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飞魄散
 
2020-07-16 12:16:21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眼流血,月无光。
  万马悲嘶人断肠……”
  有谁知道天地间最悲惨、最可怕的声音是什么?
  那绝不是巫峡间的猿啼,也不是荒坟里的鬼哭,而是夜半荒原上的万马悲嘶!
  没有人能形容那种声音,甚至没有人听见过。
  若不是突然间天降凶横,若不是人间突然发生了惨祸,万马又怎会突然同时在夜半悲嘶?
  就算是铁石心肠的人,听到了这种声音,也难免要为之毛骨悚然、魂飞魄散。

×      ×      ×

  西边的一排马房,养着的是千中选一、万金难求的良种马。
  鲜血还在不停的从马房中流出来,血腥气浓得令人作呕。
  马空群没有呕。
  他木立在血泊中,他也已失魂落魄。
  公孙断环抱着马房前的一株孤树,抱得很紧,但全身还是不停的发抖。
  树也随着他抖,抖得满树秋叶一片片落下来,落在血泊中。
  血浓得足以令一树落叶浮起。
  叶开来的时候,用不着再问,已看出了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来。
  只要有人心的人,都绝不忍来看。
  世上几乎没有一种动物比马的线条更美,比马更有生命力。
  那匀称的骨架,生动的活力,本身就已是完美的象征。
  又有谁能忍心一刀砍下它的头颅来?
  那简直已比杀人更残忍!
  叶开叹息了一声,转回身子,正看到慕容明珠又开始在远处不停的呕吐。
  飞天蜘蛛也是面如死灰,满头冷汗。
  傅红雪远远地站在黑夜里,黑夜笼罩着他的脸,但他手里的刀鞘却仍在月下闪闪的发着光。
  公孙断看到了这柄刀,突然冲过来,大喝道:“拔你的刀出来。”
  傅红雪淡淡道:“现在不是拔刀的时候。”
  公孙断厉声道:“现在正是拔刀的时候,我要看看你刀上是不是有血?”
  傅红雪道:“这柄刀也不是给人看的。”
  公孙断道:“要怎么你才肯拔刀?”
  傅红雪道:“我拔刀只有一种理由。”
  公孙断道:“什么理由?杀人?”
  傅红雪道:“那还得看杀的是什么人,我一向只杀三种人。”
  公孙断道:“哪三种?”
  傅红雪道:“仇人,小人……”
  公孙断道:“还有一种是什么人?”
  傅红雪冷冷的看着他,冷冷道:“就是你这种定要逼我拔刀的人。”
  公孙断仰天而笑,狂笑道:“好,说得好,我就是要等着听你说这句话……”
  他的手已按上弯刀的银柄。笑声未绝,手掌已握紧!
  傅红雪的眸子更亮,似也久已在等着这一刹那。
  拔刀的一刹那!
  但就在这刹那间,夜色深沉的大草原上,突又传来一阵凄凉的歌声:
  “天皇皇,地皇皇,
  地出血,月无光。
  月黑风高杀人夜,
  万马悲嘶人断肠。”
  歌声缥缈,仿佛很遥远,但每个字却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公孙断脸色又已变了,忽然振臂而起,大喝道:“追!”
  他身形一掠,黑暗中已有数十根火把长龙般燃起,四面八方的卷了出来。
  云在天双臂一振,“八步赶蝉追云式”,人如轻烟,三五个起落,已远在二十丈外。
  叶开叹了口气,喃喃道:“果然不愧是云飞鹤,果然是好轻功。”
  他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跟傅红雪说话,但等他转过头来时,一直站在那边的傅红雪,竟已赫然不见了。

×      ×      ×

  血泊已渐渐凝结,不再流动。
  火光也渐渐去远了。
  叶开一个人站在马房前——天地间就似已剩下他一个人。
  马空群、花满天、傅红雪、慕容明珠……这些人好像忽然间就已消失在黑暗里。
  叶开沉思着,嘴角又渐渐露出一丝微笑,喃喃道:“有趣有趣,这些人中好像没有一个不有趣的……”

相关热词搜索:边城浪子

上一篇:鸡犬不留

下一篇:暴雨初歇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