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大欢喜女菩萨
2021-06-30 13:32:27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长街静寂。
  山林中的人都睡得早,家家户户的灯火都已熄灭了,但一转入枫林,就可发现那小楼上依然是灯火通明。
  不但那酒菜的香气是从小楼上传来的,而且楼上还隐约可以听见一阵阵男女混杂的笑声。
  铃铃怔住了。
  李寻欢淡淡道:“莫非是你们家的小姐已回来了?”
  铃铃道:“绝不会,她说过至少也要等三五个月后才会回来。”
  李寻欢道:“你们家的客人本不少,也许又有远客来了,主人既不在,就自己动手弄些酒菜吃。”
  铃铃道:“我先上去瞧瞧,你……”
  李寻欢道:“还是我先上去的好。”
  铃铃道:“为什么?这些人既然在楼上又烧菜,又喝酒,闹得这么厉害,显然并没有什么恶意,你难道还怕我先上去有危险不成?”
  李寻欢笑了笑,道:“我只不过也很饿了。”
  他抢先走上小楼旁的梯子,走得很小心,似乎已感觉到已有人在小楼上布了个陷阱,正等着他上去。
  那些酒菜的香气,正是诱他来上当的。
  楼上的门是开着的。
  李寻欢一走到门口,就仿佛呆住了。
  他从来也未曾见过这么多,这么胖的女人。
  他这一生中见到的胖女人,加起来还没有现在一半多。
  小楼上的地方虽不算大,也不算小,像李寻欢这么大的人,就算有一两百个在楼上,也不会挤满的。
  现在楼上只有二十来个人,却已几乎将整个楼都挤满了,李寻欢想走进去,几乎都困难得很。
  小楼本来用木板隔成了几间屋子,现在却已全都被打通,本来每间屋里都有一两张桌子,现在这些大大小小的桌子都已并在一起,桌子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酒菜,堆得简直像座小山。
  屋子里坐着十来个女人,她们都坐在地上,因为无论多么大的椅子她们也坐不下,就算坐下去,椅子也要被坐垮。
  但谁也不能说她们是猪,因为像她们这么胖的猪世上还少见得很,而且猪也绝没有她们吃得这么多。
  李寻欢走到门口的时候,恰巧有一大盘炸子鸡刚端上来,这十几个胖女人正好一齐在吃炸子鸡。
  那声音简直可怕极了,任何人都无法形容得出,小孩若是听到这种声音,半夜一定会做噩梦。
  堆酒菜的桌子旁铺着七八床丝被,最胖的一个女人就坐在那里,还有五六个男人在旁边围着她。
  这些男人一个个都穿着极鲜艳的衣裳,年纪也都很轻,长得也都不算难看,有的脸上还擦着粉。
  他们身材其实也不能算十分瘦小,但和这女人一比,简直就活像个小猴子,这女人不但奇肥奇壮,而且又高又大,一条腿简直比大象还粗,穿的一双红缎软鞋,至少也得用七尺布。
  那五六个男人有的正在替她敲腿,有的在替她搥背,有的在替她搧扇子,有的手里捧着金杯,在喂她喝酒。
  还有两个脸上擦着粉的,就像是条小猫似的蜷伏在她脚下,她手里撕着炸鸡,高兴了就撕一块喂到他们嘴里。
  幸好李寻欢很久没吃东西了,否则他此刻只怕早就吐了出来,他平生再也没有瞧见过比这更令人恶心的事。
  但是他并没有回头,反而大步走了进去。
  所有的声音立刻全都停止了,所有的眼睛全都在盯着他。
  被几十个女人盯着,并不是件好受的事,尤其是这些女人,她们好像将李寻欢看成只炸鸡,恨不得一齐伸出手将他撕碎。
  无论任何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变得很局促,很不安。
