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任性逞强
2019-07-22 16:12:03   作者:诸葛青云   来源:诸葛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杨白萍心思老到,目光冷锐,料敌如神,这几句话儿,果激动了淳于琬的天生傲性,不等听完,便自摇手笑道:“杨公主放心,淳于琬愿以一身所学,会尽当筵高手!”(校对按:湖南版作“果然激起了淳于琬的天生傲性”。)
  这时,侍应喽啰们业已合力扛来了五座大小不一的铁鼎,安放在“聚仙台”的中央部位!
  杨白萍离席起身,指着左边最小的一座铁鼎,向淳于琬含笑说道:“淳于姑娘请看,这座最小铁鼎,足重六百,其余则依三百斤之数递加,最大一只便重达一千八百斤了!”
  淳于琬目光微注,点头笑道:“多谢杨公主先加指点,使我可以量力而为,不致出乖露丑!但不知是由我先行出手?还是由尉迟寨主先行……”
  杨白萍接口笑道:“淳于姑娘是我泰山贵客,当然应该由尉迟雄寨主,先行抛砖引玉!”
  说完,便向尉迟雄含笑叫道:“尉迟寨主,你先把那只九百斤的铁鼎,试举一下!”
  尉迟雄恭身领命,大踏步走入场中,足下拿桩站稳,凝神提气,单手执着靠左第二只铁鼎鼎足,把这重达九百斤之物,从从容容地,一举而起。
  淳于琬看得一面拊掌赞好,一面向尉迟雄笑道:“尉迟寨主,请你再举下去,对于这只九百斤的铁鼎,我不想试了!”
  尉迟雄含笑点头,微一凝神,肃立第三座铁鼎之前,蓦然俯身,单臂抄住鼎足,吐气开声,一举而起。
  这只铁鼎,重达一千二百斤,尉迟雄能够单臂举起,已可算得当世霸王之勇,自然博得“聚仙台”的所有群雄,一齐喝彩。
  淳于琬微笑说道:“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尉迟寨主神勇无双,且再试试那一只一千五百斤的如何?”
  尉迟雄摇头笑道:“尉迟雄有自知之明,浊力止此,只好敬观淳于姑娘绝世神力的了。”
  淳于琬妙目中电射精芒,缓缓一扫群雄,含笑问道:“今日之会,除去了断恩仇以外,仍重切磋技艺,诸位中若有能举起一千五百斤重鼎之人,不妨一显神力!”
  群豪默默无声,“三爪飞雕”刁振吉虽觉自己或能一试?但因“天香公主”杨白萍业已先告机宜,故也乐得养精蓄锐地,节省气力。
  淳于琬见满座群豪,均自不语,遂柳眉微扬,含笑而起!
  这时,那位业已连举九百斤鼎,及一千二百斤鼎,以膂力著称的尉迟雄,心中不禁有点惊疑不信起来,暗想“碧目魔女”淳于琬虽然名重当时,内外功行,均臻绝顶,但女孩儿家先天体质毕竟稍弱,难道连举鼎浊力,也能达到千五百斤,胜过自己这等男儿不成?
  尉迟雄惊念未了,陡然惊上加惊!
  不仅他惊,“聚仙台”上群豪,几乎无一不惊?只有两人例外!
  这两人,一个是眉宇间隐含得意微笑的“天香公主”杨白萍,一个是暗自摇头叹息的“峨嵋”蒙面道长!
  原来,淳于琬含笑而起,缓缓举步,并非走向那只重达千五百斤的第二巨鼎,而是走向那只重达千八百斤的第一巨鼎!
  她已走到这只历经多次英雄聚会,从来尚未有人举起过的硕大巨鼎之前。
  “聚仙台”上,众皆摒息,寂静无声!
  淳于琬一未凝气,二未俯身,她只是笑吟吟地,玉腿一抬,一足飞起!
  这一足,竟把重达千八百斤的庞然巨物,踢得飞起了五尺高下!
  淳于琬右手微伸,接住鼎足,左脚竟丝毫未停留地,又复连环踢出!
  第二脚是把那千五百斤的第二巨鼎,踢起了六七尺高,然后一伸左手,接住鼎足!
