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智者
2021-06-26 16:04:58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不知何时月已升起。
  灰白色的大路,在月光下笔直的伸向前方。
  老人和李寻欢走在前面,孙小红默默的跟在他们身后。
  她虽然垂着头没有说话,但心里却愉快得几乎想呐喊,因为她只要一抬头,就可见到她心目中最佩服的男人,和最可爱的男人。
  月光渐渐明亮,将他们的影子温柔地印在她身上。
  她觉得幸福极了。
  老人吐出了一口烟,缓缓道:“我老早就听说过你,老早就想找你喝喝酒,聊聊天,今天才发现,跟你聊天的确是件很愉快的事。”
  李寻欢只笑了笑,他身后的孙小红却已“哧”的笑了出来,道:“但他直到现在,除了向你老人家问好之外,别的话连一个字都没有说呀。”
  老人笑道:“这正是他的好处,不该说的话他一句也没有说,不该问的话一句也没有问,若是换了别人,一定早已设法探听我们的来历了。”
  李寻欢微笑道:“这也许只因为我早已猜着了前辈的来历。”
  老人道:“哦?”
  李寻欢道:“普天之下,能将上官金虹惊退的人并不多。”
  老人笑了,道:“你若以为上官金虹是被我吓走的,你就错了。”
  他不等李寻欢说话,已接着道:“上官金虹的武功,你想必也已看出,寸步不离跟着他的那少年人,更是可怕的对手,以他们两人连手之力,天下绝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抵挡他们三百招,更莫说要胜过他们了。”
  李寻欢目光闪动,道:“前辈也不能?”
  老人道:“我也不能。”
  李寻欢道:“但他们却还是走了。”
  老人笑了笑,道:“这也许是因为他们觉得现在还没有必要杀我,也许是因为他们早已发觉你在这里,他们没有把握能胜过我们两人。”
  孙小红又忍不住道:“他们就算已发觉树后有人,又怎知是李……李探花呢?”
  老人道:“像李探花这样的绝顶高手,就算静静的站在那里不动,但只要他心里对某人生出了敌意,就会散发出一种杀气!”
  孙小红道:“杀气?”
  老人道:“不错,杀气!但这种杀气自然也只有上官金虹那样的高手才能感觉得出。”
  孙小红叹了口气,摇着头道:“你老人家说得太玄了,我不懂。”
  老人肃然道:“武功本就是件很玄妙的事,懂得的人本就不多。”
  李寻欢道:“无论他们是为何走的,前辈相助之情,总是……”
  老人打断了他的话,道:“你若以为我是在帮你的忙,你就错了,我做事一向都是为自己的。”
  李寻欢道:“可是……”
  老人又打断了他的话,带着笑道:“我只是喜欢看见你这种人好好的活着,因为像你这样的人,活在世上的已不多了。”
  李寻欢只有微笑,只有沉默。
  老人道:“你我虽然初次相见,但你的脾气我很了解,所以我也并不想劝你离开这里。”
  他目光凝注着李寻欢,神情忽然变得很郑重,缓缓道:“我只希望你能明了一件事。”
  李寻欢道:“前辈指教。”
  老人正色道:“林诗音是用不着你来保护的,你走了对她只有好处。”
  李寻欢又为之默然。
  老人道:“林诗音本人并不是别人伤害的对象,别人想伤害她,只不过是因为你,换句话说,别人要伤害她,就因为你在保护她,你若不保护她,也就根本没有人要伤害她了……这道理你明白吗?”
  李寻欢就好像忽然被人抽了一鞭,痛苦得全身都仿佛收缩了起来,他忽然觉得自己仿佛只有三尺高。
  老人却似全未留意到他的痛苦,接着又道:“你若觉得她太寂寞,想陪伴她,现在也已用不着,因为龙啸云已回来了,你留在这里,只有增加她的烦恼。”
  李寻欢目光茫然凝注着远方的黑暗,沉默了很久很久,才长长的叹了口气,黯然自语道:“我错了,我错了,我又错了……”
  他的腰似也弯了下去,背也无法挺直。
  孙小红望着他的背影,心里又是怜惜,又是同情。
  她知道她爷爷是在故意刺激他,故意令他痛苦,她也知道这样做对他只有好处,但她却不忍。
  老人道:“龙啸云忽然回来,只因他已找到个他自信可以对付李寻欢的帮手。”
  李寻欢苦笑道:“他又何必找人对付我?我还是将他当做我的朋友。”
  老人道:“但他却不这么想……你可知道他找来的人是谁?”
  李寻欢道:“胡不归?”
  老人道:“不错,正是那疯子。”
  孙小红插嘴道:“胡疯子的武功真的那么厉害?”
  老人道:“普天之下只有两个人,我始终估不透他们武功之深浅。”
  孙小红道:“哪两个人?”
  老人含笑望着李寻欢,道:“其中一人是李探花,另一人就是胡疯子。”
  李寻欢笑道:“前辈过奖了,据我所知,我的朋友阿飞武功就绝不在我之下,还有荆无命……”
  老人截口道:“阿飞和荆无命一样,他们根本不懂得武功。”
  李寻欢愕然道:“前辈说他们不懂武功?”
  老人道:“不错,他们非但不懂武功,而且不配谈武……”
  他冷冷接着道:“他们只会杀人,只懂得杀人!”
  李寻欢默然良久,缓缓道:“但阿飞和荆无命还是不同的。”
  老人道:“有何不同?”
  李寻欢道:“也许他们杀人的方法并无不同,但他们杀人的目的却绝不一样。”
  老人道:“哦?”
  李寻欢道:“阿飞只有在万不得已时才杀人,荆无命却只是为了杀人而杀人!”
  老人慢慢的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不错,我也知道阿飞是你的朋友,但你为何一点也不关心他,为何不去看看他?”
  李寻欢垂下头,道:“我……”
  老人道:“你若想去看看他,现在正是时候,否则只怕就太迟了!”
  李寻欢忽然挺起胸,道:“好,我这就去找他!”
  老人目中这才露出一丝笑意,道:“你知道他住的地方?”
  李寻欢道:“我知道。”
  孙小红忽然赶到前面来,眼睛里发着光,道:“但你也许还是找不着,还是让我带你去的好。”
  李寻欢还未开口,老人已板着脸道:“你还有你的事,李探花也用不着你带路。”
  孙小红嘟起嘴,垂下头,看样子几乎要哭了出来。
  李寻欢沉吟着,抱拳道:“就此别过。”
  他心里本有许多话要说,却只说了这四个字,因为他知道在这老人面前,无论说什么话都是多余的。
  老人一挑大拇指,赞道:“对,说走就走,这才是男子汉,大丈夫!”