  李寻欢并没有。
  就算他心里有这种感觉,表面也绝对看不出。
  他还是随随便便的走着,就算是走上金殿时,他也是这样子,他就是这么样一个人,无论谁也没法子使他改变。
  那最胖最大的女人眼睛已眯了起来。
  她眼睛本来也许并不小,现在却已被脸上的肥肉挤成了一条线,她脖子本来也许并不短,现在却已被一叠叠的肥肉填满了。
  她坐在那里简直就像是一座山,肉山。
  李寻欢静静的站到她面前,淡淡的笑了笑,道:“大欢喜女菩萨?”
  这女人的眼睛亮了,道:“你知道我?”
  李寻欢道:“久仰得很。”
  大欢喜女菩萨道:“但你却没有逃走?”
  李寻欢笑道:“我为何要逃走?”
  大欢喜女菩萨也笑了。
  她开始笑的时候,还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但忽然间,她全身的肥肉都开始震动了起来。
  满屋子的人都随着她震动了起来,本来伏在她背上的一个穿绿衣服的男人,竟被弹了出去。
  桌上的杯盘碗盏“叮当”直响,就像地震。
  幸好她笑声立刻就停止了,盯着李寻欢道:“我虽还不知道你是谁,但你的来意我已知道。”
  李寻欢道:“哦?”
  大欢喜女菩萨道:“你是为了蓝蝎子来的,是不是?”
  李寻欢道:“是!”
  大欢喜女菩萨道:“她杀死我那宝贝徒弟,就是为了你?”
  李寻欢道:“是。”
  大欢喜女菩萨道:“所以你想来救她?”
  李寻欢道:“是。”
  大欢喜女菩萨眼睛又眯了起来,带着笑意道:“想不到你这男人倒还有点良心,她为你杀人,倒还不冤枉。”
  她一挑大拇指,接着道:“但蓝蝎子也真可算是个了不起的女人,讲义气,有骨头,她杀了我的徒弟,非但没有逃走,反而敢来见我,以前我倒真未想到她是这么样的一个人,跟你倒可算是天生的一对儿。”
  李寻欢并没有辩驳,反而微笑道:“女菩萨若肯成全,在下感激不尽。”
  大欢喜女菩萨道:“你想将她带走?”
  李寻欢道:“是。”
  大欢喜女菩萨道:“我若已杀了她呢?”
  李寻欢淡淡道:“那么……我也许就要替她报仇了!”
  大欢喜女菩萨又笑了起来,道:“好,你不但有良心,也有胆子,我倒还真舍不得杀你。”
  她的腿一伸,将伏在她腿上的一个男人弹了起来,道:“去,替这位客人倒酒。”
  这男人穿着件滚着花边的紫红衣服,身材本不矮,此刻却已缩了起来,脸上居然还抹着厚厚的一层粉。
  看他的五官轮廓,看他的眼睛,他以前想必也是个很英俊的男人,以前认识他的人只怕做梦也想不到他会变成这样子。
  只见他双手捧着金杯,送到李寻欢面前,笑嘻嘻道:“请。”
  一个人落到这种地步,居然还笑得出口。
  李寻欢暗中叹了口气,也用双手接着金杯,道:“多谢。”
  他无论对什么人都很客气,他觉得“人”,总是“人”,他一向不愿伤害别人,就算那人自己在伤害自己。
  金杯的容量很大,足可容酒半斗。
  李寻欢举杯一饮而尽。
  大欢喜女菩萨笑道:“好,好酒量!好酒量的男人才是好男人,我这些男人谁也比不上你。”
  那穿紫花衣服的男人又捧了杯酒过来,笑嘻嘻道:“李探花千杯不醉,请,再尽这一杯。”
  李寻欢怔住了。
  这男人居然认得他。
  大欢喜女菩萨皱眉道:“你叫他李探花?哪个李探花?”
  那男人笑道:“李探花只有一个,就是大名鼎鼎的小李飞刀,李寻欢。”
  大欢喜女菩萨也怔住了。
  屋子里所有人的眼睛都发了直。
  小李飞刀!
  近十余年来,江湖中几乎已没有比他更响亮的名字!