  淳于琬双手分举双鼎,巍立如山,含笑目扫群豪,眼光充满了傲然自得神色!
  “天香公主”杨白萍看得微露惊容,但这种惊容只是一现即隐,嘴角的那丝笑意,却越来越觉阴险!
  其余群豪,只看得相顾摇头,由衷惊佩!
  “峨嵋”蒙面道人则忽然垂头深思,不知在想些甚么?
  淳于琬缓缓放下双鼎,酥胸间看不出有丝毫起伏喘息,玉颊上也看不出有丝毫疲累红艳!
  杨白萍领导群豪,震天价喝起彩来,彩声才了,她便向淳于琬神情婉和地,含笑说道:“淳于姑娘,杨白萍委实佩服你这罕世神力,我先敬酒三杯,然后再请教几手!”
  关外绿林道的总瓢把子“三爪飞雕”刁振吉,见“天香公主”杨白萍突然变计,竟这早亲自下场,不禁浓眉轩起,微觉诧异!
  原来,杨白萍功力颇高,目光如电,看出淳于琬力举双鼎以后,虽然矜持得表面上未露疲态,其实她连斗数场,最后并举起两只巨鼎,耗去不少真气,至少已使一身内家绝艺,减了三成威势。
  杨白萍自见淳于琬后,一直极为仔细地,认真观察,她觉得自己在功力方面,要比这位“碧目魔女”,弱了两成火候!
  如今,淳于琬逞强好胜,力减三成,岂非大可乘机出手,与之一搏?
  因为自己原订使淳于琬耗到力竭之计,本属不得已的下乘之策,当时虽可应付强敌,事后传扬出去,却难免使北六省的绿林人物,丢尽了脸面,全为江湖不齿!
  杨白萍想到这一点,所以才改变初衷,立即向淳于琬发话挑战,自己倘能在痕迹不甚显明之下,击败强敌,不仅可向刁振吉等“辽东三杰”骄傲,并可藉此一举,使“天香公主”四字,更加威震天下,取代“碧目魔女”地位。
  淳于琬傲骨天生,虽然自知已耗去相当气力,但哪肯对“天香公主”杨白萍示弱,遂在闻言之下,点头笑道:“杨公主亲自下场,再妙不过,淳于琬愿尽所能,领教几手高明功夫。”
  杨白萍扬眉微笑,斟了三杯美满,递到淳于琬的面前。
  淳于琬豪气凌云地,未加推辞,举杯一一饮尽!
  一位绿林渠魁,一位罕世侠女,正待双双下场,那位来自“峨嵋”的蒙面道人,忽然含笑叫道:“且慢!”
  淳于琬讶然问道:“道长有何指教?”
  蒙面道人微笑说道:“贫道隐居‘峨嵋’期间,便已久钦‘碧目魔女’与‘天香公主’之名,未料此番朝香东岳,顺道造访,竟能一齐有缘拜识……”
  淳于琬听得不耐地,双扬秀眉叫道:“道长,你叫住我们,究竟有甚么事儿,似乎不必尽说这些客气话呢!”
  蒙面道人摇头道:“别无所事,只是想借花献佛,各敬一杯美酒,为两位助威,使这场罕世难睹的‘碧目魔女’与‘天香公主’之斗,格外惊神泣鬼地,好看煞人!”
  杨白萍“哦”了一声,失笑说道:“原来道长是要敬我与淳于姑娘一杯酒儿,这事极为简单,哪里用得着说上一大篇道理呢?”
  蒙面道人伸手提壶,斟了两杯美酒,分别递给淳于琬、杨白萍,自己也斟了一杯,奉陪饮尽。
  杨白萍一面与淳于琬缓步下场,一面向她含笑问道:“对于我们之间的这场比斗,淳于姑娘有无高见?”
  淳于琬笑道:“我们在当世武林之中,总算薄负时名,要斗便应该斗得尽兴一些,不要草草了结!”
  杨白萍点头笑道:“淳于姑娘此语,与杨白萍心意相同,杨白萍想索性来个三阵较功,使彼此都能一展所长,都能尽兴!”
