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古庙逢凶
2019-07-22 16:09:41   作者:诸葛青云   来源:诸葛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淳于琬离开了“太行绝顶”之后,芳心中充满了难以形容的惊奇感触!
  她惊的是除了“金手书生”司空奇外,看来“九幽妖魂”宇文悲,及“江心毒妇”欧阳美等二人,功力也均不在自己之下!
  尤其是“江心毒妇”欧阳美竟能驯服那样一只能供乘骑的长尾巨鹫,可以两翼风云地,来去如电,未免更为可怕!
  奇的则是自己好容易才利用机会,施展“碧目魔光”,制住“金手书生”司空奇的心神,准备狠狠掴他八记耳光,谁知竟会不忍心下手地,只在他那英挺俊美的脸颊之下,轻轻碰了一下!
  这是何故?
  难道自己对他……
  想到这里,淳于琬脸红心跳,竟不由自主地,驻足回身,向那“太行绝顶”之上,流波遥注!
  但“太行绝顶”虽仍在望,却已相隔了几重峰岭,淳于琬所看到的,只是些白云翠壁,看不到“金手书生”司空奇那冲朗潇洒的英俊身影!
  她凝目了好大一会,方自回转身来,深深呼吸了一口清新空气,极为勉强地,把那“金手书生司空奇”七字,暂置于意念之外,依然提气轻身,踏着满山烟云东行而去!
  谁知这“金手书生司空奇”七个字儿的魔力,居然极大,虽被淳于琬暂时摒出意念,却始终无法淡忘,只要她心房脑海中微有空隙,便立即会被这七个字儿加以填满!
  淳于琬为情所恼,无可奈何,她只得尽量思索其他事件,使自己惆怅芳心,无隙可入!
  所谓尽量想事,也无非是想些与“太行夺宝”有关之事!
  “太行夺宝”既成过眼云烟,则最重要的事儿,便是明年六月初一至六月初十在“小孤山天刑宫”中举行的那场“四绝争尊大会”!
  想到“四绝争尊大会”,便想起要在赴会之时,携带一件与“青玄剑”价值相当的异宝奇珍!
  想到异宝奇珍,便想起自己从“毒狼”徐嘉手中抢来的半册“七珍图”及一件“天孙软甲”!
  淳于琬自从把这两件宝物,弄到手内之后,便与“九幽妖魂”宇文悲,互起争斗,根本未曾加以展视!
  如今既然想起,淳于琬遂首先取出那件“天孙软甲”观看。
  这件“天孙软甲”,只是一叠巴掌大小,轻如无物的白色轻纱,但展放开来,却可把前胸后背,及丹田小腹等要害之处,一齐护住!
  淳于琬自然识货,看出这“天孙软甲”,是用“天蚕丝”所织,具有入火不焚,入水不沉,并能避兵刃掌力的无穷妙用!
  她越看越爱,心中高兴之下,索性寻处僻静山洞,把这叠白中透银的“天孙软甲”,贴身穿好!
  然后便一面东行,赶赴“泰山”,一面展视那名叫“七珍图”,但仅被自己抢得一半的小小绢册!
  绢册上共有七页地形图,淳于琬却运气较好地,抢了四页到手!
  扉页上题着四个篆字,写的是:
  “河岳七珍!”
  淳于琬也知道“太行绝顶”所藏的“青玄剑”、“天孙软甲”、“七珍图”等三件异宝,是百余年前,名满武林的“逍遥剑客”齐千里所藏,其中“青玄剑”可以切金断玉,“天孙软甲”能御水火刀兵,功效价值均显而易见,只有“七珍图”的作用,属于虚幻飘渺!
  因为“七珍图”本身,毫无价值,它只是“逍遥剑客”齐千里根据传闻,所绘制的七幅藏宝图!但该处究竟有无宝物,以及宝物为何,却在未发掘前,无法加以揣测!
  如今,淳于琬为了排遣情怀,遂把这四幅图形,加以翻阅!
  第一幅图形是画的一片湖水,湖形略似葫芦,湖上有不少小小的黑点,但葫芦腰际的一个梭形小点,却是红色!
  第二幅图形,则四边画了四座高山,中央也画了座高山,在靠右面高山的一个三岔形的峰腰飞瀑之旁,有一方形红点。
  第三幅图形,画的是一条奔流,夹岸高山,山上峭壁之间,并有细细险径,在一片平削如砥的山壁险径转折之地,有一个指向壁下奔流的红色箭头!