×      ×      ×

  李寻欢果然说走就走,而且没有回头。
  孙小红目送他远去,眼圈儿都红了。
  老人轻轻拍了拍她肩头,柔声道:“你心里是不是很难受?”
  孙小红眼睛还是呆呆的望着李寻欢身形消失处,道:“没有。”
  老人笑了,笑容中带着无限慈祥,摇着头道:“傻丫头,你以为爷爷不知道你的心么?”
  孙小红嘟着嘴,终于忍不住道:“爷爷既然知道,为什么不让我陪他去。”
  老人柔声道:“傻丫头,你要知道,像李寻欢这样的男人,可不是容易能得到的。”他目中闪着世故的智慧之光,微笑着接道:“你要得到他的人,就先要得到他的心,那可不简单,一定要慢慢的想法子,但你若追得他太紧,就会将他吓跑了。”

×      ×      ×

  李寻欢虽然说走就走,虽然没有回头,但他的心却仍然被一根无形的线系着,系得紧紧的。
  他知道自己这一走,又不知要等到何时才能再见林诗音了。
  相见时难,别亦难。
  这十余年来,他只见到林诗音三次。每次都只有匆匆一面,有时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说,但系在他心上的线,却永远是握在林诗音手里的。只要能见到她,甚至只要能感觉到她就在自己附近,他就心满意足。

×      ×      ×

  秋风扑面,已有冬意。
  残秋已残。
  李寻欢的心境也正如这残秋般萧索。
  “你留在这里,只有增加她的烦恼和痛苦……”
  老人的话,似乎还在他耳边响着。
  他也知道自己非但不该再见她,连想都不该想她。
  他停下脚步,倚着一株枯树剧烈的咳嗽起来,等这阵咳嗽平息,他已决定不再想这些不应想的事。
  幸好他还有许多别的事要想。
  那老人不但是智者,也必定是位风尘异人,绝顶高手。世上无论什么事,他似乎都很少有不知道的。
  但他的身份却实在太神秘。
  他究竟是什么人?究竟隐藏了些什么?
  孙驼子,李寻欢很佩服。
  一个人若能在抹布和扫把间隐忍十五年,无论他是为了什么,都是值得人深深佩服的。
  但他究竟是为了谁才这样做?
  他们守护的究竟是什么?
  至于孙小红——孙小红的心意,他怎会不知道?
  但他却不能接受,也不敢接受。
  总之,这一家人都充满了神秘,神秘得几乎已有些可怕……

相关热词搜索:铁胆大侠魂

下一篇:第十八章 停车爱醉枫林晚
上一篇:
第十六章 长亭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