  淳于琬微笑说道:“我同意三阵较功,但不知杨公主在这三阵之上,打算斗些甚么技艺?”
  杨白萍想了一想,扬眉笑道:“淳于姑娘适才已在掌法、轻功、神力等三种功夫之上,大显奇能,我们不必重复,且较玄功、兵刃、暗器等三阵如何?”
  淳于琬连连点头,含笑说道:“妙极,妙极,我们第一阵便先斗玄功!”
  杨白萍目光微注淳于琬道:“淳于姑娘,请出题目!”
  淳于琬笑道:“我们谁也不必占谁便宜,这第一阵玄功比赛,干脆就公公平平地,由双方各出一个题目便了!”
  杨白萍嫣然笑道:“淳于姑娘快人快语,杨白萍敬遵芳命!”
  说到此处,转面向侍应喽啰笑道:“你们去取两只巨大皮鼓,及两具上好古琴备用!”
  淳于琬讶然笑道:“杨公主,我们是较量玄功,你却命人备琴备鼓则甚?”
  杨白萍尚未及答,那位“峨嵋”蒙面道人,却已在席上接口笑道:“淳于姑娘,杨公主有套玄功绝艺,名叫‘凝目调琴,传音击鼓’!”
  杨白萍心内一惊,弄不懂这位蒙面道人,怎会知道自己的秘传绝学?遂点了点头,向淳于琬笑道:“这位蒙面道长说得不错,杨白萍想以‘凝目调琴,传音击鼓’薄技,就教高明!但不知淳于姑娘要出个甚么题目?”
  淳于琬神情高傲地,摇头笑道:“我不必另出题目,就在杨公主所准备的古琴皮鼓之上,临时想些花样好了!”
  杨白萍眉头略皱,笑了一笑,便督促喽啰,把刚刚取来的两具上好古琴,及两具巨大皮鼓,布置妥切。
  两具古琴,是并排放在琴台之上,两只皮鼓,则一左一右地,放在琴台七尺以外!
  布置妥当以后,杨白萍便转向淳于琬含笑说道:“淳于姑娘,杨白萍献丑,调上一曲‘迎宾引’,以抛砖引玉?”(校对按:连载作“迎宾引”,湖南版等作“迎宾曲”,此记。)
  话完,举步走近琴台,负手而立,只用两道目光,向琴台上左边那具古琴,凝神注视!
  说也奇怪,不多时候,琴上丝弦,果然无风自动,琤琤琮琮,异常美妙地,奏了一曲“迎宾引”!
  淳于琬静静听完,微笑说道:“杨公主这种‘凝目调琴’神功,着实惊人,淳于琬不知能不能勉强学步?”
  杨白萍笑道:“这种功夫,并不甚难,只要略能‘以神驭气,无形及物’,便可施展,只是在琴弦之上,奏出宫商声韵,显得稍有变化而已!”
  她这样说话,是认为淳于琬在真气内力方面,已有相当消耗,如今纵能“凝目调琴”,但在琴韵的变化上,只消略一失调,也就算是输给自己了!
  淳于琬点头一笑,走近琴台,向右边那具古琴,负手凝目注视。
  刹那以后,琴弦自鸣,丁丁冬冬地,淳于琬奏了一曲“侠客游”,音韵变化,竟比杨白萍所奏的“迎宾引”,还要来得绵长繁复!
  杨白萍起初听得大吃一惊,但旋即又面现喜色!
  因为她发现淳于琬在“凝目调琴”上虽有独到之处,但调到后来,在一曲“侠客游”将及煞尾之际,突似力不从心地,音节微乱!
  这种现象,证明她所料不差,淳于琬的内家真气,果已消耗甚巨。
  淳于琬双颊一烧,向杨白萍愧然叹道:“杨公主,淳于琬自不量力,在这第一阵的玄功比赛之上,输给你了!”
  杨白萍因为看透对方功力大耗,已有把握取胜,故而乐得大方地,微微一笑,向淳于琬摇手说道:“淳于姑娘不必自谦,你这曲‘侠客游’,虽在煞尾时,音节微乱,但却比我所奏的‘迎宾引’,变化繁复,难易有别,怎能分判胜负?何况这场玄功比赛,原分两步举行,第二步的‘传音击鼓’,我们还未曾……”
  淳于琬不等杨白萍话完,便自苦笑说道:“杨公主请自施为‘传音击鼓’神技,你既不许淳于琬藏拙认败,我也就只好舍命陪君子了!”