  第四幅图形,画了一片黑茫茫的玄色波涛,在这大片玄波中央,有块宛若巨兽蹲踞的奇形怪石,并于兽头双睛部位之处,加了两个小小红圈!
  这四幅图形,画得均极笔势奔放,显属上乘丹青,妙手所为,但令人皱眉的是却绝无半字诠释!
  淳于琬一面展足轻功,东奔“岱岳”,一面却根据自己东西南北的足迹所经,对这四幅图形隐指地区,暗加揣摸!
  想来想去,终于被她想出一些端倪!
  对于第一幅图葫芦形的湖水,淳于琬认为画的是古名“彭蠡”的“江西鄱阳湖”!
  因为她想起“鄱阳湖”形若葫芦,南称“宫亭”,北称“落空”,颇与图上所画相似!以此类推,则那些黑点,定系湖上小岛,那接近葫芦腰部的红色梭形小点,便是藏宝岛屿!
  关于第二幅五山雄峙图形,淳于琬认为可能是影射泰、华、衡、恒、嵩等的东西南北中五岳!
  根据上北下南右东左西的习惯画法来看,绘有方形红点的右面高山,可能便是自己正要前往的“东岳岱宗”?
  既属顺路,淳于琬遂决定乘着此行之便,倒要看看泰山有无一座三岔形的山峰?峰上有无飞瀑?瀑旁有无甚么方形之物?
  第三幅图形的奔流夹壁,淳于琬认为可能是三峡中的一段缩影?壁上险径,仿佛是行舟纤道!
  三峡路远,暂时不必理它,等将来有事经过之时,再顺道探索,如此则得固可喜,不得也不会有所懊恼失望!
  她对前三幅图形,均有相当判断,但对于第四幅上的所绘玄波怪石,却百思不得其解?
  淳于琬再三思索,也想不出何处有这样一大片壮阔波涛,会是完全黑色?而在波涛中央,并雄矗着一块兽形巨石!
  越是思索不透,便越是不肯服气,淳于琬从清晨想到中午,从中午想到黄昏,心头仍然是毫无头绪的茫然一片!
  思忖之中,她也不知跑了多少路儿?“金手书生”司空奇的倜傥风流俊影,也在脑海以内,渐渐淡了下去!
  但金手书生的俊影,虽然越来越淡,长空夜色,却越来越浓!终于,不仅夜色如墨,并隐隐雷鸣,大有雨意!
  淳于琬一路仅进饮水,未进食物,如今也觉得有些饿了起来,便想寻个避雨所在,并略用干粮裹腹!
  动念之间,豆粒大的雨点,已自倾盆疾降!
  眼前所在,是一片荒山,淳于琬展目四顾,见左前方峰腰上的密林丛中,有一角红墙露出!
  既有红墙,必有庙宇,淳于琬心中暗喜,一式“八步登空”,转化“神龙渡海”,便纵到了那座庙宇的山门之外!
  这座庙宇,业已颓败不堪,好似年久失修,无人居住?
  但淳于琬方待伸手推门,却自愕然却步!
  因为在这颓废古庙的山门之口,竟画着一个血红圆圈,圆圈以内,更画着一只五指箕张的血红人掌!
  淳于琬自然认识这血圈血手,是“五毒盟”兄妹,所留表记!
  她身负绝世武学,自然不怕在江湖中颇着凶名的“五毒盟”兄妹,但在看见这血圈血手表记以后,心中却充满惊奇疑诧!
  所谓“五毒盟”,由“毒龟”雷耀宗、“毒鹫”龙化、“毒鹤”林涛、“毒狼”徐嘉、“毒狐”唐媚香等五位结义兄妹组成,毒巢设在“伏牛山”,是一群不属于任何宗派统辖,独来独往,极为厉害狠辣的黑道凶人。
  淳于琬惊奇的是“毒鹫”龙化及“毒狼”徐嘉,曾参与“太行夺宝”之事,并得去仅有三页的半册“七珍图”!如今山门上的表记若是龙化、徐嘉所留?则他们为何不南返“伏牛山”?竟也东奔“泰山”,与自己走了同样道路!