×      ×      ×

  大欢喜女菩萨突又大笑起来,道:“好,久闻小李探花不但有色胆,也有酒胆,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除了你之外,别人也没有胆子到这里来。”
  那男人笑嘻嘻道:“小李飞刀,例不虚发,这就叫艺高者胆大!”
  李寻欢一直在盯着他的脸,忍不住道:“却不知阁下是……”
  那男人笑道:“李探花真是贵人多忘事,连老朋友都不认得了么?”
  大欢喜女菩萨目光闪动,忽又笑道:“你的人他虽已不认得,你的剑法他想必还是认得的。”
  那男人格格笑道:“我的剑法……我的剑法连我自己都忘了。”
  大欢喜女菩萨缓缓道:“你没有忘,快去拿你的剑来。”
  那男人倒真听话,乖乖的走到后面去。
  后面还有刀勺声在响,一阵阵香气传来,这次炒的是“干炒雪腿”,正是滇贵一带的名菜。
  那男人的身形虽已有些佝偻,但走起路来倒不慢,还不到半盏茶功夫,就捧着柄乌鞘长剑走了出来。
  大欢喜女菩萨笑道:“来,露一手给他瞧瞧。”
  笑声中,她已将手里的大半只炸鸡向这男人抛了出去。
  只听“叮”的一声,剑光一闪!
  这男人拧身,拔剑,剑光匹练般飞出,剑花点点。
  大半只炸鸡已变成四片,一连串穿在剑上。
  李寻欢失声道:“好剑法!”
  他实在没有想到这男人竟有如此高明的剑法,如此迅急的出手,最奇怪的是,他使出的这一招剑法李寻欢看来竟熟悉得很,仿佛在什么地方见过,而且还仿佛曾经和他交过手。
  这男人已笑嘻嘻走了过来,道:“这鸡炸得还不错,李探花请尝一块。”
  黄澄澄的炸鸡串在碧森森的剑上,果然显得分外诱人。
  碧森森的剑光宛如一池秋水。
  李寻欢耸然失声,竟几乎忍不住要叫了出来。
  “夺情剑!”

×      ×      ×

  这男人掌中的剑,竟是夺情剑!
  望着这男人,李寻欢全身都在发冷,嗄声道:“游龙生,阁下莫非是‘藏剑山庄’的游少庄主。”
  这男人笑嘻嘻道:“老朋友毕竟是老朋友,你到底还是没有忘了我。”
  他似乎笑得太多,脸上的粉都在簌簌的往下落。
  这真的就是游龙生?这真的就是两年前雄姿英发,不可一世的少年豪杰!
  李寻欢只觉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实在梦想不到这少年竟会变成如此模样,他不但为他悲痛,也为他惋惜。
  但游龙生自己却似已完全麻木了,脸上还是笑嘻嘻的,慢慢的将挑在剑尖的炸鸡取下,挑了一块最肥的,放在嘴里咀嚼着,喃喃道:“好,味道果然与众不同,能吃到这种炸鸡,真是口福不浅。”
  大欢喜女菩萨笑道:“藏剑山庄的厨子做不出这么好的炸鸡来么?”
  游龙生叹了口气,道:“他们做出来的炸鸡简直就像木头。”
  大欢喜女菩萨道:“若不是我,你能吃到这种炸鸡么?”
  游龙生道:“吃不到。”
  大欢喜女菩萨道:“你跟我在一起,日子过得开心不开心?”
  游龙生笑道:“开心死了。”
  大欢喜女菩萨道:“蓝蝎子和我,若要你选一个,你选谁?”
  游龙生似乎又想爬到她脚下去,笑嘻嘻道:“当然是选我们的女菩萨。”
  大欢喜女菩萨抚着肚子大笑起来,格格笑道:“好,这小子总算是有眼光的,也不枉我疼你一场!”
  她忽然指着自己的咽喉,道:“来,往我这地方刺一剑,给李探花瞧瞧。”
  游龙生道:“那不行,若是伤了女菩萨,那怎么得了,我也要心疼死了。”
  大欢喜女菩萨笑骂道:“小兔崽子,凭你也能伤得了我,放心刺过来吧!”
  她居然抬起了头,伸直了脖子在等。
  看游龙生迟疑着,眼珠子不停的在转,突然道:“好!”
  这“好”字出口,他剑也出手!
  但见寒光闪动,如惊虹,如掣电。
  游龙生剑法之快,虽不及阿飞,但也可算是武林中顶尖的高手,李寻欢曾经和他交过手,对他的剑法自然清楚得很。
  大欢喜女菩萨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居然连动都不动,她若是个男人,倒真像一尊弥陀佛。
  剑光已闪电般刺入了她咽喉!

相关热词搜索:铁胆大侠魂

下一篇:第十九章 女巨人
上一篇:
第十七章 英雄与枭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