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初歇时
 
2020-07-16 12:20:40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暴雨。
  雨绝不会只下一滴。
  你只要看到有一滴雨落下,就应知道大雨立刻就要跟着来了。
  窗子是关着的,屋里暗得很。
  雨点打在屋顶上,打在窗户上,就像是战鼓雷鸣,万马奔腾。
  叶开斜坐着,伸长了两条腿,看着他那双破旧的靴子,长长叹了一口气,喃喃着道:“好大的雨。”
  萧别离小心翼翼地翻开了最后一张骨牌,凝视了很久,才回过头,微笑道:“这地方平时少下雨。”
  叶开沉思着,道:“也许就因为平时很少下雨,所以一下就特别大。”
  萧别离点点头,倾听着窗外的雨声,忽也长长叹了口气,道:“这场雨下得实在不是时候。”
  叶开道:“为什么?”
  萧别离道:“今天本是她们每月一次,到镇上来采购针线花粉的日子。”
  叶开道:“她们?她们是谁?”
  萧别离目中带着笑意,道:“她们之中,总有一个是你很想见到的。”
  叶开明白了,却还是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很想见到她?”
  萧别离微笑道:“我看得出来。”
  叶开道:“怎么看法?”
  萧别离轻抚着桌上的骨牌,缓缓道:“也许你不信,但我的确总是能从这上面看出很多事。”
  叶开道:“你还看出了什么?”
  萧别离凝视着骨牌,脸色渐渐沉重,目中也露出了阴郁之色,缓缓道:“我还看到了一片乌云,笼罩在万马堂上,乌云里有把刀,正在滴着血……”
  他忽然抬头,盯着叶开,沉声道:“昨夜万马堂里是不是发生了一些凶杀不祥的事?”
  叶开似已怔住,过了很久,才勉强笑道:“你应该改行去替人算命的。”
  萧别离长长叹息,道:“只可惜我总是只能看到别人的灾祸,却看不出别人的好运。”
  叶开道:“你……你有没有替我看过?”
  萧别离道:“你要听实话?”
  叶开道:“当然。”
  萧别离的目光忽然变得很空洞,仿佛在凝视着远方,道:“你头上也有朵乌云,显见得你也有很多烦恼。”
  叶开笑了,道:“我像是个有烦恼的人?”
  萧别离道:“这些烦恼也许不是你的,但你这人一生下来,就像是已经有很多别人的麻烦纠缠着你,你甩也甩不掉。”
  叶开笑得似已有些勉强,勉强笑道:“乌云里是不是也有把刀?”
  萧别离道:“就算有刀也无妨。”
  叶开道:“为什么?”
  萧别离道:“因为你命里有很多贵人,所以无论遇着什么事,都能逢凶化吉。”
  叶开道:“贵人?”
  萧别离道:“贵人的意思,就是喜欢你、而且能帮助你的人,譬如说……”
  叶开道:“譬如说你?”
  萧别离笑了,摇着头说道:“你命中的贵人,大多是女人,譬如说翠浓!”
  他看着叶开襟上的珠花,微笑道:“她昨夜就一直在等着你,你为什么不去找她?”
  叶开也笑了,道:“床头金尽,壮士无颜,既然迟早要被赶出来,又何必去?”
  萧别离道:“你错了。”
  叶开道:“哦。”
  萧别离道:“这地方的女人,也未必人人都是拜金的。”
  叶开道:“我倒宁愿她们如此。”
  萧别离道:“为什么?”
  叶开道:“这样子反而无牵无挂,也不会有烦恼。”
  萧别离道:“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有情的人就有烦恼?”
  叶开道:“对了。”
  萧别离微笑道:“你却又错了,一个人若是完全没有烦恼,活着也未必有趣。”
  叶开笑道:“我还是宁可坐在这里,除非这里白天不招待客人。”
  萧别离道:“你是例外,随便你什么时候来,随便你要坐到什么时候都行,但是我……”
  他忽又叹息了一声,苦笑道:“我已老了,精神已不济,到了要睡的时候,整个人都像是要瘫了下去。”
  叶开道:“你还没有睡。”
  萧别离笑得仿佛有些伤感,悠悠道:“老人总是舍不得多睡的,因为他自知剩下的时候已不多了,何况我又是个夜猫子。”
  他拿起椅旁的拐杖,挟在肋下,慢慢地站起来,忽又笑道:“中午时说不定雨就会停的,你说不定就会看到她了。”

×      ×      ×

  萧别离已上了小楼。
  他站起来,叶开才发现他长衫的下摆里空荡荡的,两条腿已都齐膝被砍断。
  这双腿是怎么被砍断的?为了什么?
  无论谁都可看得出,他若非是个很不平凡的人,又怎会到这边荒小城中来,做这种并不光采的生意?
  他是不是想藉此来隐藏自己的过去?是不是真有种神秘的力量,能预知别人的灾祸?
  叶开沉思着,看到桌上的骨牌,就忍不住走了过去,伸手摸了摸。忽又发觉这骨牌并不是骨头,而是纯钢打成的。
  只听一阵阵干涩的咳嗽声,隐隐从小楼上传下来。
  叶开叹了口气,只觉得他实在是个很神秘的人,说出的每句话,仿佛都有某种很神秘的含意,做出的每件事,也仿佛都有某种很神秘的目的。
  就连他住的这小楼上,都很可能隐藏着一些没有人知道的秘密。
  叶开看着那狭而斜的楼梯,忽又笑了。
  他觉得这地方实在很有趣。

相关热词搜索:边城浪子

上一篇:魂飞魄散

下一篇:黄昏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