  固然这血圈血手表记,可能是“毒龟”雷耀宗、“毒鹤”林涛、或“毒狐”唐媚香所留,但仍有颇为难解之处,使淳于琬暗生疑惑。
  因为按照江湖规矩,这留下表记之意,无非一是要来寻仇,二是发现异宝,表示捷足先得,不准他人妄动。
  但目前情况,却似对这两种用意,全不适合?
  若是要来寻仇?这颓废古庙,显系久无人居,总不会来向木雕弥勒、泥塑金刚等朽然无灵之物,报仇雪恨!
  若是发现异宝?则更使淳于琬难以相信,在这等荒山废寺以内,会藏有能令“五毒盟”兄妹大惊小怪的珍奇之物!
  她细一寻思,觉得有一项可能!
  这项可能就是“五毒盟”兄妹,已在这古庙之中,作了甚么重大血案?而自傲自高,要表示明人不作暗事地,在山门外画了血圈血手表记!
  淳于琬想到此处,便自真气微提,飘身凌空,从山门外越墙而入。
  这古庙庭院,颇不在小,正对山门的便是一座门窗朽败,油漆剥落的“大雄宝殿”。
  淳于琬飘然落足殿前,因空中雷雨交作,殿内毫无灯光,所看到的,只是一片沉沉黑暗!
  她一来意欲进殿避雨小憩,二来也想察看“五毒盟”兄妹,究竟在这古庙中,搅了些甚么名堂?遂取出千里火摺,一晃而亮!
  未曾晃亮火摺以前,淳于琬便嗅得殿中有种颇为强烈的血腥气息,传入鼻中!
  这一晃亮火摺,却把这位“碧目魔女”,吓了一跳!
  因为在火摺光亮所照之下,只见殿中地上简直成为一片殷红色的血河!
  淳于琬身形微飘,纵过这一大滩血河,进入“大雄宝殿”!
  殿中佛像半颓,但“长明灯”中,却还有余油灯蕊,可供燃点。
  淳于琬点燃油灯,这才看清殿中居然还厝着两口未曾加以油漆的白坯薄皮棺木!
  距离门口不远,有具人尸在地!
  尸身不但无头,胸膛也被人剖开,才流了那样多的一地鲜血!
  淳于琬因见那尸体身上所着,尚是一袭宝蓝色,血污狼藉的儒衫,遂颇为好奇地,走到尸前细看!
  走到近前,细加注目后,淳于琬不禁暗叹此人死得好惨,以及暗恨下手杀人者的过份毒辣!
  原来这具身着宝蓝儒衫尸体,不仅破胸失头,连心肝肠肺等脏腑之属,也均被人挖走!
  淳于琬一面揣测死者是谁?及杀人者是谁?一面却把两道微碧目光,炯如电闪地,扫视殿内,她看出蹊跷来了!
  因为除了那具尸体血流成河,潴集殿内以外,殿内另外还有两行血渍!
  淳于琬循血注目,蓦然间,全身毛骨悚然,机伶伶地打了一个寒颤!
  她所见到的,仿佛已不能自称为“蹊跷”了?而应该称为“怪异”才好!
  这另外两行血渍,是起自那具既失去头颅,又失去脏腑的尸身之前,渐向左右分开,而止于那两口薄皮棺木之外!
  淳于琬看在眼中,不禁发生一种构想!
  这构想是两口棺木之中,各躺有一具全身长满白毛的可怖僵尸!甚或这两具僵尸手内,还各抱着一颗人头,及一副心肝肠肺,正自箕张血盆大口,慢慢咀嚼!
  目前情状看来,淳于琬的构想,几乎有九成近乎事实,只有一个疑点,未能融合!(校对按:湖南版作“融会”,此记。)
  这个疑点,就是殿内所见,与山门外所画代表“五毒盟”兄妹的血圈血手表记,根本两不相符!
  淳于琬起初是惊,继而是疑,终而决心要把心中惊疑,予以揭破!
  艺高人本就胆大,何况“碧目魔女”淳于琬是身负绝艺的一代侠女,她自然要比平常胆大之人,还要胆大几分!
  她缓步走到靠右面的那口薄皮棺木之前,一面暗将生平绝学“太清罡炁”,化成一片无形气网,护住全身,一面准备把棺盖猛然揭起,要看看棺木中是一般朽尸腐骨?还是如同自己构想中的妖魔鬼怪?
  淳于琬气聚丹田,功行百穴地,准备妥当以后,再把心神略稳,便微运真力,以右掌搭向棺盖!
  手掌刚与棺盖一触,淳于琬便更可断定自己所料大致不差!