  淳于琬说完这几句话,心中难过异常!
  因为,她如今发觉自己连番耗力逞强以后,未及调气行功,祛除疲累,业已无法取胜这位统率北六省绿林道的红粉魔头“天香公主”了!
  淳于琬是绝顶聪明的人物,她懊丧之下,蓦然悟出自己被对方用话套得说出要独胜群魔之语,未免太以愚蠢不智!
  人之精力,不可能无穷无尽,任凭你修为再深,火候再高,一阵一阵的连斗下去,总会因疲累而大打折扣!
  对方以人多耗敌,以强手压阵,自己怎能逃得一败?
  对方败上十阵廿阵无妨,自己只消落败一阵,便把“碧目魔女”四字,及“武林四绝”美号,付于流水!
  但淳于琬虽已知上当,却因话出如风,无法食言反悔,只好凝神静看杨白萍如何施为?打算把这三阵较功,勉力应付下来,然后再斟酌情形,另作适当处置!
  淳于琬正在心中转念,杨白萍业已施展出她的“传音击鼓”神技!
  她目光平静似水地,凝注在一具大皮鼓之上,约莫半盏茶时过后,突然伸指拨动台上琴弦!
  琴弦“丁”地一声脆鸣,那具皮鼓也似被无形之物所击,发出“咚”地一声轻响!
  杨白萍微微一笑,再拨琴弦!
  这次琴弦是“嗡”的一声低鸣,皮鼓却“通”地一声巨响!
  杨白萍就在这琴弦脆鸣,鼓声轻响,琴弦低鸣,鼓声巨响的操纵变化之上,表现出了她对于无形气功控制自如的能为,不禁面有得色!
  淳于琬静观之余,自行暗中调气,仍觉因适才逞强力举双鼎,耗劲过多,气机不畅,纵能勉强“传音击鼓”,也决难做到杨白萍这种控制由心、圆通自在的上乘境界!
  她正自愁皱双眉,杨白萍又把琴台上的古琴弦一连拨三响!
  “琤!琤!琤!”这是琴弦上清脆悦耳的三声高鸣!
  “通!通!通!”这是皮鼓上震耳欲聋的三声巨响!
  杨白萍以为如此对方已决难做到,遂踌躇满志地,向淳于琬扬眉笑道:“淳于姑娘,杨白萍业已献丑,如今请你一显绝艺了!”
  淳于琬笑了!
  她在这笑容之中,包含了很多成份,有惊,有宽慰,更有一种茫茫然地迷惑之感!
  因为就在淳于琬暗中运功,试出耗力过度,真气难匀,心头颇为不豫之际,忽然觉得身体以内,起了奇异变化,而这奇异变化,是在丹田气海之间,陡然产生了一股温和的热力,刹那间电布周身百穴!
  淳于琬再一运功暗试,竟已气旺神和,通体舒泰,不仅适才的疲劳,完全消除,内力真气方面,并比平时还要来得充沛弥漫!
  她是大行家,知道这种奇异现象,只有两种情况之下,才会发生!
  第一种可能是自己服了甚么益元补气功效极速的罕世灵药?
  第二种可能是有甚么绝世高人,运用神奇功力,暗中相助!
  如今自己仅与“天香公主”杨白萍,对立琴台之前,数丈以内绝无他人,第二项可能,根本不能成立!
  第二项可能,固然不能成立,但第一项可能,却更复毫无依据!
  因自己曾否服食药物,必然自知,何况一时之间,又到哪里去找旷世难寻的神效灵药?
  淳于琬正在满腹惊疑,含笑思索之际,杨白萍业已得意扬眉地,请她施展“侍音击鼓”绝艺了!
  淳于琬扬眉一笑,神功暗聚,蓄意技震群魔,竟以全力施为,伸出纤纤玉指,把琴拨得“琤琮”一响!(校对按:湖南版作“琴弦”。)
  怪事来了,琴弦只是“琤琮”一响,皮鼓却是“通”“通”两声!
