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怒火
2021-07-17 14:07:17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夜深,更静。
  阿飞闭着眼,呼吸很均匀,似已睡得很酣。
  其实他却是完全清醒着的,几乎从来也没有如此清醒过。
  他一直很少睡不着,因为他不到非常疲倦的时候,绝不会睡下去,这些日子来,他却是只要一沾着枕头,就立刻睡着。
  但现在,他却失眠了。
  林仙儿就睡在他身旁,呼吸得也很均匀。
  阿飞只要一翻身,就可拥抱起她温暖和柔软的胴体。
  但他却勉强控制自己,连看都不敢看她一眼,他生怕自己看了她一眼,意志就会完全崩溃。
  林仙儿永远都如此信任他,他怎能做这种事?
  但他却还是能感觉到她那带着甜香的呼吸,他几乎要用出他所有的精神和力气,才能勉强将自己控制。
  这绝不是件很好受的事。
  欲望就像是浪潮,一阵平静了,立刻又有一阵卷了过来。
  他不断的在忍受着煎熬,简直就像是一条在热锅里的鱼。
  他怎么能睡得着?
  林仙儿的呼吸仿佛更沉重,可是她的眼睛却已慢慢的睁开。
  发亮的眼睛在黑暗中静静的凝注着阿飞。
  零乱的头发,搭在他宽阔的前额上,他睡得就像是个孩子。
  林仙儿忽然发现他的睫毛也很长,仿佛想伸手去轻轻抚摸……
  在这一瞬间,她若真的伸出了手,阿飞以后也许就永远是她的了,也许就会为她抛却一切,放弃一切。
  在这一瞬间,她的目光是温柔的,但却只不过是短短一瞬间而已,她的手已缩回,温柔的眼波也结成了冰,却轻唤道:“小飞你睡着了么?”
  阿飞没有回答,也没有张开眼睛。
  他不敢。
  他怕自己……
  林仙儿又等了很久,忽然悄悄的滑了下床,悄悄的提起了鞋子。
  她手提鞋,悄悄的开门走了出去。
  这么晚了,她还要到哪里去?
  阿飞心上仿佛突然被刺入了一根针,刺得他的心在收缩。
  “眼不见心不烦,有些事,你永远不知道反而好。”
  阿飞也懂得,真实往往最残酷,最伤人。
  只可惜他却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

×      ×      ×

  门开了。
  上官金虹目中突然闪过一丝笑意。
  他笑的时候甚至比不笑时还残酷。
  林仙儿掩起门,靠在门上,凝注着他,“噗”的,手里提着的鞋子落下去一只,又落下去一只。
  她长长叹息了一声,道:“你早就算准我会来的,是不是?”
  上官金虹道:“是。”
  林仙儿咬着嘴唇,道:“可是我……我自己却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来。”
  上官金虹道:“我知道。”
  林仙儿道:“你知道?”
  上官金虹道:“你来,因为你已发现阿飞并不如你想像中那么可靠,你若还想活着,活得很好,就只有来投靠我。”
  林仙儿道:“你……你可靠么?”
  上官金虹笑了笑,道:“那就得问你自己了。”
  世上本没有绝对可靠的男人。
  一个男人是否可靠,全得要看那女人的手段对他是否有效。
  这道理林仙儿当然很明白。
  她也笑了,道:“你一定会很可靠的,因为我永远不会让你觉得失望。”
  开始的时候,她用眼睛笑。
  然后,她再用手,用腰肢,用腿……
  她似已下决心,不惜用任何法子,都要将这男人缠住。
  她以最快的速度,用出了她最有效的武器。

×      ×      ×

  在男人眼中,世上绝没有任何一样东西比赤裸着的女人更有吸引力,何况是林仙儿这样的女人。
  奇怪的是,上官金虹的眼睛却还是在盯着门。
  他似乎觉得这扇门比她还好看得多。
  林仙儿喘息着,道:“抱起我,我……我已经走不动了。”
  上官金虹抱起了她,但眼睛还是盯着门。
  “砰”的,门竟被撞开。
  一个人撞了进来,就像是一团燃烧着的火。
  怒火!

×      ×      ×

  阿飞!
  没有人能形容阿飞现在的愤怒,也没有人能想像。
  上官金虹目中却已闪过一丝笑意。
  “他难道也早就算准阿飞要来的?”
  阿飞像是完全没有看到他。
  他眼睛里简直连任何人都看不见,看到的只是个噩梦。
  他全身都在颤抖。
  林仙儿却连眼睛都没有霎一霎,还是勾着上官金虹的脖子,道:“到你这里来的人,难道都不敲门的吗?”
  阿飞突然反手一拳,打在门上。
  是铁门!
  阿飞的拳头已出血,疼得嘴唇发白。
  但世上又有哪种痛苦能比得上他此刻心里的痛苦。
  林仙儿却笑了,道:“原来这人是疯子。”
  阿飞终于爆发,狂吼道:“原来你竟是这种女人。”
  林仙儿淡淡道:“你想不到么……其实我一直都是这种女人,从来也没有改变过,你想不到只因为你自己太愚蠢。”
  她冷笑着,接道:“你只要稍为聪明些,就不该来的!”
  阿飞厉声道:“我已来了。”
  林仙儿道:“你来了又有什么好处?难道还能咬我一口?……我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能管得了我?我无论干什么,你都只有看着。”
  阿飞的眼睛里本似有泪,但此刻泪似已突然凝结成冰。
  他的眼睛似已变成了死灰色。
  绝望的死灰色,就像是荆无命眼睛的颜色。
  他的血泪似已在这一瞬间流尽,生命似已在这一瞬间终止。
  他仿佛突然变成了个死人!
  “不该来的,的确不该来的……”
  明知不应该,为什么要来呢?
  人们为什么总是会做出些不应做的事来伤害自己?

相关热词搜索:铁胆大侠魂

下一篇:第三十七章 自取其辱
上一篇:
第三十五章 利用