  因为棺盖并非钉死,只是活动地,虚搁棺木之上,像是棺中有物,经常要出出入入!
  有了这种感觉,淳于琬戒意更深,遂力贯五指,向前一推棺盖,人则反而借势后退三步,凝神应变!
  棺盖既是虚搁,自然应手立飞,飞到殿壁之上,“克嚓”连声地,撞得四分五裂!
  棺内情形,则与淳于琬所料无甚差异,一具身着长袍马褂的枯瘪陈尸,胸前血污狼藉,嘴角间依稀还可看见一些未曾咀尽的人肠外露!
  淳于琬曾经构想到棺中有甚鬼怪,会嚼食人心人脑!
  但如今目睹之下,却既有些毛骨悚然,又有些不敢相信!
  她略候片刻,棺中那具怪尸,居然未曾起而攫人,只是直挺挺地,僵卧不动!
  淳于琬惊奇万分之下,沉不住气,不愿再墨守内家“敌不动,我不动”的戒规,而采取了“敌不动,我先动”的做法!
  她心存戒意,不肯走近棺前,只是暗凝神功,屈指一弹,发出一股破空劲气,向棺中怪尸的心窝射去!
  这一记“弹指神通”,不偏不倚地,恰好弹在那具怪尸的心窝要害!
  若是活人?应是五脏皆裂地,狂喷鲜血而死!
  但这具怪尸,却甘之若饴地,连动都不动一下!
  淳于琬心中一气,玉掌忽扬,用了九成真力,向棺中怪尸,凌空击出!
  她是当代“武林四绝”之一,这九成功力的一掌之威,自非小可,只听罡风锐啸过处,暴响一片,竟把那具怪尸,及那口薄皮棺材,击得白骨分飞,碎木四散!
  看来极为可怖的一具怪尸,居然应手而毁,毫未发生怪异变故!
  淳于琬见状,不禁莫明其妙地,失神呆立!
  因为假若这具怪尸,是毫无奇异的蠢然无灵,则棺中棺外的血迹何来?棺盖为何虚搁?尸口中为何尚有未嚼完的人肠外露?
  假若这具怪尸,或已通灵?却为何不起来与自己搏斗?而平平凡凡地,应手而灭!(校对按:湖南版作“假若这具怪尸,有点怪异,或已通灵?”)
  想来想去,无法从矛盾中获得解答,淳于琬便只好把这不可思议之事,归诸迷信。
  因照迷信说来,凡属妖魔鬼怪,无不惧怕天雷,如今骤雨如注,雷鸣正殷,怪尸才不敢逞威地,被自己下手除去!
  这个想法,似乎有些合理,淳于琬便趁着雷鸣未息,电闪时作之下,再走向靠左面的另一口薄皮棺木!
  走到棺前,她依样画葫芦地,竟欲伸手轻推棺盖!
  但左边这口棺木,与右边那口,微有不同!
  淳于琬这随手轻轻一推,却未曾把棺盖推动!
  她好生惊奇之下,遂双手搭住棺盖,先行发力一震,然后便往上猛揭!
  谁知这棺盖才开,棺内精芒疾闪,竟有大蓬暗器,电漩飞出,向淳于琬猬集攒射!
  淳于琬大吃一惊,赶紧把所擅“太清罡炁”,自口内喷出,护住面门要害!
  她方才曾把“太清罡炁”,化成无形气网,布向身前,但因一来这种功力,难于持久,二来适才那具怪尸,应手便毁,毫无凶险,未免暗生怠意,以致这次竟有些措手不及!当面的大蓬精芒,虽被“太清罡炁”喷开,但淳于琬却仍避不胜避地,被七枚毒针,打中胸腹部位!
  这些毒针,都是见血封喉,极为厉害的暗器,常人中上一枚,也将命丧黄泉,淳于琬连中七枚,又均被打在胸腹要害,那得不立即仆地?
  就在淳于琬身形倒地以后,左面棺中,忽然发出一阵声如夜枭悲号,听来慑人已极的“嘿嘿”怪笑!
  怪笑声中,自棺内站起一人!
  此人身材极瘦,穿了一件月白色的葛布长衫,脸上枯削无肉,眼眶深陷,颧骨高耸,加上一双八字吊客眉,两只薄片招风耳,简直比右边棺中的那具真正陈尸,长得还要难看!