  而这“通”“通”两声,并非发自一具皮鼓,竟是从分置左右的两具巨大皮鼓之上,同时响起!
  换句话说,淳于琬一拨琴弦同时,能向左右两个方向,发出“传音击鼓”的无形真力!
  这神奇功力,比“天香公主”杨白萍强得太多,使得这位雄踞泰山,统御北六省绿林人物,叱咤风云的红粉魔头,顿时惭然失色!
  不但如此,杨白萍因听得皮鼓上的“通”“通”两声,微带破音,遂凝目细看,竟看出两具极为坚韧的皮鼓的鼓面之上,微有裂纹,分明已被淳于琬的无形真力震毁。
  杨白萍脸色惨白地,长叹一声,竟不再继续比斗“兵刃”、“暗器”,身形微闪,飘回席上,斟了一杯美酒,双手捧着,向淳于琬递去!
  淳于琬接过酒杯,扬眉笑道:“杨公主,我们还有‘兵刃’及‘暗器’两阵未曾比试呢!”
  杨白萍苦笑道:“淳于姑娘的神功绝艺,太以惊人,杨白萍钦服万分,故而先敬你一杯美酒,然后再比较兵刃暗器!”
  人性无不好高,无不爱受人捧,尤其越是英雄人物,越是爱听赞谀之词,淳于琬何独不然?她一听杨白萍这等说法,便把杯中美酒,一饮而尽,含笑问道:“杨公主,我们第一阵玄功比赛,算是秋色平分,第二阵是比兵刃?还是比暗器呢?”
  杨白萍忽然神色微变,扬眉冷笑道:“淳于姑娘,你且莫自诩功力,急于比斗,杨白萍打算先考较考较你的见识再说!”
  淳于琬虽觉杨白萍在这刹那之间,突然变得有些阴森冷傲起来,但却仍未怎样在意地,点头笑道:“杨公主,你打算考较我甚么见识?”
  杨白萍目光电扫全场,眉宇间腾现出掩饰不住的得意笑容,看着淳于琬缓缓问道:“淳于姑娘,毒蛇之多,不可胜计,但其中有三种蛇儿的毒性,极为奇异,被武林人物称为‘蛇内三魔’,淳于姑娘可曾听说过这句话么?”
  淳于琬点头笑道:“我听说过这‘蛇内三魔’之称,其中一种‘冰玉美人肠’,还是特产在我所居的‘大雪山’中,他处绝无的呢!”
  杨白萍手指群豪,微笑说道:“在座群豪以内,未曾听说过这三种魔蛇之人,恐不在少,淳于姑娘能否一一说出?好使大家均能增广见闻!”
  淳于琬一半卖弄自己的广博见识,一半也趁着高兴,遂毫不推辞地,向满座群豪,朗声说道:“这所谓‘蛇内三魔’,名称均极特殊,产量也极稀少,几乎近于绝种地步!除了我适才所说的‘冰玉美人肠’外,还有两种,一种叫做‘三日失魂丝’,一种叫做‘血影带’!”
  杨白萍听得拊掌而笑道:“淳于姑娘果然博学多闻,竟讲得丝毫不错!但名称还在其次,杨白萍尚想请教一下,这‘冰玉美人肠’、‘三日失魂丝’及‘血影带’等三种蛇儿,为何会被江湖人物加上一个‘魔’字?”
  淳于琬微笑说道:“因为这三种蛇的所具毒力,不仅极难祛除,而且蕴藏部位也与一般不同,遂有‘魔蛇’之称,杨公主要不要我把这一点也说一说呢?”
  杨白萍心中暗觉得意地,点头笑道:“淳于姑娘若肯解说一番?我等定可大获教益!”
  这时,满座群豪均在凝神倾听,只有那位“峨嵋”蒙面道人,仿佛另有思索?
  淳于琬笑吟吟地说道:“这三种蛇儿毒力所藏之处,均不在蛇牙之内,‘冰玉美人肠’的奇毒在皮,人若偶一误触,便会奇寒难禁,渐渐骨髓成冰,终于四肢指节,及耳鼻等处,一齐脱落而死!”
