宇文悲在匣上画脸留凭的这本账儿?”
  达空大师闻言,正在沉吟,“毒狼”徐嘉业已冷笑连声,扬眉叫道:“你们惧怕宇文悲,我们‘五毒盟’兄妹,却敢斗斗‘九幽妖魂’!既已发现铁匣,却哪有不开之理?”
  徐嘉话音方了,忽然听得这“太行绝顶”的半峰腰处,响起了一种慑魂厉啸,好似有人正飞也似地,扑向峰顶!
  “毒鹫”龙化入耳惊心,急急叫道:“四弟,下手要快,‘九幽妖魂’宇文悲业已赶来了,这是他名震江湖的‘勾魂啸’呢!”
  徐嘉浓眉剔处,右臂猛撼,意欲利用手中匕首的切金洞玉锋芒,划开铁匣,攫取匣中宝物!
  “四海穷神”游大坤,与“不坏金刚神力活佛”达空大师见状,互相对看一眼,不但不加拦阻,反而双双飘身,退出了两丈六七!
  匕首寒芒一落,宝匣突作龙吟!
  一道青蛇似的精光闪起,首先绞碎了那柄锋芒绝利的森森匕首,以及“毒狼”徐嘉的两根手指,然后便化作一线夺目精虹,飞投入“太行绝顶”以下的千寻幽壑!
  徐嘉满手鲜血,惨呼一声,正自顿足痛惜,一条捷于鬼物,形若幽灵的长长人影,业已出现在“太行绝顶”!(校对按:连载版作“徐嘉惨呼一声”,湖南版作“徐嘉满手鲜血,惨哼一声”,取两家之长,小作修改,此记。)
  这人身着一件雪白长袍,又高又瘦,散发披垂,长几二尺,脸色冷若寒冰,眉目貌相更奇丑不堪,令人触目生怖!那模样好似一具陈年死尸,忽然复活,刚自棺中钻出!
  不问可知,这白衣怪人,定是在宝匣以上,留下表记,名列“武林四绝”之一的“九幽妖魂”宇文悲!
  宇文悲人到峰顶,那条青色精虹,正好从另一面飞坠绝壑!
  他向那飞坠青虹,看了一眼,便即闪动两道冷冰冰的目光,电扫峰顶四人,沉声说道:“你们各自报名,以及江湖外号!”
  达空大师合掌当胸,念了一声佛号,首先答道:“贫僧达空,人称‘不坏金刚神力活佛’!”
  宇文悲“哦”了一声,点头说道:“原来是南七省绿林道的总瓢把子,我宇文悲倒是有点失敬!”
  他一面说话,一面把目光移注到游大坤的身上,扬眉问道:“你这副形相好认,是不是‘四海穷神’游大坤?”
  游大坤点了点头,怪笑说道:“老花子正是游大坤,那两位是‘五毒盟’兄弟中的老二‘毒鹫’龙化,及老四‘毒狼’徐嘉!”
  宇文悲鼻中微哼,轩眉狂笑说道:“原来都是些名震乾坤的武林高手,难怪会不把我宇文悲‘九幽妖魂’的四字微名看在眼内!但不知你们太行寻宝之举,是合力进行,还是……”
  游大坤不等宇文悲话完,便自接口笑道:“我们是各自为政,老花子与南七省绿林道的贼头和尚,是单人匹马,‘五毒盟’的老二老四,是弟兄合力!”
  宇文悲静静听完,目中精芒转厉地,又复狞笑问道:“我来迟一步,剑化龙飞,这笔账儿,应该找谁去算?”(校对按:连载作“帐”,同“账”,据前文,改为“账”,下句同。)
  “毒狼”徐嘉不得不答地,扬眉叫道:“算甚么账?难道匣中藏剑,天生是你的么?”
  宇文悲阴森森地笑了一笑,目注徐嘉问道:“这样说来,是你下手破匣的了!”
  徐嘉愤然伸出他那只小指及无名指均告断失的血淋淋右掌,厉声叫道:“是我便又怎样,我为了此事,已经付出了相当代价!”
  宇文悲见了他那只血淋淋的右掌,不禁皱眉说道:“你的运气真好,只断了两根手指,却暂时保存了一条小命!”
  徐嘉一面取药敷伤,一面讶然问道:“此话怎讲?”
  宇文悲不答所问,反向他冷然问道:“你在开匣之前,可曾见到我所留表记?”
  徐嘉虽然久闻这“九幽妖魂”厉害,但倚仗可与盟兄“毒鹫”龙化合手,以二对一,或可一拼,遂就毫不示怯地,狂笑答道:“我又不是瞎子,怎会看不见你所留表记。”
  宇文悲哼了一声,又自问道:“既然看见表记,为何还妄自开匣,弄成这种损人不利己的局面?”(校对按:湖南版作“如今这种损人而又害己的局面”,此记。)
  “毒鹫”龙化阴恻恻地笑了一笑说道:“我弟兄认为不能仅仅画上一个表记,便把无主之物的天材地宝,占为己有!”
  宇文悲冷然一笑,扬眉说道:“你说得太客气,太婉转了,应该说是‘九幽妖魂’宇文悲的名头,只唬得住一般庸碌之人,却唬不住你们‘五毒盟’中人物!”
  “毒鹫”龙化见对方连遭顶撞,并未发作,远非所闻的那样凶残可怕!遂以为宇文悲是怵于众寡悬殊,情势不利,索性一挑双眉,狂笑说道:“你倒有自知之明,说得丝毫不错!”
  谁知语音才落,“九幽妖魂”宇文悲忽然身形电闪,右手疾伸,向他胸前骈指点到!
  “五毒盟”兄妹,个个均有一身奇绝武功,“毒鹫”龙化虽非其中翘楚,但也算得是上中人物,微一缩胸吸气,便自退出八尺!
  “毒狼”徐嘉见“九幽妖魂”宇文悲已向二哥“毒鹫”龙化发动袭击,不禁怒啸一声,左掌猛翻,对准宇文悲攻出一招“金豹现爪”!
  宇文悲白袍大袖拂处,卷起一股奇劲罡风,把“毒狼”徐嘉,撞得踉跄后退几步,口中并沉声叱道:“你运气太好,在见我之前,先已受伤,宇文悲向例不杀有所藉口的功力不沛之人!”
  一面发话,一面却仍纵身追扑“毒鹫”龙化,向他施展了一招名叫“九幽搜魂”的秘创绝学!
  宇文悲人既凶残,又极刁恶,他早就看透了目前情况,只有速战速决,先行制住两人,方可控制全盘局面!否则若是以一敌四,由于对方个个均是一流高手,自己未必能准占优势?
  他有了这种打算,故很快便施展出这一招向不轻用,几乎是仗以成名的奇绝手法,“九幽搜魂”!
  “毒鹫”龙化缩胸吸气,退出八尺,脚尖刚刚点地,正待以独门煞手,还击对方之际,却见宇文悲又跟踪追到,白衣拂动,十指箕张,幻成了百十条飘飘魅影,把自己前后左右的丈许周围,一齐密密罩住!

相关热词搜索:金手书生

下一篇:第五章 九幽妖魂
上一篇:
第三章 棺材中的艳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