  这时,一阵微风,带着衣角轻响,落在“大雄宝殿”殿外,显然是有位轻功极俊之人,跃过山门赶到。
  棺中那位形如鬼怪的白袍瘦人,得意已极地,向殿外狂笑叫道:“彭二弟,你把‘桃花三煞’,借到了么?其实如今已告无需,因那‘毒狐’唐媚香,自陷笼牢巧计,业经中了我的几根‘化血搜魂冷焰针’,倒毙在这‘大雄宝殿’以内!”
  白袍瘦人的语音方了,“大雄宝殿”以外,却响起一阵脆若银铃,但听来极荡极淫的女子浪笑!
  白袍瘦人闻声一惊,飘身纵出棺木,双掌护身,目光炯炯地,凝注殿外,沉声发话道:“殿外何人?”
  殿外女子又是一阵充满哂薄意味地格格荡笑答道:“我就是你用‘化血搜魂冷焰针’打死的‘毒狐’唐媚香!焦空挺,我们曾经有过枕席之欢,你难道连你老情人的语音,都听不出来了么?”
  焦空挺闻言,刚向中了“化血搜魂冷焰针”,倒卧地上的淳于琬,看了一眼,一位三十左右,身着黑衣的妖艳美妇,业已闪身走进“大雄宝殿”,向他冷笑扬眉叫道:“焦空挺,你不要看了,那绿衣女子,是我唐媚香的身外化身,使你特意练来对付我的厉害毒针,空发无功,只能误中副车而已!”
  说到此处,忽又瞥见那被开膛破腹,并割去头颅的蓝衫儒生尸体,不禁讶然问道:“这是谁被你杀了,死得这般惨法?焦空挺,你还像‘中州三煞’那般,爱吃人心脑髓么?”
  焦空挺指着那具尸体,狞笑答道:“这具尸体是谁,难道你会不知道?我虽吃了他的脑髓与心肝,却自觉丝毫也不过份呢!”
  “毒狐”唐媚香先前因那尸体所着宝蓝儒衫,全为血污,致未看得真切,如今听焦空挺这样一说,不禁又复盯了那尸体几眼,蓦地怪叫一声,恶狠狠的咬牙颤声问道:“他……他是……施玉雄么?”
  焦空挺目射凶芒,狞笑答道:“不是施玉雄是谁?你们当日勾搭通奸,不仅背我逃走,并在我强敌即临之际,偷走我的防身三宝,几乎使我死无葬身之地,我如今对他这种报复,不过是仅仅收了利息,还有些不够本呢!”
  唐媚香先是满面伤心狞厉之容,但等听完焦空挺所说以后,却怒恨之色全收,反向他媚笑说道:“焦空挺,你要知道,哪个姐儿不爱俏?哪个蝶儿不偷香?当初你一心练技,把我冷落床帏,施玉雄再乘虚而入,才会把顶绿帽子,扣在你的头上,但偷走你的防身三宝的,是施玉雄,又不是我,何况我在离开了你以后,便深深觉得生姜还是老的辣,甘蔗还是老的甜,施玉雄除了脸蛋儿漂亮之外,其他方面,都不及你这把老骨头来得够味,如今施玉雄既死,我们……”
  唐媚香一面媚笑说话,一面却柳腰款摆,莲步轻移地,向焦空挺身前,慢慢走去!(校对按:原文“欵”,同“款”。)
  这只“五毒盟”中的“毒狐”,本具绝艳容光,如今再一柳眉笼怨,妙目凝波,那份娇媚神情,更足使人为之心迷意乱!
  何况“天目活尸”焦空挺,本与“毒狐”唐媚香姘居有年,深悉她精于素女偷元妙术,床笫之间,妙趣无穷,见她丝毫不以自己惨杀施玉雄之事为嫌,反而旧情重炽,颇有恳求自己重收覆水之意,自然难免有些心摇念动,神迷意惘起来!
  就在“毒狐”唐媚香,走到与“天目活尸”焦空挺相距约七尺之际,蓦然殿外有人厉声喝道:“焦大哥小心,这淫婢不怀好意,她已在摸取她的‘天狐毒尾鞭’了!”
  焦空挺闻言,方自一惊,唐媚香已忽把满面情思媚笑,化作了怒火凶光,右手扬处,一条五四尺长的奇形软鞭,向他拦腰扫到!