  群豪听得相顾骇然!
  杨白萍目注淳于琬,含笑扬眉问道:“‘冰玉美人肠’的奇毒在皮,‘血影带’及‘三日失魂丝’的奇毒,又在何处?”
  淳于琬毫不迟疑地,含笑答道:“‘血影带’的奇毒在尾,人被蛇口咬了无妨,倘被蛇尾刺破丝毫皮肉,则不消片刻,毛发骨肉全化,变作一滩血水迹般!”
  说到此处,语音微顿,举杯饮了半杯酒儿,略为润喉,又复往下说道:“最后一种‘三日失魂丝’尤为奇异,它的毒力在筋!”
  毒狐唐媚香一旁听得讶然问道:“淳于姑娘,这种‘三日失魂丝’的毒力,既然在筋,却又有甚么厉害呢?”
  淳于琬笑道:“倘若捕得此蛇,抽出蛇筋,用药酒九蒸九晒之后,使其柔细如丝,人若误沾,便中无形奇毒!”
  唐媚香问道:“甚么叫无形奇毒?”
  淳于琬含笑答道:“中毒之人无法自觉,毒侵体中,亦暂不发作,必须等服食另一种药物以后,方能将毒力引发!”
  “三爪飞雕”刁振吉听得颇感兴趣地,插口问道:“请教淳于姑娘,能够引发这种‘三日失魂丝’毒力的那种药物是甚么?”
  淳于琬扬眉笑道:“这种药物随处可见,就是各种美酒,换句话说,人若误中‘三日失魂丝’的奇毒,再一饮酒,便既开始发作!”
  杨白萍两道妖美奇媚的目光之中,微闪得意神色,眉梢双扬,看着淳于琬,缓缓问道:“淳于姑娘,这种‘三日失魂丝’的毒力发作以后,便又如何?”
  淳于琬摇了摇头,叹息说道:“这毒力太以厉害,一经发作,中毒人的内力真气,便告无法提聚,静等三日后失魂成疯,由疯而死!”
  杨白萍目注淳于琬,格格笑道:“淳于姑娘,你是否过甚其词?这毒力真有这么厉害,三日后准会发作么?”
  淳于琬虽觉杨白萍神情有异,但仍猜不出她葫芦之中,究竟卖的甚么药?遂微觉不悦地,“哼”了一声说道:“怎么没有这样厉害?毒力一经发作,三日后必然失魂成疯,但若被谁激怒,有所妄动,则连三日之期,都难挨过,会当时神智全疯,失去人性!”
  杨白萍双眉一挑,点头说道:“淳于姑娘既然深知厉害,就免得我担心了!”
  淳于琬愕然问道:“杨公主此语何意?”
  淳白萍嘴角微披,发出一阵阴森的冷笑说道:“闯荡江湖,镇日身撄锋镝,必须有力使力,无力使智,否则根本不足以在这莽莽乾坤之中,与举世群豪,一争雄长!”
  淳于琬这回有点听出端倪,勃然震怒地,历声叱道:“杨白萍,难道你敢对我施展甚么暗箭伤人的鬼域伎俩?”
  杨白萍扬眉笑道:“谁叫你尽量卖弄逞强?使我觉得不能力敌,只有智取!”
  淳于琬哂然说道:“只怕你力敌固然不能,智取亦徒然取辱?”
  杨白萍格格荡笑道:“淳于姑娘,我念你‘碧目魔女’之号,得来不易,名列‘武林四绝’,身份极高,才想给你留些脸面,自行离去,在三日之内,寻个幽僻所在,静静等死,现在你既是不服,那就告诉你好了,但请千万不可激怒,否则倘若当着这些武林人物,立告失魂成疯,恐怕连女儿清白,都保不住了!”
  淳于琬骇然问道:“你是说我业已中了‘三日失魂丝’的奇异毒力?”
  杨白萍得意笑道:“淳于姑娘,请放镇静一些,你如今早已内力难聚,真气难提,再若猖狂,无非敬酒不吃吃罚酒,自寻没趣!你大概猜不到,琴台上右边那具古琴的琴弦中,便有一根是用九蒸九晒的‘三日失魂丝’蛇筋所制!”