  焦空挺的“僵尸身法”,也是当代武林中的有数奇功,加上又有人先期告警,遂一声怪啸,平空拔起一丈三四,射过了“毒狐”唐媚香这条“天狐毒尾鞭”的电疾猛击!
  唐媚香一鞭扫空,目光斜睨殿外,冷然叫道:“彭老二,你在殿外鬼嚎则甚?还不进来看看你多时未见的老嫂子么?”
  她语音一了,殿门外走进一位黄衣秃顶,五十左右,相貌阴险的人物!
  此人右手持着一柄奇形巨斧,左手持着一只小小葫芦,向唐媚香目闪凶芒,狞笑说道:“唐媚香,你赶快放下‘天狐毒尾鞭’,向我焦大哥屈膝下跪,认罪求情,或许他会念在一夜夫妻百夜恩,百夜夫妻海样深上,特加宽宥,覆水重收?否则我‘秃顶黄狼’彭一沛的‘五丁宝斧’,及‘桃花戮神砂’,可认不得你是昔年的老嫂子了!”
  唐媚香向这位“秃顶黄狼”彭一沛看了两眼,点头叹道:“我知道你手中的‘五丁宝斧’,及‘桃花戮神砂’的厉害,甘愿抛去‘天狐毒尾鞭’,听凭处置,但我要向焦空挺老鬼,下跪乞怜,却是休想!”
  说完,果然把手中那条含有奇妙威力的“天狐毒尾鞭”,轻轻抛落地下!
  但她趁着抛鞭落地,使焦空挺、彭一沛两人戒意已懈之际,蓦然把玄衫衣袖一翻,从袖中飞出一点朱红星光,疾向彭一沛的胸前射去!
  彭一沛见唐媚香惧怯自己手中的“五丁宝斧”及“桃花戮神砂”的威力,果然抛去“天狐毒尾鞭”,不禁高兴得发出了一阵扬眉狂笑!
  谁知他狂笑刚发,那点朱红星光,业已射到胸前!
  这一点朱红星光,仅如龙眼大小,看来无甚奇处,但在射到“秃顶黄狼”彭一沛的胸前三四尺处,却“波”地一声,化成一片淡红色的烟光,把彭一沛全身包没!
  说也奇怪,“天目活尸”焦空挺见了这种情况之后,竟不但不对“毒狐”唐媚香发动攻击,并立即悄无声息地,闪身纵出“大雄宝殿”!
  唐媚香一眼瞥见,冷笑叫道:“焦空挺,你见了彭一沛已被我用‘天狐化血珠’打中,知道独力难敌,就想逃走了么?但天下哪有如此便宜之事,你既把我情郎施玉雄杀死,总得还他一条命吧?”
  一面说话,一面弹出三线银芒,向“天目活尸”焦空挺的背后射去!
  焦空挺刚逃到殿口,不知怎的足下竟微一踉跄?遂被“毒狐”唐媚香所发的三线银芒,完全打中,一哼不哼地,立告仆倒!
  唐媚香冷笑一声说道:“焦空挺,你连中我三根‘天狐酥骨针’,如今定然全身骨节皆酥,丝毫动弹不得,且躺在殿口,自行受用一下,等我把殿内收拾妥当,再来想个最能使你痛苦的谋杀亲夫手段,让你这狠心肠的老鬼,尝尝滋味!”
  这时那位被“天狐化血珠”光所包没的“秃顶黄狼”彭一沛,业已骨化形消,变作一滩血水!
  但他手中所执的那柄“五丁宝斧”,及那具内贮“桃花戮神砂”的小铁葫芦,却仍完好无恙!(校对按:湖南版作“无损”,此记。)
  唐媚香走到近前,拾起这两件东西,把所沾污血,略加拂拭,得意自语,格格荡笑,回想刚才情况!
  她觉得自己幸亏趁着抛鞭落地,使焦空挺、彭一沛两人戒意已懈之际,蓦地把玄衫衣袖一翻,从袖中飞出一点朱红星光,疾向彭一沛的胸前射去,才将优劣之势扭转过来!不由的叹了一口气道:“今夜这场收获,真不在小,不仅除去两个讨厌老鬼,并极为意外地,把这威力凌厉的‘五丁宝斧’,及‘桃花戮神砂’弄到手内!……”
  语音至此微顿,目光移注到施玉雄那具断头剖腹的惨死尸身上,神色略现幽怨地,叹了一口气道:“但我也付出了相当代价,竟把这样一位知心着意、风流潇洒的有情郎,生生断送!”