  淳于琬在杨白萍发话之际,便已默察体内,觉出对方所言,果然不错,不禁心中难过已极,一语不发地,站起身形,离开“聚仙台”,向泰山大寨之外,含泪走去!
  她一来因知杨白萍所言是实,自己决不能再有激动,不等三日,便即当众成疯,把“碧目魔女”声名,完全断送!
  二来真气难聚,无法施展所擅“碧目魔光”,连预先伏下的“毒狐”唐媚香的那着闲棋,也不能运用!
  在如此情势之下,她不走何待?她只有遵从杨白萍所说,去寻个幽僻的所在,静静等死了!
  淳于琬一走,“聚仙台”上所有群豪,无不趋炎奉势地,纷纷向“天香公主”杨白萍盛加夸赞!
  杨白萍也志得意满地,扬眉笑道:“这位‘碧目魔女’的功力修为,委实惊人!我以为她连斗两阵,并力举双鼎之后,真力必有相当消耗,足可仗恃所学,与其一斗,谁知她不但毫无疲态,竟能格外发挥潜劲,拂弦传音,击毁双鼓,杨白萍睹状衡情,深知在场各位,无一是她敌手,才不得不施展出这种最后手段!”
  “峨嵋”蒙面道人听到此处,向杨白萍笑声问道:“杨公主,你怎会放心听凭淳于琬安然离去?万一这位‘碧目魔女’,能够祛除体中‘三日失魂丝’的剧毒,定必蓄怒重来,那时‘泰山大寨’之中,岂不势将伏尸累累,流血漂杵?”
  杨白萍微笑说道:“道长虑得虽是,但‘三日失魂丝’的剧毒,除了一种‘晶茎七叶芝’外,根本无药可祛!”
  蒙面道人笑道:“这种‘晶茎七叶芝’,出在何处?”
  杨白萍失声笑答道:“我只听说过此芝可解‘三日失魂丝’奇毒,却不知出在何处?何况共只三日光阴,淳于琬即将失魂成疯,她便是知道这种‘晶茎七叶芝’的出产所在,也已来不及赶去求取了呢!”
  蒙面道人“哦”了一声说道:“这样说来,纵使那淳于琬折返‘泰山大寨’,向杨公主臣服求情,杨公主也无法救她的了!”
  杨白萍点头笑道:“九州聚铁,铸错已成,‘碧目魔女’淳于琬如今就是对我双膝下跪,杨白萍也只好说声‘爱莫能助’!”
  蒙面道人听完之后,哈哈一笑,笑声中显然含蕴着颇为凄厉的悲伤意味!
  杨白萍吃了一惊,目注蒙面道人问道:“道长为何这样发笑?”
  蒙面道人摇头不答,却违反他一向惯例,伸手把脸上所戴的面罩取下!
  面罩取下,群雄愕然!
  因为除去面罩,现出来的是张英俊无比的漂亮脸庞,最少要比传说中的“峨嵋蒙面道人”年龄轻上二十岁左右!
  “飞天蜈蚣”尤洪首先骇然大惊,向群寇颤声叫道:“诸位小心,他不是‘峨嵋蒙面道人’,他……他……是‘金手书生’司……”
  “金手书生司空奇”七字,尚未说完,便惊得“天香公主”杨白萍、“三爪飞雕”刁振吉、烈火大师、善缘师太等人,纷纷离座而起!
  司空奇长笑一声,大袖双挥,身形电转,在这一刹那间,左手隔空吐劲,点了善缘师太晕穴,右掌猛推,把“三爪飞雕”刁振吉,击得肺腑翻腾,口中狂喷鲜血,并一腿飞起,施展“惊鸿战海,倒踹金波”身法,将烈火大师,踹得滚滚爬爬,跌出了丈许以外。
  这位“金手书生”一出手便威震全场,他不仅在咄嗟之间制住“辽东三杰”,并借着足踹烈火大师之势,飞身向杨白萍扑去!

相关热词搜索:金手书生

下一篇:第九章 失魂之恨
上一篇:
第七章 魔光制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