  但“断送”二字刚出,唐媚香忽又纵声荡笑地,叫着自己的名儿说道:“唐媚香,唐媚香,你名列‘五毒盟’中,自诩为天下第二毒妇,怎的竟放不下这条心肠?施玉雄算的了甚么,凭我的月貌花容,床帏妙技,哪怕寻不到比他更好的房中面首?”
  说完,忽又想起一事,一面转身走向“碧目魔女”淳于琬,一面失笑说道:“我倒忘了看看这位代我受罪的女娃儿,是个甚么样的人物?”
  这时,淳于琬所着绿衣的胸腹之上,尚插着七枚毒针,人则星眸微阖,晕绝在地!
  唐媚香的目光才注,便“呀”地一声,扬眉赞道:“这女娃儿长得多美?却可惜中了焦老鬼的‘化血搜魂冷焰针’,把绝代芳姿,化作南柯一……”
  “南柯一梦”的“梦”字尚未出口,唐媚香蓦地悚然一惊,惊觉一事,失声叫道:“不对,不对!焦空挺老鬼的‘化血搜魂冷焰针’,与我的‘天狐化血珠’,有异曲同功之妙,这女娃儿中针倒地甚久,怎么还不曾化成浓血?”
  躺卧地上的淳于琬听了她这番话,星眸微睁,向这“毒狐”唐媚香,美绝天人地,笑了一笑。
  原来她虽被七枚毒针,打中胸腹要害,但因事先已把“太行绝顶”所得的那件“天孙软甲”,缠在贴身,故而针虽透衣,人却无损,只静静躺在地上,欣赏这场醋海风波的江湖活剧!
  这一笑,把唐媚香笑得退了半步,惊疑颇甚问道:“你……你竟能不怕‘天目活尸’焦空挺所发‘化血搜魂冷焰针’的奇异毒力么?”
  淳于琬缓缓站起身形,柳眉微扬,淡笑说道:“几根绣花针儿,又有甚么可怕之处?”
  一面说话,一面从胸前取下那七枚“化血搜魂冷焰针”来,扬手化作一线电闪精芒,打向倒卧殿门的“天目活尸”焦空挺的身上!
  常言道:“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淳于琬这一扬手发针,便使唐媚香看得惊上加惊地,又目注对方问道:“姑娘,你好高身手,但不知尊姓芳名,怎样称谓?”
  淳于琬微微一笑答道:“我叫淳于琬,这三个字儿,你听说过么?”
  她答话之间,一双妙目中的微碧神光,亦已电射而出!
  唐媚香一听说眼前这位美秀无比的绝代佳人,竟是比自己“五毒盟”兄妹,名头更大,列位“武林四绝”中的“碧目魔女”淳于琬,不禁惊魂欲绝,知道遇上恶煞凶神,遂想先发制人地,摸取自己的得意暗器!
  但唐媚香手刚入怀,却已被淳于琬运指如风地,连点了三处大穴!
  淳于琬制住唐媚香,先取了那柄“五丁宝斧”,及内贮“桃花戮神砂”的小铁葫芦,然后向她微笑说道:“这两件东西,是你刚刚从‘秃顶黄狼’彭一沛的手中得来,我再从你手中取去,恰好是报应循环,你不必太为难过!”
  唐媚香有口难开,只有默默聆听,无法答话!
  淳于琬冷然又道:“照你这等淫恶行径,原本应与焦空挺、彭一沛、施玉雄等遭受同样命运,加以处死,但为了一句话儿,我却仍想留给你一线自新之路!”
  唐媚香口内难言,心中明白,知道可能便是自己适才称赞对方美丽之语,使这位红粉杀星,起了宽仁之念?
  淳于琬与她一对眼神,便看透唐媚香心中所想,点了点头,含笑说道:“你猜对了,女孩儿家无不爱受旁人赞美,你便是由方才所说的‘绝代芳姿’四字,救了你的性命!”
  说到此处,忽然笑容一收,冷冷叫道:“唐媚香,你要想活命,还没有如此简单,你且与我目光相对,不许稍瞬一瞬!”
  唐媚香此时穴道被制,生杀由人,哪里敢不遵从淳于琬的命令?遂目光凝注,与淳于琬的两道碧绿眼神,一瞬不瞬地,凌空互对!
  她平素目光之中,是五分淫荡,五分狠毒,但如今却把五分淫荡,换成了五分怯惧!
  渐渐地,这位“毒狐”唐媚香的目光中,又起了绝大变化!
  那五分狠毒目光,首先消失,那五分怯惧目光,也跟着化为乌有!
  如今,唐媚香的两道目光中,充满了茫茫然地绝对柔顺意味!
  淳于琬知道自己所练的“碧目魔光”,已能整个控制唐媚香的心灵,遂伸手把她被点的三处穴道解开!
  唐媚香略为活动手脚,果然不敢擅自离开,仍是恭恭敬敬地,站在原处。
  这时,仆倒在大雄宝殿门外的“天目活尸”焦空挺,因被淳于琬还掷他自己所炼的“化血搜魂冷焰针”打中,业已同他拜弟“秃顶黄狼”彭一沛命运相同地,化作一滩血水!
  淳于琬手指焦空挺所化血水,向唐媚香发话问道:“唐媚香,‘天目活尸’焦空挺凶狡卑鄙,他在见事不妙之际,暗暗逃出殿门,你以为你那三根‘天狐酥骨针’,真能打中他么?”
  唐媚香恭身答道:“焦空挺见机较早,本来可以逃脱,但人到殿口,忽然足下微蹑,才被我‘天狐酥骨针’打中,此事大概是淳于琬姑娘暗中加了助力!”
  淳于琬“嗯”了一声说道:“我帮了你的忙,饶了你的性命,你今后应该服从我的一切命令!”
  唐媚香神色恭顺地,点头答道:“今后只要是淳于姑娘有所差遣,唐媚香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淳于琬柳眉微扬,含笑说道:“你在十日后,赶到北六省绿林道总瓢把子‘天香公主’杨白萍的‘泰山大寨’之中听我使派!”
  唐媚香连连称是,淳于琬闪身纵出这座颓圮不堪、血污狼藉的大雄宝殿以外!
  但身形刚刚纵上山门,忽又想起一事,回头向“毒狐”唐媚香叫道:“唐媚香,我还有一句话儿嘱咐于你!”
  唐媚香心神已受“碧目魔光”所制,对淳于琬简直宛如忠奴侍主般,百呼百应,闻得呼唤以后,立即赶到淳于琬身前,恭身问道:“姑娘有何吩咐?”
  淳于琬含笑温言道:“你从此对我忠心之事,不许向任何人泄漏,包括你们‘五毒盟’的四位盟兄在内!”
  唐媚香点头答道:“姑娘令谕,唐媚香哪敢不遵?”
  淳于琬笑道:“就连在‘天香公主’杨白萍的泰山大寨中彼此相见之时,也不可对我这等恭敬,只要服从我的一切指示便了!”
  唐媚香低头笑道:“姑娘放心,唐媚香体会得出姑娘的言外之意!”
  淳于琬微微一笑,指着那柄“五丁宝斧”问道:“这柄斧儿不俗,是何来历,你知道么?”
  唐媚香答道:“这柄‘五丁宝斧’,是‘秃顶黄狼’彭一沛生平最心爱之物,除了开山劈石,无坚不摧以外,因其斧身极沉,连宝刀宝剑之属,也禁不住它拦腰一劈!”
  淳于琬闻言,好生高兴地,把这柄“五丁宝斧”,用红绸包好,背在背后,又取出那只小小铁葫芦来,含笑问道:“这葫芦中的‘桃花戮神砂’呢?是不是昔年‘红桃浪子’艾三江所炼的‘桃花三煞’之一?”
  唐媚香点头笑道:“那位‘红桃浪子’艾三江因双目被仇家挖去,业已绝迹江湖,彭一沛与他交谊甚厚,遂想借用艾三江的‘桃花三煞’来向我暗算,但艾三江仅肯借给他一葫芦‘桃花戮神砂’,其余两件更厉害的‘桃花迷神网’,及‘万劫桃花泉’,却不肯借予!”
  淳于琬“哼”了一声说道:“这‘桃花戮神砂’已极厉害,用来对付那盘踞泰山大寨中,镇日杀人放火,奸淫抢夺的恶煞凶神,到是绝妙之物,但它过于下流歹毒,我不屑亲手施为,倘有必要之时,便交你使用便了!”

相关热词搜索:金手书生

下一篇:第七章 魔光制狐
上一篇:
第五章 九幽妖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